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元项目子虚乌有?盛运环保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疑窦

2019-04-13 10:01: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亿元项目子虚乌有?盛运环保在陕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疑窦)

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地处八百里秦川东部,南依秦岭,北邻渭水,处于古都西安1小时经济圈。主要从事垃圾处置及焚烧发电项目的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运盛环保”,300090.SZ)曾于2017年7月宣称要在此地投资3亿元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用地约为80亩,项目建设期为18个月。

时隔近两年,2019年4月9日,经济观察报记者雨中辗转多个乡镇,探寻盛运环保在华州区的上述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但始终未能如愿找到该项目开工动土的丝毫痕迹。

对于盛运环保拟在当地投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的真实性,华州区发改局重点项目办主任谷迎军4月9日下午对记者表示,“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项目在我们这边立项。”随后,华州区发改局的相关人士也带领记者去环资科查询2017年以来备案、立项资料,均未发现上述协议的相关内容。

华州区住建局局长陈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是几百万的项目,发改局都会进行备案、立项,3亿元的大项目,发改局都没有相关备案的话,他(即盛运环保)跟谁签的协议?”

负责投资建设上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渭南市盛运环保电力有限公司(下称“渭南盛运环保”)的法定代表人开金林4月9日下午却对此矢口否认:“怎么可能呢,这个项目的规划都在区住建局那边。”

除了华州区,盛运环保还曾计划在陕西省铜川市、商洛市、延安市以及西安市临潼区投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不过,在铜川市招商局对外经济合作中心主任董念文的记忆中,铜川市近些年并没有垃圾焚烧发电厂相关项目推进,也没听说过盛运环保要在当地投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

对于上述地区政府相关人士的说法,记者多次致电了盛运环保董秘办,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2017年出现亏损,2018年陷入债务危机,盛运环保2019年3月29日公告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期重组宣告落空;4月4日又因信披问题受到交易商协会的公开谴责处分,并暂停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

盛运环保曾经公告在垃圾焚烧发电领域跑马圈地的项目,有多少个出现上述陕西省内项目的情况,从目前的信息披露中,并不能找到答案。

亿元项目在哪?

资料显示,盛运环保创办于1997年,并于2010年登陆创业板。公司上市之初主营输送机械产品和环保设备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4年,公司通过了重大资产出售方案,将其拥有的与输送机械业务相关的资产、股权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增资、转让等方式转移出上市公司体内。本次交易完成后,盛运环保主营业务收入将由原来的输送机械类业务收入及环保类业务收入转变为单一的环保类业务收入。

自2014年以来,盛运环保公告显示,其开始在全国各地跑马圈地,采取BOT模式大力投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接连与各地政府签署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特许经营协议、框架协议,并对部分子公司进行增资。BOT模式是盛运环保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主要模式,即政府授予企业特定范围、一定期限内的独占特许经营权,许可其投资、建设、运营城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并获得垃圾处置费及发电收入,在特许经营权期限到期时,项目资产无偿移交给政府。

盛运环保于2017年7月公告称,渭南市华州区人民政府与公司签订了《渭南市华州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特许经营协议》(下称“协议”)。本项目在渭南市华州区选址(具体地址以相关批复为准),按照“一次规划,分期建设”的原则,新建一座总规模为600吨/日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其中一期工程规模为300吨/日,配套一台300吨/日的机械炉排炉和一套9MW汽轮发电机组。预留二期扩建端(具体内容以《项目申请报告》批复为准)。项目处理范围为包括但不限于华州区所产生生活垃圾。项目投资规模为3亿元。

根据渭南市政府委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编制《渭南市城市总体规划 (2016-2030)》(草案),(下称《规划》),华州区以马家沟垃圾填埋场、高塘镇垃圾填埋场为过渡方案,并扩建现状高塘镇垃圾填埋场为综合环境处理园区,集生活垃圾填埋与焚烧、污泥处置、建筑垃圾处理、医疗垃圾处理功能于一体,中远期结合生活垃圾热值变化情况,适时建设垃圾发电厂。

