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加大扩张力度 烧钱模式让投资者望而却步

2019-05-05 07:45:56 来源: 投资者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Wework加大扩张力度 烧钱模式让投资者望而却步)

面对中国对手的强悍进攻,有落后焦虑症的Wework也正在不惜重金地迎头追赶中

《投资者网》陈宣

今年4月份,Wework大中华区总经理艾铁成还向媒体声称,比起与众多热衷烧钱补贴的中国同行的竞争,Wework更看重自身发展的紧迫性。尽管如此,Wework已经开始倾注更多资源和精力,与习惯烧钱补贴、迅猛扩张的同行们贴身肉搏。

然而Wework在跑马圈地的同时费用大增。《金融时报》4月份披露了Wework最新的财务数据,显Wework去年的“增长和新市场开发”支出同比暴增335%,用于投资活动的净现金高达25亿美元。wework开创的共享办公模式曾吸引大批学徒,如今却不得不“入乡随俗”,紧跟同行烧钱扩张的步伐,不过愈演愈烈的烧钱模式令部份机构投资者也望而却步。

瓶颈下的扩张?

2017年,Wework在中国进驻的城市还只停留在北京、上海和香港,如今,官网显示分布有Wework门店的城市已扩张到上海、北京、深圳、成都、杭州、香港、广州、西安、苏州、武汉等10个城市。

wework.png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投资者网》,感觉Wework正急切地招揽客户,因她曾于2017年8月考察过Wework上海的部分项目,但Wework工作人员却在时隔快两年之后还打电话询问是否还有租赁意愿。工作人员表现出鲜见的热情,在她表示没有租赁意愿之后,对方依然反复沟通争取。

两年时间,Wework在上海的门店增长了9倍左右。该人士回忆,2017年大概只有云南路、威海路、延安东路和延平路4个门店,如今Wework官网显示上海门店已增设到35个,全国共有74个门店,Wework加码扩张的姿态显而易见。这与两年前的情况大不相同。

2016年,Wework以“共享办公鼻祖”的响亮名号进驻中国,但他更多只在北京、上海两地深耕,相较于本土同行,Wework则显得过于沉稳。

本土对手表现出强悍的进攻力。2018年,本土共享办公品牌“氪空间”扩张速度惊人,仅前四个月的新签物业面积就达到15万平方米,在国内已覆盖12个城市,预计在今年提升到20个城市。该品牌创始人刘成城曾表示,氪空间每个月新增拓展面积达5万平方米,这一数字超过了中国Wework2017年全年的新增面积。?

另一本土品牌“优客工场”也成绩不俗,如今在全国40座城市拥有200余个门店。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中国联合办公行业监测报告》指出,截至2018年上半年,Wework从管理面积、综合竞争力、核心衡量指标、用户满意度等维度衡量均不及氪空间,与优客工场相比也优势不大。

Wework的另一层焦虑还来自于估值。有分析称,中国Wework50亿美元的估值不低,但氪空间在业务规模和发展速度上都强于中国Wework,其估值只有十几亿美元,有了氪空间这个显眼的参考物,投资者很难不产生摇摆。

这令人想起另一家共享经济巨头Uber在拿到了百度、中信等公司十几亿美元融资后,最终败给滴滴的故事。一直受制于中国对手强悍进攻的Wework也坐不住了,不过,不计成本地扩张却可能带来后遗症。

烧钱后遗症

2018年7月,在完成新一轮融资之后,Wework开始提高中介佣金,打起加大市场补贴力度的“价格战”,但这使得他的资产负债表变得与竞争对手越来越像。

亏损总能抵消掉收入。2017年,Wework营收8.86亿美元,亏损亦达9.33亿美元。2018年,国际市场的增长使得Wework营收同比增长一倍多,达到18.2亿美元,但亏损也翻倍了,高达19.3亿美元的亏损完全吞噬掉收入。

《金融时报》在4月披露的最新财务数据显示,Wework把大部分融资资金用于扩张。文件显示,Wework在2018年用于投资活动的25亿美元净现金,主要来源于27亿美元的融资资金。此外,全年“增长和新市场开发”支出同比暴增335%至4.77亿美元。《金融时报》称,Wework的一些财务指标出现恶化,经调整的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利润率在第四季度同比下降了43.5%,为三年最低。

美国财经博客ZeroHedge分析称,这证明Wework正在以“跑马圈地”的方式取得强势的市场份额,获得行业最终的定价权之后,再回收利润。

不过,这不代表Wework能凭借名气顺利地在每个城市取得一席之地。Wework此前在广州、深圳等湾区城市的拓展并不快,直到2018年9月,才终于挺进广深,在深圳、广州分别开业3家、1家门店。但市场尚存疑惑:其他共享办公品牌早已抢占先机,Wework的机会在哪?一位广州共享办公品牌的负责人告诉《投资者网》,相较Wework,他们更会将一些本土品牌例如We+、纳什空间、寰图等列为竞品。对于大名鼎鼎却较晚加入的wework,他们并没有显示出紧张。

值得注意的是,热衷于烧钱扩张的本土同行正开始警惕此模式的风险。今年年初,资金困难令氪空间堕入了裁员、弃租的无尽风波。2018年12月,36氪被爆裁员,其中氪空间裁员20%,涉及上百人。今年4月,氪空间弃租了它准备布局海外的“首单物业”——香港华懋One Hennessy,毁约行为使其将面临一场高达5亿港元赔偿的起诉。

为了扩张不惜成本拿项目致使氪空间承受着极大的运营压力。分析称,通过服务提升空间价值,赚取租金差价是联合办公最底层的挣钱逻辑,若成本超出市场承受能力太多,项目运营收益将注定无法覆盖成本。

事实证明,烧钱模式让投资人变得更加谨慎。Wework背后的大靠山——日本软银集团累计已向Wework注资约100亿美元,但今年1月突然将计划投资的160亿美元砍到20亿美元。据彭博社报道,Wework的融资请求还遭到了荷兰国际集团的拒绝,荷兰国际集团称,Wework以烧钱模式的不断扩张让很多银行家都望而却步。

韩玉坤 本文来源:投资者网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42堂保姆级PS教程课重磅来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