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景食品:供应商数据存“蹊跷” 客户采销失衡涉嫌造假

2019-07-19 16:16:31 来源: 金证研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仲景食品:供应商数据存“蹊跷” 客户采销失衡涉嫌造假)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图南/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2019年6月,背靠“宛西系”资本的仲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仲景食品”)再度重启上市之路。而仲景食品此番上市提交的业绩答卷似乎并不“给力”。

近年来,仲景食品陷入营收、净利增速下滑的窘境,而其旗下的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与此同时,仲景食品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的情况,备受关注。除此之外,仲景食品供应商数据存“异象”及客户采销失衡的问题,亦不容小觑。

子公司均亏损成“拖油瓶” 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

2008年,自诩“国内香菇酱品类首创者”的仲景食品开发出香菇酱系列产品。发展至今,仲景食品拥有多种风味的仲景香菇酱、劲道牛肉酱、北极蓝野生蓝莓果酱等调味酱和花椒油、麻辣油等调味油等。尽管仲景食品多年来推出不少产品,却无法掩饰其近年来不尽如人意的业绩表现。

2014-2018年,仲景食品营业收入分别为3.87亿元、4.39亿元、4.77亿元、5.17亿元、5.3亿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了13.21%、8.74%、8.37%、2.49%。

2014-2018年,仲景食品净利润分别为7,083.32万元、5,718.1万元、7,592.32万元、7,899.57万元、8,100.05万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了-19.27%、32.78%、4.05%、2.54%。

近两年其营收、净利增速双双下滑,且仲景食品旗下子公司的业绩表现似乎不太理想。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6月3日,仲景食品共有两家子公司,分别是大兴安岭北极蓝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极蓝”)和郑州仲景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仲景食品”)。2018年,北极蓝净利润为-403.36万元;郑州仲景食品净利润为-121.19万元。

此外,仲景食品同类产品的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的情况,同样值得关注。据招股书,仲景食品主营业务包括调味食品、调味配料两大系列产品。

2016-2018年,仲景食品调味食品毛利率分别为52.93%、52.91%、50.94%。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佛山市海天调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毛利率分别为44.7%、45.38%、47.75%;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毛利率分别为47.37%、48.79%、57.44%;安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毛利率分别为53.38%、52.88%、60%。上述3家同行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48.48%、49.02%、55.06%。

在调味食品方面,仲景食品的调味食品毛利率逐年走低,而同行同类产品的毛利率均值却逐年上升。

2016-2018年,仲景食品调味配料毛利率分别为37%、37.07%、38.09%。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晨光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毛利率分别为17.32%、20.67%、17.67%;安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毛利率分别为60.85%、53.62%、54.33%。上述2家同行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9.09%、37.15%、36%。

在调味配料方面,仲景食品的调味配料毛利率逐年上升,而同行同类产品的毛利率平均值却逐年走低。

值得一提的是,仲景食品此番上市拟募资3.92亿元,分别投入年产3,000万瓶调味酱生产线项目、年产1,200吨调味配料生产线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而2018年,调味酱及调味配料的产能利用率、产销率却双双下滑。

2016-2018年,调味酱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6.65%、111.77%、93.54%;调味酱产销率分别为100.28%、100.86%、98.67%。

招股书显示,调味配料的产能利用率包含调味油。2016-2018年,调味配料(含调味油)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4.92%、106.85%、95.09%;同期,调味配料产销率分别为98.18%、101.54%、99.25%。

供应商数据“打架” 客户采销失衡显隐忧

事实上,仲景食品的问题不止于此。而供应商数据存“蹊跷”或是仲景食品所面临的问题之一。

据2019年版招股书,2016年,仲景食品第一大供应商为西安腾达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达农副产品”),采购额为6,252.68万元,该笔采购额为腾达农副产品及其关联方(陇南市武都区腾达花椒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腾达合作社”)、陇南市武都区陇椒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陇椒合作社”))的总和。

而据2017年版招股书,2016年,仲景食品第一大供应商为腾达农副产品,采购额为5,533.34万元,该笔采购额为腾达农副产品及其关联方(李学斌、焦无云、李延虎、师崇毅、腾达合作社、陇椒合作社)的总和。

对比两版招股书,在披露仲景食品第一大供应商时,2019年版招股书比2017年版招股书少了腾达农副产品的关联方李学斌、焦无云、李延虎、师崇毅,这意味着,第一大供应商合并范围少了,但仲景食品对其的采购额却比2017年版招股书显示的金额还高出719.34万元,令人不解。

无独有偶。仲景食品2016年第二大供应商也出现数据“蹊跷”的情况。

据2019年版招股书,2016年,仲景食品第二大供应商为金阳县诗腾农产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诗腾农产品”),采购额为2,683.83万元。

据2017年版招股书,2016年,仲景食品第二大供应商为北京川渝鸿发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发商贸”),采购额为2,375.07万元,该笔采购额为鸿发商贸及其关联方(诗腾农产品)的总和。

在2019年版招股书中,仲景食品仅披露2016年第二大供应商为诗腾农产品,未提到鸿发商贸。与此同时,仲景食品对第二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却比2017年版招股书显示的金额还高出308.76万元,同样令人费解。

此外,经《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在2019年版招股书会计政策变更中,2016年度财务报表受重要影响的报表项目列表里未有上述问题的变更情况。

其中,仲景食品将原“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行项目归并至“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金额为71,395,715.58元。仲景食品还提到,报告期各期末,公司无应付票据,应付账款主要是应付材料采购款。而在2017年版招股书,仲景食品无应付票据,2016年应付账款为71,395,715.58元。这意味着,仲景食品应付账款数目未曾发生变动。

值得注意的是,仲景食品或存在经销客户采购能力与销售能力失衡的问题,涉嫌造假。

据招股书,2018年,仲景食品经销第三大客户为西峡县开利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利商贸”),开利商贸对仲景食品贡献的销售额为418.93万元。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开利商贸2017年度报告显示,开利商贸当年的营业总收入为56.83万元,净利润为6.12万元。

也就是说,2017年,开利商贸全年的营业总收入仅56.83万元,却在2018年向仲景食品采购产品升至400多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在招股书中,2018年以前,开利商贸未出现在仲景食品经销前五名客户名单之中。

无独有偶。仲景食品2016年经销第三大客户临沂市兰山区鼎瑞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瑞食品”),其采购力度与销售力度也存在失衡的嫌疑。据招股书,2016年,鼎瑞食品对仲景食品贡献的销售额为410.67万元。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鼎瑞食品2015年度报告显示,鼎瑞食品当年营业总收入为7.6万元,净利润为1.63万元。

2015年,鼎瑞食品全年的营业总收入仅为7.6万元,却在2016年向仲景食品采购产品高达400多万元,令人疑惑。

需要指出的是, 2017年,鼎瑞食品是仲景食品经销第二大客户,当年对仲景食品所贡献的销售额为458.22万元。自2017年后,鼎瑞食品不再是仲景食品经销前五名客户之一。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番冲击上市之际,仲景食品如何破解客户采销失衡的问题?请关注《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后续深度研究。

刘嵩 本文来源:金证研 责任编辑:刘嵩_NBJ994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