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沉浮录”:大厦将倾?

2019-04-27 08:23:02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沉浮录”)

K线变奏曲背后的业绩修正“调音师”

一份业绩修正公告,稀松平常,却成为风险暴露的引线。

尽管A股刚刚经历一波行情,但是对于“扑朔迷离”的剧情,投资人心有余悸。

尤其是时值年报季尾声,突然的调整,似乎暗含更多意味……

这里有认识上市公司投资风险的线索,也有挖掘投资机会的线路图。(李新江)

深圳市罗湖区贝丽北路44号的东方金钰大厦周围,随处可见翠绿色的珠宝展示图,正门的黑匾上,深黄色的字体标注着“中国翡翠上市公司第一家”11个大字。

然而,东方金钰(600086.SH)黄金时代已逝。

从意气风发的云南首富,变成“无处遁形”的老赖,这不仅是赵宁的“劫数”,更是东方金钰的命运滑铁卢。

截至目前,东方金钰已披露的三起诉讼纠纷待执行,涉及本金累计9.96亿元,另有多笔累计40.61亿元的债务逾期。

同时,公司2017年3月发行的“17金钰债”付息违约,涉及利息5250万,债券评级被联合评级下调至“C”。

年报“雷”紧随其后。4月22日晚,距离年报披露截止日还剩6个交易日,东方金钰大幅修正业绩,从预亏9亿-11亿元变成预亏16亿-17.5亿元。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机构人士处了解,东方金钰上市公司体外,还有巨额资金待偿。

面对种种“异常”,上交所给出了闪电警告,“无法在4月30日前完成本次年报披露工作的,本所将实施停牌”。

下嫁蓝田遇阻、逾40亿债务缠身,迎接东方金钰的会是什么呢?

大厦将倾?

4月25日,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探访了东方金钰董秘办,在此之前,记者曾多次致电上市公司公开对外的联络方式,皆无人接听。

董秘办公室的接待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现在正忙于赶制年报,无法回应相关问题,一切事务等年报披露完毕之后再做回应。

半年前,东方金钰董秘刘雅清离职,这一职位至今仍虚位以待,由实控人赵宁兼任。

记者走访了解,东方金钰大厦合计有六层,其中三层均已出租,其中四楼租给了一家名为中金创展的小贷公司,主要从事珠宝贷款,东方金钰持有其2.86%的股份。一楼为玉石展厅,但人迹寥寥。

三楼和六楼分别为东方金钰及其子公司中瑞金控的办公地,有趣的是,两处办公楼门口都摆放着一尊关公神像,神像前供奉着100元人民币,却不见前台工作人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3楼上市公司总部的办公楼内,有超过一半的工位空缺,当记者询问公司代董事长赵宁身在何处时,公司多名员工表示“不清楚”“出差了”“不在办公室”。

有一名员工在闲谈时对记者说道:“公司快不行了,就这么几个人,赵总不在,连法院都找不到他,你还能找到他?”

令人唏嘘的是,2006年借壳多佳股份上市后,东方金钰一直有着“翡翠第一股”之称,它主要从事翡翠原料供应、翡翠首饰零售等业务,创始人赵兴龙是当时声名远播的 “赌石大王”。

坊间亦传言,赵兴龙的赌石成功率高达80%, 但是资本市场的“赌局”上,赵兴龙输得一败涂地。

2016年,作为徐翔“暗仓”的东方金钰被曝光,赵兴龙因牵涉其中,遂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其子赵宁接过东方金钰的大旗。

但东方金钰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

2016年、2017年、2018年三季度,东方金钰的经营每况愈下,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51亿元、2.31亿元和-0.71亿元,同比下降16.47%、7.83%和128.32%。

公司的债务压力也越来越大,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的67.64%上升达到2018年年9月末的74.18%,其中截至2018年9月末,公司一年内要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和短期借款分别高达42.06亿元和8.26亿元,而同期公司的净资产仅为31.36亿元。

2017年年初,东方金钰与定向增发募集30亿资金购置房产,用于建设珠宝营销网络,但由于公司没有充分披露赵兴龙与徐翔案对公司的影响,以及购房中涉及住宅类房地产投资,这项增发案被证监会否决。

随后,东方金钰债务危机爆发,兴龙实业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全部冻结,且由于多方质押,兴龙实业轮候冻结股数是其实际持有公司股数的三倍。赵宁也因债务问题被列入失信人名单,从曾经的“云南首富”跌落神坛。

2019年1月,股东兴龙实业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并被受理,同时向法院申请对东方金钰进行债务司法重整。