记者于4月9日辗转最有可能成为运盛环保投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的马家沟与高塘镇等辖区的诸多村子。经向村民多番打听,记者终于在高塘镇圣山村庄吝组附近的大山中寻访到一处大型垃圾填埋场。从庄吝组到该垃圾填埋场的约一公里山路上,时不时有印有“华县(华州区原名)环卫”字样的垃圾车驶过。

树立在上述垃圾填埋场外围的工作牌显示,该生活垃圾填埋厂占地126亩,总投资990万元,于2009年建设,2013年8月全面建成并投入运营,现日处理生活垃圾73吨。然而,诺大的垃圾填埋场,并未发现任何与盛运环保相关的信息。

高塘镇政府的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我们这边是旅游小镇,从没听说过要在高塘镇投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

对于与华州区签署的上述3亿元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是否存在?开金林对记者表示,“这个项目的规划都在区住建局那边。我们现在有好多批文没拿到,科研环评还没有通过,这个项目就没有推进,目前处于停顿状态。”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包含华州区3亿元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盛运环保2017年全年公告签署或中标的项目多达14个,其中多数为垃圾焚烧项目,少数为污水处理、环卫服务项目,总投资金额约为110亿元。

在陕西省内的投资建设方面,除了上述关于华州区的协议外,盛运环保2014年7月31日公告称,其2014年7月已与陕西延安、铜川、商洛等市签署了相关垃圾发电BOT项目特许经营框架协议。为了早日签署正式《垃圾发电BOT项目特许经营协议》,盛运环保在陕西延安、铜川、商洛设立垃圾发电项目公司推动相应工作。此后的公告显示,2014年8月,盛运环保与西安市临潼区签署了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框架协议,项目总投资估算3亿元,项目建设期为20个月(自项目申请报告核准之日起计)。

不过,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政府官网信息显示,其自2014年以来公开披露的重点项目动态进展目录中,记者并未查询到该项目。

工商信息显示,开金林还是负责建设临潼区垃圾焚烧项目的西安市临潼区盛运环保电力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于其自称临时有事并于4月9日晚前往安徽,记者原定于4月10日在陕西渭南对其进行面访一事搁浅。

之后的两天,就盛运环保在西安市临潼区投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一事,记者再次致电开金林,他以现在有事为由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4月11日,在铜川市政府大楼里,铜川市招商局对外经济合作中心主任董念文向记者回忆称,“铜川市近些年并没有垃圾焚烧发电厂相关项目推进,也没听说过盛运环保要在当地投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

铜川市招商局对外经济合作中心的相关工作人员也为记者查询了相关资料,但是截至记者离开前的约一个小时,并未查到与盛运环保签署相关协议的资料。此外,在该相关工作人员看来,“即使盛运环保跟政府签署了相关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协议,但肯定没有实施。”

300亿订单未执行

记者上述调查的盛运环保公告中提及的渭南市华州区、西安临潼区、铜川市三地项目,是子虚乌有还是陷于停顿,记者在该公司的公告中并没有查询到后续的相关披露。

盛运环保拟在陕西投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的已披露金额合计只有6亿元。这只是冰山一角。2018年半年报显示,盛运环保BOT项目尚未执行订单投资金额为305.45亿元,处于施工期订单未完成的订单投资金额有337.2亿元。

记者注意到,盛运环保近几年来签署的项目中,诸多项目在签署协议后再无下文。盛运环保在多份公告中均有提到,“公司项目建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

在国内近几年十分火热的垃圾焚烧行业,盛运环保公告拿到的项目并不少,但公司的经营状况却持续下滑。到底是什么原因?

