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走势分化:铜镍前景不明 锌消费疲弱波澜已过

2019-07-15 07:42:13 来源: 期货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有色金属走势分化,铜、镍前景不明,锌消费疲弱波澜已过)

今年在国内经济呈现窄幅周期性波动特征的情况下,各类资产的投资逻辑发生了很大变化。分析人士表示,这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大宗商品,在需求变动不显著的情况下,市场主要交易供给差异和库存摆动,需求交易相对较少,因此2019年有色品中国内部结构出现了明显的分化。目前下半年有色品种大多走势还不够明朗,但铜、镍较略强于锌。有色金属尤其是铜,自身金融属性较强,在自身需求变化不明显的情况下,需要更注意预期与资本流向变化。

供需偏紧,铜下半年不宜过度看空

从基本面情况来看,金瑞期货铜研究员李丽介绍,铜近远端需求被进一步下调,2019—2020年度铜资源量比此前一年缺口收窄,预计未来2020—2021年将会出现总体过剩。“长周期铜矿是否短缺,还是看需求。”她认为,如果贸易战长期持续,导致未来7年全球铜消费增速下滑至1.2%,则至2025年铜矿缺口达129万吨。若贸易摩擦问题解决,未来7年铜消费增速2%,则至2025年铜矿缺口达到274万吨,按照15%IRR估算,铜价可能达到7050美元/吨。

“中短期主要关注冶炼厂成本、减产以及废铜情况。”李丽表示,以铜精矿为原料的冶炼厂,其生产成本在1800—2500元/吨,按照当前汇率,折算美元在47—66美元/吨。值得注意的是,开工率与粗炼费并不总是一致,静态来看,考虑加工费利润驱动,动态则考虑农副产品收益、铜价、冶炼长单比例等因素。废铜方面,浙江批文中仅减废7类量,全年削减8.7%,提振有限。若随后其他地区废6类量减少可观,有限支撑的预期将会上修。长期而言,她认为,目前价格下,未来铜矿供应仅能够满足很低的需求增速,在没有出现贸易摩擦明显恶化、国内经济失速的情况下,铜价有所被低估。

在江铜国贸高级交易员陈晓峰看来,铜作为有色品种的领头羊,下半年未必有此前市场预期的那么偏空,原因之一在于国内基本消费需求仍在,尽管消费增速不及预期,但从全球对于铜精矿的需求来看,还是稳中有增。另一原因是资金层面,上半年资金活跃在其他品种,下半年有概率活跃在有色板块,资金的进入将会引发向上的动力。因此可以看到铜价在二季度下跌到一定程度后,会有较强的支撑,一方面来自于成本,一方面来自于需求。

远大物产研投中心有色研究总监张瑜也认为,从超过一个季度的区间来看,有色金属中,铜其实基本面相对较强。据她介绍,这两年铜的基本面都处于供需偏紧的局面,自身矛盾不是特别突出,所以铜价总体运行偏区间震荡。她表示,目前分析的主要逻辑是看废铜,当价格涨到区间上沿,精废价差拉开,废铜出来就会打压铜价,同时下跌速度比较快,而到下沿的时候,靠挤出废铜来调节供需,但这个过程相对来说比较缓慢,目前就是处于这样一个过程。

尽管当下无论宏观环境或基本面对铜来说都偏空,但下半年需求端或有改善,汽车和空调从去年下半年就处于负增长,基数效应下,下半年未必会太差,从电网电缆来看,上半年还是靠地产来带,电网没有发力,从国网招标耗铜的数据可以看到,三季度开始会有一点点出量,明年上半年也有交付期比较集中的情况,所以环比来看会有改善。没有大亮点,但需求整体会保持平稳的状态,供应端会发生变化,今年首次看到铜的tc下到60美元以下,若长期处于60以下的位置,即使国内有这么多冶炼厂投产,也会对整个产量形成一定的制约和控制作用,所以在tc的影响下,铜市场的供应全年来看,增速预期较年初来讲有不同程度的下调,因此供需两端都不是太差。从库存角度来讲,保税库存已经降到比较低的位置,国内的社库还有低价去库的空间在,因此跌势比较纠结。

