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保护伞逐渐失灵 九泰基金弱化定增色彩

2019-04-05 11:29:19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红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大股东保护伞逐渐失灵 九泰基金弱化定增色彩)

红周刊》作者 曹井雪

昔日凭借定增市场的火爆以及股东方九鼎集团提供的便利,九泰基金发展成为公募定增大户。然而随着定增新规和减持新规的颁布,定增市场迅速冷却;2018年,九泰旗下有锐丰、锐诚和锐华3只定增基金完成转型,公司主打定增策略受挫。

在定增基金无法充当主角的情况下,实际九泰旗下主动权益类基金业绩也平平:其中,成立迄今净值增长率最高的基金为九泰久益,但截至4月3日收盘,其2017年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51.01%,而且该基金2018年末的规模仅有1427万元。除了主动权益类基金外,公司只有1只货币型基金和1只债券型基金而已。

定增基金日渐式微

“定增”一词不仅对九鼎集团意义非凡,对于旗下子公司九泰基金而言,更是颇为重要。成立于2014年的九泰基金,此前曾凭借定增基金实现弯道超车,在2016年末的规模突破百亿元。

追溯历史,在2013年IPO暂停后,定增成为A股最重要的融资方式,2015年A股定增规模超过了1.3万亿元,2016年上市公司定增融资金额达到1.72万亿元。彼时在上市公司定增大行其道之际,参与定增市场的定增基金也应运而生,九泰和财通也迅速发展成为了以“定增”为主要特色的基金公司。“定增做得好不好,关键在于公司能否拿到定增资源,或者是否愿意出高价获得优先配股。”知名分析师常玏表示。

对于九泰基金能在定增方面脱颖而出的原因,好买财富研究总监曾令华分析:“除了市场环境较好外,作为股东方,九鼎集团也为九泰基金拿定增项目方面提供了诸多便利。PE是九鼎集团的重要业务,在投资的企业上市后,九鼎也能够更迅速地获得企业相关信息,定增信息也不例外。”

但经历了定增新规和减持新规后,2017年和2018年,定增市场的规模分别下滑至1.32万亿元和7322.51亿元。在定增融资规模收紧的情况下,定增基金也纷纷开始转型:据《红周刊》记者统计,截至2019年4月3日,2017年迄今转型完成的定增基金已经有27只。九泰基金旗下定增基金——九泰锐诚、九泰锐丰和九泰锐华均先后完成转型,其中九泰锐丰在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决议生效后提前转型。

目前,九泰旗下现有的定增基金还有泰富定增、锐智定增、锐益定增3只,此外,锐富事件驱动也参与定增。目前这4只基金也面临着定增项目减少的尴尬:2018年合计参与定增20次,2019年以来参与的定增项目只有两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6年和2017年,九泰旗下基金参与定增项目的次数分别为52次和80次。

权益类基金业绩乏善可陈

截至2019年4月3日收盘,上述4只基金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均为正值,其中锐智定增的年化回报率达到了9.42%。不过2018年市场整体走弱,该基金的业绩也受到影响,2018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0.44%。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首先是去年市场环境恶化,使得解禁后公司股价大幅回调;此外,再融资新规也令定增股票的发行价几乎丧失了折价空间。新规明确了定价基准日为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期首日,而此前有关定增发行价的规定是不得低于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的交易均价的90%。

具体看来,该基金2018年和2019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3.1%和30.61%。根据2018年年报,记者发现,该基金持仓中,因认购增发证券而于期末持有的流通受限的证券有14只,占期末基金资产的比重为40.49%。除了去年参与认购的赢合科技和春秋航空外,其他12只股票期末估值单价都较认购价格出现下降。

其中神州信息股价从认购之初的25.51元下降至9.34元,降幅达到63.39%。年报显示,神州信息的可流通日为2018年12月31日,假设按照当时该基金持有的21.5096万股全部在当天完成交易计算,该基金浮亏347.81万元;即使该基金未进行交易,经过今年的反弹,截至4月3日收盘,神州信息的股价仅为13.94元,如果按照这个价格卖出,该基金的浮亏金额也将达到248.87万元。

而在旗下定增基金业绩平庸、谋求转型之际,公司其他类型基金的业绩也没有表现出过人之处。除去定增基金外,公司现存的主动型权益类基金还有10只,统计它们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红周刊》记者发现,截至4月3日,成立迄今净值增长率最高的基金为九泰久益,其成立于2017年1月25日,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49.66%。

但分年度来看,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以来,该基金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15.75%、-2.15%和33.33%,在同类基金中的排名从未跻身前15%。而公司剩余的其他权益类基金,也从未曾在年度排名中闪耀。

聚焦2019年以来的表现,根据银河证券近期发布的一季度基金管理人股票投资主动管理能力评价,九泰基金管理收益率为15.97%,在108家基金公司中排在第99位。从各只基金的表现来看,它们今年以来出现了明显分化:首先,受A股市场行情复苏的影响,九泰旗下部分权益类基金的业绩明显改善,其中截至4月3日收盘,九泰久兴年初迄今的涨幅已经达到38.35%,此外,还有锐丰、锐诚、久益、天富改革动力和久盛量化先锋5只基金的净值增长率也超过了30%。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鸿祥服务升级、九泰久稳和九泰天宝3只基金的净值增长率均低于10%。

