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降级 股份冻结力帆股份或引入战略投资者自救

2019-06-28 14:21: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信用降级 股份冻结力帆股份或引入战略投资者自救?)

信用降级 股份冻结力帆股份或引入战略投资者自救?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力帆股份正处于一场艰难自救之中,其所面临的发展风险已经十分明确。6月21日,力帆股份公开了其债券的2019年跟踪评级报告。在这份由联合信用出具的评级表中,其信用评级被确定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但如果将此次评级和力帆股份在2018年年报中所公开的上一次评级结果对比,在短短2个月时间中,其信用评级已经被下调。

在今年4月发布的力帆股份2018年的财报中,联合信用曾表示,截至2018年,力帆股份已连续8年对其债券进行了按时、足额的兑付兑息,而经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综合评定,力帆股份的信用等级为AA级。

但在此次的信用评级中,力帆股份被指出存在5大风险,其中除了主业营业的市场危机,联合信用对力帆股份的未来变数也表达了担忧。这包括,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所有权和使用权受限资产规模占比较大、整体债务负担重且短期债务占比高、筹资活动现金流大幅净流出,未使用银行授信额度较低,存在较大的外部融资压力;以及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且大部分股份被冻结,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等。

尽管如此,联合信用的评级仍然遭到了一些机构的质疑,分析人士认为,力帆股份在经营严重恶化,财务费用大涨,账上货币资金或遭占用的情况下,联合信用评级给与公司高评级,令人极为不解。

直观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力帆股份营业收入约为22.47亿元,同比降低31.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9720.48万元,同比下滑257.56%。2018年度,力帆股份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10.13亿元,同比下滑1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5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7.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21.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047.68%。

从2016年开始,力帆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就一直为负,扣非利润则从2014年开始就持续下跌。今年5月,业绩迅速连续下滑的力帆股份收到上交所的31问,询问力帆股份的偿债能力、资金现状以及未来发展等诸多问题。但正如力帆公告称需要延迟回复一样,上交所向想知道的,也是力帆自己想知道的,但它现在仍没有答案。

表态否定“非要绝对控股”

对力帆股份而言有点讽刺的是,“钱”如今成了压在这个曾为重庆首富名下企业的最大难题。6月26日,力帆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力帆控股”)持有的无限售流通股约6.04亿股股份被冻结,冻结股份占力帆控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的97.28%,占力帆股份总股本的45.96%。而导致新一轮股份被冻结的原因是,力帆一家子公司向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通过融资租赁形式融资1亿元,现有部分已逾期,因此债权人申请对其股权进行冻结。

但这1亿元融资只是眼下力帆股份负债中的小小一笔。2018年全年,力帆股份流动负债账面余额高达187.80亿,同期流动资产为134.29亿。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91.61亿元,占了一半;此外,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应付款26.5亿元。由于流动负债远远高于流动资产,力帆股份的偿债能力也是上述上交所问询函中重点关注的问题。近两年来,力帆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0%以上,也远超行业红线。2019年一季度,力帆股份总资产为268亿元,总负债为19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72%。

负债增加的另一方面,力帆股份经营状况的持续恶化表现在公司现金流上。如果以其经营性现金流为例,力帆股份最近6年以来一直都面临着持续性的风险。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2年,力帆股份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正,但从2012年道2017年,其经营性现金流均呈现净流出。在截止到今年一季度的近十年时间,力帆股份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额为34.99亿。

在最近几年,力帆在做诸多改变,这种改变主要反映在对业务的调整上。

目前,力帆股份的业务主要还是以汽车和摩托车等为主,但近两年其不断投资扩大业务范围,且以金融投资为主。2017年,力帆股份宣布持有河南濮阳开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0%的股份等,其也如所有的汽车公司一样,投资了出行公司盼达用车以及新能源汽车公司。但对于力帆而言,这些调整并未降低风险,力帆有意引入战略投资者,以快速解决资金和发展问题。“大股东未表达过非要绝对控股的意愿。”力帆股份董秘在近期对股民的公开回复中表示。

