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南阳水氢车事件:青年汽车尚未申请相关专利

2019-05-26 10:27:57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如果电解水,没必要兜圈子,先把电变成氢,再用氢发电,损耗更多能量。如果直接用电池驱动,车就跑起来了,何必转换成氢,损耗能量?核心问题是,驱动车体行驶的主要能量来自哪里?”张罗平表示。

(原标题:追问“南阳水氢车”事件)

5月23日,中共南阳市委机关报《南阳日报》在其头版刊发消息称,“水氢发动机”在当地下线,文中称,“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文章发布后引发广泛质疑。多名业内人士表示,单纯的水变氢或使用神秘的催化剂把水变氢,这都违背能量守恒。

24日,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回复新京报记者称,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研发人员的验证阶段,并未正式生产,也未经过工信等相关部门的验收。报道用词不当,信息发布不准确导致误解。目前,南阳工信局要求涉事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写情况说明,同时要相关部门协调处理此事。

【追问1】:

水氢车的机密技术到底是什么?

科普作家方玄昌认为,就目前的信息来看,“水变氢”明显违背热力学第一定律的“永动机”。其介绍,在制氢过程中,水只是介质,本身是不能产生能量的。催化剂也只是活化介质,终究需要能量。“必须回答一个问题,能量从哪儿来?如果只要加水就可以跑,那就是百分百的骗局。”


▲青年公司研发的“水氢车”。新京报记者 雷燕超 摄

庞青年:核心在于反应料和催化剂

5月25日,青年集团总裁庞青年现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该汽车运作核心在于反应料和催化剂,运用的水解制氢技术被曲解为“灌水就能跑”。

随后,庞青年在众人要求下,坐在副驾驶首次乘车,在试驾过程中,车辆持续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但庞青年说,目前技术已经成熟,可以投入正常使用。


▲庞青年接受记者采访。新京报记者 雷燕超  摄

记者在样车车身发现了直流充电插座

针对车身上的直流充电插座,青年汽车集团相关技术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所有的氢燃料车,不可能一点点电没有,有一个很小的缓冲电池,因为电机电压变化,氢燃料反应不可能那么快,需要电池过渡一下。目前,该公司所展示的行驶车辆配置的电池容量是20几度电。


▲昨日,记者在“水氢车”样车车身看到直流充电插座。

青年汽车尚未申请相关专利

24日,新京报记者通过启信宝查询青年集团的专利信息发现,其大部分专利为“外观设计”专利,与氢能源相关的一条专利信息为2018年9月11日发布的氢燃料电动客车,其专利类型为“外观设计”。


【追问2】

车通直流电是电动车还是水氢车?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研究员张罗平介绍,“青年汽车的介绍就是氢能源汽车的一种,是制氢发电再充电与普通充电混用,两种补电都有。车内自带二十几度电,对重1吨的车,能够驱动跑150公里左右。但只加水,跑1000公里,就是偷换概念。”

“如果电解水,没必要兜圈子,先把电变成氢,再用氢发电,损耗更多能量。如果直接用电池驱动,车就跑起来了,何必转换成氢,损耗能量?核心问题是,驱动车体行驶的主要能量来自哪里?”张罗平表示。

以氢气为主要代表的燃料电池汽车,日本丰田汽车公司的Mirai是佼佼者。公开资料显示,丰田Mirai的工作原理是让空气和车载高压储氢罐中的氢气同时输送到燃料堆中,二者在燃料电池堆中反应,产生电和水,其中产生的电提供给电机驱动车辆行驶,反应产生的水则排出车外。

这一原理与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车有相似之处,但庞青年昨日接受采访时并未指出其制氢原理,因此加入到燃料车里的水到底是如何变成氢气的是关键所在。


▲昨日,“水氢车”样车上的制氢设备。

5月24日,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中水制氢专利技术发明人之一、要求匿名的湖北工业大学教师回应媒体称,已把专利独家授权给了青年汽车,但仅限于在南阳运营中使用。该发明人称,“水氢发动机”的提法不准确,应为“车载水解制氢系统”,其核心是与水反应的车载制氢材料——一种铝基合金材料。

南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蒋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管研发也好,试验也好,它(“水氢发动机”车)都是一个样车。还需要不断通过技术创新来进一步改造提升。目前,实事求是,它就是个样车。


▲昨日,记者探访南阳高新区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水氢车生产车间”,现场提供了一辆“水氢车”样车,为白色厢式货车。新京报记者 李阳 摄

【追问3】:

水氢车成本难控制无法量产?

