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贸易商恐慌甩货砸盘 高位多头还撑得住吗?

2019-08-08 08:20:17 来源: 期货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继续暴跌!铁矿石贸易商恐慌甩货砸盘,高位多头还撑得住吗?)

贸易商恐慌甩货 铁矿石价格继续大跌

记者 谭亚敏

“以为跌到位了,周二抄底铁矿石,结果周三又来个大跌。七夕,你们过节,我关灯吃面……”一位投资者告诉期货日报记者,铁矿石期货是今年商品期货中最亮的“明星”,涨得麻溜是你,跌得顺畅还是你!

昨日“关灯吃面”、处于蒙圈中的人其实并不在少数。“我抄底的逻辑是觉得跌得差不多了,并且从目前来看,唐山等地对钢厂的限产不及预期。”一位投资者说。

记者发现,铁矿近期出现连续大幅下跌,铁矿石期货9月合约近6个交易日下跌140元/吨,跌幅达到15.47%,现货PB粉月初至今下跌也超过100元/吨,跌幅达到11.49%。

“铁矿石这波下跌跟贸易商,尤其是大型贸易商恐慌甩货不无关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说,近期贸易商亏损加剧,不到十天的时间,一吨铁矿亏30美金。

国泰君安期货铁矿石研究员马亮告诉记者,铁矿石7月见顶回落,随着价格的不断下行,现货贸易商亏损不断扩大。由于铁矿石美金资源一般按照月度均价结算,在现货价格持续上涨的情况下,贸易商容易出现盈利,而一旦现货价格拐头向下,贸易商亏损的压力就会加大。6、7月62%普氏指数均价分别为109.18美金/干吨和120.02美金/干吨,基本代表了贸易商的现货成本。“近期铁矿石价格的快速下跌,贸易商亏损快速扩大,加剧了恐慌心理,无论是铁矿石期货还是掉期,近期的下跌有个突出的特点就是近月跌幅更大,是较为典型的现货端的恐慌所带动。”

“通过与贸易商交流发现,小的贸易商库存管理相对灵活,提前降低了库存,此次大跌对其影响相对较小,而大型贸易商手上货较多,对其冲击较大,在此轮大跌势头下,钢厂接货意愿并不强,因此贸易商在盘面大量卖出套保反而加大了盘面的压力。”中信建投期货铁矿石研究员赵永均说。

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铁矿石的这波下跌符合市场预期,前期利空因素频频释放,抑制住了铁矿的强势上涨势头。首先是唐山环保加码,多家钢厂因执行限产不力而被查,引发市场对于后期需求的担忧。其后爆出有足够的交割品和后期的铁矿石的供应总量不会减少。

铁矿石价格的下跌,钢厂的利润是否会有好转?

答案是否定的。记者发现,今年以来,钢厂很“难受”。前期铁矿石大涨,国内钢厂均加足马力生产,产量创新高,钢厂的利润很一般;如今,铁矿石的价格虽说下来了,但是钢材的价格每天也处于阴跌中。

赵永均介绍,今年以来铁矿石大幅上涨致使钢厂利润收缩,近期主动检修增多,加上唐山严格的环保限产,国内重点钢企日均粗钢产量小幅下降,而外矿发货逐步恢复,港口库存止降回升,缓解了市场对于供给偏紧的预期,另外对于下游钢材需求的担忧也对铁矿石有所打压。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铁矿石价格的持续下跌,钢厂短期有改善,但应该不会长久。

记者发现,近期全产业链品种普跌,从钢材端看,近期钢材供需面持续恶化,成交持续转弱,库存连续积累,钢价出现了持续的下跌,上海螺纹钢从7月20日的400元/吨下跌至今天的3770元/吨,吨钢利润也从360元/吨收缩至近期低点200元/吨附近。

“钢材供需持续转弱,矛盾不断积累,市场普遍认为钢材需要通过钢企的减产才能够修复供需关系,钢厂减产预期强化,从而也引发了市场对于成本端塌陷的担忧,成本端松动明显,近期除了铁矿以外,废钢价格也出现了持续的下行。而原料的下行可能会使得钢材利润出现扩大,而钢材供需面若无根本改善,原料的下跌很可能帮助钢材打开进一步下跌的空间。”马亮说。