其中九泰天宝的净值增长率仅为-0.94%,在同类基金中排在了后十位。查阅九泰天宝的具体资料,记者发现,这只成立于2015年7月的基金,在去年末的规模仅有181.56万元。目前该基金由刘勇一人担纲,在基金规模极其迷你的情况下,或许出于投资者赎回的考虑,该基金自去年二季度末以来,各报告期末均未购买股票或债券,而银行存款的平均占比为99.12%。

对此,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表示:“监管规定,连续60日出现基金的总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就会触发清盘。而九泰天宝规模长期维持在5000万元以下,至今仍未清盘,说明中途应该是寻求资金进行过渡。公司保留这只基金,可能用来转型其他类型产品。”

基金规模愈发迷你

除了九泰天宝外,九泰旗下规模迷你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不在少数。据《红周刊》记者统计,除去定增基金,去年末,公司规模最大的主动型权益类基金为天富改革新动力,其规模为5.39亿元;其余9只基金,除了九泰锐丰和久盛量化先锋的规模为2.06亿元和2.02亿元外,其他基金的规模均在2亿元以下。

不仅是单只基金规模迷你,公司整体的规模也排名靠后:去年末,九泰基金的资产规模为59.8亿元,在131家基金公司中仅排在了97位;而2017年末,公司的规模还为144亿元,排名位于79位。

对此,张婷分析:“基金公司的规模遭到腰斩,主要原因在于在‘定增新规’公布之后,九泰基金之前主打的定增产品逐渐转型,但是投资者并不认可;而且这类基金的业绩表现欠佳,因此在基金开放赎回后纷纷赎回,导致基金规模锐减。”

而《红周刊》记者统计也发现,去年转型的定增基金是公司规模缩水幅度最严重的一类产品:去年末,九泰锐丰、九泰锐诚和盈华量化(原九泰锐华)的规模分别为2.06亿元、1.92亿元和1.48亿元,同比分别减少了76.67%、11.52%和65.18%。而从业绩上看,自基金成立至2018年末,3只产品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仅为-11.69%、-10.12%和-14.5%。

天相投顾基金评价中心负责人贾志补充道:“九泰基金受股东方影响,传统优势领域大幅下滑;同时,作为成立时间不久的公司,渠道建设相对还不成熟,因此,公司整体规模变动幅度也比较大。”

今年以来,公司旗下基金规模缩水的危机还在持续发酵。2月1日,锐富事件驱动迎来开放日,从2月12日公示的申购、赎回结果来看,该基金有效申购申请为1138.41份,有效赎回申请却多达4594.73万份。不过该基金的申赎受到了基金总份额基本保持不变的限制,只有1138.41份赎回申请被兑现。因此下一个开放日,该基金仍存在被巨额赎回的风险。

基金经理星光黯淡

此前,九泰基金倚靠股东方带来定增资源,凭借定增基金发展壮大,在这个过程中,基金经理承担的角色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而如今,定增基金纷纷转型成为灵活配置型基金后,基金经理在管理过程中也将发挥愈发重要的作用。

天天基金网显示,目前公司共有基金经理8人,从任职回报来看,各位基金经理的历史表现似乎都鲜见亮色:截至4月3日收盘,掌管单只基金时取得任职回报最高的基金经理为刘开运,他自2015年8月14日担纲九泰锐智定增以来,取得了38.71%的任职回报率。而任职年限为3.72年的刘开运,也是公司目前最具资历的基金经理。目前,“一拖多”的情况在他身上也体现得比较明显:锐智定增、锐益定增、锐富事件驱动以及锐丰也均由他管理,任职回报率均为正。不过他也并不是“常胜将军”,例如2018年11月卸任的盈华量化,其在管理该基金期间的回报率仅为-12.18%。

如果不将定增基金的收益计入在内,孟亚强在2016年6月7日以来管理九泰久盛量化先锋时取得的收益率最高,不过也只有32.08%。与刘开运类似,孟亚强也成为了“一拖多”的基金经理,他目前管理了包括量化基金、普通灵活配置型基金在内的4只基金,也均取得了正的任职回报率。持股方面,他似乎更青睐于大盘股,三、四季度末持有大盘股的数量分别为7只和8只。

以天富改革新动力为例分析,该基金在2018年6月5日之后,均由孟亚强独自管理。在资产配置方面,去年二季度末至四季度末,孟亚强保持了此前与他人共同管理时高股票仓位的配置风格,股票市值占基金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92.57%、92.51%和90.55%。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对记者坦言:在九泰基金内部,刘开运和孟亚强的回报率领先于其他基金经理,但是放眼整个行业,这两位基金经理任职以来取得的业绩并不亮眼,名气也不大,因此很难以自身的品牌号召力为公司吸引更多的资金。除了刘开运和孟亚强外,公司其他的基金经理的表现更是缺乏闪光点。

除了权益类基金外,九泰基金其他类型的基金目前发展情况也不乐观:目前只有九泰日添金1只货币型基金以及九泰久鑫1只债券型基金。其中日添金去年末的规模为13.74亿元,较2017年末缩水了17.44亿元;九泰久鑫的规模为1336万元,较2017年末缩水了5204万元。

不依靠定增基金发力,意味着九泰基金将走上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九泰过度依赖曾经的优势领域,未及时补充短板。公司目前既没有在发的基金,也没有进行行政审批的基金储备,2019年的发展前景不容乐观。”贾志表示。


杨斌 本文来源:证券市场周刊·红周刊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