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多只产品逾期 中泰信托陷入地方债务泥潭

2019-07-27 11:49:01 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旗下多只产品逾期 中泰信托陷入地方债务泥潭)

今年以来,贵州债务危机已经牵连到多家金融机构。记者获悉,中泰信托发行的弘泰1号、11号等集合信托计划均投向贵州,因融资方资金紧张而被动展期:弘泰1号未给出具体的兑付方案,至于弘泰11号,本金还在争取中。除贵州外,中泰信托投到西北地区的恒泰18号等也未能顺利兑付。

因实控人不明,中泰信托于2017年底被上海银监局处罚。记者了解到,由于集合信托业务被暂停,员工流失不少。同时,中泰信托相关员工表示,股东阳光化一事确实在推进,不过尚未完成。业绩上,中泰信托亦表现平平,上半年净利润仅录得0.94亿元。

中泰弘泰1号逾期冲击波

今年以来,以中西部地方政府为融资方、或政府信用背书的资管产品接二连三违约,其中贵州问题尤其严重。此前《红周刊》曾独家报道了贵州多地资管产品大面积逾期一事,还牵连到迈科期货、国通信托等机构,如今,这一系列事件的影响还在持续发酵。近期记者又获悉,中泰信托旗下多只产品也卷入了贵州地方政府债务危机中。

有投资人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披露于7月4日的临时公告显示,中泰弘泰1号集合信托计划募资3.5亿元,用于受让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因代建高铁快线(汇川段)和长沙东路道路工程项目形成的、对汇川区政府的5.1亿元应收账款。“截至2019年7月5日,交易对手尚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本信托计划第一期到期标的的应收账款。”无奈之下,中泰信托只能将本金和收益“顺延分配”。弘泰1号的持有人于女士(化名)告知记者,“已经延期1个月了,只收到延期公告,根本没有具体方案。”

上述公告还显示,在对手方汇川区城建投资公司违约后,中泰信托“积极采取催收措施”,“但因国家金融、财政宏观政策变动,交易对手常规渠道融资受限,且存续债务偿付压力较大,目前现金流情况紧张。”遵义市汇川区政府和汇川区城建投资公司已向上级政府部门通报,并向中泰信托提出延期申请,至于具体偿还方案,“双方正在商谈中”。

天眼查信息显示,融资方汇川区城建投资公司的股东为遵义市汇川区财政局和中国农发重点建设基金有限公司,后者的全资股东为农业发展银行。同时,Wind数据显示,汇川区2017年的公共财政收入16.77亿元,公共财政支出却达42.24亿元。一般而言,财政缺口有赖于转移支付、以卖地为主的政府性基金以及债务性融资。

不过相比黔南州等地,遵义市的财政缺口比例相对较小,其中相当程度上有赖于茅台集团的贡献。贵州茅台2018年报显示,去年支付税费320亿元,比2017年增长39%。遵义市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遵义市经济运行情况报告》亦显示,2018年全市白酒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26%,对全市规模工业经济的贡献率达到104%。

投向贵州青海的产品“埋雷”

兑付危机浮出水面

实际上,弘泰1号并不是中泰信托在贵州踩的唯一一个“雷”。7月5日,中泰信托在官网发布了一份关于中泰·弘泰11号的加密公告,记者在投资人的指点下看到了这份文件。弘泰11号募资2.74亿元,用于受让贵州清水江城投集团因代建都匀经济开发区11号路道路项目形成的、对都匀经开区管委会的7.27亿元应收账款,由黔南东升发展有限公司提供连带担保。2017年的一份发行资料显示,弘泰11号原本打算募资4.9亿元,但实际募得不足3亿元。有投资人指出,在发行了8期产品后,中泰信托就因实控人阳光化的问题被上海银监局叫停了集合信托业务,因此,弘泰11号的募资规模低于最初目标。

公告显示,截至7月4日,“交易对手尚未按合同约定足额支付本信托计划当期标的应收账款。”有投资人赵先生(化名)告知记者,弘泰11号1-2期本金确实违约了,中泰信托和融资方也未给出具体的兑付方案。其后,中泰信托多次发送催收通知书,融资方清水江城投表示,将通过多种渠道筹集资金,包括银行贷款、国家补助款及资产处置等,尽量在7月底前支付应付款。

那么,为何约定的延期兑付日是7月底?这或许与贵州的债务化解进度有关,不同地市、不同项目,债务化解的优先程度不同。比如,此前本刊报道过迈科期货多只投向贵州的资管计划逾期,这也是迈科期货被陕西证监局处罚缘由之一,其中投向贵州安顺市普定县的迈科瑞普在7月中旬兑付,而债务压力较大的黔南州兑付进展就比较慢,弘泰11号投向的都匀市恰好是黔南州首府。对此,中泰信托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红周刊》记者称,受上半年整体金融环境影响,贵州地区部分交易对手流动性紧张,“7月24日,弘泰11号的利息已兑付,本金还在继续商谈”。