庞青年回应成本质疑:用户你就付车费,管我成本高低?

25日,庞青年回应成本质疑:“里面的反应物我要回收再利用,用户你就付车费,你管我成本高低?亏我也亏不起,我也不可能亏,成本这事情不能告诉你,我们是机密,人家成本很高做不了,我的成本很低做得了,这是我们公司的技术。”

【追问4】:

南阳市政府是否参与“水氢车”项目?

官方否认注资40亿:仅有前期投入

南阳市高新区官网信息显示,2018年12月28日,南阳高新区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签约。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用地1000亩,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项目达产后预计销售收入达300亿元,利税超百亿,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该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24日,项目所在地,南阳市高新区一名杨姓主任就外界传说当地“投资40亿”一说称,青年汽车系高新区招商引资项目,在招商前曾知道有负面消息,但政府关注点仍在技术层面,风险也由政府层面来把控。鉴于青年汽车的设备尚未到位,当地目前仅投入部分前期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1月14日,南阳市邓州市与青年汽车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但邓州市招商局工作人员称,并没有实质性的投入。

庞青年:南阳市40亿投资未到位

5月25日,青年汽车掌控人庞青年在南阳洛特斯现身,公开表示青年汽车与南阳市签订了框架协议,协议中南阳市40亿投资并未到位,只支付了9800万注册资金,而青年汽车在南阳已经投资几十上百亿。

【追问5】:

青年汽车有哪些“黑历史”?

是否涉及“骗补”?


▲青年汽车曾因新能源车骗补,被列入工信部第二批骗补罚单。 工业和信息化部官网截图

质疑之外,关于其涉嫌 “骗补”的声音出现。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水变氢”事件之前,青年汽车曾被曝出多次负面消息。24日,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青年汽车此前曾因新能源车骗补,被列入工信部第二批骗补罚单,除了被取消骗补产品生产资质,还被责令进行为期2个月的整改。

新京报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公司曾因销售245辆问题车被行政处罚,其2017年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7000万补助资金,被全部核减为0。

目前庞青年本人控股企业共26家,其中青年汽车集团等多家企业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追问6】:

青年汽车掌门人庞青年何许人也?

庞青年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把最好的车卖给中国老百姓”。曾经风光的浙商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又一次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

一方面,庞青年一手缔造了“水氢燃料车”帝国,于2006年和2009年两度获“风云浙商”的称号;另一方面,庞青年近年诉讼缠身,被法院列为“老赖”,并因涉嫌合同诈骗被立案侦查。

延展

“水氢车”背后 中国尚无大规模电解水制氢项目真正投产

氢能源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具有能量密度大、燃烧热值高、来源广、零污染、零碳排等诸多优点,被广泛誉为21世纪的“终极能源”。近年来,氢能和氢燃料电池汽车逐步成为我国能源发展的新热点。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近年来我国氢能源发展的历程和存在的问题,可以看到,氢能源大规模落地和市场化运作仍需时日。

各级各地出台氢能发展规划

2006年,国务院在《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提出,氢作为可从多种途径获取的理想能源载体,将为能源的清洁利用带来新的变革,同时,氢能及燃料电池技术被列为先进能源技术之一。

2014年,“氢能与燃料电池” 作为能源科技创新战略方向之一被列入国务院发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

2016年,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和全国氢能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发布的《中国氢能产业基础设施发展蓝皮书(2016)》中提出,到2020年,加氢站数量达到100座,燃料电池车辆达到1万辆,行业总产值达到3000亿元。同年,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也将系统推进燃料电池研发与产业化等内容纳入其中。

