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奔腾夫债妻偿案二审开庭

2019-05-08 01:41:00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小马奔腾夫债妻偿案二审开庭)

小马奔腾夫债妻偿案二审开庭

此前一审法院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判妻担责;最高法新司法解释已实行,二审结果受关注

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和建银文化基金公司签订的“对赌”协议,后未能履约,且李明去世,建银文化基金公司要求李明妻子金燕承担2亿元股权回购债务连带责任。一审法院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判金燕败诉,金燕上诉。5月7日,该案在北京市高院二审开庭。2018年初,最高法发布新司法解释,该案二审结果是否会因此发生变化引发关注。

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对有关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排除以及举证责任分配等问题进行解释,补充修正了之前《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内容。这一解释使不少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案件引发关注,小马奔腾案便是其中之一。

5月7日下午,该案在北京市高院二审不公开审理。小马奔腾股东要求公司已故创始人遗孀回购2亿元债务。下午6点,案件庭审结束并未当庭宣判。据了解,庭审焦点始终集中在投资协议债务是否由夫妻共同偿还的问题上。

此前,法院一审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判决小马奔腾创始人遗孀对2亿元债务承担回购责任,该案因在二审期间适逢最高院发布《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补充规定,案件走向受关注。

小马奔腾创始人去世股东要求其妻子担责

公开资料显示,小马奔腾成立于2009年,曾打造《无人区》《黄金大劫案》等影片。

2011年3月,小马奔腾一轮融资吸引了超过40家机构参与竞投。当月,小马奔腾与建银文化基金十几家机构分别签订了《增资及转股协议》。

根据建银文化基金公司介绍,其中该公司投资4.5亿元,小马奔腾实际控制人李明等与该公司的《补充协议》约定:若小马奔腾未能于2013年12月31日前实现合格上市,则投资机构有权要求实际控制人按约定的利率回购投资人持有的股权。

小马奔腾未能如期上市,股权回购条款因此被触发。在上述“对赌”协议到期后第二天,也就是2014年1月2日,李明去世,其遗孀金燕出任小马奔腾的董事长及总经理。

2014年10月,建银文化基金提起仲裁。2016年2月23日,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李明的继承人金燕,以及李明的姐妹,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对李明的股权回购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股东胜诉法院认定债务用于夫妻

2016年10月,建银文化基金向北京市一中院提起诉讼,要求金燕在裁决书确定的2亿元范围内对股权回购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2017年10月,北京市一中院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认定李明所承担的支付股权回购款的债务属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债务,且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判决支持建银文化基金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金燕不服判决结果,向北京市高院提起上诉。2018年1月,北京市高院正式受理该案。

记者从一审判决了解到,在一审时,被告方金燕的抗辩意见主要为,该部分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金燕认为,债务的性质为担保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范围。即使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进行判断,该债务属于约定的个人债务,且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 二审焦点

投资协议债务是否属夫妻共同债务?

上诉人:一审法院未区别共同经营和单独经营

昨日下午的二审庭审中,双方的焦点主要集中在投资协议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进而应该由夫妻共同偿还这个问题上。

金燕在上诉状中提出,夫妻一方的经营活动与家庭的生产经营活动是不同概念,一审法院混淆了两类经营活动之下的债务类型,单纯强调夫妻共同生活涵盖经营活动,未顾及生产经营活动还应区分家庭共同经营和夫妻一方单独经营之不同,导致一审判决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从一开始就偏离了法律的规定。

本案属于夫妻一方从事经营活动的举债,应当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确定债务性质。一审法院已经查明,金燕自始至终未实际参与小马奔腾任何经营活动,并有自己独立的工作和收入来源。李明负债显然属于其单独从事的生产经营负债。

金燕要求法院二审撤销一审判决。

股东:债务被用于夫妻共同经营、共同生活

原告建银文化基金公司代理人、北京市通商律师事务所陈浮律师认为该笔投资所引发的债务,应该被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陈律师称,根据在案证据,能够证明金燕对于李明基于股权回购义务产生的债务是知情和同意的;并且,能够证明债务用于了金燕与李明的共同生产经营和共同生活。

纵观李明和金燕的创业历程,二人在婚后一起成立了包括小马奔腾及小马欢腾在内的多家公司,金燕与李明夫妻二人一直对小马奔腾等多个公司共同经营和管理。李明对建银文化基金的负债正是产生于为了进一步发展、经营小马奔腾的投融资业务中,该负债正是用于了夫妻的共同生产经营活动——夫妻共同经营的小马奔腾业务中。金燕作为共同经营者的一方称对投资协议和该笔债务不知情不符合常理,与在案证据也不相符。

此外,小马奔腾因引进建银文化基金等机构的高溢价投资,公司价值得到提升,作为原始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李明直接受益,李明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公司股权系其与金燕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属于夫妻二人共同财产,原则上有一半的权益归属于金燕,所以金燕也是从中获益的,其主张的未从投资中获益脱离基本的事实。

■ 观点

须从三方面考量是否属共同债务

2018年1月16日,在小马奔腾案二审审理期间,最高法发布并实施了有关《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补充规定,即《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称“《解释》”)。

《解释》第二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对此,北京市律师协会婚姻与家庭法律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付鹏博律师表示,最高法出台的司法解释,目的是对非举债配偶的权益进行适当保护。

该解释中,最显著的是举证责任的变化。根据第24条的规定,是否举债,要由非举债配偶提供证据,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往往因举证不力导致没有借债的配偶承担巨额债务。新的司法解释,将举证责任大部分“交给”了债权人。

付律师表示,新规给了审判者更大的空间,需要法院灵活掌握,根据证据查明三个关键问题:首先,考量夫妻关系的亲密程度,根据二人关系来判断一方是否应该对另一方的债务知情;其次,一方将举债用于公司经营发展时,另一方是否同意该行为,是否参与了公司举债后的经营发展活动;最后,需要考量一方的举债行为,是否让另一方在现实中获得了相关利益。

小马奔腾夫债妻偿案

2011年3月

建银文化基金公司投资4.5亿成为小马奔腾股东,包含“对赌协议”。后小马奔腾未能如约上市,股权回购条款因此被触发。

2014年1月2日

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去世,其遗孀金燕出任小马奔腾的董事长及总经理。

2016年10月

建银文化基金公司向北京市一中院提起诉讼,要求金燕承担2亿元股权回购债务。

2017年10月

北京市一中院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判决建银文化基金公司胜诉。金燕上诉。

2018年1月

北京市高院正式受理该案。

2019年5月7日

该案在北京市高院二审不公开审理。

新京报记者 王巍

netease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级感满满的演讲是怎样炼成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