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亿之变:一次转型 一场危局

2019-06-21 17:29: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银亿之变:一次转型 一场危局)

银亿之变:一次转型 一场危局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一些观点对我们误会很深,破产重整和破产清算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要听到破产两个字,你就觉得我们员工都跑路了,公司就停止运转了,不是这样的,破产重整是我们银亿在努力从危机中突围,我们公司的员工现在都是很积极的一种态度。”银亿集团的一位办公室主任向记者表达了上述观点,语气有些激动。

6月17日,银亿集团旗下上市公司ST银亿(000981.SZ)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亿集团”)、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以下简称“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已于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这家突然间宣布进入破产重整流程的企业头顶诸多光环,根据银亿集团官网信息,其是中国企业五百强、中国服务业百强、中国民营企业五百强、宁波市百强企业第三,同时,旗下还有三家上市公司平台,分别是ST银亿、ST河化(000953.SZ)、康强电子(002119.SZ),2018年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员工数量达到1.5万人。

一个庞然大物陷入旋涡,舆论与质疑如潮水涌来,更为紧迫的是,时钟的指针一刻不停,伴随着一分一秒的累积,银亿的负债就像积雪,积压的尚未清扫,下一场飘雪就已经迫在眉睫。

2019年3月末,银亿股份未能清偿的债务为22.43亿元,4月末,这一数值增长到24.33亿元,5月末,增长到27.8亿元,而据银亿股份自查统计,到2019年底之前,尚需偿还53.47亿元。与庞大债务相对应的是,银亿股份账上的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7.47亿元。

经济观察报获悉,银亿集团希望以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方式走出资金困境,目前已经有宁波国资委背景的战略投资者有望被引入,破产重整能否顺利完成目前尚不得知。

一家横跨房地产、矿产开发、工业制造、国内外贸易等众多领域的大型企业,遭遇的这场危机的起点在哪里呢?

“烂尾楼王”和烂尾

入梅季节的细雨绵绵里,也会有三两业主来到银亿朗境府的施工现场探查,他们时刻透过业主微信群以及其他社交网络关注着项目的风吹草动,放心不下时就会来到现场,生怕自己的房子会“烂尾”。

这样的担忧开始于2018年10月,彼时,几位业主在现场考察朗境府项目建设进度时发现,工地里只有少数几个工人,一位业主回忆称,“只看到几个人,也没有在干活,我们问了以后告诉我们停工了,因为建设方没有拿到钱。”

停工的消息在业主中发酵,不少业主觉得这是“胡扯”,前述业主表示:“一开始大家都觉得不敢相信,银亿是宁波的龙头房企,甚至是改造烂尾楼起家的‘烂尾楼王’,怎么可能会停工烂尾呢,有人说问过银亿的人,对方保证停工是不属实的,大部分业主选择相信银亿,觉得困难时短暂的。”

然而,当“短暂”的期限被延长到了12月,业主们开始按捺不住,有业主自发组织了信访、有业主联系了住建委、有业主开始频繁到银亿总部讨要说法。12月25日,业主们在朗境府的建设工地看到了停工公告。

与此同时,一份银亿股份在12月24日晚间发布的债券违约公告被转发到了业主群内。公告内容显示,银亿股份因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其发行的公司债“15银亿01”未能如期偿付应付回售款本金2.99亿元。

业主的哗然

宁波市住建委也在随后对业主给出了回应,称在2018年9月份检查时发现银亿朗境府项目监管账户资金异常,其中有一笔4亿左右的资金被划走,用于归还浙商银行的“开发贷”。

房产项目监管账户资金被划走、公司债券出现违约,当这两个消息被串联在一起,银亿的资金链以及内部财务监管问题首次现出端倪。

业主们聚集在了银亿集团总部门口,他们要求见一见2018年的“宁波首富”、银亿集团创始人、宁波工商联主席熊续强,但经过三个多小时漫长的等待,熊续强始终没有露面。

业主们最终只等来了银亿朗境微信公众号发表的一份《关于银亿朗境的相关声明》,称项目停工为不实信息,朗境确实遇到资金困难,施工进度有所放缓,但公司正极力通过多种渠道化解危机,项目将如期交付,声明落款为银亿时代。

依靠改造烂尾楼切入房地产业,银亿集团从宁波起家,但记者查阅银亿股份2018年年报后发现,银亿朗境府等几个在建项目已经是银亿目前在宁波的最后一批项目,银亿的土地储备中已经没有宁波的项目,同时,土地储备没有增加,2017年末,银亿土储总量为210.95万平方米,而到了2018年末,其土储总量为206.99万平方米。

年报信息显示,房产销售占营收比重从2016年的70.77%下滑至2018年的31.75%,同时,销售额也从2016年的69.63亿元降至28.48亿元。记者查阅历年公告发现,在各个典型房企纷纷高调拿地的时期,银亿先后在2016年9月、2017年11月、2018年1月出售了旗下上海大友、舟山银亿房产及舟山银亿新城、沈阳银亿等地产项目股权,售卖项目总价约20亿元。

熊续强在此前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提到,银亿在成立25年间,经历了两次金融危机,2004年的楼市调控,2011年开始的楼市低迷期,银亿在2016年开始向高端制造业转型并非“一时脑热”。

银亿的“无级变速”

银亿集团总部入口的最显眼处,一个长方体玻璃展柜内,摆放着一台“银亿制造?高端CVT(无级变速器)变速箱”,每个到访者在看见银亿集团的LOGO及前台之前,都能清楚看到内里的结构,展示橱柜上做了一些小的金属装饰,让整个变速箱看起来更有一些机械美感。