ECTP易可达(中国)金属及矿业研究总监汪晓红提醒,因铜矿的增速不及冶炼的增速,今后冶炼厂的情况可能会比较难过,有可能出现亏损的情况,也需要对冶炼厂进口矿的盈亏水平进行关注。同时,目前铜的宏观权重占比太大,不适合做交易,建议秋季过后铜的基本面逐渐明朗后再进行决策。

矛盾重重,镍价前景不明

对于镍而言,金瑞期货镍研究员涂礼成介绍,镍的历史价格走势,大部分时候走的都是预期,2014年印尼禁矿,价格暴涨之后,市场发现菲律宾出矿增加,预期将填补印尼禁矿导致的缺口,加上当期高的一级镍库存,价格大幅回落,国内当时1000多家的镍铁厂持续去产能至现在的只有40—50家在产;2016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环保检查,2017年产业下游低库存后的补库,也对价格形成了一定提振,但最终出现价格大幅上行的是2017—2018年的新能源预期,沪镍一度逼近12万关口,但随着后续贸易摩擦的发酵以及新的NPI及湿法项目浮出水面,价格承压回落,对新项目的投放产生了抑制。

落脚到现在的行情,交易的更多的是低交割品库存以及远期湿法的不确定性,现实与预期并存。当前存在的现实是低的交割品库存以及高的成品不锈钢库存,从公开数据发现,当前三地库存21.78万吨,较年初下降4.64万吨(其中镍板库存3.9+1.4+1.4),而锡佛两地不锈钢库存47.39万吨,3系30.53万吨,较年初增加15.34万吨(3系增8.68万吨);而对于未来的预期,主要集中在镍铁及湿法的新项目,内蒙奈曼经安12条镍铁,德龙印尼二期35条镍铁,力勤OBI岛、青山格林美苏拉威西岛、青山华友纬贝达、华青与青创国际苏拉威西岛等湿法项目预计未来供应0—30万吨镍金属,而基于当前的不锈钢消费以及库存,未来也存在钢厂减产预期,但由于铬铁招标价下调修复了部分炼钢利润,并未出现大面积减产,并且未来有鑫海与德龙的不锈钢项目投产,对整个不锈钢市场形成压力。

涂礼成认为,当前镍市场博弈的焦点是低的标准品库存,以及远期金属增量的压力。通过非标品与标准的价差,可以促进产业加大非标品的使用,进而缓解标准品的紧张局面,并且技术的日趋成熟,通过红土矿获得中间品的工艺是可行的,缓解中间品增量不足问题,减少新能源对纯镍的消耗。所以在短期现实低库存与远期供应压力下,预计镍价维持宽幅振荡。

远大物产投研中心有色研究总监张瑜表示,今年镍品种有太多的矛盾点,行情的判断其实比较难,市场表现与年初预期分歧较大。她介绍,首先是下游不锈钢的高产量和高表观增速,在如此高的产量会持续到现在仍没有减产。其次的预期分歧是,尽管镍生铁今年有比较大的增速,但今年不锈钢对于镍生铁的比例有大幅的提升,下游需求保持大的基数,所以整个NPI的平衡表不至于太难看。第三是新能源的预期,尽管长期会保持比较高的增速,但是短期尤其是1—2年内会有一个调整,当前三元材料的利用状况不是很好,再加上新能源汽车退补政策的影响,行业正处于洗牌期,从硫酸镍的产量可以看到,基本上6、7月份的排产已经出现一定的下滑,所以短期面临调整是不可避免的。新能源方面,去年和前年,是处于电池厂产能出清和调整的过程,这一两年将处于下游材料端的出清过程,进行行业整合后,后期大厂投产的增速会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但时间点可能不在下半年,而是往后拖延。从绝对价格来看,目前方向上较难判断,可以关注到4季度以后,如果不锈钢仍能保持这么高的产量、或者它的消费强劲被证实的话,镍可能还会有结构性机会。