国内垃圾焚烧项目基本采用BOT模式建设,上市公司前期投资规模较大。不过,盛运环保近些年的经营活动并未对公司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2015年至2018年3季度末,盛运环保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51亿元、-16.08亿元、-21.14亿元和3.34亿元,累计金额为-36.39亿元。

近几年来,盛运环保不断进行融资。相关公告显示,2015年至2017年,盛运环保通过资本市场募资约36亿元。其中,2015年,盛运环保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约21.24亿元,通过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募资5亿元;2016年,再次发行公司债券募资5亿元;2017年发行了4.77亿元的三年期公司债券。

财报显示,盛运环保资产负债率一路飙升。2015年末至2018年3季度末,盛运环保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2.54%、52.80%、71.40%和74.84%。接连猛增的债务为盛运环保的债务清偿能力埋下了隐患。

在外部融资渠道偏紧的2018年,盛运环保爆发债务危机。最早曝出债务危机是2018年1月,盛运环保子公司宁阳盛运环保拖欠佛山海晟金融租赁公司一笔909万元的租金逾期。随后,债券接连违约、债券评级被接连下调、巨额债务违约、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等一系列麻烦事缠上盛运环保。

盛运环保今年4月4日发布的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显示,因资金周转困难,公司逾期债务共有77笔,逾期起始日最早为2017年7月20日,最晚为2019年3月25日,合计金额约为41.37亿元。

广发证券认为,2013年后,借助PPP模式推行,生态治理需求大幅释放,上市公司在手订单大幅增长,资产负债率大幅提升。2017年以来,随着融资环境趋紧,PPP整顿等因素,部分环保民营企业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且因普遍质押率较高,成为股权质押的雷区。

凯迪生态、神雾环保等多家上市公司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债务违约。

盛运环保表示,公司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这些可能影响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增加财务费用,加剧公司面临的资金紧张状况。

盛运环保也曾打算通过重组来自救。2018年5月23日,盛运环保公告称已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川能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公司控股股东开晓胜拟以协议转让等方式将所持有盛运环保13.69%转让给川能集团。此外,川能集团将对相关垃圾发电项目按照特许经营权协议投资额度不低于156.75亿元。

不过,该项重组最终落空。今年3月29日,盛运环保收到川能集团《关于终止盛运环保项目并购工作的函》,川能集团终止对公司的股权并购工作。由于公司的违规担保、财务资助、债务到期不能清偿等存在的问题一直未能解决,导致二者的合作终止。

2019年1月,债权人已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破产重整,公司将配合各方推进重整申请期间的审查受理工作,配合工作组继续开展清欠解保、推进相关债务重整、股权合作等相关重大事项等工作。

桐城首富变“首负”

盛运环保2014年至2017年疯狂拿项目期间,其股价一直在10元/股上下震荡。2018初爆发债务危机后,其股价开始飞流直下,暴跌至现今的2.5元/股附近。2018年7月9日,开晓胜所持的6639万股股份就已跌破平仓线。

盛运环保2018年4月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开晓胜已于3月30日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资料显示,2010年,开晓胜作为桐城市本土企业家首次成为2010年登上榜单的15位安徽企业家之一,;2013年以总资产32亿居安徽富豪榜第四;2018安徽富豪排行榜中以31亿财富排安徽富豪第20位,全国第1378位。

伴随着盛运环保近一年债务危机的持续发酵,开晓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遭到冻结以及多轮轮候查封冻结。

4月10日,盛运环保公告称,于4月4日收到交易商协会《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市场自律处分决定书》,其中显示,盛运环保作为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人,在债务融资工具存续期间存在债务违约记录的信息披露不真实、不准确,未及时就债务逾期事项进行信息披露,未及时就资产抵(质)押事项进行信息披露等违反银行间市场相关自律管理规则的行为。鉴于此,给予盛运环保公开谴责处分,暂停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责令其针对本次事件中暴露出的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

此外,2015年以来,盛运环保的业绩持续下滑,甚至连续两年出现严重亏损。2017年报和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其分别亏损13.18亿元和25.35亿元,均同比出现大幅下滑。如果2019年度再度亏损,其或将面临退市境地。

4月10日披露的一季报告显示,盛运环保净利润预计亏损6,200万元-5,700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791万元。2019年以来,公司经营状况继续恶化,陷入较大债务危机,债务到期不能清偿,流动性严重不足,公司项目建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对生产经营产生较大影响。

在受到公开谴责处分以及一季报之后,4月10日,盛运环保涨停以2.85元/股收盘,次日最高冲上3.06元/股,随后再度下跌。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半年逆袭哈佛,硕士自曝大脑训练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