机构纾困资金退出萌动B面:规模有限 案例罕见

2019-08-15 08:07:02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机构纾困资金退出萌动B面:落地规模有限 抽身案例罕见)

上市公司民企纾困行动已近一年,纾困资金的退出开始萌动。

近期券商纾困资管计划,即“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首单退出的案例出炉。

喜临门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绍兴华易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易投资”)认可的投资人已支付12.15亿元,受让天风证券2号分级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下称“2号资管计划”)持有的1000万张华易可交换公司债券

除此之外,地方纾困资金近期亦有减持动作:湖南和河南两个省地方纾困资金已经开始在二级市场寻求减持退出。

不过,由于资金纾困落地需要一定时间,以及目前市场普遍低迷,大多数纾困资金仍旧选择按兵不动。

退出仍是个例

“这次天风证券资管计划的退出,或不能简单看作是纾困计划的退出,更像是纾困资金的置换。”一位熟悉喜临门的行业研究人士告诉记者。

公开资料显示,2号资管计划由天风证券于2019年4月8日设立,在2号资管计划设立且募集资金到位后,天风证券作为资管计划管理人,投资了华易投资可交债券,成为该债券的唯一持有人。

也就是说,纾困资金从买入到退出仅过了4个月,因此一些市场人士认为,这并非一单典型的券商纾困资管计划退出案例。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此次接盘天风资管计划的资金也有纾困资金在其中,如在7月29日刚成立的证券行业支持民企发展系列之浙商证券1号分级集合资产管理计划。

“从成立时间来看,浙商证券这款产品有接盘天风产品的可能性,而资金性质显然仍是纾困。纾困资金接盘纾困资金,很难说这是一单典型的退出案例。”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资管人士认为。

事实上,天风证券此前也明确表态过,纾困基金暂时不着急考虑退出,例如在其纾困1号资管计划投向的水晶光电,其项目负责人便表示目前基金设定的期限是5年,暂时不考虑退出问题,未来不排除作为财务投资者长期持有,具体视情况而定。

与此同时,除了天风证券这一单资管计划完成退出外,目前市场尚无其他退出的券商纾困资管产品。

但地方纾困资金在近期却有躁动的减持动作,根据记者梳理,湖南和河南两个省的地方纾困资金已经开始在二级市场寻求减持退出。

如湖南省的资管纾困资金在纾困的过程中便获得了不错的收益。近日亚光科技(300123.SZ)公告,持本公司6768万股的股东湖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湖南省资管”)计划在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采取集中竞价方式及/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减持的股份数量共计不超过30,228,924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

今年2月底,基于纾困的原因,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湖南太阳鸟控股有限公司向湖南省资管转让了3760万股,每股转让价格为8.51元/股,交易对价合计为31997.6万元,湖南省资管一跃成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公告披露之日起的15个交易日后减持,时间刚好是2019年8月28日,前后刚刚满6个月,可以看出湖南省资管是想精准踩点减持抽身。”北京地区一家大型私募机构的合伙人猜测。

截至2019年8月14日,亚光科技的收盘价为7.16元,以此粗略计算,湖南省资管持有公司的股票市值为4.8亿元,对比其纾困受让股权时的3.2亿元,浮盈接近50%。

另外,湖南省资管在纾困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唐人神身上,也完成了成功的退出,其持股时间也是接近6个月的时间,而在这一单上其浮盈接近1倍多。

退出案例也发生在河南省。河南高创在7月19日减持纾困企业隆华科技900万股,在这一案例中,河南高创所持有的股票一度出现浮亏,但在宣布减持节点的股价,仍较纾困入股之时浮盈。值得关注的是,河南高创也是踩点减持——其减持时点也是在6个月限售期刚解除之时。

不过,截至目前,可从公开渠道查阅到的纾困资金退出案例仅有上述数起,绝大多数纾困资金仍未退出。

“年初的时候,获得纾困资金的涨幅情况不错,绝大部分都有正收益,但二三季度行情向下,很多资金都是浮亏的状态,也就按兵不动了。”前述私募合伙人告诉记者。

根据其他机构梳理的情况显示,快进快出的湖南省资管,也并没有着急出手其纾困买入的目前处于浮亏的股票。

资金落地缓慢

退出案例不多的另一面是纾困落地的资金也并不多。

根据长城证券统计,二季度初,各类纾困资金的名义规模在7000亿左右。长城证券研究团队指出,地方政府纾困基金规模超过3500亿元,券商设立的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母计划+子计划)最终有望撬动2000亿元纾困资金,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已登记的专项产品目标规模合计1160亿元,已发行的15只纾困专项债总额合计193亿元。再加上信托、私募等其他机构的资金,估算目前纾困资金的总规模约为7000亿元。

但实际落地的资金规模,与名义纾困资金规模间有不小的差距。

根据相关机构4月初统计的数据显示,彼时共有140家上市公司获得纾困资金,其中78家公司已完成实施或者正在实施,这些公司获得纾困资金的规模合计414.96亿元。

而根据沪深交易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二季度末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224家上市公司,金额约861亿元,较一季度末新增76家、277亿元, 增幅分别达51.4%、47.4%。

从上面的数据对比可以看出,资金还在不断进入上市公司纾困,但相较于7000亿元的纾困资金总量,落地进度推进较为缓慢。

更值得注意的是,沪深交易所指出,二季度证券公司向深沪交易所申报涉及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违约的情形中,五分之一的违约金额是股东部分债务接受纾困后,其他债务发生了违约,说明其质押风险没有随纾困完全解决。

“除了一些产品或资金被指派了明确的任务外,这个阶段还是观望为主,或者说还在留存弹药,并不是一下子都打下去。我们运作的产品在选择标的时比较谨慎,因为产品设计的周期也比较长,都是最少5年期的产品,团队判断接下来还有几个可以出手的纾困时点。更重要的是基于市场化的运作考量,对纾困标的也比较挑剔。”前述北京地区券商资管人士告诉记者。

杨倩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