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青年的资本逆袭 3万元股权变身40亿市值

2019-04-25 07:31:1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小镇青年的资本逆袭3万元股权变身40亿市值)

“职业教育就是教育行业的余额宝,高校不能完全无缝对接产业,培训机构的市场化程度高,因此培养出来的人员更受市场欢迎。”江勇表示。

江勇,一介小镇青年,2008年底用3万块钱在广西柳州入股恒企教育时,也没有想到,职业教育领域会给他展现这么大的商机。

11年后,江勇倚仗着“小镇青年”这个群体,3万元入股恒企教育,将一个小小的培训学校从1家到5家,再到100家,现在已经接近400家,遍布全国170个地市。2017年又借壳上市,如今市值逼近40亿,江勇的身价也今非昔比。

如何抓准6亿群落的商机

江勇现在的头衔是开元股份总经理兼副董事长,恒企教育董事长。

在江勇看来,随着我国劳动力结构逐步老化,后备力量供给不足,再加上产业转型升级迫切需求的大背景,发展职业教育势在必行,未来5到10年都是职业教育的风口。

和江勇不谋而合,中泰证券梁中华曾在3月底表示,高校大幅扩张的背景下,中等职业教育的毕业生数却在下滑,教育结构的分化或能部分解释就业市场的结构性失衡。然而,要实现产业升级,技能型劳动者不可或缺,职业教育将成为未来人才支撑点。估计到2020年,职业教育的市场份额将达到万亿,技师以上需求预计翻番。产业转型,人才先行。

“2008年11月,在广西柳州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一个名叫恒企教育的财务培训机构股权要转让,这家机构虽然不大,但是在当地小有名气。我此前在一家大型连锁店当财务总监,当时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觉得这个行业有点意思,而且价格也合适,于是就入股了这家机构。一开始肯定没有想那么多想法,只是走一步算一步。”本月中询江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曾经的心路历程。

江勇很快发现,这个市场需求之大远超他的想象。这从恒企的快速扩张也可见一斑。2011年恒企教育的分校从5个变成了22个,2012年则暴增至102家,校区遍布全国80来个地区,成为野蛮增长的一年。

而让职业培训快速发展的后备力量就是数量庞大的小镇青年。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相对一二线城市人口重视学历教育来说,三四线五六线城市的小镇青年在进城务工时,则需要更为实用的职业技能培训。

国盛证券表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对应,是指对受教育者实施可从事某种职业或生产劳动所必须的职业知识、技能和职业道德的教育。若以《职业教育法》的适用范围定义,职业教育包括学历类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和非学历类职业培训(技能培训、从业资格培训、招录考试培训等),其中学历类职业教育归属教育部管辖,非学历职业培训归属人社部管辖。

普通教育以研究型专业知识为目的,且存在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固定升学路径和目标,与此相对应的职业教育更侧重实用型技能培养,主要服务于各行各业的人才发展要求,因此在课程制定上更贴近产业实操。

据沃才教育推算,职业教育覆盖的人口近6亿,是教育行业用户规模最大的领域。

“硬要挤入白领有点难”

何江(化名)来自湖南娄底,其是职业教育的受益者之一。二本毕业之后,其就业之路一直不顺畅,再加上两度考研失败,生活一度跌入谷底。他告诉记者在学校学的知识似乎不够实用,没有办法即可应付现实的工作。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花了近2万块,历时3个月进行了职业培训。“当时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不知道要学啥,只是感觉会计专业和我本科学的管理专业比较沾边。学的过程也比较痛苦,课程强度比较大,毕业时成功应聘到了一家家装公司,目前在供应链成本岗做工程会计负责人。”

何江的情况并不特殊,广东云浮青年罗敏(化名)也表示自己是旅游管理专科毕业,但是毕业之后就一直没有理想的工作。“我不是脑子聪明的人,感觉硬要挤入白领这个行业有点难,一直对做饭很有兴趣,就去学习了西点烘焙。”

罗敏现在在当地开了一间蛋糕店,“比坐办公室要好,之前我做文员一个月到手的钱也就4000块,现在翻了一倍不止。”

何江和罗敏均认为,自己是学历教育的失败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或者适合成为所谓大学生,不可否认的一点则是,普通学校毕业的小镇青年就业压力要比拥有一技之长的职校生、技校生更大。

2月13日,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要建设多元的办学格局,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同时支持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职业院校和各类职业培训机构。

《方案》提出,经过5-10年左右时间,职业教育基本完成由政府举办为主向政府统筹管理、社会多元办学的格局转变,由追求规模扩张向提高质量转变,由参照普通教育办学模式向企业社会参与、专业特色鲜明的类型教育转变。大幅度提升新世代职业教育现代化水平。

并提出到2022年,职业院校教学条件基本达标,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建设50所高水平高等职业学校和150个骨干专业(群)。建成覆盖大部分行业领域、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中国职业教育标准体系。

江勇认为目前职业教育办学的难点在于人才问题和资金问题。“一是要有好的培训教材,优质的培训教材就需要优秀的教师进行研发编制;其次要有好的授课老师,能够将知识快速准确传达给学生;第三则是要有资金,此前都是通过加盟的方式进行扩张,随后有风投机构开始关注,我们通过稀释股权的方式进行融资。由于培训教育属于轻资产行业,没有资产能够抵押,因此从银行贷款的难度一直较大。”

引入风投的好处不仅在于带来了资金,更为重要的是对公司的结构治理和财务规范有更多的要求。

2017年,恒企教育终于通过并购重组的方式,借壳开元股份(300338)上市。

“职业教育就是教育行业的余额宝,高校不能完全无缝对接产业,培训机构的市场化程度高,因此培养出来的人员更受市场欢迎。”江勇表示。

据了解,培训机构的毛利润在70%到75%,不过净利润则大幅下降至10%到15%。

但职业培训机构办学也有不少困难。

“首先是学生素质良莠不齐,比如一个班有高中毕业生,也有本科毕业生,不同学生群体的接受程度不一样;其次由于没有学历,不少学生的重视程度不够,半途而废的情况时有发生;第三则是教育机构也是鱼龙混杂。”华南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此外,当代社会的分工细化,单品类职业培训的规模小却繁多。譬如健康管理师、小龙虾烹饪师等,它们的整体用户规模可观,但分散到全国各个县市,就显得过分稀缺了。尽管近两年,小众职业报名需求得到了指数级提升,优质、高水平的职业教育团队仍因为“入不敷出”,中国职业教育仍然“旱涝并存”的局面。

韩玉坤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