这个担负着“迎宾”重任的无级变速器,就是银亿实行“房地产业与高端制造业双轮驱动”转型之后的最大收入来源。

2016年4月,银亿股份宣布通过发行股份,以33亿元收购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全资子公司西藏银亿旗下宁波昊圣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美国ARC集团相关资产。根据官方资料,ARC集团是全球第二大独立气体发生器生产商,其产品应用于汽车安全气囊系统。

这是银亿进入汽车零部件制造业的第一步,其后,银亿股份先后通过发行股份以13.9亿元、79.8亿元的价格相继发起了对日本艾礼福、比利时邦奇的收购,其中,比利时邦奇集团是全球知名的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

2014年开始的第五次造车潮以及宁波对汽车产业的大力扶持或许是银亿选择汽车行业转型的重要因素,宁波市历年的公报数据显示,2014-2017年,宁波汽车零部件行业工业总值增长率连续三年都超过30%,宁波市也在多个政策中强调,要将汽车产业打造成万亿级的支柱产业。

在许多员工的印象里,熊续强是一个“很有责任心和前瞻性的老板”,从熊续强的履历来看,银亿能够逐渐做大,与他对政策利好的敏锐判断不无关系。在发展初期抓住城镇化快速发展带来的房地产市场机遇之外,银亿通过对一批老大难的大中型国企资产收购迅速扩大了规模,并相继进入了矿产资源工业、高端制造业、半导体等诸多领域。

“银亿一直是一个综合性的企业,九几年银亿就已经在国内设有制造工厂了。”熊续强此前对经济观察报谈到,“以前,很多宁波人住的是银亿建的房子,而以后,银亿的产品有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宁波人开的汽车里面。”

120亿元的收购投入,以及后续的运营、建厂、人力等成本,为这一次转型刻上了全力以赴的标签。数据显示,ARC截至2016年底的净资产为13.38亿元,并购资产的溢价率为146.64%,邦奇2016年的年利润是5亿元,收购PE约为16倍,高于数家A股上市的汽车零部件企业。

汽车产业为银亿带来了可观的营业收入,2017年,无级变速箱和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分别贡献了59.78亿元和20.95亿元的营收,是银亿股份营收第一和第三的产品。其利润也随之上升,2017年银亿股份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6亿元,同比增长134.7%,扣非净利润则增长648.89%至5.8亿元。

情况在2018年急转,汽车行业迎来首次下滑,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4.2%和2.8%,银亿旗下ARC集团和邦奇集团未能完成业绩承诺,邦奇集团出现接近8亿的亏损。

对于逐步弱化地产属性、依赖汽车制造业的银亿股份而言,这对其2018年的业绩影响巨大,2018年,银亿股份营业收入89.7亿元,同比下降29.39%。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扣非净利润为-15.16亿元,同比下降361.39%。

从大增到大跌,银亿的业绩随着邦奇经历了一次“无级变速”,“2018年我们的工作出现了一些问题。”熊续强如是说。

债台危局

自此,银亿集团深陷债务泥潭。

4月30日,银亿股份2018年年报发布,其后,银亿股份股价开启了漫漫下跌之路,5月2日开盘价9.5元/股,截至6月20日收盘,股价为1.66元/股。

年报信息称,由于邦奇集团2018年财务指标未满足银团借款协议的相关约定,致2.4亿欧元银团贷款自长期借款转至一年内到期负债,还有公司债券7亿元加速到期由应付债券转至一年内到期负债,由此,流动比率由上年1.69下降至0.92,速动比率由上年0.83下降至0.40,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更直截了当的结论是,截至4月30日,ST银亿公布的到期未清偿债务金额达到24.33亿元。旧债倏忽间重叠,由于债务的大规模逾期,诉讼、仲裁、银行账户冻结、资产冻结,更多的违约金、滞纳金如雪球越滚越大。

熊续强此前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总结,除了主观上转型导致资金使用较多,“客观上有三方面,最大的影响就是股票去年的暴跌,金融去杠杠和资管新规也对我们造成很大影响,我们有充足的抵押物,也有金融机构的授信额度,但是就是很难获得资金。”三重效应的叠加,造成了银亿资金流动性的困难。

为了有足够的资金转型汽车行业,银亿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熊续强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的股票总量合计占总股本的69.39%,股权质押比为95.02%。高质押率成了困境中难以承受之重,公告显示,股东账户已经开始被动减持,这又引发资本市场抛出股票,资金的倾轧出逃与银亿的资金困境形成了恶性循环,仅凭银亿自身已难以破局。

6月17日,ST银亿发布公告,其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已于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公告显示,2019年以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为妥善解决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债务问题,保护广大债权人利益,该两家公司从自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分析,认为均属于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的企业。

据多方信源透露,银亿集团在数月前已开始在宁波市政府的帮助下,希望以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方式走出资金困境,一位接近银亿的人士透露,目前已经有宁波国资委背景的战略投资者有望被引入,对于破产重整,银亿集团内部相对乐观。

但雪花还在堆积,6月19日,ST银亿公告称,其发行的定向融资工具银亿4号出现到期未能清偿情况,未清偿本息金额总共6950万元。如其他关于债务逾期的公告一样,银亿声明正在筹措资金,争取尽快偿还。

除了引进战投,出售资产是目前银亿正在加快进行的筹资手段,不过,汽车产业资产或许会被保留,此前,熊续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房地产+高端制造”的双轮驱动发展战略,是为了保证公司在未来5年、10年甚至20年的发展。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饶贤君 责任编辑:王宏贵_NF732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个方法帮你实现财务自由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