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不期而至 县域农商行的"甜蜜"里藏着"忧愁"

2019-05-11 09:01: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降准不期而至 县域农商行的“甜蜜”里藏着“忧愁”)

降准不期而至 县域农商行的“甜蜜”里藏着“忧愁”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胡艳明 “甜蜜的忧愁”也好,边际利润贡献也罢;对于释放资金的用途和流向,机构莫衷一是……但比降准更重要的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以及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

这场“小而精”的降准不期而遇。5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认为,此次降准预计将直接降低符合条件农商行的负债端成本,有助于引导农商行回归本地、回归本源,推动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形成;有助于推动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之建立等。

不过,也有部分银行人士对资金用途、资金流向,以及后续资产质量问题表示关注。华东某县域农商行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此次降准预计对该行释放资金1亿元左右,但是本区域小微企业贷款积极性并不高,尚有部分贷款未释放出去;也因此而生“忧”。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董希淼则称,对于部分银行而言,目前流动性已经较为充裕。如何综合施策,让降准释放的资金更有效率地进入实体经济,是解决相关问题的一大关键。

惠及约1000家农商行

“甜蜜”在于,根据央行测算,本次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将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截至2018年末,全国共有1427家农商行。本次政策惠及县域农商行大约有1000家,包含了70%的农商行,覆盖范围较广。

数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农商行人士认为,县域农商行作为“支农支小”的主力机构,此次定向降准将助力其进一步降低负债端成本。“存款准备金执行8%的比例后,预计释放3亿左右资金,更有动力投放到小微企业中去。”华北某地方农商行公司银行部总经理对记者推测。

杨荣解释,从政策效果来看是多方面的:有助于引导农商行回归本地、回归本源,推动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形成;有助于推动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的建立;有助于引导和鼓励农商行扎根本利,发挥地缘、人缘和亲缘等优势,缓解小微和民企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预计将直接降低符合条件农商行的负债端成本,对于其他商业银行而言,由于新增流动性的增加,负债端压力也能够间接受益。

“提升中小银行资产端运用收益,静态产生年化约19亿边际利润贡献。”兴业证券分析师傅慧芳认为,据其测算,由于贷款利率高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因此获得流动性释放的中小机构法准转贷款后,资产端高定价信贷占比将提升,这有利于缓解这部分银行信用下沉而带来得风险补偿不足的问题,边际上利好息差改善。

据傅慧芳推算目前法定准备金利率1.62%、普惠型贷款利率6%左右,假设成本收入比30%、信用成本2%,本次降准将对县域农商行产生年化约19亿的边际利润贡献。

目前已经上市的六家农商行当中,常熟银行、江阴银行、张家港行和苏农银行属于县域农商行,据杨荣团队测算,四家农商行且在异地分支机构的资产规模均不超过100亿,符合此次降准的要求。

这四家县域农商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均在10%左右,因此,此次可降准200个BP。在降准200个BP下,四家农商行可释放资金78.82亿元,平均每家17~26亿,可提高各家NIM水平约4~5个BP,增厚2019年归母净利润增速5%左右。

资金如何投向实体经济

不过,也有部分银行人士对资金用途、资金流向,以及后续资产质量问题的担忧。

华东某县域农商行高管对记者分析称,从宏观层面,此次降准无疑有利于中小银行专注小微企业发展,但具体到某家县域银行,则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以其所在银行为例,此次降准预计释放资金1亿元左右,但本区域小微企业贷款积极性并不高,尚有部分贷款未释放出去。

所以降准后的资金反而成了“甜蜜的忧愁”。“对于部分企业来说,如果没有比较强烈的资金需求,给他们放贷反而会提升企业的资金成本。”该高管认为,对于释放的资金,怎么有效利用还是需要好好规划一下。

另外,在开展业务方面,该高管坦承,对地方农商行来说,来自大行的竞争压力很大,对于县域来说,大行特别是国有大行下沉的力度越来越大,“之前农信社或者是县域银行的优势不复存在,客群没有扩大,由于没有国有大行低利率的优势,部分中小银行的优质客户流失现象严重。”

而且,其所在银行近几年倡导“做散做小”,限制大额贷款,把贷款结构比例优化。“大型企业基本不做,只做小微企业、三农,因此原来积蓄的优质客户和竞争优势不再明显。”

不过,浙江某农商行信贷经理认为,相比国有大行,中小银行在小微信贷领域深耕多年,具有较好的客户基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调整风险偏好,灵活地进行营销,进行差异化竞争。

“改善民营企业的融资环境仍是货币政策的重点。深耕于本地的中小银行具有位置和信息优势,对本土小微企业更加熟悉,有助于减少信贷投放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结构性降准在改善民营企业融资环境的同时,也有助于防止全面降准带来的流动性大量流入房地产和基建领域,防控债务风险。”平安证券宏观分析团队分析称。

除了贷款投向,接受记者采访的几位农商行人士均提到贷款风险的问题,“贷后管理必须更加重视。”上述农商行高管表示,鉴于小微民营企业的风险偏高,除了银行自身的下沉与让利,风险补偿需要有一定激励,例如加大财政补贴及担保力度等。

对于释放资金的用途和流向,也需要关注。河南某农商行交易员则对记者表示,最近资金面一直很松,预计未来几个月可能资金面都是维持宽松状态。“降准后,开展业务上来说,中小银行更有钱了,可能交易更活跃,多了些资产配置需求,资金市场利率这么低,可能很多机构要开始配置债券,理财这种类型。”

降准“信号”

事实上,数位分析人士认为,此次降准虽“小”,却释放出重要政策意义。“宽信用任重而道远,本次降准信号意义或更强。”中信建投宏观分析师黄文涛说,他认为,从国务院常务会议以及26日吹风会精神来看,实现小微企业贷款“量增价降”重点仍在于大型商业银行,大型商业银行具有资本金充足、不良率低、贷款拨备率高的优势,相较于小型银行,抵御小微企业贷款风险的能力更强;小型银行尽管具备地域优势,但抗风险能力较弱,降准能否有效促进小型银行大规模投放小微企业贷款仍有待观察。

此外,黄文涛认为,本次降准边际触发因素来源于中美贸易谈判重新恶化,经济形势不确定因素加大,客观上也不利于银行扩大对中小企业风险敞口。

此前,央行在公开市场一系列操作引发市场关于货币政策收紧的猜测。这在黄文涛看来,货币政策中性态度仍然得到体现,但政策继续收紧已难以持续。

本次央行降准整体仍显谨慎,具体到操作层面:首先,国务院常务会议侧重于中小银行定向降准,而本次降准则进一步明确为“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并未包括中型银行;其次,本次降准释放2800亿长期资金,较前几次降准,资金投放规模明显下降。

但是,未来货币政策朝向仍需观察。“4月份以来货币政策边际收紧,与一季度经济提前企稳,以及政策在稳增长的基础上防风险因素有关,未来货币政策能否从中性重新倾向于宽松,关键在于经济能否延续企稳节奏,本次中美贸易谈判重起波澜提前打开了货币政策调节的窗口,但不宜过度解读。”黄文涛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董希淼也提到,降准并非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唯一手段。对于部分银行而言,目前流动性已经较为充裕。如何综合施策,让降准释放的资金更有效率地进入实体经济,是解决相关问题的一大关键。从这个意义上讲,比降准更重要的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进一步推进和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