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静22亿扶助一场空 实控人遭刑拘后博信诡异涨停

2019-07-10 08:11:32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良心大股东”罗静22亿扶助一场空 实控人遭刑拘后博信股份诡异涨停)

继前一日上演地天板后,7月9日,博信股份(600083.SH)二度涨停

董事长兼实控人被刑拘、为公司提供7亿营运资金的大股东前途未卜、兄弟企业遭遇投资者砸盘沦为仙股、“受害者”诺亚财富京东吵得难舍难分……作为与“始作俑者”罗静最密切的公司之一,博信股份却仿若置身事外。

当日14时20分左右,突然有大笔资金涌入,将博信股份拉至涨停,成交额合计2.4亿元,但换手率仅7.37%。

龙虎榜却依旧是前一日老面孔,仅前一日卖方第五大席位“海通证券上海普陀区澳门路”出局,“安信证券盐城世纪大道”同时出现在了买、卖第二大席位上,“申万宏源证券温州车站大道”则连续两日居于博信股份第一大买、卖席位。

“游资”的“自导自演”创造了博信股份的虚假繁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博信股份或涉及虚增收入、隐瞒关联交易等事项。此外,除了已经对外披露的云南信托、诺亚财富,杭州金投集团、江苏国际信托、深鑫商业保理或也被卷入了罗静的庞大资金网。

7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就上述争议致电博信股份证券部,接线人员表示均以公告为主。

良心大股东?

如果不提罗静因被刑拘引发的股市动荡,仅就其对博信股份的所作所为,不失为一个“合格”的大股东。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7月至今,罗静对博信股份的投入超过22亿元。

2017年7月,罗静斥资15.02亿元,通过旗下的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晟隽”)接过博信股份28.39%的股权。这场交易中,罗静的接盘价为23元/股,较博信股份当时13.2元的收盘价,溢价高达74.24%。

在罗静正式入主博信股份后,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上市公司前前后后共四次公告获得控股股东的财务资助。

2017年11月,苏州晟隽与博信股份签订借款合同,以0的利率为后者提供不超过1900万元的贷款;2018年1月,苏州晟隽再次无偿为博信股份提供5亿元授信额度,2018年10月,这笔授信被增至7亿元。

2019年4月30日,博信股份再次收到控股股东关联方厦门市恒创瀚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厦门瀚浩”)无偿提供的8880万元借款。

博信股份曾指出,“公司日常经营资金来源于苏州晟隽7亿元额度内循环使用的借款,后续获得控股股东持续资金支持尚存在不确定等。”

在疯狂输血上市公司的过程中,大股东的资金链也逐渐紧张,除了诺亚财富外,罗静还曾向多家大型机构融资。

2018年6月,罗静曾将所持博信股份的股权全部质押给杭州金投承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金投承兴”),以补充经营流动资金,但随后因罗静被刑拘,该部分股权被全数冻结。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金投承兴是由江苏国际信托、杭州金投集团以及博信股份间接控股股东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的私募机构。

7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致电杭州金投集团,接线人员登记了记者个人信息和来意,表示“会通知相关人士联系你”。但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收到回应。

此外,为了加速资金周转,2018年11月,博信智通还曾与深圳深鑫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深鑫商业”)就博信智通总计不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的应收账款开展应收账款无追索权保理业务,获得现金2727.69万元。

关联交易之谜

A股市场动辄数百亿关联资金占用、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等案例相比,从目前记者查到的公开资料上看,罗静未通过博信股份融过一笔资金,也没有以上市公司的名义对外担保、占用公司授信或资金,反而倾其所有辅助上市公司转型,可谓“良心大股东”。

然而,在罗静精心呵护下的博信股份,却并没有获得期望中的成长,反而主业不振、屡现危局。

罗静入主后不久,就对博信股份的业务结构做出调整,先后出清公司原有的矿产和建筑业务施工等亏损资产,同时新设两家公司博信智通和博信智联,从事智能硬件的代理销售业务。

该业务随后成为博信股份的核心主业,2018年智能硬件销售业务占博信股份主营业务比例高达99.36%。

然而颇为诡异的是,这项被给予厚望的“新业务”不仅没有将上市公司带入新阶段,反而为其带来“虚增业绩之嫌”。

1月28日,博信股份在业绩预喜公告称,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1286万元至1448万元,同比增长52.75%至71.99%。但不久却突然变脸,净利从预盈转为亏损5244.70万元。

导致盈转亏的原因在于博信股份对主要客户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合计高达0.76亿元,分别为对天津市吉盛源通讯器材有限公司(下称“吉盛源”)、天津市天顺久恒通讯器材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顺久恒”)、天津航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航思科技”)计提的坏账。

而之所以新增坏账计提,是因为公司审计机构核查发现,上述三家公司向博信股份支付的货款,全部来源于博信股份的关联方厦门瀚浩。

据博信股份披露,厦门瀚浩与博信股份间接控股股东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广东中诚”)存在较多业务往来,广东中诚能够对厦门瀚浩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依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厦门瀚浩为公司关联方。

2018年12月-2019年1月,厦门瀚浩分别为吉盛源、天顺久恒、航思科技向博信股份支付货款6000万元、860万元、2020万元。

据天眼查数据发现,天顺久恒与吉盛源在工商信息中登记的对外联络号码是同一个,7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数次拨打该号码,均无人接听。

在被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拆穿关联身份后,博信股份火速将厦门瀚浩垫付的货款转为借款(其他应付款),而这也是上文博信股份获得厦门瀚浩8880万元财务资助的由来。

但博信股份在公开披露的公告中,拒不承认与航思科技、天顺久恒与吉盛源存在关联关系。截至2018年底,博信股份对该三家客户公司合计存在1.47亿应收账款。

这只是博信股份被疑财务造假的一角。

2018年三季度,博信股份曾从上海天之和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采购了一批智能终端产品,随后又转手卖给杭州若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广东康安贸易有限公司。

随后,博信股份在三季报中确认了收入2.76亿元(含税额合计3.2亿元)、营业成本2.67亿元(含税额合计3.12亿元),共产生毛利率702.84万元。

但在年报中,博信股份又认为上述销售业务的内部控制流程和单证不够完整,不完全符合收入准则的确认条件,于是将上述收入和成本分别调整为预收款和预付款。

这一调整过程让博信股份预付款、预收款分别高达3.25亿元、3.21亿元,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1.84%、60.95%。

对于这一异常行为,博信股份证券部人士表示:“公司不久后会在公告中予以回应。”

杨倩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