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善落网 远程视界骗局戳穿

2019-08-03 07:44:4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韩春善落网 远程视界骗局戳穿:基层医院负债累累出路何在?)

消失许久的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终于落网。“韩春善被抓对行业内警醒有很大的震慑作用,远程医疗是有自身价值的,但是跟远程视界的非法运营模式并无任何关系。如果行业不洗牌,对今后基层医疗发展必然是重创。”

____500771777_banner.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消失许久的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终于落网。曾经号称营收60亿的独角兽远程视界,如今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

据财新报道,贵港警方确已对韩春善立案侦查,已于7月31日在北京将其抓获,并押回广西。去年业内曾有传言韩春善埋下远程视界的雷之后,企图金蝉脱壳,甩锅租赁公司和所涉的基层公立医院,另起炉灶。

“韩春善被抓对行业内警醒有很大的震慑作用,远程医疗是有自身价值的,但是跟远程视界的非法运营模式并无任何关系。如果行业不洗牌,对今后基层医疗发展必然是重创。”某医生集团从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但另一方面,远程视界给基层医疗带来的仍是沉重的伤害。

“自从基层医院在远程视界出现震荡之后,已经遭遇了融资租赁模式的信任危机,有的地方已经发了通知谁做谁负责。对于基层医院来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都怕是相关公司和融资租赁公司相互勾结,现在一个烂摊子,诉讼频发,基层公立医院成为最终的兜底者。而基层医疗目前的现状是,一些地方基层卫生院的手术室都是灰尘、蜘蛛网,因为政策上的医保倾向和人才难聘等问题,本就运营压力很大,如今更是迷雾重重。”华南某基层医院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韩春善的资本骗局:打着租赁的旗号高价兜售医疗器械

成立于2012年的远程视界,曾是“全国最大的医疗设备销售商”,2016年收入达60亿元,纳税6亿元的“独角兽”。仅以一家眼科医院作为起点和依托,短短几年时间,便打通了全国上千家地方医院的渠道资源并建立起合作关系。

韩春善最早是一名眼科医生,曾经创立过一家在线问诊挂号的网站,在业界小有名气。韩本人毕业于皖南医学院临床医疗系,获得过中国人民大学医院管理硕士学位,在2005年10月创立的导医网中担任过经理,2012年离职创立远程视界。2012年,其开始操作构想远程医疗模式,2014年,公司开始盈利。

工商资料显示,远程视界最早成立的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注册于2013年1月,而远程中卫妇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远程金卫肿瘤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等其他业务板块,均从2015年下半年后才开始注册成立。

根据远程视界官网资料,2015年和2016年,其分别获得了2亿元和8.8亿元A轮和B轮融资,2017年,心血管和肿瘤子公司还分别获得了1亿元和3亿元的独立投资。

此前2017年,上市公司中珠医疗与银河生物曾先后向其抛出橄榄枝。去年4月,中珠医疗停牌,拟100%收购远程视界的肿瘤和心血管板块。不过,最后价格没有谈拢。银河生物也曾计划以60亿元估值收购远程视界心血管子公司66%的股权。直到2018年6月,银河生物还在更新收购的进展。

根据其官网介绍,集团拥有包括眼科、肿瘤、心脑血管、妇科、肝病等在内的七大专科医疗项目,员工4500人,在全国县市级公立二甲以上医院中,有2000家与其建立合作关系。2016年,远程视界营业收入一度达60亿元,净利润6亿元。

然而拆解其商业模式,其实并不复杂,究其根本仍是打着远程医疗的旗号,干着高价卖器材的生意,而且连器材都没有到位过,实则是“空手套白狼”。

远程视界通过代理商占据医院渠道,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向医院“卖设备”、“卖耗材”。但不是直接出售。设备购买以融资租赁方式完成,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出租人放款购买设备,医院作为承租人和名义还款方获得设备使用权。

远程视界则在这个过程中从融资租赁公司套取设备采购款,看似通过“租赁”的模式,给基层医院送去了稀缺的医疗设备,但实际运营中跑偏失去“平台”属性。

企业直接收取租赁公司的设备款,用医院的设备确认书再次向租赁公司收取钱款,导致医院无法正常周转,资金链出现断裂。

“实际上一些基层公立医院的院长大概率也是收受了一些好处,租赁模式核心的问题在于体制没有改变,经过层层代理商向医院进设备,牵扯进各医院院长的利益,用传统的模式和商业手法去运作。一套核磁共振设备,市场价在700万左右,招标的话可能更便宜,走远程的融资租赁在1500万左右。”某基层医疗从业人员说道。

在医疗金融租赁模式的游戏规则里,远程视界按协议承担履行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也就意味着,一旦医院不能偿还设备租金,面临三角债风险。

韩春善的布局也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危机逐渐显现,因为设备未进医院,融资租赁公司纷纷开始讨要欠款。随即其员工追讨工资、代理商索还代理费、地方公立医院讨要医疗设备和融资租赁垫付款,曾经风光一时的远程视界,瞬间倒塌,代理商们一度攻破其公司总部,唾弃其是骗子公司。此前据媒体报道,随着讨债人数和金额的增加,其所欠下的资金缺口保守估计已接近百亿。

基层医院凭空负债累累,如何解局?

而因为远程视界的资金问题不再替医院支付设备租赁款,融资租赁公司将大量医院诉至法院的情况也一度发生。

2019年6月底至7月初,西安市中级法院及莲湖区法院集中宣判了一批案件。西安当地的宝信国际融资租赁公司一审胜诉,涉案医院被判支付租金及利息。而多家医院已随即提起上诉。

“远程视界、金融租赁公司、基层公立医院这三方当中,基层公立医院一般是不会倒闭的,只要医院开着一天,这个窟窿就有可能补上的一天。远程视界布的这个局,最终坑的还是局中人自己。本是为了提高基层医疗的实际技术水平,解决一些医疗器材短缺的问题,但最后留下的还是一片狼藉,凭空欠了一屁股债,对基层医院来说是透支了未来多年的发展。”前述基层医疗从业人员说道。

医疗设备仅为医疗发展闭环中的一环,单从设备角度切入基层医疗远远不够。医院有了设备也远远不够,核心仍是能够取得盈利,形成整套运营的闭环,而现阶段一些基层的现实难题仍是患者被大医院虹吸,自身存在感极低。

除了医疗器械的价格,医院还需提高运营能力,建设医疗团队。远程医疗中的租赁模式核心仍应回归到医疗本质,摒弃高增长模式,对医院进行完备的前期调查和后期运营的长期指导,不能单单停留在“租出设备套取利益”层面。

2015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70号),正式提出由大医院帮扶小医院的医联体为抓手,建立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

随即医共体、医联体也开始发展辅助基层医疗发展,但类似远程视界的“搅局者”仍给未来基层医疗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远程医疗、远程会诊对于基层医疗行业发展的辅助,实际上是有利促进医疗的发展,但信任的建立成为关键,无论是病人对医院还是各级医院之间。基层医疗想要破除如今面临的困局仍然道阻且长。

韩玉坤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