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浙江光大系"的投资版图:与中安民生来往密切

2019-05-02 07:42:42 来源: 财联社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起底“浙江光大系”投资版图:与中安民生来往密切)

财联社(上海,记者 万佳丽)讯,3月以来,中安民生养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安民生”)一直被媒体爆出“以房养老项目兑付违约,涉嫌欺诈”等问题。4月3日,警方已依法刑事拘留包括中安民生实际控制人李某某(男,37岁,黑龙江人)在内的犯罪嫌疑人88人。但案件关键人物,此前业内流传的中安民生背后实际控制人何声扬,目前仍未归案。

财联社记者还发现,此前深陷君享金融等多家金融互联网平台兑付逾期事件的“浙江光大系”李令军父子,在此次“中安民生”事件中,也同样牵涉其中,并且多重线索显示其二人与中安民生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悉,“浙江光大系”旗下公司浙江普漫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漫斯资产”)发行的“普漫斯-中大1号私募基金”(以下简称“中大1号”)和“普漫斯-中大2号私募基金”(以下简称“中大2号”)已经逾期,产品部分资金确实违规挪用至中安民生。

image

除此之外,记者注意到,“浙江光大系”旗下公司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法人代表李令军)还与中安民生共同出资设立了另一家养老服务公司——浙江光大中安养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中安养老”),目前这家公司也已经关门,无法联系上。

“代持”罗生门

3月25日,中安民生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名为《中安民生发展转型兑付方案》一文中表示,普漫斯资产是中安民生旗下公司,并且光大富辰持有的浙江艾科路铝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科路铝业”)62%的股权,也系帮中安民生代持。

文中原文这么表述:“由中安民生旗下公司普漫斯资产向资阳市城投安居建设有限公司投资1.4899亿元,现还欠浙江普漫斯资产8996万元。公司已经加大对本欠款的追讨力度,所有追讨回的欠款全部作为中安民生客户投资兑付”。

对于普漫斯资产也是中安民生旗下的说法,记者曾以投资者身份询问目前在普漫斯资产处理产品法务相关事务负责人张二(化名)(其表示自己负责投资人法律意见处理上有疑问的地方或者投资人提起起诉法律补充协议上有不足的地方他来提供)(记者获悉,因涉及中安民生事件,普漫斯法人丛瑞已经被警方带走配合调查,故无法管理公司日常经营事务,其同时还是北京金芙蓉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对方表示“我们普漫斯资产是浙江光大下面的,不是中安民生的,是不是一看股权关系就知道,不是它们(中安民生)说是它们旗下就是它们的”。

从工商登记的股权关系显示,由李辰(李令军儿子)担任法人的杭州光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持有普漫斯资产52%的股权,同时由李辰控制的杭州光大富辰股权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持有艾科路铝业62%的股权。同时,中大1号和中大2号这两款基金产品融资方均为艾科路铝业。

记者曾电话联系过李辰本人,对方认为“我们只是帮中安民生代持了艾科路铝业62%股份,艾科路铝业与我们没关系”。同时他强调,“我本人平时不参与普漫斯的经营管理,也不太了解那边情况,但普漫斯与中安民生确实无关”。

而矛盾的是,记者后来以投资者身份询问张二,其在与记者沟通过程中表示“中大一号、二号两个项目是小李总(李辰)带过来的,但他与何声扬只是业务往来,只是合作关系,对中安民生的事情是完全没有参与的,也不了解内情,更没有拿过里面的钱,不然小李总现在也不会还在外面”。

李辰对记者解释,产品虽然是用普漫斯资产备案的,最后发行其实是中安民生发的,包括产品的推介书也都是那边弄的。

在记者暗访过程中,张二也曾对记者解释过,只是单纯的浙江艾科路铝业发融资计划。他表示,“我们帮他们做了,结果他们把钱挪给了中安民生,仅此而已。我们大股东有相应证据证明的,就看经营行为是否有往来账,是否有母公司对子公司拨款,是否有经济往来等。中安那边的恶意夸大宣传,那是他们弄的。”

关于帮何声扬代持的问题,张二表示,“小李总当时没有考虑到法律风险,浙江证监局来问过这事了。我们的账户是受到监管的,所有的钱当时全部打到了企业,他们给过我们费用(返费等)么?”