2018年9月,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续超前曾在2018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上表示,“十四五”期间将聚焦车用氢燃料电池关键核心技术,以及制氢、储氢、加氢等核心技术的研发。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推动充电、加氢等设施建设”,这也是氢能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省级层面,目前,上海市、北京市、四川省、广东省等省份提出了各自的氢能和氢燃料汽车发展规划。

此外,包括国家能源集团、东方电气、三峡集团等十余家央企在内的50多家企业、科研机构、投资机构在2018年初成立了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创新战略联盟,以推动氢能和燃料电池。

制氢过程“不够绿”

氢能产业链包括制氢、氢气储运和氢能应用几个环节,其中制氢环节的清洁程度最受质疑。

目前,中国主流的制氢方法包括化石能源制氢(石油裂解、水煤气法等)、化工原料制氢(甲醇裂解、乙醇裂解、液氨裂解等)、氯碱工业副产氢、电解水制氢和生物质制氢等。

其中,化石能源制氢是目前的主流。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新能源研究所副所长张福东曾表示,中国约95%-96%的氢制取来自化石燃料。《财经》援引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主任熊华文及助理研究员符冠云的测算称,生产1吨氢气平均需要消耗煤炭约6-8吨,排放15-20吨左右的二氧化碳,此外还会产生大量高盐废水及工业废渣。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数据显示,目前生产1立方米氢气需要消耗大约5~5.5千瓦时电能,若采用低谷电制氢(电价取0.25元/千瓦时),加上电费以外的固定成本(约0.5元/立方米),则制氢综合成本至少在1.7元/立方米。

因此,电解水制氢迟迟不能普及。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研究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作为世界第一产氢大国,中国氢气产能超过2000万吨/年,其中,电解水制氢气仅占不到1%。

要想降低制氢过程中的污染,上述研究人员表示,集中制氢有助于污染的集中处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对环境的污染。

氢能产业落地难

据世界氢能协会预计,到2050年,氢能汽车将占到全球汽车总量的20%到25%。届时,全球20%的二氧化碳减排要靠氢能来完成;氢能将创造3000万就业岗位;减少60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

具体到我国,5月24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副秘书长王菊在2019浦江创新论坛成果发布会上表示,截至目前,中国市场有41家整车厂商参与了氢能燃料电池汽车的生产制造,市场上已有25座在运营的加氢站以及45座在建加氢站,仅2018年氢燃料电池产业相关投资及规划资金已超过850亿元。

然而,北京中电丰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创始人王德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就大规模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项目而言,目前尚没有一个项目真正投产。“可再生能源电制氢、储能、再发电、利用是零污染的最理想的氢能源利用方式,但是这个循环还不好实现。”

原因之一是前文提到的成本问题。一家燃料电池汽车企业高管杨远林(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汽车的氢燃料电池系统对氢气品质要求较高,一般需要通过电解水制成。而在电解水制氢成本高企的情况下,企业或难收回成本。

因此,囿于高成本,现阶段更多企业还是选择使用碱性电解水制氢,即在水中加入少量氢氧化钾或氢氧化钠,以提高导电性。“电解过程中原则上不消耗碱性物质,也是清洁的”,王德军补充道。

杨远林表示,尽管多个省市都提出了氢能发展规划,但是并非所有地方都随即明确了相应的归口管理单位、审批流程、补贴标准等配套细节。王德军表示,作为一种能源,氢能牵涉到多个行业和多种利益相关方,需要进行更好地沟通和协调。

部分省级氢能和氢燃料电池规划

●2017年9月 上海

上海市,《上海市燃料电池汽车发展规划》

●2017年12月 北京

《北京市加快科技创新培育新能源智能汽车产业的指导意见》

●2018年8月 广东

继6月发布《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发展的意见》后出台了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

●2018年9-10月 山东

《关于印发山东省新能源产业发展规划(2018-2028年)的通知》、《山东省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规划(2018-2025年)》

●2018年10月 天津

《天津市新能源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

●2018年11月 河南

《河南省新能源及网联汽车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

●2019年1月 浙江

《浙江省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

●2019年3月 海南

《海南省清洁能源汽车发展规划》

●2019年4月 山西

《山西省新能源汽车产业2019年行动计划》

杨倩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多≠人脉广,13步帮你积累真人脉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