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光:美国的严重错误

2019-05-21 20:58:24 来源: 网易研究局 举报
0
分享到:
T + -

undefined

网易研究局NO.599

作者|黄有光(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从8月初起)、西安交大金禾中心访问教授(到5月底)、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询委员)

中美贸易战正在加剧中,本文讨论特朗普的一些重要错误,和中国能够经得起贸易战的打击的一些原因。

特朗普的一些重要错误

第一,特朗普有严重的重商主义的错误,几乎只看金钱,只看出口能够赚钱,却忽视能够低价进口需要的商品,对本国也是有利的经济学ABC。

第二,特朗普可能也忽视,虽然在物品的贸易上,中国对美国有大量的出超,但在服务上的贸易,美国却对中国有出超。

第三,特朗普忽视,在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中,不到四分之一(24.8%)的价值是属于中国的附加值,大部分是其他国家,包括美国的中间产品与在华企业的收入。而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超过一半是美国的附加值。

第四,特朗普忽视,一个国家并不须要维持对任何一个国家的贸易平衡,只要整体平衡就可以。

第五,就像一个人,不可以长期入不敷出,一个国家也不可以长期入超,但美国是一个例外。这是因为美元是国际通货,各国政府与人民持有大量美元,而且这个持有量,随着世界人口增加、经济增长、物价上涨、与单位产量的交易量的增长这四大因素而大量增长。

因此,美国可以大量增加美元的发行量,而不会引起美元的贬值。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印刷成本只有一毛钱。因此,人们持有美元,美国政府可以获得大量的铸币权的利益。

我们可以大致算一笔帐。今年全世界的GDP大约是90万亿美元,美元的发行量至少也是以几十万亿美元计,在美国境外的美元,占很大的比例。

包括人口在内,世界经济的每年实质增长率约是3%,物价上涨率约是2%。单位产量的交易量的增长大约被货币的流通速度所抵消。因此,每年以约5%的速度增加持有美元,就能够使美国政府在内维持每年近一万亿美元的政府赤字(2018年为七千八百亿美元),对外维持每年很多千亿美元的逆差。

这是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所决定的,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几十年来大致都是这样的,并没有造成重大问题,这可以从美元的价值坚挺与美国经济多数时期大致没有总需求不足的事实来证实。

由于世界各国增加对美元的持有,使美国能够长期通过增加发行美元来换取其他国家的商品与资源,不必用很多出口,就能够得到大量的入口,让美国人民享用。这是美国的重大利益,每年以数千亿美元计,而特朗普不要,而要让美国增加出口。

如果各国在特朗普的压力下,增加从美国的进口,应该会使美元升值,抵消美国出口增加的倾向。不过,长期而言,特朗普的在这方面以及其他方面的错误政策,会使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下降,是对美国不利的。

第六,作为世界领袖国家,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这显然不是做领袖的应有态度,长期而言,多数反而会使美国加速丧失其领袖地位,也是对美国不利的。

第七,为了短期的利益或错误的重商主义目的,特朗普采取一些违背前任政府的国际条约等单边主义行为,自己也出尔反尔,也显然会加速美国丧失领袖地位。甚至是美国本国的学术界(例如美国全球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马丁·西弗)都认为特朗普的这种低级做法,对美国本身也是“灾难性的”。因此,即使特朗普的政策目的,主要并不是重商主义的目的,而是要压制中国,长期也会是弄巧反拙,适得其反的。

 中国为何能够承担特朗普的打击?(注1)

很多人认为中国比美国更难承担中美贸易战,例如:‘中国出口的主体 ……  很多利润率水平较低,甚至依赖政府的出口退税与生产补贴才有薄利或微利的普通产品……这些产品一旦被加征关税,很难通过降低利润来吸收关税冲击,难以在出口市场生存。

因此,如果贸易战扩大,对中国出口的冲击不是简单的直线型增大,而是加速增大。’因此,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程度将加速增大,而且将显著大于对美国经济的冲击。’因此,‘中国应采取措施,防止贸易战的进一步扩大。’。(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余智教授,《联合早报》2018年7月26日《中国应防止贸易战扩大》一文。)

笔者赞成余教授关于防止贸易战扩大的结论,但对其根据承担能力,得出贸易战对中方冲击比较大的分析,却认为有商讨的余地。

长期而言,原来用来生产出口到美国的商品A的生产要素,多数可以转移到其他商品B的生产上,包括出口到其他国家与在本国消费的。如果原来生产A时的利润比较低,表示从A转移到B的损失反而比较小。

因此,承担能力低,虽然可能意味着短期的冲击比较快与大,但也意味着长期的损失反而比较小。长期的损失有多大?影响这点的因素包括产品与要素转移的难度与成本、其他市场的替代程度等。

其实,不只出口因贸易战而减少会有损失,进口的减少也会有损失。例如,中国减少从美国进口大豆,就可能须要以更高的价格从巴西进口,或以更高的成本在本国多生产。同样的,美国也会因为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减少,或他们从中国进口的减少而损失。

以产品与要素转移的难度与成本而言,笔者认为中国的情形是比较低的,是比较容易转移的。因此,损失不会很大。

根据Lo,Chi 2018年在The International Economy一篇文章的分析,‘中国的损失是有限的。从资产配置的角度看,其他条件一样,中国看来是受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影响最低的亚洲国家。那些会被美国贸易措施打击的行业是越南的纺织品、皮革与鞋类,马来西亚的计算机与电子产品,与新加坡的化学与石油产品’(笔者的中译)。

对中国影响有限的一个原因是,近年来中国经济已经从出口导向变成主要以国内导向。自从2009年以来,净出口对中国GDP的直接贡献已经是零或负数。出口占GDP的比例,从2006年的峰值35.3%减少到2017年的18.1%。中国到美国的出口占GDP的比例,更从2006年的峰值7.2%减少到2017年的3.4%。

这些数字是指出口总额。如果根据本国附加值部分,如上所述,大约只有四分之一。因此,3.4%变成不到1%。

根据英国中央银行Bank of England的模拟估计,中美全面贸易战会使全球GDP在三年内减少2.5%,英国减少2%,而减少最多的是美国的5%。不过,美国正在处于从大衰退中的复苏,加上特朗普上台后的减税刺激,因此,这5%的减少,大概很难明显看出。

更进一步说,对于那些靠政府补贴或在国内造成重大污染的出口品,其生产与出口很可能是对中国不利的。减少这些出口品的生产,反而可能对中国有利,或者说,其损失是负的。

在本国污染问题上,由于中国对美国出超是物品上的,在服务上,反而是美国对中国出超,而物品上的生产,污染程度比服务上的大,因此,在这方面,中美贸易是美国获利比较大。

不过,在间接从贸易而获得的技术转移与跟进方面,应该是中国得利比较大。然而,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已经越来越能够依靠自己的科技与创新。

从更宏观的层次上看,以购买力平价的GDP计,中国早已经超过美国,而还在以比美国高一倍的速度增长,肯定很快会跨越中等收入(人们担心的‘中等收入陷阱’,对中国并不适用;详见本栏2016年12月14日‘中国肯定会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一文),进入高收入水平。中国短期的经济增长速度,虽然会受到贸易战的影响而略微减少,但美国也不能独善其身。因此,总结一句,笔者支持,中国应该避免打贸易战,但也不怕打!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于西安交大金禾中心。

注:[1]本节部分根据笔者2018年8月23日在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评论文章改写。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黄有光教授网易研究局专栏(PC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黄有光教授网易研究局专栏(客户端版)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级感满满的演讲是怎样炼成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