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力量如何监督企业环境污染

2019-06-08 10:21:00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地球的一半︱民间力量如何监督企业环境污染)

在成为一名环境污染的监督者前,我也是一名污染受害者。

那是在2017年1月,我刚搬进在苏州买的新房,本来应该是新生活、新气象,不料,四个月后小区开始受大气污染侵扰。很多邻居苦不堪言,我们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寻找污染源,和环境污染抗争。污染持续了四年之久,我们也和污染抗争了四年之久,从最开始几十人的队伍,到最后只剩下四五个人,这四年的污染也让我患上了严重的鼻炎和支气管哮喘,很多邻居也得了呼吸道疾病,所幸最终迎来了胜利,我与环保局合作花了四年的时间推动了污染企业的治理。

如果一己之力需要这么多年的坚持才可以推动环境治理,那么其他的受害者是不是更加不容易?如果一个人的力量难以撬动环境改变,那么一个环保组织的力量是不是不一样?当时国内专注于做工业污染源监督的环保组织屈指可数,这让我下定决心成立一家环保组织去监督污染企业,帮助更多的环境受害者,这就是现在的 苏州工业园区绿色江南公众环境关注中心(以下简称绿色江南)由来。

从2012年绿色江南成立以来,我和我的伙伴们只做了一件事:监督工业污染源。

我们把目光放在了华东地区。我也就此练就了一双查污染源的“火眼金睛”。有时候开车走在路上,目光一瞟就能看出哪个烟囱是在违法排污;经过河道时,稍微瞄一眼就能识别有没有排污口,我太太都说这是我的“职业病”了。

2018年5月我们发现小米的供应商—毅嘉电子(苏州)有限公司(简称毅嘉)的违法排污问题,在我看来,这事纯属偶然,但也是必然。

其实从2014年起,小米供应链污染就出现过污染问题,我们当时和五家环保组织通过邮件致信小米,希望就其供应链污染问题进行沟通说明,但没有明显进展。小米在2015年给过一次较为正式的回应说:“小米作为一家专注智能手机研发的互联网公司,并没有从事生产制造,而是和苹果、三星等选用同样全球顶级的供应链企业来战略合作,环保组织的意见小米会反馈给供应链合作企业,督促其采取措施改善。”

而实际上,苹果、三星、华为等企业已经通过企业环境监管记录信息,识别供应商的环境合规表现和供应链的环境合规风险,主动承担供应链环境管理责任。分析小米这篇回应可以看出,小米对供应链环保的宣传很高调,但环境污染很严重,应对很回避。正因为这一次次沉默的面对,他的供应商毅嘉才会出现水污染的巨大危机。

在2015年5月15日,绿色江南就关注到毅嘉水污染情况,反映他们有不明暗管向河道排放大量废水,并在微博上进行了举报。三年后,就在2018年5月12日,我和我的伙伴在同样的地点发现毅嘉河岸边的一根水管正在向河道排放可疑的泡沫废水。也就是这根不起眼的水管,牵出了一个环境大案件,甚至影响到了小米的上市。

当时已经近四十天连续的晴天,由于一直没有降水,毅嘉厂区旁边河道水位下降很多。我对伙伴说,“看到没,石墙那里有根小水管在排水,还有少量泡沫”,“没有啊,在第几根柱子那里呀?”。我的伙伴们站在桥上,足足瞅了几分钟才瞅见这一根小管。

民间力量如何监督企业环境污染

毅嘉电子(苏州)有限公司旁边的河道

民间力量如何监督企业环境污染

水位上涨淹没暗排管

民间力量如何监督企业环境污染

正在排放状态

通常,企业污水在符合纳管排放标准后通过污水管网排放到污水处理厂处理,而企业通向河道的一般只有雨水管道。由于最近长时间没有下雨,这根水管向河道排放的究竟是什么呢?凭着多年的现场调研经验和职业敏感度,在对该企业的生产工艺(蚀刻+电镀)和特征性污染物的了解后,我认为这根水管排放的废水会有重大问题。如果是雨水和地下水流到河道是不会出现泡沫的,水体中含有表面活性剂(亦称界面活性剂)才会产生泡沫。结合毅嘉的生产工艺来分析,这根水管排放的水体一定会有强酸和重金属。

不过这根水管离河岸大概有100米左右,怎么取到水管排放的水体成了一个难题。当务之急是寻到一只小船。沿着河道向东,我们在距离排放口下游2公里的地方找到一只没有动力的水泥船。看似短短的距离,两个人逆流足足划了一个小时才到排口进行取样,现场取样的废水呈淡绿色,检测pH值2-3呈强酸。我凭着多年调研的经验判断这废水里一定含有重金属铜,像是电镀车间排放的电镀液。于是我们将水样送至检测机构进行检测。

