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者质疑同程“提钱游”涉嫌变相“砍头息”

2019-07-27 08:45: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绑提速包 消费者质疑同程“提钱游”涉嫌变相“砍头息”)

绑提速包 消费者质疑同程“提钱游”涉嫌变相“砍头息”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涵 金璐 手握两张金融牌照、合建消费金融公司,同程旅游在金融板块的布局进行地“悄无声息”。

不过,旗下金融服务公司同程金服在金融领域的产品却给公司带来了不少质疑。

近日,同程旅游旗下现金贷业务“提钱游”用户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反馈,其通过以购买提速包、权益卡等形式增信后才能顺利放贷,疑似变相高息“砍头息”,粗略计算“捆绑”后的贷款实际年化利息在223%左右。

“捆绑”提速包

27岁的胡芳做电商生意,去杭州四季青进货时候,是同程艺龙酒店预订服务的常客。自今年4月份开始,她尝试在同程旅游APP中的“提钱游”借款以用于出行。“提钱游”是同程金服推出的一款用于个人消费的信用借款产品,按日计息,其申请提示“20万信用额度,利息低至为0.02%,秒速审批立即到账。”

但胡芳的“提钱游”体验似乎并不愉快。她给记者展示的账号流水显示,一共在“提钱游”借款三次,累计借款3800元。值得注意的是,在“提钱游”借款时,每次必须得购买199元的“借款提速包”增信才能进行顺利完成借款操作,否则就拒绝放款。

胡芳告诉记者,她填写信息提交借款申请后,若不勾选提速包服务,基本出现“申请失败”的提示——“由于您的信用分较低,需购买增信服务产品,提升借款成功率。”所谓的“增信服务产品”就是名为提速包、权益卡等的产品。“如果借款提速包是增加我的信用分数,在买完第一次后为什么还需要每次都购买,我在平台上的订单和支付流水对提供信用保证是没有价值的吗?”胡芳质疑同程“提钱游”借款服务涉嫌变相高息。

以胡芳最新一笔借款需求计算,其账户在“提钱游”额度为1500元,日利率为0.095%。在7月12日到期后,产生实际利息42.75元,年化利息为34.7%左右。但是,若扣除购买借款提速包的费用,相当于实际只借到了1301元,到期要还款1542.75元,粗略计算实际年化利息在223%左右。

胡芳在同程金服平台上的借款模式为,199元的借款提速包并非总借贷本金中扣除,而是由在借款发放前购买。就此看,同程的做法与“砍头息”是存有细微的差别。

不过,另一名使用提钱游服务的消费者刘然告诉记者:“我遇到的就是砍头息,在借款1000元后直接被扣除199元借款提速包的金额,实际到账801元”。

记者在同程APP上发现了另一种模式,即“借款提速包”可以先借钱后付款。若用户勾选了此种模式,后续借款成功后系统会自动代扣支付的借款提速包费用。在此过程中,同程客服提示,“若借款成功后到账金额与借款金额不符,应该就是扣除了借款提速包的费用”。

在央视“3·15”曝光“714高炮”小额网贷陷阱以及“砍头息”乱象后,通过手续费、增信费、会员费等增值服务费变相收取高利率的形式也层出不穷。

实际上,砍头息争议的核心问题在“贷款本金”上。“持牌互联网金融机构为用户提供了服务,收费理所应当。当将借款人整体的成本控制在规定利息线之下,即使是作为小贷、助贷公司,收取的费用也是要计入成本。但在实操中,因为付费的钱来自贷款本金,性质往往就会变味成砍头息。”一位华东地区接触消费金融诉讼的律师向记者坦言道。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曾告诉记者,现金贷新规后,持牌机构不再提供年息超过36%的贷款产品,超利贷平台的年息最低可能200%起,部分风险等级较高的借款人被持牌机构拒之门外,找不到相对透明短期贷款产品进行过渡,他们成为了此类违规产品的需求方,被平台肆意宰割。

下线处理

同程金服为何要上线“提速包”业务?同程金服消费金融产品总监叶南星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解释,“提速包”是由于今年过年前后借款者较多,资金紧张,借款者申请到资金需要排队,因而推出了免排队的“借款提速包”。

叶南星表示,该产品用户反馈并不好,由于投诉者较多,“借款提速包”已经下线,同程旗下网贷产品不存在“砍头息”。“针对个别供应商产品上架后进行了产品形态及利率调整后触及违规线的情况,我们立即展开了整治并做了下线处理。”

7月中旬,经济观察报记者联系并追踪同程金服“变相砍头息”一事迄今,记者了解到原有的旅游卡捆绑销售页面,也已经下线。“借钱提速包”也在日前下线。

一位同程金服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借款提速包下线的时间是稍晚一些。”

7月26日,记者注意到“提钱游”相关提醒显示“目前上海资方系统升级维护,暂停放款,无法进行操作借款,建议后期关注”。对此,同程金服市场运营总监王婷回应记者表示:“这可能是资金路由导致的,同程金服会有很多的资金方,系统在选择的时候,可能会根据哪家资金比较充足来做出选择,因为小贷也是有限额的,有杠杆比例的,相对来说银行资金比较充裕,也是有上限的。”

王婷向记者描述平台上借款的画像大致以男性为主,二线以下的城市,职业状况主要是白领和部分蓝领比较多,贷款产品逾期率则在行业平均水平以下。

另一方面,因过度收集用户信息等方面,2019年初同程旅游遭中国互联网协会点名。疑似存在过度收集“短信”“通讯录”“位置”“录音”等用户敏感信息。同程金服相关负责人表示,不存在违规获取联系人信息的情况。

经济观察报记者并未在同程旅游的年报中找到同程金服金融业务的经营业绩披露信息,其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产业金融等金融服务是如何开展的?

原来,2017年3月20日,同程旅游集团旗下的同程网络曾与同程控股签订了“同程分立协议”,分立完成后,同程网络与同程控股的股权架构不变,同程线上的业务资产、负债与权益均由同程网络保留,旧同程网络的其他资产、负债与权益分配至同程控股。基于此,信义保险经纪(北京)、广州市萤火虫小额贷款(下简称“萤火虫小贷”)等从同程旅游剥离,归属于同程控股。

2015年11月,同程金服诞生正式涉足互金领域,同程金服主体运营公司为上海旅金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是同程控股旗下全资子公司。事实上,在同程控股的统一管理下,通过小贷牌照、保险经纪牌照,同程旅游逐渐完善在金融版图的布局,包括“同同宝”、“提钱游”、“程程白条”等系列产。同程艺龙的不少金融产品,都是由同程金服来提供服务支持的。

薛洪言认为,“砍头息”是高息现金贷平台的惯用伎俩,这种现象屡禁不止。暴利生意即便是高压监管下,愿意铤而走险的机构很多,加上平台小而散、隐蔽运作,两三个月换一次马甲,所以很难清除干净。

消费金融服务与消费场景的联系正变得越来越紧密,在出游前、中、后,用户都有旅游金融方面的需求。在猛抓流量变现,进军消费金融场景的当下,同程却另辟蹊径转向产业金融方面。上述同程金服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产业金融做一个单能5000万级别,个人消费金融的量相比太小,级别差太多。我们更加码基于旅游产业链企业的金融需求,2019年的整体融资规模差不多达到10亿元。”

(应采访者要求,胡芳、刘然为化名)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半年逆袭哈佛,硕士自曝大脑训练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