银行抽贷

对于此次业绩修正增亏的原因,东方金钰表示,是近日收到了公司诉讼纠纷的执行裁决书,预计产生约6亿多元的营业外支出。

在此之前,东方金钰曾将2018年的巨额亏损归结于“去杠杆等金融政策调整和公司重大经营决策失误”。

在原石价格飞涨时期大幅“囤货”,导致存货占流动资产比例超过九成,以及大肆扩张,进军互联网金融业务等“战略”,在多年之后东方金钰的这些举动确实被证实 “不成功”,也让公司变得无比沉重。

但真正釜底抽薪的致命一击,在2018年的“银行抽贷”。这一年,国内实体企业遭遇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和金融政策收紧双重打击,东方金钰也在此列。

根据东方金钰2018年半年报显示,受国家金融政策及经济环境影响,部分授信金融机构基于对公司产业发展认知和还贷信心不足,在多重压力下,开始出现抽贷或压贷现象。

这一举动直接导致东方金钰及子公司出现部分债务到期未能清偿,部分股权及银行账户被冻结,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及多次轮候冻结,公司主体及债项信用评级下调,公司流动性不足,小贷公司也面临部分客户贷款无法收回的风险。

半年报显示,当期公司的净利润不过3107.97万元,财务费用高达3.24亿元。

2018年7月被爆出资管产品利息兑付逾期以来,东方金钰的债务危机便一发不可收拾,截至4月18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未清偿债务高达40.61亿元。

东方金钰给出的应对措施有三招:向金融机构沟通债务展期、加快存货出售和账款催收,以及引入战略投资者。

正是第三招,让东方金钰彻底从天之骄子沦为“众矢之的”。

2月2日晚,东方金钰突发公告,股东赵宁、王瑛琰与中国蓝田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将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股权转让给中国蓝田。

2月11日、12日,东方金钰连续两日一字涨停。

不久,媒体曝出中国蓝田,与此前因财务造假退市的“蓝田股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蓝田的法定代表人,与二十多年蓝田股份的董事长都叫瞿兆玉。

在上交所问询高压下,东方金钰按下卖壳暂停键。

钱在何处?

与东方金钰的冷冷清清相比,四楼中金创展的办公区域却人声鼎沸,灯光与装潢也更为靓丽。

天眼查数据显示,中金创展成立于2008年,是由近50家珠宝公司共同成立的小贷公司。股权分散,每个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为超过4%。东方金钰认缴2000万元,持股2.86%,与另外四位股东一起并列第二大股东。

不过,面对记者的到访,中金创展却极力撇清自己与东方金钰的关系。

4月25日,中金创展前台向记者说道:“东方金钰的事情我们一概不清楚,他们还欠我们公司钱。”

曾经的股东变成“债务人”,东方金钰的钱都去哪儿了呢?

众所周知,东方金钰靠“翡翠”发家。通过采购原石再倒手卖出,利润惊人,其中2017年东方金钰原石销售的毛利高达66.67%。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在2004年至2017年间,东方金钰合计采购原石809块。其中仅2017年,公司就花费近25亿采购319块翡翠原石,数量是2016年的3倍有余,稳居各个年度之最。

东方金钰表示,采购原石的目的是因翡翠矿产资源的不断减少,及缅甸政府对翡翠出口交易的管控趋严导致采购难度加大等,公司前期准备充足的翡翠原石储备意在为公司的规模发展及可持续性提供可靠的保障。

但囤石的速度却远远不及“消化”的速度,2006年至2017年间,东方金钰合计销售翡翠原石仅58块,销售金额为5.86亿元,

这直接导致公司存货高企,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东方金钰的存货金额高达96亿,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为91%。

此时,已有媒体质疑东方金钰高存货的真实性。

2013年至2016年间,东方金钰的存货规模从41.21亿元增长至69.15亿元,一直处于稳步增长的状态,四年间平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3.81%左右。

但2017年,东方金钰突然疯狂恶补存货,存货规模从2016年底的69.15亿元大幅扩张96.54亿元,暴涨近39.61%。

截至发稿,东方金钰尚未曾对这一问题作出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对方也以“工作太忙”为由拒绝。

另一方面,翡翠生意艰难,东方金钰又打起了“金融服务”的主意。

从2015年开始,东方金钰曾多次大手笔投资金融企业,向翡翠黄金等奢侈品公司提供小贷业务,相继网贷平台东方金钰网络金融服务和中瑞金控,为珠宝圈提供金融服务,但至今尚未盈利。

天眼查显示,中瑞金控相关资料因相关法律法规问题,已经无法查看。

王晓武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杨坪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内向的人为何更容易成功?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