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行长被查的长沙银行 曾被问及与包商银行业务往来

2019-06-27 08:54:50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副行长被查的长沙银行 曾被问及与包商银行业务往来)

副行长被查的长沙银行 曾被问及与包商银行业务往来

6月26日,湖南省纪委监委官网公布,根据长沙市委巡察移交的问题线索,经查,长沙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孟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长沙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长沙银行当晚发布公告称,已对相关工作进行妥善安排,目前各项经营活动开展正常,上述事项不会对该行日常经营管理和长远稳定发展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在长沙银行工作18年

年薪约130万

根据官方简历,孟钢,男,1970年5月出生,湖南炎陵人,函授本科学历。孟钢早期曾供职于农业银行长沙分行、湘银实验银行。此后其工作经历全部在长沙银行,在该行工作18年,从支行行长做到总行副行长。2001年6月至2005年10月,孟钢任长沙市商业银行(长沙银行更名前名称)湘银支行行长;2005年10月至2014年10月,任长沙银行汇丰支行行长;2014年10月至2015年8月,任长沙银行人力资源部总经理;2015年8月至今,任长沙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副县级)。目前长沙银行共有一位行长、五位副行长。

根据长沙银行年报,孟钢在2015年成为长沙银行副行长当年获得的税前薪酬为61.77万元,此后几年基本维持在130万左右的水平。2016年、2017年、2018年孟钢从该行获得的税前报酬分别为130.38万元、133.1万元、132.97万元。

长沙银行成立于1997年5月,是湖南省首家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和湖南最大的法人金融企业。该行已于2018年9月26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湖南首家上市银行。

该行在上市城商行中属于规模较大的一家银行,截至2018年末,长沙银行总资产5,266.30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1.92%。按照2018年末的资产规模排序,长沙银行在上市城商行中排在第7位,仅次于北上苏浙等地区的银行。

长沙银行扩张速度放缓

不良率逐年上升

与前几年的高速增长相比,长沙银行扩张速度正在放缓。其总资产增速以每年10个百分点的速度逐年下滑,2016年、2017年总资产的同比增速分别为34.39%、22.70%,2018年降至11.92%。今年继续下滑,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长沙银行资产总额为5716.41亿元,增幅8.55%。

其收入和利润增速也有所降低。2018年度,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39.4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4.9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7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94%。2016年、2017年,该行营收的同比增速分别为19.59%、20.7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6.77%、23.22%。

2018年,长沙银行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为-382.62亿元,是近四年来首次。不过,2019年一季度又恢复为正值。

该行的不良贷款率连续上升。2016年和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9%、1.24%,2018年末升至1.29%,2019年一季度末保持在1.29%。不过,2019年一季度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有所增加,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为26.44亿元,2019年3月末,本行不良贷款余额28.21亿元,增加了1.77亿元。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长沙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1.89%,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2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27%。今年5月,长沙银行发布公告称,湖南银保监局批复同意该行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的优先股,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本次优先股所募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今年6月15日,长沙银行公布了证监会对该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申请的反馈意见。其中,证监会要求说明本次融资的必要性,长沙银行回复称,其IPO募集资金已全部使用完毕,用于补充资本金,基于对未来业务开展和资本补充的规划,需要进行资本补充,同时也是为了适应监管部门对银行的资本监管趋严的要求。

截至2019年3月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略低于行业平均,但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和行业平均相比有较大差距,这两个指标的行业平均水平分别为10.89%、13.54%,长沙银行与之相差均超过1个百分点。据测算,发行优先股完成后,该行资本充足率将从11.89%提升至13.35%,一级资本充足率将从9.28%提升至10.74%,基本接近行业平均水平。

证监会提出的重点问题还包括2018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不良贷款率上升原因等问题。

该行回复称,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主要原因一是受宏观经济影响,存款增速放缓,“客户存款和同业存放款项净增加额”带来的现金净流入较其他报告期大幅减少;二是主动加大信贷投放力度,信贷规模大幅增加,“客户贷款和垫款净增加额”带来的现金净流出较报告期其他年份持续上升。关于不良率的上升,该行称其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制造业,该行业中借款人多为小微企业,受制于传统经济模式,风险抵御能力较弱,在国家经济减速降档及行业产业结构调整背景下,更容易暴露信用风险。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建筑业中,多为大中型企业,在供给侧改革、金融去杠杆及“三期叠加”影响下,融资渠道收窄,开始出现不良,但不良仍然较低。

另外,证监会还要求该行说明截至最近一期末与包商银行的业务开展情况,说明包商银行被接管事项预计对该行经营业绩的影响。据其回复,截至今年5月31日,长沙银行与包商银行之间的业务往来主要在表外业务,长沙银行管理的非保本理财产品与包商银行的控股子公司包头市包银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包银消费金融公司)存在业务往来,有两笔1亿元的同业借款。其中,今年6月6日到期的1亿元同业借款已如期兑付;9月24日到期的1亿元同业借款,该行称,根据包银消费金融公司目前状况及与对方沟通了解的情况,预计能如期兑付。

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 编辑 王宇 校对 李世辉

netease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