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焦虑症:救火的雷军 折半的市值

2019-07-16 02:10:39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王易见认为,近两年来,互联网独角兽估值下滑,行业出现裁员潮,另外小米跌出国内手机前三名,在技术创新方面没有比较突出的表现,这些都影响到了小米股价表现。

(原标题:小米焦虑症:救火的雷军 折半的市值)

小米焦虑症:救火的雷军 折半的市值

时代周报记者 吴怡 发自北京

“北漂,奋斗九年多,终于买房了!”在小米集团上市一年后,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兴奋地宣布,小米以52亿元在北京买下了8栋大楼,并命名为“小米科技园”。

与之相对,是小米这一年来的变化。去年的上市首日,小米开盘价报16.60港元/股,市值约为3700亿港元;然而,这一年内市值不断缩水,截至7月12日收盘,股价为9.44港元/股,仅剩2270亿元。7月9日,正是小米登陆港股上市一周年,但这短短一年内,小米市值蒸发了将近1500亿元。

同样在7月9日,小米迎来了上市一周年的第二次限售解禁期,总共涉及43.87亿港元B类股,占总体B类股的25.34%,占整体股本的18.25%,解禁股份总市值超400亿港元。

其中包括晨兴集团持有的15.69%B类股份,和小米3名联合创始人刘德、洪锋、黎万强所持的合计约9.65%的B类股份。

在此之前的半年里,小米的主要股东包括晨兴资本旗下的刘芹、石建明,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许达来以及Landmark Trust Switzerland SA、Galileo (PTC) Limited陆续减持套现,总计10次减持16.21亿股,若按照10港元/股保守估计,共套现近160亿元。

雷军救火

“把握5G机遇,三年决胜中国市场。”6月18日电商促销酣战当天,雷军组织了一场闭门干部动员会宣布,小米在新零售建设上未来三年将专项投入50亿元。面对中国区市场,雷军提出了新的目标—“稳三望一”,一改2017年提出的“手机业务十个季度内重回中国第一”的口号。

小米公司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了这场闭门会议的真实性,而从京东获得的销售数据显示,6月18日手机通讯排行榜中,荣耀的品牌销量、单品销量登榜首,小米、苹果和华为分别位居第二、三、四名。京东透露,3C行业品牌格局发生了变化,有的品牌想出货,有的品牌想保利润,洗牌在悄然发生。

这种洗牌现象在手机行业里面凸显。根据多家第三方研究机构的报告,小米目前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已经下滑到第四位。

Canalys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前四名分别为华为、OPPO、vivo、小米,对比去年同期的数据,仅华为同比增长41%,其余皆为下降态势,相比于OPPO、vivo的微幅下降,小米同比大幅下降13%。

小米交出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并不尽如人意,本季度智能手机销量2790万部,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16.2%,但公司的整体收入、毛利和期间利润都环比出现了下滑。相比小米的下滑,华为的强劲增长则因为战略重点转移到国内,而主攻下沉市场的vivo和OPPO凭借着成熟的渠道商、大额的综艺节目营销投入站稳了脚跟。

“中国手机市场变化很大,前几年苹果和三星出货量排在榜首,但现在也掉下去了;另外,二线梯队手机厂商也在拼命往一线挤。”互联网分析师王易见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从国内手机整体市场来看,用户的品牌忠诚度是比较低的,大部分偏向于外观设计、硬件性价比、新产品等方面去选择。

王易见认为,小米在国内手机市场承受的竞争压力更大。一方面是因为小米的性价比优势不如以前明显;另一方面,OPPO、vivo在下沉市场的渠道做得比小米好。

在6·18的动员会上,小米的50亿元新零售建设专项投入包括了渠道创新建设的投入。重回前线的雷军曾对小米内部表示,“行业已经到了最寒冷的冬天,小米要抛掉速胜论的幻想,准备持久战,直到5G大规模普及期的到来”。

重振手机业务

小米在自我调整。去年上市之初,小米对外讲述的资本故事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物联网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它画出的商业蓝图可以简单概括为:硬件导流,软件赚钱。