力帆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为尹明善、陈巧凤、尹喜地、尹索微,创始人尹明善与陈巧凤为夫妇,尹喜地与尹索微为尹明善子女。据力帆股份2018年年报,尹氏家族四人持有力帆控股100%股权,其中尹明善持股26.5%,陈巧凤、尹喜地与尹索微分别持股24.5%。

2018年,重庆商圈一直传言力帆将会引入两家互联网巨头作为股东,而目前的实际控股人尹明善将大幅降低其家族持有的股份比例。但究竟入股的对象是谁,谈判到了什么地步,甚至整个谈判本身是否真实,经济观察报记者并没有从力帆股份处得到证实。但毫无疑问的是,引入资金已经成为力帆正在考虑的选择。

至少三家公司冲击科创板

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同时,力帆股份还正在筹划对旗下多家公司的上市计划,这些公司的上市将为力帆带来足够丰厚的收益——这足以缓解其现金流的问题,也带来更多的发展空间。而在力帆股份的这份上市计划书中,所涉及的企业数量已经超过三家,其瞄准的方向则是今年最火的科创板。

今年3月22号,力帆股份总裁马可在公开场合接受采访时表示,力帆股份一直都在关注科创板进展情况,并称公司旗下有一些资产比较符合科创板方向,如盼达用车、移峰能源和无线绿洲等,目前正在做这方面的规划。4月份,力帆股份再次以董秘问答的形式确认这一消息,称“控股旗下盼达用车、股份公司旗下移峰能源和无线绿洲等资产比较符合科创板方向”。

尽管经营业绩并无出色之处,但力帆在资本市场上仍比较活跃。今年4月,因为抛出了一份有关氢能源汽车战略合作的项目,股价竟然在二级市场中被连续推了五个涨停。可是伴随着上交所发函询问该项目细节,力帆股份在回复函件中澄清称该项目仍处于前期开发阶段,不会对当期业绩造成影响,投资者闻讯开始逃离,随之力帆的股价也出现了暴跌,被封跌停板的状况。

移峰能源、无线绿洲、以及参股的盼达用车是力帆股份在新能源汽车上布局的三大关键公司。其中,移峰能源是力帆对新能源汽车配套产业的布局,主推换电技术。无线绿洲是力帆股份在2015年耗资3亿收购而来,公司意在利用无线绿洲的车联网、物联网技术,推进在智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实施。但无线绿洲的发展并不如人意,2016-2018年公司3年累计净亏损4200万元。

而参股的盼达用车经营也不太顺利——目前几乎所有的出行企业都在亏损之中。盼达用车此前被曝运营3年多持续亏损,净资产为负。据媒体报道,盼达用车在南京、苏州两城落地仅几个月,就匆匆退出。但盼达用车在一定程度上拉升了力帆新能源汽车销量。数据显示,2018年,盼达与力帆产生的整车以及零部件关联交易近亿元。

一位接近力帆的业内人士表示,当时,尹明善看到了国内传统汽车业务短时间难以有所作为,但这块又不能扔,毕竟海外市场表现还不错,于是将重点放在了新能源、共享、以及智能化这些面向未来的项目上。

而除了这三家企业,在力帆股份的棋盘中,上述开州农村商业银行也会是具有潜力的选择,只是其方向可能不再会瞄准科创板。力帆股份此前曾参股重庆银行,后者已经在H股上市。力帆股份则持有重庆银行9.43%股份,是其第三大股东。2018年,重庆银行完成营业收入106.30亿元,净利润38.22亿元。目前,重庆银行正在申请登陆上交所。

但是,这些布局并不能改变力帆股份主营业务上的困顿。经历十余年的发展后,力帆旗下的汽车板块已日渐边缘化,而目前看来,无论是新能源、氢燃料,还是共享出行,这些“迎风投资”的项目,在帮助力帆避免被淘汰的命运上作用有限。

信用降级 股份冻结力帆股份或引入战略投资者自救?

童锋亮经济观察报记者

汽车产业报道部记者

重点关注行业动态、造车新势力、共享出行等领域,擅长调查、人物报道。新闻线索请联系:342313981@qq.com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童锋亮 郭有信 责任编辑:王宏贵_NF732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