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汽车石嘴山抽资上亿元出逃 烂尾项目追责难

2019-08-10 20:39: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青年汽车石嘴山抽资上亿元出逃 汽车项目烂尾或进入高发期)

青年汽车石嘴山抽资上亿元出逃 汽车项目烂尾或进入高发期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童锋亮  “别问了,都是很久的事情了,我们市里好多人因为这个事情被处理了。”8月6日,当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石嘴山市招商局询问青年汽车当时在该地投资一事时,该工作人员表现得十分谨慎,并且规劝记者不要再打听了。

当地官员的“谨慎”是因为该项目属于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一记失败案例,并造成当地严重损失。7月15日,石嘴山青年汽车项目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按照此前最高法终审判决的认定,青年汽车方面构成抽资出逃,须返还当地政府出资款11620万元及利息,并将由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大武口区人民法院执行强制执行。

这是在“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发酵近两个月后,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的过往投资项目正式倒下的第一个多米诺骨牌。此前的5月23日,一则"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新闻在网上引起热议。而该事件的主角正是庞青年和其青年汽车。该消息一经发出迅速引起热议,并由此引发对青年汽车发展的质疑。

南阳项目规划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计划出资40亿元。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南阳之前庞青年曾自2005年起在13年间8次与不同地区政府合作开展过相似的项目,并均以失败告终。其中一次就包括了此次涉及强制执行的石嘴山汽车项目。随着对烂尾项目追缴的开始,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将面临真正意义上的危机。

但青年汽车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中国经济正进入转型时代,早年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引入汽车类产业的时候,往往是不择手段“给钱给地给资源”,这也成为很多汽车公司的发家秘诀。此前曾被媒体报道的典型案例华泰汽车也是如此。而今,随着经济转型升级和问责机制的完善,早年间的烂尾项目正在集中式的爆发。

投资的“局中局”

据熟悉该案件的人介绍,该项目源自于2010年,当时以无烟煤闻名的石嘴山为了抢占西部大开发先机,推进石嘴山产业升级和转型而选择了浙江青年汽车。与在南阳的“豪言壮语”类似,当时青年汽车业也为石嘴山勾勒了一个巨大的汽车产业蓝图,并表示要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投桃报李,石嘴山地方政府为了表示对该项目的支持,不仅在2010年9月份,与青年汽车正式签订《投资合同书》,同时还与青年汽车双方陆续签订了多份合同,并将多家煤矿配套给青年汽车,还为此合资组建了石嘴山国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但此后青年汽车在石嘴山的造车项目不见进展,此前的投资也一度陷入烂尾。

据相关报道,青年汽车甚至分两次抽逃了国马科技1.162亿元注册资本,并通过煤炭套现达10亿元。2013年,石嘴山当地警方还成立专案组,以追逃到抽逃资金。 “如果不是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地方政府对于与青年汽车过往合作的断尾项目追讨结果也不会来得那么快”,有业内人士如此评价道。

据了解,除石嘴山外,十余年间青年汽车还曾与济南、连云港、六盘水、杭州萧山、海宁、泰安、鄂尔多斯等8个地方政府合作,合作初期双方总投资额超数亿元,而结果大多都是烂尾。

其中,总投资约62亿元的济南青年轿车项目,则与石嘴山一样走向了法庭,同时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济南高新区要求青年汽车赔偿5.3亿元;总投资27亿元的连云港青年汽车项目则因合作失败,江苏连云港市政府收回青年汽车项目闲置土地877亩;计划投资约25万的六盘水重型卡车项目,被政府点名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而退出;投资40亿元的海宁项目最终也因一拍两散,土地被回收。

计划总投资100亿的山东泰安莲花轿车项目已自2014年起停产五年,而泰安市高新区管委会已收回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400亩工业用地,并欲将该公司打包出售;一期投资计划在36亿元的杭州青年莲花汽车项目也在2017年进入了破产清算;而与石嘴山近乎如出一辙的在鄂尔多斯布局的萨博投产计划最终合作未成,而政府的13亿吨煤炭指标却被卖。

烂尾项目追责难

这些项目合作初期双方总投资额均超数亿元,它们最早的开始于14年前最晚的也已有8年之久,但结果大多都是类似的烂尾。对于它们地方政府是如何处理的?是无疾而终还是像石嘴山一样几年来持续追讨? 8月7日,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了上述几家地方政府的招商部门,但得到的答案都大同小异。

其中,江苏连云港招商局表示,这件事都过去十多年了追溯周期长,即便是要找到当时的合同文件之类的信息需要需要层层上报。“我们领导都已经换快两波了,要复盘需要找到之前经手该项目的领导,而他们都已退休或不在位了。”对方表示,对于连云港政府而言,并没有实际损失,而最后也追回了此前批给青年汽车的土地。

而贵州六盘水市招商局一位到岗才几年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之前涉及该事件的领导已退休,青年汽车项目在六盘水的项目他曾有所耳闻,但并不了解过程与结果。他表示经历了青年汽车之后,六盘水政府对于外来项目的审批也更加严格了,尤其在近两年会对这些入驻企业进行了更严苛的诚信评估与审查。

据报道,进入六盘水投资之后,青年汽车在当地获得了可采储量合计不低于15亿吨的煤矿资源。后在当年7月24日,庞青年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青年汽车已退出六盘水基地建设,但六盘水政府并没有对青年汽车追责。同时,其也表示长期以煤炭为支柱性产业的六盘水仍在寻求转型,并欢迎汽车上下游产业前去投资,但是这位官员并未提及是否依旧会提供煤矿作为回报。

2019年2月,由于长时间置于闲置状态,亳州市宣布收回亚夏集团取得的两块土地使用权,这也是亳州市城区首次土地回收案例。在内蒙古,当地政府和华泰汽车也对薄公堂。另外,贾跃亭在湖州的土地也面临收回的命运。可以说,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的负增长以及地方清理僵尸企业,汽车产业中被问责、追讨的投资项目会越来越多。“新造车企业未来的投资很有可能会烂尾不少。”一位分析人士指出。

目前,不少地方在引进企业的时候,仍然会采取资源换投资的做法,特别是一些面临着转型困难的资源型城市。一些转型迫切的地方政府对项目审查本身也不够严格,比如“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不过,该项目最终因为舆论的热议以及质疑戛然而止了。如果不是当地官媒的报道引发舆论关注,这个项目所涉及的地方资金很可能再次打水漂。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张梅_NF210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