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i袁辉:人工智能对于就业的冲击会越来越大

2019-07-03 13:25:35 来源: 网易商业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19大连夏季达沃斯年会于7月1日至3日在中国大连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领导力4.0: 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论坛期间,上海智臻智能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小i机器人创始人袁辉表示,现在所有人工智能的算法和理论体系,基本上是在沿用过去60年以来人工智能的积累。“但这个框架和体系是没有突破的,如果不能从理论、从系统上、从基础上有更大的突破,我们可能无法实现我们对人工智能未来的期望”。

袁辉坦言,人工智能对于就业的冲击会越来越大,冲击的速度会越来越快,而且这个冲击的结果也会越来越大。“很多标准的重复性的岗位会开始被取代,比如像客服,像一些基础性的岗位。我们要更多地去探索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应对这种变化。人工智能在取代人类部分工作的同时也在创造一些新的岗位,在这个新的工具面前,我们新的一代怎么样去利用这些工具去做从前人类所没有做过的事情?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去面临的思考和期待要解决的问题”。

问答实录

问:那我们看到您之前提到了人工智能在刚刚起步,因此谈不上有什么大的泡沫。那么您现在还坚持这个观点吗?以及您觉得中国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的难点主要是什么?

袁辉:对,我这个观点基本上不会有大的变化。因为两年前大家会有泡沫这样一种说法,因为那个时候,大家谈关于黑盒子这种科技、算法谈得比较多。但是实际上,能够落地的非常少。但是最近两年的话,它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在哪呢?就是更多人会谈这个AI的赋能,就是AI如何去跟传统的行业融合,怎么样把这种科技变成一个生产力。

实际上,到今天来看的话,我的观点可能还会有一些变化。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在谈AI怎么样去落地这个问题的时候,那实际上,基本上泡沫会越来越少。这也是我们会看到今年大家很少会谈泡沫,而是说怎么样让AI能更快地给我们带来这样一个更重要的生产力的一个推动,在上面产生变化。这是第一点。所以我讲的这个两年前的观点的话,实际上到现在,我反而不用再多谈了。

另外一个,今天这个难点其实不在于说怎么样把科技变成生产力。因为我实际上在今年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就是我们现在所有人工智能的算法,包括这个理论体系,基本上是在沿用过去60年以来人工智能整个这个传统、这个历史的一个积累。但是我们能看到什么呢?从好的方面来讲,因为今天所有人在谈AI怎么样去赋能每个行业。所以我相信在未来的五年,我们很多的行业会受益于过去人工智能60年以来的所有积累。所以我们会看到各行各业,只要尽它所能,或者也是尽AI所能,会去释放更多的效益和生产力出来。所以我相信接下来大家会看到很多的行业会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

但是今天我所谈到的,既然你问到这个难点问题,这是我这回在达沃斯,包括今天在博鳌,我提出的观点就是,我目前能看到这个理由在于说,我们现在对过去60年这样一个理论框架、一个体系是没有突破的。这个会制约什么呢?实际上人类对目前人工智能这样的希望,不是简单的停留在目前这样的状态,所以我们还希望它能走得更远或者能做得更多。但是如果不能从理论、从系统上、从基础上有更大的突破,实际上我们会受益于它过去积累的红利,但是我们可能无法实现我们对它的未来这样的期望。这不是说哪个国家或者哪个公司,这是我们目前整个所有的科研工作者或者整个人类对AI的这种期望和目前的这个基础之间存在的一个鸿沟,所以这个地方是期待这个突破的。

问:刚才您也谈到了AI赋能更多的行业,我们知道前几年经常会谈到机器取代人工。您觉得AI越来越普及或者越来越发展,它会不会对人们的失业产生一定的焦虑?您觉得这种冲击,从现在来说,包括从未来来说,会有多大?

袁辉:应该讲这个冲击已经开始了,而且冲击的速度会越来越快,而且这个冲击的结果也会越来越大。因为这也是刚才我讲的,人工智能的话,应该所有人都把它的方向聚焦到怎么样能够给社会带来价值。那我们就可以充分地看到说,它跟我们生活或者跟行业的融合将会越来越紧密。那这里呢,我们会看到很多标准的重复性的岗位开始被取代了。

比如像客服,像一些基础性的岗位。这个速度的话,我相信会越来越快。为什么呢?因为它的方向被调整到,说怎么样去适应现在这个生产力这样一个变迁。我想这个是一个我们所能看到的在未来会发生一个重大的变化。

但是现在的忧虑,实际上每年大家都会谈到很多这个忧虑。这个忧虑不是叫没有价值或者叫没有意义,而是说它现在已经在发生了,可能还会发生得很快,只不过是我们要更多地去探索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应对这种变化。那当然我们会看到说,原来它可能是传统行业,可能因为到了比如转型新零售,可能被迫要重新对它进行一个人员调整和岗位的这种调整,我们会面临一些阵痛。今天可能是科技这个驱动力的新的变化导致这个生产模式、售后方式在发生变化,我们人类在某些岗位上可能面临同样的问题。那我们是否在再就业培训,比如在大学培训、职业培训,甚至在中学、小学的教育上面来讲,我们应该怎么样应对。

但是这个问题,实际上都是一些根本性的问题。那人类在面临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类部分的工作,那同时人工智能也在创造一些新的岗位,这些关键点在哪呢?在时间的差异。那怎么样去弥补你的教育和整个社会共同协调这样一个问题上来?因为人类之所以创造人工智能,就是希望能够更高地提高效率、释放人类,对吧?但是释放人类之后,释放已经存量的这些工种,那这些存量的工种,这个人工应该怎么去解决这些重新就业的问题?另外再比如说,在这个新的工具面前,我们新的一代怎么样去利用这些工具去做从前人类所没有做过的事情?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去面临的思考和期待要解决的问题。

问:您觉得当前中国人工智能水平距离世界上或者国际上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水平是不是有一定的差距?如果有的话,这个差距会有多大呢?

