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兴精工"卖子"扭亏保壳 控股股东涉嫌"空手套白狼"

2019-04-26 19:09:19 来源: 华夏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妖股春兴精工“卖子”扭亏保壳 控股股东涉嫌“空手套白狼”)

妖股春兴精工“卖子”扭亏保壳 控股股东涉嫌“空手套白狼”

华夏时报 记者金微 北京报道

搭上5G概念,春兴精工(002547)走上快速上涨的通道,近期股价六连板,在经短暂调整后,股价再度两涨停,成为继“东方通信”之后又一大妖股。从4月15日到4月25日,春兴精工在短短九个交易日,股价从8.1元涨到15元,涨幅达85%。

春兴精工的这一轮炒作中,让中小投资者一片欢呼,游资反复出现在龙虎榜上。在这一片繁华景象背后,却是公司卖房卖地避免ST、低研发费用占比等现实。春兴公司在2018年的两个关联公司的股权转让交易中,被曝出与控股股东上演左手倒右手,控股股东涉嫌“空手套白狼”。

遭游资爆炒

4月25日,大盘暴跌77点,春兴精工当天逆势大涨7.37%,收报15元,总成交额56.60亿元,换手率高达58.64%,因成为当日换手率达到20%的前五只证券之一再次登上龙虎榜。其中,卖出金额最大的前5名营业部中,包括一家机构和深股通专用账户。

事实上,在过去几天的交易中,春兴精工成为游资与机构博弈的主战场,买卖异常活跃,多次登临龙虎榜。

4月19日,春兴精工发布2018年年报,营业收入4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9.66%;在2017年亏损3.59亿元后,公司顺利扭亏,净利润实现3999.68万元。

公司年报多次提到5G的发展,将带动基站、天线、射频器件等通信设备产业的快速发展,并促进万物互联的实现和智能产业的发展。“在5G时代,公司将剥离低效资产,集中力量发展通信业务。公司将紧跟5G通信的推进步伐,通过技术研发和客户开拓来保持公司在行业内的领先地位。”

春兴精工表示,在移动通信领域已与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三星等知名通讯设备系统集成商形成稳定合作关系,为其提供全系列通信射频器件、结构件产品等。年报显示,春兴精工25.78%来自移动通信射频器件,全年营收12.72亿元。

作为5G概念股,春兴精工的研发费用占比并不高,2018年研发投入1.41亿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2.86%,比2017年研发占比还下降了0.12%,近五年研发费用占比从2014年的3.9%一路下降到2018年仅剩2.86%,降幅达27%。

2017年,春兴精工大举投资收购,新增子公司7家,财务并表加上融资带来的财务费用增多,给公司净利润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另一方面,2017年铝价受贸易形势影响持续上升,导致春兴精工主业的毛利率几近于无,虽然营收增加近50%,实际却亏损接近4个亿。

2018年,为了实现利润的扭转,避免股票被“戴帽”,春兴精工停下了收购的脚步,开始通过甩卖增加利润。去年10月,春兴精工作价1.12亿元将账面净值7610.88万元的厂区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出卖给第三方非关联方公司。

两项交易涉嫌空手套白狼

真正受市场关注的还是其关联交易,2018年让春兴精工顺利扭亏的功臣来自两家子公司的出售。根据年报显示,2018年12月31日,春兴精工先后出售了惠州市泽宏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价格为1.2亿元,CALIENT Technologies Inc.25.5%股权的出售价格为3.2亿元。

这两起交易的接盘对象为苏州工业园区卡恩联特科技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孙洁晓先生。孙洁晓目前直接持有上市公司38.55%股份,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公告显示:2017年4月,春兴精工斥资3亿元收购了泽宏科技100%股权,2018年春兴精工以1.2亿元卖出。根据双方协议约定,泽宏科技100%股权已经转让,而大股东在股权交割完毕后30日内,仅需支付1200万元,剩余的1.08亿元只需在3年内付清。

另一家标的公司CALIENT Technologies Inc.,2017年,春兴精工分两次共计支付了5000万美元,间接获得了其25.5%的股权。和泽宏科技一样,一年后CALIENT Technologies Inc.25.5%的股权被春兴精工卖出,卖了3.2亿元。

年报显示:泽宏科技为公司贡献利润为-1554万元,CALIENT Technologies Inc.为公司贡献利润为 -1041万元,也就是说,这个交易等于是春兴精工剥离了两家亏损的子公司,避免合并财务报表之后对净利润产生不良影响。根据监管规则,上市公司若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股票就要被“戴帽”了,春兴精工此举则可以保证上市公司不会因此而被ST。

对于公司大股东来说,几乎是“空手套白狼”,得到了泽宏科技和CALIENT,短期内又不用支付大额价款。

4月23日,春兴精工更新了控股股东及其它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的专项说明,其中将上面提到的大股东及其附属企业卡恩联特4.4亿元的股权转让款由非经营性占用改为了经营性占用。

北京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郑绪华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述公告确认了春兴精工对控股股东的关联方享有应收账款,该等应收账款尚未收回,被关联方占用,故为关联方占款。至于到底是非经营性占用还是经营性占用,应以相应的审计标准来确定。

有分析称,这相当于春兴精工变相拿经营性的资金借给控股股东旗下的公司,用来收购自己旗下的资产,将资产变为收益,账面上得到了粉饰,但实际资金何时能到账恐怕还需要漫长的等待。

值得一提的是,4月19日,证监会公布了一份实控人内幕交易处罚单。文件显示,春兴精工实控人、时任董事长孙洁晓与时任董事郑海艳等3人,利用公司并购重组消息,通过多种方式加杠杆内幕交易公司股票,买入金额接近2.8亿元。意想不到的是,一顿操作猛如虎,上述3位“内幕者”不赚反亏2800万元。

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文件内容,证监会对孙洁晓等作出如下处罚决定:责令孙洁晓、郑海艳等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对孙洁晓、郑海艳分别处以25万元罚款。决定对孙洁晓采取十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郑海艳采取五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尽管因内幕交易被处罚,在这一轮行情下,孙洁晓已然是最大的赢家,股价从今年初的5元涨到现在15元,身价早已翻番。

4月26日,深交所向春兴精工发出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问询函称,2018年12 月10 日,你公司公告称拟将惠州泽宏 100%股权和 CALIENT 25.5%股权出售给卡恩联特,交易作价合计 44965 万元,你公司实际控制人孙洁晓同时为卡恩联特的实际控制人。2018 年期末,你公司披露的《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的专项说明》显示,你公司对卡恩联特往来资金余额为 40965 万元,往来性质为经营性占用。请你公司具体说明以下事项:(1)上述股权转让款被认定为经营性往来的合理性,是否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以及你公司解决上述资金占用的相关计划,是否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 年修订)》的相关规定。(2)孙洁晓已质押其持有的你公司股份总数的 100%,请具体说明孙洁晓及卡恩联特是否具有履约能力,是否存在其他履约保障措施。并结合你公司同类型其他交易的情况,说明该笔股权转让款还款期为36 个月的原因及合理性。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