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风暴持续发酵 锦州银行、中信银行陷入违约泥潭

2019-06-29 13:25:09 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去年以来,债市风暴有愈演愈烈之势,债券违约事件接二连三出现。《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在近期广受关注的丹东港、胜通集团违约债的债权人中,包含有多只银行理财产品,发行人以股份行和城商行为主。

例如中信银行发行的慧赢系列理财产品对胜通集团确认债权2.87亿元,锦州银行发行的“7777理财”-创赢1204期35天人民币理财产品对丹东港确认债权1.65亿元。

实际上,银行理财超过5成资产投资于债券市场,另有15%的资产投向信托等非标资产,结构化理财产品也自2018年以来大行其道。不过记者注意到,一些城农商行理财产品的融资方中,不乏如天房集团等高风险企业;同时,结构化理财产品也在2015-2016年股市异常波动期间有过亏损情况。

锦州银行、中信银行等多只理财产品成债权人

此前本刊记者曾独家发表了《胜通集团破产:负债223亿,4大行、中泰证券领衔债权人》,据记者获得的债权人资料,中信银行除了向胜通发放贷款+担保共计8.34亿元之外,其发行的慧赢系列理财产品对胜通集团的登记债权规模也为2.87亿元。这也是罕见的银行理财产品“踩雷”债务危机的案例。另据记者掌握的丹东港债权人数据,在丹东港确认的486亿元债权中,锦州银行发行的“7777理财”-创赢1204期35天人民币理财产品登记债权1.65亿元,招商银行理财产品确认债权达6.85亿元。在丹东港暂缓确认的195亿元债权中,工商银行深圳分行深圳理财产品申报债权2.44亿元,中信银行中信理财之共赢天天快车理财产品申报债权2.63亿元。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上述理财产品极有可能是买了相关债券,或者为其他机构买入债券提供优先级资金,有可能是通过信托贷款等非标债权方式将资金投给企业。

《红周刊》记者也注意到,上述“踩雷”银行以股份行和城商行为主,譬如招商银行向来以高端客户和零售业务闻名业内。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锦州银行。资料显示,锦州银行于2016年底登陆港股市场,在今年3月底停牌前,其PE(TTM)为5倍、PB为0.8倍,估值在港股银行股里中等偏下。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锦州银行也被业内质疑同业业务风险较高,屡屡登上传言中的同业“黑名单”。

令人不解的是,记者在锦州银行官网查询到,“7777理财”-创赢1204期35天人民币理财产品发行于2014年10月,已于2014年11月底到期兑付,那么为何又出现在了丹东港的债权人中呢?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创赢1204期35天理财产品在存续期内买了丹东港发行的债券,但到期后发行人未及时兑付,锦州银行无奈被动刚兑、保证了产品清算?公开信息显示,上述理财产品作为一只保本浮动收益型的短期理财产品,投资于银行间市场的固定收益类产品,而当时丹东港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的10丹东港MTN1等多只债券还在存续期内。

资料亦显示,锦州银行股权高度分散,截至2018年中报,其主要股东之一的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持股仅4.68%。荣成华泰穿透后大股东为华泰汽车集团。但受困于行业不景气,以及短期负债压力巨大,2018年底以来,华泰汽车集团屡屡卷入热点舆论事件。目前华泰汽车集团有4只债券、超过55亿元未到期,16华泰01也自去年11月以来一度暴跌,在今年4月中旬回售前、也有传言称融资方要求回售规模不得超过总余额5成,引起市场关注。

同时,锦州银行的另一家股东为银川宝塔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后者是宁夏宝塔能源的全资子公司。2018年以来,宝塔石化陷入票据承兑危机,公司负债超过300亿元。锦州银行的两大股东问题重重,无疑为锦州银行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记者也就上述问题采访了锦州银行、招商银行和中信银行,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非标投资暗藏风险

“银行理财资金通过各类形式参与的企业投资出现债务问题的现象是存在的,但从总量的角度看,比例并不高,风险整体可控。”华宝证券研究所首席蔡梦苑向记者指出,“形式上,标准化的债券、非标准化的信托贷款、受(收)益权转让等是银行理财的重要投资方向。”

具体来说,债券是其中的重中之重,据统计,近几年债券在银行理财的投资占比保持在40%-50%之间,其中2018年理财产品配置债券比例超过53%。那么,银行理财的债券入库标准是什么呢?

