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女车主被催债 商户:为自己维权 绝非水军

2019-04-21 06:55:00 来源: 澎湃新闻(上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奔驰女车主被催债 商户:为自己维权 绝非奔驰水军)

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维权商户:为自己维权,绝非奔驰水军

近来,“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的部分商户们,四处奔波。

西安奔驰车维权女车主已经与奔驰方达成赔偿协议。看着电视镜头中维权成功的W女士(化名),商户们说,他们认出,她就是曾经“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的运营人员薛某,此前已经失联了大半年。

 “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大门贴出的通告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朱奕奕 摄

“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大门贴出的通告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朱奕奕 摄

因为失联,美食广场的商户纷纷停止营业,当初投入的大量资金也不知所踪。据商户们统计,美食广场的运营方共拖欠约20家商户及供应商,共计至少575万元。

“我们的诉求就是返还我们投入的资金以及两个月的营业额,同时希望薛某出面说明情况。”商户曹女士表示自己的诉求很简单,然而要实现起来太艰难。

商户:营业两个月,和运营方失联

4月20日下午2点,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闵行区爱琴海购物公园四楼的“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广场内有十多家餐饮类店铺,目前都完成装修却处于关闭状态。店铺内部积灰严重,店铺外也不见人,只有物业围起的围栏。

“我们就在此地营业了两个多月。”商户曹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和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竞集公司”)于2018年1月签下了联销经营合同,经历了五个多月的精心筹备,于当年6月15日正式开店。原本想安心做生意的曹女士不曾想到,两个多月后的8月17日起,她便与当时招募他们入驻的运营方薛女士和徐先生失去了联系。2018年9月15日至20日期间,美食广场内的各商户纷纷停止营业。

和运营方失去了联系,为何商户就无法经营?

曹女士向记者出示了当时签订的合同文本,原来该美食广场内商户使用的付款码都是竞集公司提供的收款码,而且无法修改,每月的营业额都是直接打入竞集公司的企业账户,商户只能等竞集公司扣除25%的租金费用后返还营业额。而竞集公司一旦失联,他们的流水就此消失,“营业一天亏一天”。

而且,据商户透露,竞集公司扣除的营业额在实际情况中远不止25%。

一家汤圆店的商户方女士告诉记者,她家首月的营业额有1.5万元,然而竞集公司以人工费用、运营费用变动等原因,最终只返还了2500元的营业额。 而另一位商户,王涛先生的店铺是其中运营状况最好的,第一个月的营业额是7万余元,竞集公司返还了3万余元;第二个月的营业额是10万余元,竞集公司返还了6万余元。第三个月,王涛的店铺仍在营业,但当月并未收到任何返还。 还有一些商户在自己组织的微信维权群内表示,营业的两个多月都没有收到应当返还的营业额。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多位商户表示,2018年8月17日起,他们通过各种方式都无法与美食广场运营人员薛某以及竞集公司总经理徐某取得联系。据曹女士回忆,部分商户得知,薛某在上海住处位于徐汇区某处,他们便经常前往小区周围,寻觅薛某的身影。2018年10月16日,有商户在徐汇某小区附近遇到了薛女士,并要求赔偿。薛女士选择报警,双方在派出所进行协商调解。

商户方女士透露,当时,薛女士的律师高某到场记录,薛女士表示会履行合同义务,然而,当晚薛女士被徐某接走后,再次失去了联系。

直至2019年4月初,商户们看到一女子在西安奔驰4S店内为自己维权的新闻登上热搜。“我们当时看到视频,一眼就认出了是她,不管是声音还是长相都一致。”商户方女士说,当时不少商户以及施工方就前往西安寻觅,并且在微博上发文试图维权。

为何商户们要“追着”薛某不放?

商户们的维权行动经媒体报道后,不少网友表示,薛某只是竞集公司的监事,并非股东,为何商户们要“追着”薛某不放?

