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安嘉新募投项目薪酬预算或“注水” 采购数据与供应商“打架”

2019-07-26 16:10:07 来源: 金证研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恒安嘉新募投项目薪酬预算或“注水” 采购数据与供应商“打架”)


Photo by Jack Moreh on Thestocks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无涯/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中国网络信息安全市场呈现持续向服务化转型的趋势,随着虚拟化及云服务理念的渗透,网络信息安全盈利模式将由软硬件产品向服务逐步转移。在此背景下,恒安嘉新(北京)科技股份公司(以下简称“恒安嘉新”)开启冲击资本市场。

反观其身后,恒安嘉新或问题“缠身”。对招投标获取订单或存“依赖”,疑与二股东违规投标,且其与二股东或存同业竞争。雪上加霜的是,募投项目人员薪酬数据或“注水”,采购数据与供应商“打架”,其客户身兼供应商“二职”。此番上市,恒安嘉新或前途未知。

订单中标率骤降 二股东或存同业竞争

据《2019中国网络发展安全白皮书》的统计,2014-2018年中国网络安全领域投融资金额和交易事件数量呈逐年上涨的态势,未来,随着网络信息安全市场空间进一步拓展以及资本的持续涌入,行业内竞争可能进一步加剧。

在竞争加剧的趋势下,恒安嘉新疑似依赖招投标获取订单,商业模式或存不确定性。

据招股书,恒安嘉新主要采取直销模式进行销售,获取订单方式包括了单一来源采购、公开招标、竞争性谈判、邀请招标,而四种来源均存在招投标过程,且需确认中标后再与客户签订合同,中标与否或“举足轻重”。

2016-2018年,恒安嘉新中标率分别为33.68%、28.18%、28.91%,截至2018年底,中标率不足三成;其主要客户电信运营商的中标率分别为47.83%、19.57%、19.64%,截至2018年底,中标率不足两成。

据恒安嘉新关于第三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证监会曾对恒安嘉新对三大电信运营商订单中标率于2017年大幅下滑的原因进行问询。对此,恒安嘉新回复的原因包括了投标数量增多、中标公示时间存在差异、电信运营商招投标网站项目信息缺失等。

此外,恒安嘉新却有过招投标违规“黑点”。

据国务院令第613号文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四条,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参加投标;单位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控股、管理关系的不同单位,不得参加同一标段投标或者未划分标段的同一招标项目投标。

然而,据延安市人民政府公开信息,2017年6月2日,在《中央国家机关2017-2018信息类产品协议供货采购项目中标公告》中,恒安嘉新与北京北京启明星辰信息安全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启明星辰”)同时出现中标名单里。

据中国政府采购网公开信息,2017年10月31日,在“中央国家机关2017年软件协议供货采购项目”中标公告内,恒安嘉新与北京启明星辰再一次同时出现在中标名单里。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北京启明星辰为启明星辰信息技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明星辰”)的全资子公司。与此同时,截至2019年7月2日,启明星辰为恒安嘉新第二大股东,持股13.68%。

也就是说,启明星辰为恒安嘉新和北京启明星辰的共同股东,但上述两次中标,恒安嘉新与北京启明星辰关系“剪不断”,个中关系是否涉嫌违规投标?

除此之外,恒安嘉新与启明星辰或存同业竞争之嫌。

据恒安嘉新关于第二轮审核询问函的回复,证监会曾就启明星辰与恒安嘉新的关系进行问询,认为二者均从事信息安全相关业务,客户亦存在一定重叠,要求说明其与启明星辰主营业务不存在相同或相似情形的依据。

对此,恒安嘉新以双方的“核心技术、客户群体、主要产品及用途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为理由,否认了启明星辰属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且启明星辰主营业务不存在相同或相似情形。但恒安嘉新也承认,双方的安全服务与工具在安全风险评估、培训服务及相关工具方面存在一定相似性。

据启明星辰2018年年报,启明星辰的主营业务,系为政企客户提供网络安全软/硬件产品、安全管理平台、安全服务与解决方案,主要产品大类为安全网关、安全检测、数据安全与平台、安全服务与工具、硬件及其他。

而恒安嘉新的主营业务,系为政企客户提供基于互联网和通信网的网络信息安全综合解决方案及服务,主要产品包括网络安全产品、内容安全产品、安全服务与工具、移动互联网增值产品等,其中安全服务与工具包含提供安全评估、安全检测、漏洞扫描等服务。

再者,上述竞标情况,或表明启明星辰子公司北京启明星辰与恒安嘉新竞标同一个项目,有竞争关系,意味着启明星辰与恒安嘉新为同行。

采购数据与供应商“打架” 募投项目薪酬数据或“注水”

除了与其股东有同业竞争之嫌,恒安嘉新的募投项目预算数据或也存“蹊跷”。

据招股书,恒安嘉新本次上市拟用募集资金8亿元,分别投入面向5G的网络空间安全态势感知平台项目(以下简称“5G网络项目”)、面向工业互联网及物联网的安全综合治理平台项目(以下简称“互联网物联网项目”)、网络空间安全产业基地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5G网络项目拟投资3.05亿元,建设期为3年;建设期内人员数量分别为162人、179人、194人,人均月薪分别为2.5万元/月、2.8万元/月、3.1万元/月。倘若根据人员数量和人均月薪计算可得,实际每年人员薪酬分别为4,860万元、6,014.4万元、7,216.8万元,三年人员薪酬合计1.81亿元。

而在5G网络项目投资计划表中,每年人员薪酬分别为5,670万元、7,016.8万元、8,419.6万元,三年合计2.11亿元,比上述计算所得的实际三年人员薪酬合计多出3,015.2万元,令人费解。

无独有偶,在互联网物联网项目中,也存在类似人员薪酬数据存在类似问题。根据人员数量和人均月薪计算出,实际三年人员薪酬合计为9,786万元,而在该项目投资计划表中,三年人员薪酬合计为1.14亿元,多出1,631万元。

同样令人匪夷所思的,恒安嘉新的供应商采购数据也出现“矛盾”。

据招股书,2016年,恒安嘉新对恒为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为科技”)的采购额为3,212.16万元。而据恒为科技招股书,2016年,恒安嘉新为恒为科技的第二大客户,恒安嘉新向恒为科技贡献的销售额为2,306.44万元。上述两份数据相差905.72万元。

问题远不止如此。据招股书,2016年12月9日,恒安嘉新与上海欣诺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欣诺”)签订了一项“IDC/ISP信息安全管理系统建设所需设备与服务”的销售合同,合同金额为3,842.98万元。

但是2016年,上海欣诺同时是恒安嘉新第四大供应商,当年采购额为1,360.0 8万元。上海欣诺身兼大客户与大供应商“二职”,是否有“供销一体”之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2018年,恒安嘉新对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占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50.99%、49.41%、51.95%,对前五供应商依赖度居高不下。

与二股东或存同业竞争、募投项目人员薪酬数据或“注水”、供销一体等,诸多问题缠身,此番上市,恒安嘉新或将迎来一次“大考”。

刘嵩 本文来源:金证研 责任编辑:刘嵩_NBJ994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