记者注意到,清水江城投的控股股东原本是黔南州投资有限公司(持股83%),但天眼查显示,就在6月12日,控股股东变更为都匀经开区管委会。Wind数据显示,该公司发行了15黔南01、16黔投01等7只债券,目前存续规模约53亿元,其中17黔南停车场债01、16黔债01的付息日集中在7月底~8月中旬,与弘泰11号的违约日期相距不远。若黔南州投资有限公司子公司相关的信托计划违约,很可能抬升母公司的信用风险,冲击交易价格。

另据《界面》报道,中泰信托发行的“中泰·贵州凯里项目贷款集合信托计划”出现违约。该信托计划募资约4.5亿元,但今年2月起,融资方未能支付到期的本金和收益。不过有上海理财从业者透露,凯里项目已经兑付。中泰官网公告亦显示,祥泰1号、元泰7号均投向贵州,目前尚未到期。

在贵州之外,中泰信托还有几只产品出问题。譬如,中泰恒泰18号募资4.8亿元,用于受让青海省投持有的青海宁北发电公司47%股权等对应的股权收益权。但今年以来,青海省投债务危机爆发,中泰信托在5月初公告称,融资方资金紧张,恒泰18号展期到2020年5月12日。记者获悉,青海省投已于6月28日成立债委会,作为债委会主席团成员之一,中泰信托提出要求优先偿还恒泰18号的债务。

前述投资人于女士向记者透露,中泰发行的庆泰1号募资2.7亿元,用于向甘肃庆阳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补充流动资金,该信托计划于今年5月底逾期。中泰信托发行的元泰3号募资1.06亿元,融资方为西安渭北建设集团,应于5月2日到期。记者获悉,5月初,中泰公告称,融资方提出展期到5月底才能兑付。但中泰信托直到7月中旬仍在发布相关临时文件,说明元泰3号很可能并未在5月底兑付成功。

上述信托计划发行于2016~2017年,且多为政信类。对此,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指出,政信类信托的发展与地方政府债务治理、地方基建有很大关系,“不论是2016年还是2018年到现在,都处于地方债务整治过程中的短暂放松期,有利于开展政信业务。此外,2016年地方政府推动基建力度很大,需要与信托公司合作募集资金。”

此前,政信类信托由于有政府背书、被发行人和投资人视为几乎百分之百“刚兑”,但近期却频频爆雷。袁吉伟分析称,政府平台负债率高企,尤其是现在部分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下降,能够支撑的债务规模受限,再加上地方政府债务治理,因此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与工商企业类信托不同,地方融资平台更多面临的是流动性风险,很少存在破产重组的可能。”

员工调整,股东阳光化进展缓慢

作为上述多只信托计划的发行人,中泰信托近两年也接连被罚。2017年12月,因法人治理存在重大缺陷、实控人不明,中泰信托被上海银监局暂停新增集合信托业务;今年5月,中泰信托再吃罚单。最新公布的信托公司2019年上半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中泰信托上半年净利润仅有0.94亿元,业内排名居后。同时,中泰信托还面临员工离职的问题:今年6月,正式上任仅半年的公司总裁陈乃道递交辞呈。于女士透露,由于被暂停集合信托业务,中泰很多员工都离职了,“我的销售姓张,也在2018年4月离职,有的信托经理也联系不上了。”

中泰信托相关员工亦向记者表示:“人员调整和结构优化工作实际自2018年起一直在进行并延续至今,”有些考核不达标的人员根据公司制度被调整,“部分前台业务人员,尤其是手头有项目要做的业务人员的跳槽,确实与公司被暂停新增集合信托业务有关。但对于被发现故意推卸责任或逃避责任的人员,我们将根据法律法规、公司规章制度等规定,一律追究其责任。”

实际上,中泰信托受上海银保监局管辖,后者管理下的另一家信托公司安信信托今年也出现百亿级别的兑付风险。据一位接近安信信托的人士透露,2018年以来监管部门一直在推进信托公司去资金池,上海的进度较快,比如安信信托就已完全拆除资金池。此举长远来看有利于化解风险,不过信托公司也暂时失去了用传统手段缓释风险的回旋空间。中泰信托方面表示:“公司目前已无资金池业务。”

此外,对于市场高度关心的实控人阳光化一事,中泰信托方面表示,股东、德瑞信托计划受益人一直在推进实控人阳光化的工作,但目前尚未完成。

杨倩 本文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带你见识最强记忆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