锌:消费疲弱波澜已过

实际上,中国的消费占全球锌消费半壁江山,过去3年里,不管是价格波动、持仓量还是成交量,锌在基本品种中都居于领先地位。一段时期以来,中国以外的消费一直维持低增速,而国内消费也在2019年走向疲弱。

上半年,国内外锌价冲高后迅速回落,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倒V”字型。4月初分别最高达到23025元/吨和2958美元/吨,之后接连重创下挫,目前已经分别跌破20000元/吨和2500美元/吨平台。一季度末随着消费旺季来临,国内外库存出现明显回落,加之国内政府出台了相关刺激政策,市场流动性趋松,信心得到一定恢复,由此带动内外锌价在一季度末表现较为强势。4月初,锌价开始扭转向下。其主要由于冶炼厂瓶颈在利润的驱动下迅速打破,锌锭供应随之上升,加之消费从6月份开始出现季节性走弱,并且今年整体消费同比出现明显下滑,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市场悲观情绪进一步助推锌价表现疲弱。

一德期货有色金属分析师王伟伟表示,全年来看,全球锌矿供应恢复大格局不变,国内外实际加工费维持较高水平。在高利润刺激下国内冶炼瓶颈逐渐打破,从矿端传导至冶炼端的锌供应回升超预期兑现。尽管目前国内外库存与往年相比仍处于低位水平,但随着锌锭产量回升,加之锌锭进口量较为理想,下半年锌锭表观消费量或较为乐观。6—8月为传统消费淡季,目前锌锭已经出现了累库迹象。预计三季度锌价在宏观悲观预期带动下表现疲弱。此外宏观层面要关注中美关系进展,由于其变数较大,或对市场情绪和价格带来一定扰动影响。同时还需注意冶炼产能是否会出现饱和对锌锭产出的抑制影响。

”ECTP易可达(中国)金属及矿业研究总监汪晓红认为,锌品种今年是一个由不信到信的品种,目前市场观点较为一致。消费想象空间有限,整体很难再回此前上涨的状态。考虑历史上很少有全产业链利润都不错的情况,锌仍会继续下跌。2019年大概是锌的反转的大年,冶炼端利润将会被大幅挤压。

对于明后两年,金瑞期货锌研究员曾童曾童表示,基于现有上市公司公告和已有矿山、冶炼增量统计,明年以后的矿增量项目并不多,冶炼更是比较稀少。但考虑目前供应利润水平,以及过去数年低增长的消费量,未来两年锌锭出现持续过剩的可能性较大,锌价将进一步下跌将过剩出清。在下跌过程中,引发矿与冶炼之间利润的重新分配,从而调节锌锭过剩兑现的进度。在此期间,除了需要警惕锌锭低库存的问题,还要注意宏观经济发展情况,若宏观经济情况更加低迷,锌价也会因消费预估再次下调出现进一步下跌。总体而言,站在目前的锌矿价格看远期,在未来0.5%—1%的中性消费下,远期资源仍旧过剩,因而锌价需要进一步下跌将过剩出清。在下跌过程中,引发矿与冶炼之间利润的重新分配,从而调节锌锭过剩兑现的进度。在此期间,需要警惕锌锭低库存的问题。

在交易方面,景诚实业金属部负责人张明表示,未来铝和锌contango结构存在的机会不会很多,在国内体制下,上市公司以及国企追求流量和消费量,在正向结构出来时,若资金量不计成本,结构就难以维持,因此建议深入挖掘back结构下的投资交易技巧,设计好自己的交易系统。

杨斌 本文来源:期货日报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