从小米的财报看来,公司主要有三大业务,分别是智能手机、loT与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业务,其中2019年Q1这三大业务收入分别占总营业收入的67.5%、22.4%以及9.4%。

智能手机营收贡献有所下降,其他两大业务略微上升,但依然没能使小米摆脱“更像硬件公司而非互联网公司”的质疑。

“业界还是更多地把小米定义为硬件企业。”王易见认为,近两年来,互联网独角兽估值下滑,行业出现裁员潮,另外小米跌出国内手机前三名,在技术创新方面没有比较突出的表现,这些都影响到了小米股价表现。

因此,在外界看来,重振股价的关键是重振手机业务,而雷军则把小米中国区潜在的市场增量瞄准了中高端以及女性消费者。

今年1月份,小米采取了小米、Redmi两个手机品牌分拆独立的战术,其中小米品牌面向中高端,并确立了小米MIX、数字、CC这三大产品系列。其中小米CC9系列主要面向女性用户,主打拍照和设计。

这也是小米收购美图手机后打造的子品牌。去年年底,双方达成了战略合作,小米获得美图手机品牌和相关影像技术及大部分智能硬件的30年全球独家授权,美图将从授权合作中获得对应收益。此举被认为是小米深入探索女性市场的前奏。

女性用户缺失是小米的弱势,也是增长的空间所在。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机行业报告显示,小米手机的用户画像呈现近七成为男性,三成为女性。而对比友商,OPPO、vivo的男女用户比例大致五五分,而华为也达到六四分。

在定价方面,小米CC9e和小米CC9属于千元机系列,而小米CC9美图定制版则售价2599元。在平衡性价比的同时,小米试图再提高自身品牌的溢价能力。

而这关系到小米手机线下渠道的铺设,传统线下经销商倾向售卖高溢价的产品,过于薄利反而限制了手机的销售。

另外,小米也在深化技术的应用。据媒体报道,小米在芬兰注册了一家研发中心,该公司将主攻相机技术研发,或将主要转化在手机摄影领域。此前2016年,华为也同样在此地设立了研发中心,并吸纳了大量诺基亚影像团队的工程师。

15次人事调整

新的竞争格局之下,小米有着强烈的危机感。公开资料显示,从2018年7月份起至今年7月份,小米共实行了15次组织架构与人事调整。

这一年期间,小米的架构调整主要围绕着手机、AloT(人工智能AI+物联网loT)、大家电等业务,调整后集团组织部部长刘德、集团参谋长以及大家电事业部总裁王川、中国区副总裁张剑慧直接向雷军汇报,主要涉及业务包括中国区线下业务、大家电,以及电视部、生态链部、MIUI部和互娱部重组成的10个新业务部门,这些也是小米战略布局的重点。

去年12月份,小米原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并任命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川兼任中国区总裁。但从今年5月开始,雷军重新亲自执掌中国区业务,兼任中国区总裁,原总裁王川转任大家电事业部总裁。紧接着6月份,小米还成立了中国区线下业务委员会。

高层组织架构初步搭建完成后,小米也在重新调整业务网络的“毛细血管”。根据36氪报道,雷军在6·18动员会前的一个月里谈了上百名员工,从中国区核心主管到各省、市线下主要业务负责人。线下业务的梳理只是开始,接下来电商业务、服务类业务、销售运营、市场等团队将紧随其后,小米中国区的组织架构梳理将在雷军接手3个月之内完成。

“手机+AloT”双引擎策略依然是小米的主要方向。今年3月份,小米还成立了AloT战略委员会,共15人,委员分别由AloT平台部、人工智能部、手机部、电视部等十几个核心业务部门总经理、副总经理组成,隶属于集团技术委员会。

“从AI+IoT的业绩来看,这块业务目前还不能和手机业务并驾齐驱。”王易见认为,很多互联网公司和传统家电企业也在布局AI+IoT,竞争激烈。小米的智能硬件需要解决两大问题:一是怎样把每一个细分产品的市场份额做大;二是更好去管控细分产品的质量,维护小米的品牌美誉度。

netease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零基础必收藏的PS快捷操作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