蔡梦苑表示,信评方面,入库债券主要集中在AA+及以上,低评级债券也会有很小一部分,“发行人行业方面,银行的选择会遵循政策和监管导向、产业发展前景等因素进行动态调整,不过主要还是考虑行业整体的信用风险情况,一般采用黑名单制”。

除了债券,以信托为代表的非标债权性的金融产品也是银行理财的重要投资方向。而银行理财通过信托向融资方发放信托贷款,也是部分理财的盈利模式,不少城商行、农商行也希望借此来获得更高的收益率。

譬如河北银行公布的《理财产品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公告》显示,其编码为“191C00074”的理财产品通过国都证券定向资管计划投资于大业信托的单一信托计划、最终融资人为中国化工集团。此外,也有资金投向于私募基金中的优先级份额,譬如编码为“161CK1M04”的理财产品通过招商资管发行的专项资管计划投资于海航商控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的LP份额,实际融资人为海航商业控股有限公司。而东莞农商行2018年底公布的信息显示,其发行的“创富理财精选开放2号”理财产品的部分资金通过信托贷款投给了长沙市北城棚户区改造投资公司、金额为1.28亿元。

相较债券,非标资产的透明度低、信评方式复杂,记者也注意到,银行理财资金的非标投向中不乏高风险资产。譬如东莞农商行的“创富理财精选开放2号”有近8亿元的资金投向股票质押,其中某热点园林公司的股票质押额度为1.6亿元。再如河北银行编号为“191C00074”、“161CK1D01”等的四只理财产品,均投向了东吴-民生东河9号定向资管计划,最终投资于渤海信托的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实际融资人为天津天房天陆置业公司,后者是天房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截至2018年6月底,天房集团总负债达1973亿元,且多次牵扯到违约传闻中。)

不过自2016年底以来,由于监管部门整顿资管领域以及《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的出台,银行理财投资非标比例逐步走低。公开数据显示,2016-2018年的最近三年末,银行理财投资非标的比重分别是17.49%、16.22%、15%,呈逐年下降态势。整体来看,在银行理财中,非标投资带来的风险已较几年前有明显下降。

银行理财打破刚兑不易

尴尬的是,近年来频发的债券违约事件也将银行理财牵扯进来。中债登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银行保本和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合计32万亿元,在资产管理行业的规模占比最高,其中商业银行非保本理财存续余额22万亿元,与2017年末基本持平。

长期以来,银行理财产品基本以保本的形象示人,因此其出现投资亏损且被曝光的情况很是罕见:譬如2013年,交通银行“得利宝?至尊18号”理财产品的净值曾亏损20%;中信银行发行“中信理财之惠益计划成长系列5号3期”,在存续期内曾发生账面亏损41%,但得益于外部担保公司履行了赔付义务,实施了变相刚兑,因此产品实际收益还是达到了6.2%。不过这两只产品均投向上市公司定增,本身就是高风险产品。

此外,由于银行有着大量网点和零售客户,也是非常重要的资管销售渠道,某种程度上也导致了银行代销产品多次出现风险事件。譬如浦发银行代销长江证券资管公司发行的“祥瑞系列”资管计划,由于重仓持有华信债导致亏损,引起投资者不满。据记者向当事人了解,目前仍未妥善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以来,银行大量发行挂钩ETF或黄金/原油的结构化理财产品,实际收益率与二级市场密切相关,潜藏较大风险。追溯历史,在股市大幅波动的2015-2016年,银行理财也曾发生过几次结构化理财严重亏损的事件,但当时很少被媒体曝光。

例如,记者获悉,某股份行曾在2015年4月发行了多只挂钩港股指数的结构化理财产品,但其后股市大幅波动,挂钩标的到期后收盘价低于初始价格的85%,根据产品条款,客户不仅没有收益、还将损失10%的本金。对此,一位广东的投资人朱女士告知记者,此款理财产品本质上就是对赌,但原本条款只是约定将本金存在银行,用利息投资于高风险资产,本金不会有风险;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亏了本金,导致了投资人群体的强烈不满,后经双方“博弈”,此事以该银行补足亏损的10%本金而告终。

综合《红周刊》记者的采访,多位理财投资者亦直言,不同于公募和信托类产品,他们买银行理财不关心具体投向。一位高净值个人客户也向记者表示,他从招商银行买的定制型一年期理财,实际收益率超过6%,也不担心会发生亏损的情况。尽管2018年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意味着银行理财将从预期收益型向净值型切换,但客户和投资经理们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银行理财打破刚兑路途漫长!

韩玉坤 本文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女交往潜台词,8句话术你必须了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