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秋林的"黄金大劫案":步步惊雷 祸起"黄金梦"

2019-04-27 08:25:5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百年秋林的“黄金大劫案”)

哈尔滨市东大直街和果戈里大街的十字路口,一座薄荷淡绿色的巴洛克式建筑已经矗立了百年。

转角处醒目地挂着的“秋林公司”招牌,用绿色背景搭配金色外框,沉静而内敛。

这家以“公司”为名的建筑其实是一家百货商场,以秋林公司为中心的南岗区成为哈市年代最早、最传统的商圈。在各种版本的旅游攻略中,这家百货是游客打卡的热门景点。

“秋林公司”百货经营和食品加工蒸蒸日上的另一面,ST秋林(600891.SH)却是不一样的故事。

游人如织的繁荣,实则伤痕累累。

2019年,秋林集团先后因正副董事长失联、“萝卜章”担保案悬而未决、黄金业务停滞导致巨额亏损等问题频繁现身资本市场。

此前不熟悉秋林的投资者惊觉,原来百年食品老字号,早就摇身变成黄金业大亨。

然而,当年增厚业绩的黄金业务成为秋林集团拖累。

4月24日晚,秋林集团修正2018年度业绩,由于黄金业务停滞,计提巨额资产减值,归属净利润亏损39亿元-43亿元,将可能导致公司净资产为负值。

与此同时,秋林集团股价在半个月内几近腰斩,被埋中小投资者索赔呼声强烈。

4月25日,秋林集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公司董事长无法履职期间,由公司董事、总裁潘建华代行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责。“黄金业务基本停滞,秋林百货和食品加工还是在正常运转。”

百年秋林,风雨中飘摇,会走向何方?

业绩造假嫌疑

24日公布的这份巨亏39亿元-43亿元的公告,与秋林集团1月底披露的业绩预告相比,简直云泥之别。

前次预告显示,公司2018年度归属净利润与上年同期(16347万元)相比,将减少约7600万元到9200万元,同比减少约47%到56%。尽管预减,但至少是盈利状态。

面对这样一份盈亏性质变化且差异巨大的公告,25日,秋林集团证券部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我们也很惊讶。”

上交所亦火速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全面自查导致巨额资产损失的具体原因,公司人员是否存在转移上市公司资产、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对于业绩大幅更正的原因,公告显示是受到黄金业务拖累,并计提了巨额资产减值。

巨额减值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黄金板块22.91亿元应收款项未能收回,对其全额计提损失;二是2018年底存货的真实性存在问题,对存货金额及对应进项税额合计11.43亿元全额计提。

与其他公司计提巨额商誉不同,秋林集团的问题主要出在合同上。

首先,对于22.91亿元应收款项,应收款单位称,虽然签订了合同,但合同内容双方并未实施,秋林没有向其提供货品。

存货问题始于2019年1月份签订的金额为12.19亿元的一系列合同,合同对应的存货成本金额为9.85亿元,但合同对手方至今未回函确认,且至今款项未收回,秋林据此判断,2018年底存货的真实性亦存在问题。

“从该份公告看,基本判断收入订单造假、存货采购造假,一套供应链都是假的。”4月26日,一位上海的审计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与此同时,该审计人员对秋林集团应收款项的会计处理存在疑异:“这部分应收款的业务实质既然是存在问题的,应该原样冲回,他却转到其他应收款里。”

“有点避重就轻了,就是不承认自己的收入和存货是假的,表明这些款项还是要收的,只不过是往来款罢了。”他说。

“造假”的判断并非耸人听闻。

据悉,秋林集团位于深圳的黄金事业部相关业务基本停滞,深圳金桔莱在深圳水贝的展厅已关闭;海丰金桔莱的生产加工厂已停产,秋林(深圳)珠宝经营有限公司由于资金紧张,仅处于维持基本经营的状态。

该业务以往一直由董事长负责管理,但在今年年初,正副董事长双双失联。更为致命的是,公司管理层其他人员竟不知晓相关经营情况。

黄金业务在秋林营收中占据90%的比重,由于上述关停企业预计在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生产,4月10日起,秋林集团被“ST”。

步步惊雷

从业绩预告发出到修正的3个月时间内,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秋林集团问题的暴露是从2月13日开始的,秋林集团公告称,控股股东天津嘉颐实业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颐和黄金、奔马投资所持公司股份均被公安机关冻结。

股权冻结犹如推倒的多米诺骨牌,危机接连爆发。

2月15日晚间,秋林集团再次发布公告,称无法与公司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取得联系,至今两位董事依旧处于失联状态。