商户曹女士回答是这样的,“2017年底,前来跟我们接触,并进行招商宣传的就是薛女士,她向我们传递了‘一起做美食博物馆’这个理念,而且在合同上签字的也是她。”因此,很多商户认为薛女士应当对他们负责。“我们每个商户付出了大概20至30万的入场进驻费,5万的押金。”曹女士说,入场费根据店面大小为22.5万元至29.5万元不等,售卖汤圆的方女士由于店铺较小交了22.5万元的入场费,经营淮扬菜的王涛先生交了29.5万元。

王涛先生也接受了澎湃新闻的采访,他表示,薛某在当时招商时,出示的名片是竞集公司的运营总监,很多招商细节都是薛某和商户敲定的。而在西安维权时,表示是薛某家属的徐某也有参与招商,其当时的身份是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及总经理,这是大家“追着”薛某和徐某的原因。

“他们要求入驻费及押金全额支付,但店面情况却远不如当初薛某招商时承诺的那么好。”王涛说,开业时间是夏天,但美食广场场内的空调力度极差,室内温度一直在36摄氏度以上,不少前来吃饭的顾客抱怨炎热难耐,“物业说是竞集公司负责的装修,用的是制冷力度较差的水空调。”同样,曹女士当时店铺内的情况也非常糟糕,大雨天店铺内“水漫金山”,漏水导致机器无法使用。

此外,美食广场内的洗碗工等工作人员以及店铺的装修施工方,也是由竞集公司招募并发放工资的,不少人员表示,并没有拿到自己的工资。4月20日下午4点,一位美食广场的施工方代表告诉记者,竞集公司曾要求分十期支付工程款,“施工完成后他们只支付给我们一期”。

根据商户向记者提供的一张表格显示,据“竞集守艺人”债权人统计,竞集公司共欠下商户、员工以及施工方钱款至少575万余元。

商户维权遭遇网络暴力,称绝非“水军”

商户们的资金去向不明,上网维权却遭到网友的辱骂。记者注意到,很多上网维权的商户被网友认为是“奔驰公司派来的水军”。

商户方女士表示,自己真的是很无奈,“我也认同薛某向奔驰维权的方式,但不代表她就是个十全十美的人,至少在我这边她就是不守信用的。”

曹女士透露,美食广场内的商户大都是小本经营,不少还是初次创业的大学生,人均三十多万的投入,亏损基本上就是“倾家荡产”了。“哪里有钱请律师来起诉?”曹女士称,经媒体报道后,终于有律师前来伸出援手,表示愿意低价提供代理诉讼服务,有些商户已经启动了法律维权途径。

商户曹女士和王涛先生也都确认,自己从未获得过奔驰方的相关联系,并非网传的“水军”或者“黑子”,只是同样的维权人。曹女士说,“网友的逻辑不太对,奔驰已经和薛某达成了赔偿协议,肯定希望这事情尽快被淡忘,怎么还会来找我们当水军”。

4月20日晚间,澎湃新闻记者根据曹女士提供的手机号,试图联系薛某以及徐某,然而薛某的竞集公司工作手机号已经停机,而徐某的手机号始终在通话中。此前西安奔驰维权事件中,澎湃新闻记者曾与徐某通过手机号取得短信联系,然而今日记者再就此问题求证对方,徐某再未回应。截至发稿,记者尚未与两位当事人取得联系。

律师:竞集公司若存在违约,应当进行赔偿

就商户们维权中的疑问以及网友们的不少问题,澎湃新闻记者当日咨询了澜亭律师事务所的邓高静律师。

“公司和公司股东是两个概念”。邓律师介绍,在法律上公司是独立的主体,公司的责任由公司承担,与公司的高管没有直接联系,本事件中商户、供应商都是和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订合同的,合同的相对方是这家公司,而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或者监事,公司的人格与其法定代表人、股东、监事的人格是相互独立的,对合同负有履行义务的是上海竞集公司。

至于上海竞集的股东、法定代表人、监事是否要承担责任,邓律师表示,需要有证据证明公司的财产与上述人员的财产存在混同或者上述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侵占了公司的财产,或者公司的股东存在出资不实或者抽逃出资等情形,需要进一步调查前述信息。

同时,根据商户的描述,竞集公司在合约签订后存在违约行为,例如并未按时返还商户的营业额,返还的比例与合同规定的扣除25%不一致,以及未能尽到运营美食城的责任等,导致商户的亏损,竞集公司应当进行赔偿。邓律师建议,商户走法律途径维权,立案后可以由法庭提供调查令来查明竞集公司内部的财务状况是否存在混同。

澎湃新闻记者 朱奕奕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刘嵩_NBJ994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