袁辉:原则上来讲的话,我们看任何一件事情不能用单一的角度来看。因为人工智能的话,它至少有三个要素。第一个,就是算法、算力。第二个,就是数据。第三个,我们简单叫应用场景。

那今天相比其他国家来看的话,可能传统的,比如说欧美,他们可能会在算法、在基础研究上面来讲,因为历史发展阶段,他们会投入比较多,所以会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另外的话,你如果在应用场景上来看的话,我们会看到中国从移动互联网开始,基本上我们很多的应用是世界领先的,包括像移动支付,很多这种应用。但是数据本身来讲的话,它是各有一些优势的。

所以我们,包括我跟不同层面谏言的时候,我们也会谈到说,中国的这个抓手或者这个着力点肯定是从应用这个角度。而且现在的话,全世界都回归到说,比如说AI怎么去赋能。那我们应该从应用的这个角度来讲,怎么样去聚集这个数据,同时再怎么样去驱动这个技术研究。相比欧美来讲,他们可能会反过来。所以我们不能单一去讲我们一定是不是……比如说你要在某个维度上来讲的话,那我们可能说我们双方各有优势。所以你不能讲说整个。

所以为什么今天我们谈到比如说2025、2035,或者比如说每个国家都会有AI的国家战略。那中国为什么这个国家战略还是引起了很多的关注?是因为今天的中国已经从各个方面,它都有非常雄厚的这样的基础了。从人工智能这个发展角度来讲的话,我们觉得只要在正确的方向上往前走,每个国家在这次这个新的浪潮里面可能都会有机会。

而且相比前三次工业革命的话,前三次工业革命都有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是起主导的。比如说第一次工业革命,到电气化,到信息化。但是这次,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话,人工智能是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来主导,它应该是全球化的。所以这也是今天我们在不同的场合听到的,包括从领导人、从商界,我们都可以看到这个全球化的趋势,尤其在人工智能上面来讲,它是非常密切的一种合作。因为没有一个公司、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它能够去主导这样一次可能是对整个人类从里到外的一个全面的革新。所以这个是我们所共同需要去面对的。

问:假如我们以今天为时间节点的话,去看我们现在人工智能属于发展到了怎样的一个阶段?未来两到三年,2020年之前,人工智能又会发展到怎样的一个趋势?这两三年的发展,它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怎样的一些影响?

袁辉:今天的话,其实我们讲人工智能,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期望),但是往往每个人心中想的东西都不太一样。或者对我们普通大众来讲的话,我们可能会希望比如像变形金刚、大白、机器猫,这些的话,我们认为可能是叫人工智能。

但是我们今天如果从专业上来看的话,我们可能至少要分成两大类了。第一大类叫通用人工智能。通用人工智能就是人类的梦想,那人类的梦想也就是奇点在什么时候临近。这个问题来讲的话,实际上今天有乐观的、悲观的不同种看法。有人会认为说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可能永远都不一定会实现。因为它是一个具备自我意识的一个终极梦想。但有人会认为也许再过20年、30年,这个东西还是会实现的。所以这是第一个。这是充满巨大争议,今天没有任何人、任何一家公司能告诉我们说,它在什么时候可以去实现它。今天无论是哪一家公司,对吧?

第二个,就是特定领域的商业人工智能。我们为什么现在谈这个会比较多?是因为它在当下就已经为这个社会和我们的家庭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推动力。比如说我们的客服,我们现在要打电话会觉得很麻烦,因为我们在网上直接就树立了很多在线的这种服务,这个绝大部分都是由机器人来完成的。所以这个的话,就是以这个为场景,比如在智慧城市里面、在金融里面的话,可能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这个技术从虚拟到实际、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端到高端,已经开始在每一个领域影响我们的家庭、社会、国家。

所以这里面的话,我们要这么来看的话,我们会有不同的维度。所以人工智能在今天的话,它可以有很多的角度去诠释它。所以我们很难去讲说,在三年之内它会怎么样。但总体来讲,目前人工智能的状态都在早期。那特定领域的商业人工智能也只是刚刚开始为社会提供一些生产力。那广义上的通用人工智能远远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

第一,目前所有的都属于早期。那在未来的五年、十年,我认为在特定商业人工智能这个领域的话,它应该会进入一个黄金十年,就是我们基本在每一个行业、每一个领域,人工智能的技术基本上都已经开始展现给我们,能够直接体会到这个价值或者服务。但是在未来的奇点这个问题上来讲的话,我们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它是一个综合性的,我讲叫江河汇海。你没有一条条小溪、没有一条条小河,你最后不会在某一天形成大海。那个大海,它之所以在某一天突然就形成了,是因为它已经聚集了所有该聚集的载体的东西。

杨倩 本文来源:网易商业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