天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尤挺辉认为,和民商事看外观表现不同,公安办案看实质,一定会穿透。代持一般需要有代持协议,要可以说明清楚代持关系。“代持的责任在被代持人那方(即实际控制人那方),但代持人也有过错的,也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暗中撤销抵押质押,并否认提供担保

然而事情可能并非如李辰所说的那么简单。中大一号和中大二号产品在发行的时候其实有非常完善的风控措施,产品在宣传推介资料中写道,“国企控股管理人+多重担保+抵押+股权质押”。然而,这些看似完善的风控措施,在产品出现逾期,资金被挪用等问题之后,却都“悄然”消失。

中大1号和中大2号产品规模分别都为1.2亿元,季度付息,融资方为艾科路铝业,资金原定用于浙江艾科路二期厂房建设及流动资金。

据悉,中大1号于2017年9月29日备案成立,产品存续期12个月,到期日2018年9月28日。中大2号于2018年2月8日备案成立,产品存续期12个月,应于2019年2月8日陆续到期。

“中大2号”最初的风控措施有土地质押,机器设备质押以及股权质押。艾科路铝业合法拥有使用的小越镇越北村土地及该土地上厂房建筑物为项目提供抵押担保,价值2.1亿元。艾科路铝业将其韩国进口铝镁合金轮毂机器生产设备为本项目提供抵押担保,价值1.97亿元。并且,除了厂房土地的抵押,艾科路铝业还将公司100%股权为该项目提供质押担保。

投资人王刚(化名)向记者提供了一份艾科路铝业涉及的商务用房、工业用房及土地使用权评估报告,报告显示的评估对象为绍兴上虞华新置业有限公司拥有的商务用房,及艾科路铝业拥有的小越镇越北村工业用房及土地使用权。

据王刚说,现在项目违约,原来有的股权质押如今显示已经失效,并且当初的不动产抵押也已经被撤销,投资者认为管理人在未告知投资人的情况下擅自对抵押物质押物进行了解押。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艾科路铝业历史上只发生过两次股权出质,且目前状态均为无效。也就是说,股权质押要么过期要么已经解押了。

“我们逼着管理人带我们去查询厂房土地的抵押记录,才知道艾科路铝业在2018年11月2日的时候就已经注销了抵押,但当初我们购买产品的时候确实是看到了抵押证明。”王刚说道,并向记者出具了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结果证明,该证明由普漫斯资产法人代表、执行董事丛瑞签字。

为何原本设立好的抵押和质押等风控措施,在产品还存续期间却无端解除?普漫斯做为产品管理人若完全不知情,单凭艾科路铝业一方能去房管局自行撤销土地抵押?在丛瑞未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之前,记者曾多次联系丛瑞询问,但他却表示自己只是挂名,实际不负责公司任何日常经营,让记者另找其他人。

植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伟表示,私募基金管理人在这里是抵押权人,按正常流程没有抵押权人当面签字确认是不能撤销不动产抵押的,可能是管理人渎职或者融资方伪造对方签字,都有可能。

除了“国企控股管理人+抵押+股权质押”,中大1号和中大2号产品还有两家担保公司进行双重担保,分别为浙江卓杭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杭实业”)和北京环思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思捷科技”)。

其中卓杭实业是浙江光大货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而李辰也是浙江光大货运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但李辰确否认了这个担保,其对记者表示,卓杭实业那边我平时不参与管理,不太清楚,但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听说过有这个担保存在的。

而根据记者拿到的一份由卓杭实业加盖了公司公章和法人公章的保证合同显示,卓杭实业确实为该项目提供了担保,签订双方为普漫斯资产和卓杭实业。

值得注意的是,担保函中普漫斯资产做为乙方提供的联系地址,却是杭州市江干区新塘路58号新传媒产业大厦16楼,该地址与光大民生养老(浙江光大系李氏父子与何声扬共同出资成立的养老理财公司)的总部完全一致。

而另一家担保公司环思捷科技,由詹文静全资控股并担任公司法人。值得注意的是,通过天眼查查看环思捷科技历史工商信息,1月7日前,何声扬担任环思捷科技法人代表,并且曾是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

