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减持套现近3亿 昆仑万维“资本游戏”能走多远

2019-07-26 19:20:52 来源: 华夏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7月22日,昆仑万维(300418.SZ)发布《股份减持计划提前终止的公告》,公告称昆仑万维实际控制人周亚辉及其一致行动人盈瑞世纪决定提前终止减持计划。实际上,自今年1月31日昆仑万维宣布周亚辉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股份已过去近六个月,减持计划临近到期,为何提前一周终止计划?

(原标题:股东减持套现近3亿 昆仑万维“资本游戏”能走多远)

股东减持套现近3亿 昆仑万维“资本游戏”能走多远

见习记者 何青汉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乐于向大众分享《周亚辉投资笔记》的“昆仑老周”在资本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7月22日,昆仑万维(300418.SZ)发布《股份减持计划提前终止的公告》,公告称昆仑万维实际控制人周亚辉及其一致行动人盈瑞世纪决定提前终止减持计划。实际上,自今年1月31日昆仑万维宣布周亚辉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股份已过去近六个月,减持计划临近到期,为何提前一周终止计划?

“之前半年实控人已经完成了减持1.817%,特别是期间股价走高,股价走高导致已减持部分的收入已经高于原定减持金额,因此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完成剩余0.19%左右的减持计划。”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

半年套现近3亿

提前终止减持计划的原因或许也与近两月昆仑万维股价下挫有关。从今年5月份开始,昆仑万维股价持续走低,截至7月25日收盘价为12.95元/股。市值两月内下跌21亿。尽管提前终止减持,但周亚辉及其一致行动人已通过减持套现近3亿。

今年1月31日,昆仑万维公告显示周亚辉及一致行动人盈瑞世纪计划分别以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303.89万股与2303.89万股。分别占其持有股份的12.22%和11.50%。

尽管游戏行业在2018年遭遇寒冬,以游戏起家的昆仑万维依然取得了不错的利润。昆仑万维2018年财报显示,其2018年营业收入为35.77亿元,净利润则超过10亿元。其中游戏业务贡献了超14亿的营业收入,占比40.76%。随着亮眼的财报而来的则是股价的小幅攀升。记者观察发现,其第一次集中减持也发生在此期间内。

昆仑万维公告显示,今年3月1日至5月29日,周亚辉及其一致行动人共减持公司股份970万股,所持比例占公司总股本0.8573%。截至7月22日,共减持2059万股,不及公司总股本1.8170%,与先前公告所披露的计划减持股份数量也有所差距。通过此次减持,周亚辉及其一致行动人盈瑞共套现逾2.9亿元。

此次减持过后,拥有公司17%股份的李琼再度成为昆仑万维第一大股东,盈瑞世纪和周亚辉则分别以16.7432%、15.7617%的股份占比位居二、三位,周亚辉仍为昆仑万维实际控制人。实际上,昆仑万维第一大股东李琼为周亚辉前妻,其所持股份也大多为离婚时财产分割所得。

值得注意的是,昆仑万维在大股东减持的同时,股份回购也在同时进行。去年9月份昆仑万维披露《关于回购公司股份的报告书》,股份回购便持续进行。截至今年6月30日,昆仑万维累计回购公司股份1867万股,总计支付金额2.39亿元。一边回购股份提振市场,一边大股东减持套现,这样的花式减持引起争议。

对于提前终止减持等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昆仑万维董秘办,接线人员表示需向公司邮箱发送采访申请,在发送相关采访问题后几日,本报记者多次联系董秘办,得到了回复是“一切以公告信息为准”。

争议却并未影响昆仑万维的经营状况。根据昆仑万维中期业绩预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区间为5.5亿元至6.5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

收入依赖闲徕互娱

尽管昆仑万维营收状况稳定,但其“现金牛”则来源于收购的资产闲徕互娱,而以地方类棋牌游戏为主的闲徕互娱面临着政策监管风险。2018年,闲徕互娱实现净利润11.54亿元,而昆仑万维2018年净利润仅为10亿左右。

昆仑万维2018年财报显示,其公司业务共分为四大板块:移动游戏平台(GameArk)、休闲娱乐平台(闲徕互娱)、社交平台(Grindr)和投资。从营收结构上看,游戏业务收入与社交平台收入“分庭抗礼”,两者分别占比40.76%和53.31%。

实际上,其游戏移动平台的海外收入占比一直以来都在80%左右,社交平台Grindr活跃用户也主要分布在欧美地区。其国内营收主力则是布局下沉市场的闲徕互娱。

然而就连闲徕互娱的收购也存在“资本游戏”的影子,2016年12月昆仑万维出资10.2亿元收购了闲徕互娱51%股权,并在2018年10月23日宣布斥资1.92亿元再获得闲徕互娱6%股权,昆仑万维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西藏昆诺持有闲徕互娱65%股权。

今年2月,昆仑万维再度对闲徕互娱下手,其子公司西藏昆诺以22.7亿元收购新余灿金持有的闲徕互娱35%股权。至此,昆仑万维持有闲徕互娱100%股权。实际上,周亚辉持有新余灿金99.99%份额,此次“左手倒右手”的交易也构成关联交易。

“首创房卡模式的闲徕互娱成立后每年都保持着10亿左右的净利润,然而棋牌类游戏监管日趋严格,行业面临的政策压力较大。尽管闲徕互娱上增设游戏联运业务、网络文学等内容力求多元化,但房卡模式一直以来都因游走于网络赌博的灰色地带而存在风险。”游戏产业分析师张焱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昆仑万维的“投资游戏”

以游戏起家的昆仑万维自2015年上市以来一直保持着不错的营收势头。数据显示,2016至2018年昆仑万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逐年增长,但其股价却逐年下跌,2016、2017和2018年,昆仑万维年度股价跌幅分别约为47%、4%和37%,连跌三年。“这里面有大环境的因素,当然将利润投行化或许也是不被市场看好的原因之一。”恒泰证券研究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投行化”是外界冠以昆仑万维的标签,仔细梳理昆仑万维的业务模式和发展历程,这一标签所言非虚。从趣店、映客再到快看漫画和电商公司如涵,周亚辉和昆仑万维在投资游戏中赚得盆满钵满,周亚辉也被外界称为“养兽人”。

数据显示,公司2016年至2018年分别实现投资收益4.93亿元、4.44亿元、6.84亿元。

尽管2016年起昆仑万维将以投资为主营业务的子公司处置股权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作为经常损益进行列示,但从数据可看出,投资收益已成为昆仑万维重要的利润来源。自2016年起的三年间昆仑万维净利润为5.31亿元、9.98亿元和10亿元,投资利润则分别占据了92.76%、44.46%及67.99%的比重。

对于趣店的投资让昆仑万维“收获颇丰”。2018年6.84亿的投资收益中,趣店贡献了5.108个亿,占上市公司当期利润的50.78%。今年4月,昆仑万维再次两度出售趣店股份,其中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获得投资收益1.62亿元;通过趣店回购股份方式获得1.57亿元投资收益。这也意味着2019年通过出售趣店股份,昆仑万维还将有3.2亿元的投资收益入账。通过对趣店的投资昆仑万维收获超8.3亿元的收益,而这几乎逼近昆仑万维全年的净利润。

尽管昆仑万维已不再有趣店股票,但其“投资游戏”依然玩得“风生水起”。据统计,2018年昆仑万维陆续投资了北京世相科技文化有限公司、商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杭州瑞彼加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精准营销、新媒体甚至医疗器械领域不一而足,虽然都与昆仑万维主营的游戏业务相去甚远,但或许其中隐藏着另一个“趣店”。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带你见识最强记忆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