之后的2月28日,秋林集团又陷入“萝卜章”担保悬案:公司在2017年曾为滨奥航空一笔5亿元信托贷款出具《担保函》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但秋林集团称未发现公司有在这份《担保函》加盖公章的记录,公司也未曾在过往董事会及股东会上审议或决策过此笔担保事项。

尽管秋林集团不承认担保事项,但公开信息显示,被担保方与副董事长李建新以及控股股东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中或存在违规使用公司印章情况,反映内部治理存在一定缺陷。

掌门人双双失联后,上交所再次发出的一份监管工作函,也部分解开了围绕秋林集团多年的控制权谜团。

这一次,秋林集团一直对外披露的公司实际控制人平贵杰明确否认了实控人身份,称没有参与过嘉颐实业和奔马投资的经营和管理;与颐和黄金的关系仅是曾担任过颐和黄金两个子、分公司负责人,现在都已不再担任。

失联的李建新正是一直被外界质疑为该公司真正实际控制人的对象,不难看出,李是上述多个事件中的关键人物,特别是与黄金业务关联甚密。

随着李的失联、实控人否认身份,公司似乎陷入群龙无首状态。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代行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责在公司董事、总裁潘建华,系财务出身。在公开场合曾强调上市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对上市公司运营颇有信心。

这与企业回应本报谈到的“黄金业务基本停滞,秋林百货和食品加工还是在正常运转”,亦有所吻合。

不过,这两个业务日后能否支撑起秋林?

2018年半年报或可管窥两个业务的实力:百货业务销售收入为1.42亿元、食品加工实现营收6371.22万。面对40亿元左右的资产减值,无异于杯水车薪。

逃不过的黄金大“劫”

百年基业将倾,祸起“黄金梦”。

由于传统的百货运营和食品加工业绩没多大起色,2015年,秋林集团开始行动了。

当年,秋林集团完成了对同一控制下深圳金桔莱的股权收购,交易作价13.58亿元,正式涉足黄金业务。

从公开信息来看,平贵杰成为秋林集团“实际控制人”之后,似乎对黄金存在某种特殊偏好,这已经是第三次向黄金企业转型了。

此前的2010年,控股股东颐和黄金承诺将优质黄金资产注入进上市公司,后终止;2013年,秋林集团拟收购标的山东栖霞鲁地矿业有限公司,注入黄金矿,但以失败告终。

不得不承认,黄金业务的注入,一开始确实为秋林集团带来了活水。纳入黄金板块以来,黄金珠宝产业每年为集团贡献丰厚的利润和现金流。

2016年、2017年,秋林集团营收分别达到63.6亿元、68.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05亿元、1.62亿元。2014年之前,秋林的营收规模仅在4亿左右、净利润在4000万左右。

但是,随着业务的扩张激进,黄金业务的经营出现明显恶化。

熟悉秋林集团的业内人士分析:“2017年公司的销售模式更趋激进,在深圳、天津设立展厅加大铺货,对下游收款放松刺激销售,存货和应收账款出现快速增长。”

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三季末,集团应收账款增至5.67亿元、16.20亿元,同比增速50.01%、183.67%;2017年,经营现金流净流出16.73亿元。

秋林集团搭建起庞大的黄金业务花了不止3年,覆灭却不过3个月。

2019年2月-4月,早年盲目扩张积聚的问题集中爆发。

秋林集团的黄金梦碎并非孤例。2018年,同属黄金珠宝行业的刚泰控股涉嫌违约担保42亿带帽,东方金钰同样债台高筑、业绩巨亏。

华泰证券3月发布的一份研报点出了个中缘由,黄金珠宝行业以秋林、刚泰为代表的无明显品牌和创新优势的民营企业在2015、2016年粗放扩张规模,2017年来金融严监管推进、民企违约潮爆发,企业普遍面临竞争加剧、资金紧张、融资难贵的多重困境,信用风险积聚。

回顾秋林集团在资本市场二十多年的摸爬打滚,其早已不再是那个纯粹的百年食品老字号。

一位游客在某网站的游记中这样写道:“来趟哈尔滨,总要逛次秋林。百年秋林,阅尽沧桑,外观犹在而内核无存。只有地下一层还在经营着正宗的哈尔滨俄式大列巴、红肠、干肠、小肚、巧克力酒糖,其它楼层已与普通商场无异了。”

“外观犹在而内核无存”,恰如其分地成为秋林集团当下的真实写照。

王晓武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的自律能力,决定了你人生的高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