资金被挪用

中大二号的投资者王刚对记者表示,他们投资者之前去问过融资方艾科路铝业,那边说通过普漫斯资产是有募集资金,但产品一亿多只收到几千万。

之后,记者以投资人身份前往普漫斯资产从相关法务负责人张二处也了解到,产品资金确实部分被挪用至中安民生。

张二告诉记者,因为涉及到中安民生事件,公司账户已经都被冻结了。艾科路铝业那边,总经理朱杰已经报案,案由是公司大股东(何声扬)挪用公司账款。

“目前朱杰那边已经收到银行通知,银行责令艾科路铝业限期归还1800万,把土地股权重新退回给基金(此前基金的土地厂房解压后又抵押给了银行),因为基金存续期之内撤销土地质押是违规的,这是有争议的资产。”

他继续说到,“现在就是先抓人,抓大股东,朱杰那边在找人收购资产(艾科路铝业旗下资产),用于偿还基金投资人。我们的法人(丛瑞)也在北京协助调查,4月4日去的,现在已经20天了,还没出来。”

记者随后联系朱杰本人,他对记者表示,“资金不是到了我这(艾科路铝业)出问题了,这件事我在其中是最大的受害者,别人我也不去评价说什么,也不方便说,我已经报案了,黑是黑,白是白,我相信法律会有定夺。”

共同成立光大中安养老

“浙江光大系”与中安民生只限于业务合作关系么?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却发现“浙江光大系”与中安民生之间一直存在着说不清的“亲密”关系。

中安民生(25%)、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30%)与何声扬(30%)共同投资设立了光大中安养老。何声扬担任光大中安养老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辰任监事。何声扬同时担任中安民生平台执行总裁,并且是中安民生实际控制人。

此外,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法人代表李令军)与中安民生共同出资设立了光大中安养老。中安民生官网资讯新闻中显示,2018年8月,中安民生旗下艾科路铝业与江苏福坛车桥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收购签约仪式上,中安民生平台总裁李佳豪、中安民生平台执行总裁何声扬、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总经理李辰、艾科路铝业董事长詹文涛、艾科路铝业总经理朱杰等人均到场参加。

同时在2018年10月,中安民生官网发文《中安民生联合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开启创新养老新纪元》,并表示中安民生联合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在杭州、宁波两个城市开设了所谓的“养老一站式服务大厅”,现场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董事长李令军与中安民生总裁李佳豪上台签约。同时声称“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是一家大型国有综合性企业,浙江光大与中安民生达成了深度合作,产融结合,共同谱写新的篇章”。此外,中安民生举办的一些老年文化活动也在光大中安养老总部举行。

记者多次拨打光大中安养老官网座机,电话均无人接听,添加其官网客服微信也显示账号异常无法添加,在线进行留言也无人回复。随后,记者于4月25日实地探访光大中安养老位于杭州市江干区新塘路58号新传媒产业大厦16楼的总部,发现大厦公司标志上虽然还显示着16层是光大中安养老,但电梯已经无法到达16楼,记者询问大厦物业人员,对方表示“它们早就搬走了,大概是3月初就搬了,现在16层没有公司,你坐电梯按不了那层的,我们也不知道它们搬哪去了”。当天,记者又赶往光大中安养老位于莫干山路639号德源大厦一层的西湖营业部,发现诺大的服务大厅里面的办公养老等用品都还在,但大门却全部上锁。询问大厦保安原因,对方表示“4月中旬就被关掉了,你要买了这家的产品,赶紧去报案吧,这个这边公安已经备案了,好多人都去登记了”。

image

和光大中安养老官网上显示的一样,其西湖营业厅大门玻璃上也赫然张贴着公司简介,简介上如是介绍:光大中安养老是一家国有企业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和拥有多年养老服务行业经验的中安民生共同投资建立的创新型养老服务企业。同时,大门墙上挂着一个写着“执行单位,中安民生,攸米行动公益组织”铜匾。

张二对记者表示,“光大中安养老不是我们(普漫斯资产)的,要和我们有关系我们早进去了,浙江光大下面有很多子公司,其中很多(包括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已经改制了,这个问题浙江证监局已经问过李总了,是李总单独和那边谈的,至于怎么解释的这我也不知道。”

记者再次联系李辰,其解释道,“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那边不是他管,浙江光大只是光大民生养老的小股东(持股30%),我们有合作协议的,我们只是给那边(光大中安养老)提供了养老相关的旅游服务,我们不参与经营管理,只是业务合作,一起成立了一家公司。”

