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结汇意愿创新高 外资配置人民币资产考量调整

2019-06-21 07:56:4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5月结汇意愿升至70%创新高 外资配置人民币资产考量调整)

虽然5月人民兑美元汇率出现贬值,但主要渠道的跨境资金流动则呈现积极变化,银行结售汇差额由逆转顺,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也出现收窄。

6月2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5月银行结售汇扭转了今年2月以来的逆差局面,5月银行结售汇顺差62亿美元;5月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则环比收窄23%,下降至60亿美元。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就5月份外汇收支形势答记者问中表示,5月我国外汇收支形势稳中向好,外汇市场运行保持平稳,主要渠道的跨境资金流动呈现积极变化,出现银行结售汇呈现顺差、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收窄、外汇储备余额有所回升的局面。

从流入渠道来看,虽然货物贸易依然是跨境资金净流入和外汇供给的主要渠道,但整体上资本和金融项目已经取代经常项目,在结售汇顺差中贡献度更大;从流出渠道来看,季节性因素导致企业投资收益购汇环比增加。

结汇意愿达70%创新高

外汇局数据显示,5月银行结售汇顺差62亿美元,扭转了自2月以来的逆差局面,而结售汇差额由逆转顺的背后,一方面是货物贸易、资本和金融项目结售汇顺差扩大,另一方面则是结汇率的显著提升。

从银行代客结售汇结构来看,5月经常项目逆差1亿美元,但逆差成因主要是服务贸易逆差较大,其中货物贸易则为顺差164亿美元,顺差环比扩大60%;资本和金融项目为顺差47.4亿美元,环比扩大213%,其中外商直接投资资本金结汇增长,对外直接投资资本金购汇则稳中有降。

“5月出口数据上行、货物贸易顺差扩大的原因,一定程度上也和‘抢出口’有关。虽然美国表示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但对于5月10日前出口,6月15日前到达的商品仍实行10%关税政策,因此5月初我们也在抢出口。”浙江地区某纺织品进出口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我们也在积极开扩其他市场,但短时间内美国市场还是很难完全被替代。”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从数据上看,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金融开放,经常项目顺差的缩小和资本项目顺差的扩大是趋势性的,资本项目对跨境资本流动和汇率的影响将会逐渐增强。但相比于经常项目的稳定,资本项目的变化则较为迅速,这也要求汇率必须更有弹性。

从市场持有外汇的意愿来看,5月衡量市场主体结汇意愿的结汇率(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显著提升,购汇意愿则较为平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外汇局公布数据测算,5月结汇率环比上升4个百分点,达70%,为年内最高;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也就是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8%,环比基本持平。

为何5月在人民币汇率兑美元出现较大幅度下行的情况下,结汇意愿开始大幅度上升?

“从我们企业角度而言,5月份的结汇意愿的确有所提升。一是观察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又回到了6.9—6.95的区间,而从此前历史来看这个区间已属于底部,相较于去年和一季度,这个价格对出口企业已十分友好,因此企业也会趁机增加结汇比例;二是需要结汇投入下半年生产。”福建地区一家主营家电进出口的外贸企业投资部负责人表示,“不过要注意的是,虽然企业结汇意愿提升,实际上在贸易摩擦发酵的情况下企业面临的外贸压力仍然较大,美国加征25%关税对我们负面影响还是很大,对于未来业务预期也有不确定性。”

此外,反映市场预期的远期结售汇签约额顺差再度环比增长33%创年内新高,为顺差192亿美元。多家进出口企业财务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企业预计未来人民币升值,则会增加远期结汇、减少远期购汇,远期结售汇顺差再创新高,也表明市场对人民币贬值预期较弱。

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增强

自今年5月初中美贸易摩擦发酵以来,人民币汇率出现下行,5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6.73左右下行至6.90左右,贬值幅度超过2.5%,6月上旬最低则贬值到6.94附近。但此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则保持了一段时间的稳定,并从6月18日晚间开始不断升值。

6月20日下午,离岸、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再度出现较大幅度升值,截至20日16:30收盘,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报6.8505,较上一交易日大幅度上涨535点。

“关于贸易摩擦的相关消息的确是影响人民币汇率的直接原因之一,但根本原因还是在中美经济体内部。从内因来看,近期国内基本面保持韧性,人民币资产吸引外资增持,中美贸易谈判推进摩擦缓和,从美元方面来看,美联储表态偏鸽,利差锚对人民币汇率压力减轻。”鲁政委说,“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还是更多和中国经济基本面相关,下半年可能继续实行外汇逆周期管理政策,推动人民币汇率与基本面保持一致。”

另一方面,从5月的人民币汇率贬值但结售汇顺差、外汇储备余额回升、外商直接投资资本金结汇增长、个人净购汇继续减少等跨境资本流动情况来看,这一轮变化与几年前外汇市场对外部冲击的“汇率贬值—跨境资本流出—外汇储备下降”的反应方式有所不同,这也表明当前我国外汇市场的风险缓释能力已明显增强。

对此,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近期召开的陆家嘴论坛上表示,一方面高度评价了央行灵活运用一系列宏观审慎管理措施,在提高汇率灵活性和保持汇率稳定之间求得平衡的做法,一方面也提出将继续推动金融开放,推动QFII、RQFII改革,扩大投资范围,研究适度放宽甚至取消QFII额度管理。

“外资对于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配置需求仍在持续,但从风险上来说,配置人民币资产还面临汇率风险、流动性风险等,但目前的对冲工具还不能完全满足风险管理要求。”香港地区某私募基金投资经理表示,“不过目前中国市场、监管也都在不断推动金融风险管理工具和产品,央行行长易纲也称上海应成人民币金融资产风险管理中心。”

王春英表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在汇率双向浮动弹性增强的过程中,市场主体的风险管理意识和适应能力明显提升,5月外汇收支数据变化就充分体现了我国外汇市场的日益成熟和理性,未来可以更好地应对各种考验。

杨斌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