过去几年,我们在现场调研工业污染源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但办法总比困难多。曾遇到过企业的连续公关,也在调研途中被跟踪尾随,甚至被污染企业威胁恐吓,曾连续日夜蹲守一个月观察重大嫌疑排污口的情况,曾在严冬凌晨两三点下着雪的时候蹲守调研,曾划着橡皮艇抵达污水桥洞只为查到下面的暗排管,也曾带着镰刀一边割草一边穿过鲜有人迹的灌木丛去查看排污口。

民间力量如何监督企业环境污染

借船取样中

一周过去了,检测结果简直让人触目惊心。总铜超过太湖流域电镀排放标准195.33倍,pH值2.64,化学需氧量(COD)超标4.36倍,检测结果显然是符合我现场取样时的判断,如此看来此行为显然是非常恶劣了。

从毅嘉的环境表现发现,它12年中有13次违规和处罚的记录,处罚金额总计244万元。难道这些违法行为未曾引起企业的反思?尤其是事发的前半年就受到三次总计817000元的行政处罚。

然而我们回到现场,并从苏州高新区环保部门了解到,小米疑似供应商毅嘉的电镀和蚀刻车间已被勒令停产,环保部门正在全方位排查,对地下水和地下土壤进行开挖监测。

由于这一次的现场调研和发现,2018年7月11日,苏州市虎丘区环境保护局对毅嘉环境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罚,罚款1570569.56元。

2018年10月29日,一纸状书,我们将毅嘉推上被告席位。2018年11月16日,我们收到了苏州市人民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现在,案件还在等待开庭。

像我们这样来自民间的监督,为的不是消灭污染企业,而是让污染企业主动治理环境,从而消灭污染。我们不会与毅嘉过不去,我们更不会与当地的环保部门过不去,我们只会与环境污染的企业过不去。

在绿色江南成立7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的团队从三个人发展到现在十多个人,从业余发展到团队成员90%都是环境相关专业,其中环境专业硕士接近占了一半。绿色江南实现了从监督华东地区4740家重控污染源到全国13567家,共向多地环保局出具了100多份污染源调研报告,推动了数100多家污染企业进行整改,撬动了5个多亿的企业资金用于环境整改和治理。

我们还陆续发布《谁在污染太湖流域?》、《上市公司的雾霾风险》、《谁来守住污水处理的责任底线?》、《全国最大铅酸蓄电池出口商涉嫌偷排含铅废水——江苏理士电池有限公司环境污染调研报告》、《圣象地板:“绿色产业链”是否名副其实?》等污染调研报告,推动了数十个国内外知名品牌开展对话,促使多个世界品牌加入绿色供应链体系。

监督环境污染,难免要与政府打交道。在这之中我们希望始终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不和政府部门暧昧也不对抗。有的时候环保组织解决社会问题会比政府更快更有效,在环境污染的敌人面前,我们与政府部门的目标是一致的,选择合作才是出路。合作关系就是两者的距离可以靠得更近些,再近些,我们还可以牵手。这种关系又像铁轨一样,永远都是平行的,合作的时候我们可以拉近距离,没有合作的时候可以保持距离。我把这种关系叫做 “恋爱而非结婚”。

如果要总结我们的工作模式,我想应该是:发现污染、污染源现场调研、撰写调研报告递交至环保部门、开展多方圆桌会议、与环保部门合作推动污染源治理。7年的实践已经说明,对于民间环保组织来说,这是一套成熟的模式。政府部门的人手是有限的,但是民间力量的监督就是“第三只眼”,是政府职能的有益补充,帮助政府部门推动环境问题的解决。

在现阶段,国内监督工业污染源的民间组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部分基金会资助策略的转变或监督过程中面临的压力可能会使这些机构转变发展方向,内部失去资金支持,外部面临巨大压力。这条路很难,但是监督工业污染源这件事情,非常值得去做。

现阶段的污染治理,绝对不是环保部门的事情,也不只是企业的事情,它应该是政府主导、企业履行主体责任、公众参与的“多方合作”的环境治理,借助“多元共治,社会共享”的合作模式,在未来会更加出彩。

这几年,随着政府部门对环境保护的日益重视,一轮又一轮的督察与整治,国内企业从最初违法成本低,违法排污多见到“按日计罚”后的合法合规排放,违法成本进一步提高,对于污染企业来说有一定的震慑力。而民间力量的监督让污染企业的暗排口,排污口开始“无处遁形”,有益地推动了企业的环境治理。但环保高压之下,也仍有企业在违法排污,究其原因,主要是企业负责人对环境保护不够重视,对违法排污造成的严重法律后果不了解,或有部分即使了解也存在侥幸心理,认为只要不被查到就没关系,往往酿成严重的污染事故。因此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力量,除了“堵”还应该“疏”,除了监督企业排污,推动企业污染治理,也应该对企业的主体责任意识,环境意识,法律意识进行培训,帮助企业更加合法合规,这样中国环境治理的道路才会走得更加顺畅。

(作者方应君、巢博为环保组织绿色江南成员)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刘嵩_NBJ994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