“国企”父子的投资版图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君享金融事件也与浙江光大系存在关联。记者近日从杭州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2017年发生的互金平台“君享金融逾期”案目前已进入二审阶段。

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在2016年8月30日曾发表声明,表示公司战略投资企业有光大中兴基金,而战略合作伙伴包括城城理财、多多理财、岩利基金、君享金融、光大中安养老、普漫斯基金和亿好金服。

而在君享金融事件爆发之后,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迅速于2017日2月17日在官网发布声明改口称,公司的战略投资企业有光大中兴基金,而战略合作伙伴只有光大中安养老、普漫斯基金和岩利基金。目前,记者登入其官网,却已经无法查询到关于其战略投资企业及战略合作伙伴的说明。

公开资料显示,君享金融股东为光大金盛。光大金盛的股东浙江光大金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金盛”),为浙江光大商贸实业公司和浙江光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如果顺着这两者再往上追溯,它们都是浙江光大旗下的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浙江光大是实行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国有企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李令军同时也是光大金盛的法定代表人。

除了君享金融,李令军父子此前还通过参股控股战战略合作等方式与多家金融互联网公司存在关联,这些金融互联网公司对外宣称国企控股,最终平台出现大量逾期,被杭州公安立案侦查。

同样的,普漫斯资产在官网也同样宣称自己是一家国企控股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

普漫斯资产在“中大2号”产品说明书中,明确自己是杭州光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光大股权基金”)控股的“国企私募基金”。记者查阅工商信息系统,发现杭州光大股权基金的股东为浙江光大货运公司和杭州光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但具体占比未披露。而浙江光大货运公司是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天眼查显示,李令军除了担任光大金盛法人,他还是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法人、总经理,为“浙江光大系”背后实控人。

记者查询全国工商发现,从股权关系上看,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光大集团”)通过中国光大旅游总公司持有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90%的股权。

记者向接近光大集团人士求证,对方表示光大集团旗下企业只有官网显示的公司,中国光大旅游总公司不在其中,并且中国光大旅游总公司已经处于吊销状态。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7年君享金融暴雷之后,彼时中国光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光大集团前身,由光大集团改制而来)在2017年2月25日就发布过声明,撇清其与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的关系。

不过,有律师认为,吊销并不等于注销,吊销是被动的,注销是主动的,自行注销是必须走完清算过程的,吊销可能还没有走完相关清算流程,需要对公司财产进行清算分配,再变更股权关系。“因为《公司法》对公司清算制度设计相对简单,实践中操作性不强,责任划分不清晰,致使公司解散事由出现后,并不能完全退出市场,实践中吊销了的公司下面仍然存在多家控股公司,控股公司下面又存在很多壳公司的现象非常常见。”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就是包装个国企背景给产品增信,宣传推介时误导投资者。这类公司通常下面都会有很多子公司或者持股的关联公司,壳公司间换来换去地玩同样的套路。

普漫斯资产或许只是李令军父子旗下“浙江光大系”新版图上的一块。记者通过公开信息发现,李令军父子通过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控股参股了一系列公司,以此逐步涉足互联网金融、私募以及养老理财等领域,在此过程中陷入互金平台君享金融兑付危机事件,旗下普漫斯资产牵扯进中安民生事件。

记者曾试图前往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了解情况,根据其官网披露的地址,记者到了杭州市屏风街29号506室,却被该大厦物业告知,这家公司早在七八年前就搬走了。

之后记者又去了其工商变更后的地址,杭州市拱墅区中联大厦1幢1308室,却被物业告知该大厦没有13楼,12楼上面直接就是15楼了,而且这里也没有这家公司。记者又多次拨打其官网显示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旗下主要的两家全资子公司是浙江光大货运公司和浙江光大商贸实业公司,均由李辰担任公司法人兼总经理。这两家全资子公司下面又对外投资设立了多家公司。

其中,浙江光大货运公司对外主要投资了卓杭实业(100%)、浙江光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47.99%)、浙江光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17.86%)以及杭州光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占股比例不详)。而浙江光大商贸实业公司对外主要投资了浙江光大金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下图为李令军父子控制的浙江光大系旗下投资版图,涉及p2p、私募、养老理财公司等多个金融相关领域。(附图)

image

杨斌 本文来源:财联社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