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超低排放加速新一轮洗牌:加严无组织排放

2019-05-12 07:37:22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钢铁超低排放加速新一轮洗牌)

一场由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推动的新一轮洗牌已经开始。

近日,生态环境部、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下称《意见》),对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和大宗物料产品运输,分门别类提出指标限值和管控措施,要求实现全流程环境管理。它意味着中国钢铁行业正式开始推进超低排放,整个行业在环保技术上的门槛将进一步提高。

《意见》提出了具体时间表,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有序推进其他地区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到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上海钢联“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长期来讲,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会促进行业的新一轮洗牌。一些达不到要求的钢企就会失去生存发展空间。一些钢企也可以在超低排放要求的倒逼作用下,通过环保技术改造、转型升级、兼并重组等方式,实现高质量发展。事实上,超低排放改造也是为补齐钢铁行业环保短板。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告诉经济观察报,钢铁行业是我国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推进钢铁超低排放,将带动行业转型升级,推动全国尤其是重点区域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改善。

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粗钢产量9.28亿吨,占世界粗钢总产量的51.3%。钢铁工艺流程长、产污环节多,已成为主要大气污染排放源之一。尽管近年来污染物排放总量下降,但由于行业总产量巨大,排放水平参差不齐,总排放量仍高企不下。2017年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量分别占全国排放总量的7%、10%、20%左右,已成为工业部门最大污染物排放来源。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说,实施超低排放将在中国钢铁行业掀起一场绿色革命。由于钢铁行业总量大,布局、结构、运输环节不合理,推进超低排放可倒逼钢铁行业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

加严无组织排放

钢铁行业已然成为大气污染治理的重点领域,近两年政府工作报告均要求推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尤其是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是中国钢铁产能最密集和大气污染最严重地区,粗钢、焦炭产能分别占全国的45%和56%。该区域多个城市环境空气质量长期排名倒数,区域环境承载力和钢铁产能布局矛盾已十分突出。

钢铁行业对环境的影响主要包括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和运输环节排放,而无组织排放已成为行业超低排放改造的重点和难点所在。

李新创介绍,钢企装卸、堆取料、转运、生产、运输等环节均会产生大量无组织排放,形成数百个无组织尘源点,其排放强度受生产工艺和原料成分影响波动较大,不同排放源之间互相影响。而且管理部门缺乏有效监管手段,企业治理设施也缺乏有效运维。

徐向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次实施超低排放改造与之前业界所理解的有很大不同,以前在烧结环节做的比较多,而此次对钢企无组织排放的要求更加严格了。钢企在生产及物流运输环节,无组织排放量一直比较大。

此前业界更多的理解是,钢铁行业超低排放主要关注点放在了脱硫脱硝上,而对于钢铁生产工艺及运输中无组织排放却要求较少。烧结机头排放污染物仅占有组织排放的60%,其达到限值要求,并不意味着全面实现超低排放。

官方数据显示,钢铁行业是货物运输量最大的行业之一,生产1吨粗钢需要5倍的厂外运输量,钢铁行业货运量为40亿吨以上,占全国货运总量1/10左右,且以公路运输为主,80%左右为国三、国四排放标准的柴油货车,污染物排放量大。运输过程中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非常突出,占钢企自身排放的20%以上。

因此,《意见》曾加了对钢铁清洁运输的要求,提出钢企大宗物料运输方式实施清洁化改造,采用铁路、水路、管道或管状带式输送机等清洁运输方式,不具备条件的企业,可全部采用新能源汽车或达到国六排放标准的汽车(2021年底前可采用国五排放标准的汽车);其他企业应尽量加快铁路专用线建设,提高铁路运输比例等。

值得关注的是,《意见》对钢铁生产物料储存、运输和生产工艺过程中的无组织排放治理都作出了明确要求,并要求在厂区内主要产尘点周边和道路附近建设空气质量微站对无组织粉尘进行监控。

一位来自国有大型钢企的战略部部长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前我们一直在推超低排放改造,目前已有一定成效,投入了很多资金,更新了环保技术和设备,尤其是在生产各环节及运输过程中,更注重对无组织排放的管控。”

钢铁行业重新洗牌

业界认为,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过程,也正是行业新一轮洗牌的过程。

其实近3年来,中国钢铁行业通过持续不断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取缔“地条钢”,劣币已相继被驱除。接下来行业所要面对的是另一场严酷考验。

徐向春对经济观察报说,“推进钢铁超低排放改造,对市场会有很大影响。如果钢企投资到位、技术成熟,应该可以解决排放问题,但不可能一蹴而就。有些企业先天不足,工艺装备水平在设置上本身就存在问题,那就很难达到超低排放要求。”

也就是说,摆在钢企面前的考验还很大,一方面,它们可以通过环保倒逼,加大投资和技术改造力度,达到超低排放要求;另一方面,如果改造难度太大、成本太高,未来它们很可能就会面临被迫退出、关停的风险,或者转型升级。

《意见》也明确提出要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列入去产能计划的钢企,需一并退出配套的烧结、焦炉、高炉等设备。重点区域城市钢企切实采取彻底关停、转型发展、就地改造、域外搬迁等方式,推动转型升级。

作为全国钢铁第二大省,2018年江苏省钢产量高达1.04亿吨,相当于世界第二产钢大国的钢产量,江苏徐州、常州等地在空气质量排名中多次出现倒数。

近日,江苏省政府印发《全省钢铁行业转型升级优化布局推进工作方案》(下称《方案》),提出要严格落实江苏省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实施方案中明确的钢铁行业环境准入和排放标准。从严把关项目设计和建设方案,从严开展项目环评与能评,确保与项目承载地环境容量相适应以及全省能耗排放总量大幅下降。《方案》提出要综合运用差别电价、超低排放等倒逼政策,推动更多的相对落后产能转移或退出,为重点示范工程提供产能指标支撑。到2020年,江苏全省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总量分别下降30%、50%、50%,加快形成一批工艺装备先进、生产效率高、资源利用率高、安全环保水平高的优质企业。

同时,《方案》要求进一步提升产业集聚水平,加快兼并重组和产能指标并购。到2020年,力争江苏钢企数量由现在45家减至20家左右,行业排名前5家企业粗钢产能占全省70%。徐州地区冶炼产能比2017年下降30%以上,整合形成2家装备水平高、长短流程结合、能耗排放低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实际上,在未来两个阶段,也是钢铁行业重新洗牌的过程,一些钢企若达不到要求,就会失去生存空间。”徐向春认为,一方面要推进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另一方面也要鼓励企业通过工艺流程的转换,实现长流程炼钢转向短流程炼钢,大幅减少污染排放。

据上述《方案》,江苏省将按照市场化、法治化要求,重点整合200万吨规模以下、能耗排放大的分散弱小低端产能向牵头企业集中,支持钢企集团化发展。进一步扩大淘汰和禁止目录范围,对已列入淘汰和禁止目录的产品、技术、工艺和装备,严格予以淘汰。严禁新增产能,到2020年全省粗钢总产能控制在1.15亿吨以内。

徐向春告诉经济观察报,今后钢铁企业环保方面的门槛会越来越高,实施超低排放对市场的刺激、行业的重新洗牌以及对于产业的兼并重组、布局调整和高质量发展,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各地钢企在执行和落实超低排放政策要求上可能会面临很多困难和问题,有关部门需加强关注,强化监管帮扶和整治力度。

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一方面要强化对钢企推进超低排放改造的监管,加大联合惩戒力度;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对地方和企业的帮扶和指导,推动整个钢铁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郭晨琦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