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多头成“惊弓之鸟” 抄底自救力避爆仓风险

2019-06-04 08:02:5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记者多方了解到,WTI原油期货大跌,也打破对冲基金利用6月OPEC延长减产协议买涨油价的算盘。

(原标题:原油多头成“惊弓之鸟” 抄底自救力避爆仓风险)

编者按

整个五月,WTI和布伦特油价下跌超过20%,单月来看,是近五年来仅次于去年11月的单月第二大跌幅。受此影响,整个原油期货市场交易情绪正发生明显的变化,部分基金被迫爆仓离场,仍持有原油期货多头头寸的基金,纷纷加快抛售止损离场自保。

尽管6月3日美国WTI原油期货反弹超1%,但在过去10个交易日大跌逾18%面前,上述涨幅依然显得“缺乏力度”。

在当天20时WTI原油期货触及54.40美元/桶,但这未必能扭转此前10个交易日油价大跌18%的颓势。

“6月3日美股开盘前,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触及2017年9月以来低点2.08%,三大美股股指期货跌幅在0.3%-0.49%之间,表明多数投资机构依然会受制全球贸易紧张局势,不惜代价地抛售原油期货、美股等高风险资产避险。”美国对冲基金Axiom分析师Gordon Johnson向记者分析说。

在他看来,截至6月3日20时,WTI原油期货盘中从1月10日以来最低点52.11美元/ 桶回升至54.60美元/桶附近,但此举更像是部分基金的自救行为,以此避免自身原油投资组合遭遇爆仓风险。

Allianz集团全球策略师Neil Dwane也向记者坦言,当前原油期货市场交易情绪相当低迷——此前因伊朗地缘政治风险事件升级而买涨原油期货的基金因油价大跌而损失惨重,部分基金甚至被迫爆仓离场;目前仍持有原油期货多头头寸的基金也成了惊弓之鸟,纷纷加快抛售原油期货多头头寸止损离场自保。

“事实上,目前整个原油市场正遭遇三座大山的冲击,除了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导致机构疯狂抛售原油期货避险,5月OPEC减产执行率从4月的132%锐减至96%(因沙特、安哥拉和伊拉克增加原油产量填补伊朗供应缺口),以及美国EIA原油库存降幅远远低于市场预期,都导致原油均衡价格重心持续下滑。”Neil Dwane分析说,但最令多数投资机构唏嘘的是,去年9月大量投资机构因伊朗受制载,投机买涨油价却遭遇巨亏的惨剧,如今再度上演。

无差别抛售高风险资产潮起

一位美国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在5月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初期,WTI原油期货价格其实相当坚挺——在5月22日油价开始跳水大跌前,WTI原油期货始终处于60-63美元/桶波动,原因是多数投资机构乐观认为伊朗地缘政治风险事件升级所带来的原油供应短缺,足以抵御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所造成的原油需求减少。

“随着5月下旬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温导致美股冲高回落,这些对冲基金方才意识到自己错了。”他直言。5月下旬美股持续震荡下跌,导致大量资金不惜代价地涌入美债德债避险,其结果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开启无差别抛售高风险资产避险,即便原油期货顶着伊朗地缘政治风险事件升级与供应短缺的“光环”,也难以幸免。

其中明显的迹象,是在5月21日当周,以投资银行为主的“互换交易商”、以投机资本为主的“其他机构”所持有的WTI原油期货套保头寸,较前一周分别大降6805.8万桶与11328.1万桶,降幅分别占到他们所持WTI原油期货套保总头寸的20.7%与23.9%。

“这显得极其不同寻常。”这位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因为套利本身不押注原油期货价格涨跌获利,而是通过套期保值操作实现交易者预期的收益目标,因此这些套保头寸遭遇如此大比例的抛售,只能表明这些机构都在不计代价地削减原油投资占比避险,即便这些原油期货头寸已经做了风险对冲。

在他看来,这也触发了新的交易策略,即越来越多机构开始根据美债收益率跌幅,判断市场避险投资情绪是否持续高涨,进而决定是否加大原油期货抛售避险力度。

Neil Dwane指出,这种交易策略在上周五美国对墨西哥拟加征进口商品关税后,达到了最高峰。随着市场担忧全球贸易局势日益紧张导致避险投资持续高涨,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5月21日的2.437%一路跌至2.08%,迫使大量对冲基金纷纷迅速清空所有的原油期货等高风险资产避险。

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5月28日当周,对冲基金为主的资产管理机构持有的WTI原油期货净多头头寸较前一周骤降3602万桶,降幅占基金整体净多头头寸的17.9%。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缓解对冲基金抛售潮所造成的油价巨大下跌压力,一贯被视为原油空头的原油开采贸易商在5月28日当周骤然变身为原油多头,其持有的原油净多头头寸一度达到675.6万桶。

“但对冲基金的原油期货抛售潮未必会停歇。”Neil Dwane指出。一方面OPEC5月减产执行率骤降,以及美国EIA原油库存依然高位徘徊,表明当前原油市场供应过剩状况依然严峻,另一方面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对原油需求的下滑冲击,同样可能超过市场预期,供需关系的骤变势必导致油价遭遇更沉重的下跌压力。

“更重要的是,整个原油期货市场交易情绪正发生明显的变化,当越来越多基金发现趁伊朗地缘政治风险事件升级而买涨原油获利的策略再度遭遇惨败(如去年9-10月般),他们能做的,只能是尽早出清所有原油期货头寸自保。”他直言。

对冲基金的艰难岁月

记者多方了解到,WTI原油期货大跌,也打破对冲基金利用6月OPEC延长减产协议买涨油价的算盘。

为了稳定油价,6月3日沙特石油部长Falih表示,目前沙特与OPEC主要产油国进行了讨论,各方都认为将采取必要措施,通过降低目前较高的原油库存水平,以维持6月以来的原油供需市场稳定。

“尽管Falih此番表态会驱动部分量化投资基金逢低买涨油价套利,令WTI原油期货回升至54.40美元/桶附近,但多数投资机构认为目前逢低买涨油价的更实际意义,是避免量化基金自身原油投资组合遭遇爆仓风险,从而实现自救。”Gordon Johnson分析说。

他透露,过去10个交易日WTI原油期货大跌逾18%,令多家因伊朗地缘政治风险事件升级而大举押注油价上涨的基金日子极其不好过。

“5月22-23日避险投资高涨导致油价大跌8%期间,部分10倍杠杆买涨WTI原油期货的对冲基金因没能按时补缴保证金,遭遇强制平仓,这也是23日油价一度下跌逾5%的原因之一。”他回忆说。没想到过了一周,历史再度重演——在5月30-31日WTI原油期货大跌10%期间,多家5-8倍杠杆买涨原油期货的基金也由于保证金不足被强制平仓。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导致华尔街不少对冲基金如同惊弓之鸟,纷纷加快抛售原油期货的步伐,避免自己成为下一个爆仓者。

在上述美国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看来,这背后,是对冲基金界已经意识到,当前全球贸易格局紧张对原油需求下滑与价格下跌的负面冲击,早已远远超过伊朗地缘政治事件升级与OPEC延长减产协议所带来的利好效应。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抛售所有的高风险资产,为全球贸易出现最坏状况未雨绸缪。”他指出。

杨倩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冠军教练揭"过目不忘"真相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