对于后市,上述部分受访人士认为,随着下半年外矿发运的大幅增长,叠加上利润持续收缩给钢厂带来进一步经济性减产的压力,铁矿石供需仍有进一步走弱的可能,弱势格局或将延续。

短期暴跌难改强势 黑色系中最强的品种仍是铁矿石

华闻期货 裴培

铁矿作为今年的明星品种,从年初的400多元/吨,经过五浪上涨,最高达到900多元。每次盘整都能吸引无数空方入场,近期铁矿引领黑色系下跌,将来钢材何去何从?

分析发现,铁矿上一波暴涨是在全球开始出现静态缺口的情况下,由一场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溃坝事故和澳洲飓风点燃的。

供给方面看,矿业产能周期较长,全球铁矿矿山资本开支基本与四大矿山节奏一致,四大矿山铁矿项目资本支出高峰期出现在2012—2013年,资本支出高峰领先产量增量高峰3—5年,因此四大矿山产量增量高峰对应2015—2018年,此后产量增量逐年下降。

前几年全球矿业低迷的投资环境,直接导致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矿山资本开支回落,意味从产能扩张走向产能维护,因此从全球范围看,未来铁矿石产量增量有限。据估算2019年四大矿新增产量不足2000万吨。具体来看淡水河谷公司在报告中确认2019年铁矿石及球团销售量目标在3.07亿—3.32亿吨。该公司2018年销售量在3.65亿吨,相比之下,2019年同比减少12%。

力拓官方宣布矿石目标发运量从之前已由去年的3.38亿吨,调整为3.2亿—3.3亿吨。2020年仅FMG在建的Eliwana矿山将于12月开始生产,产能目标3000万吨。其它非主流矿方面,四大矿低成本产能不断投产,行业现金成本下移,相较于2012年矿山成本整体下降约38%。众多非主流矿多因现金流亏损停产乃至退出市场。全球铁矿供给开始落后于铁矿消费,铁矿由之前5年的供过于求转变为供不应求。铁矿再也不是黑色中最弱的品种,这点从钢矿比也可以看出,从2018年8月开始,钢矿比从8.3一直下跌到4.2。

供需结构比较直接而且市场比较重视的观察指标是港口库存,港口库存去年8月开始的持续下落和年后的快速下降,直接对应着铁矿的走强和年后的快速上涨。

从实际产量上来看,作为主要出口国的巴西和澳大利亚,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进口数量明显下降,今年年后巴西由于溃坝事件,月均进口数量下降明显。

回头再看供给方面,由于我国供给侧改革基本完成,黑色系产能本来就会陆续释放,而环保限产方面,生态环境部在全国生态环境系统有关会议上明确提出,要禁止环保“一刀切,坚决避免以生态环境为借口紧急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鉴于贸易摩擦和经济有下行压力,环保政策对产量影响边际减弱。再看实际的产量数据,即使供给侧改革那几年,产量也保持持续增加,而2019年产量继续明显增加,相比去年同期,有10%以上增幅。钢厂利润中枢下移在低利润区间运行的情况下,利润降低并未减少生产热情。因此除非发生高成本钢厂进入亏损状态且持续一段时间的情形,钢铁产量都不会减少。

根据供需实际情况结合技术面可以作个总结,由于铁矿石周期产能较长,2013年后的勘探支出减少决定着2018年之后的几年周期内,铁矿石都属于供给相对紧缺的品种。而国际四大矿商的垄断性决定着国内钢企对其议价能力较弱,铁矿几年内可能都会是黑色中最强的品种。

具体落实到交易方面,单边方面,铁矿几年内不做空,寻找多单机会;黑色系的空单根据具体情况空在双焦和钢材。在套利方面,由于铁矿石几年强势周期,多矿空钢或多矿空焦为主。

杨斌 本文来源:期货日报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