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鸿控股:信披不及时吃监管函 现“迷雾”受关注

2019-04-02 18:55:45 来源: 网易财经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金鸿控股:信披不及时吃监管函,信披再现“迷雾”受关注)


文/号外财经(北京号外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南风

2018年,对金鸿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鸿控股”)来说,或许是多事之秋,多次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监管函,而其中因未及时披露子公司北京正实同创环境工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实同创”)业绩完成情况,还牵出了一段“往事”。

与江苏中赛的“爱恨情仇”

此前,号外财经(北京号外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曾在《金鸿控股合作“队友”劣迹斑斑,公司债评级四次遭下调》一文中,提及金鸿控股公司债曾四次遭信用等级下调等问题。

而事实上,金鸿控股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前身为中油金鸿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鸿能源”)的金鸿控股,主营业务之一的环保工程服务主要依托子公司正实同创开展。且年报提及正实同创为国内领先的大气污染物控制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重要性不言而喻。

然而如此重要的全资子公司却和金鸿控股有一段不得不提的“往事”。

2015年,金鸿控股以4.3亿元的价格向江苏中赛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中赛”)及彭晓雷收购正实同创49%股权,在持续经营的前提下,正实同创于评估基准日经审计后的所有者权益为1.04亿元,收益法评估后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8.85亿元,增值额为7.8亿元,增值率为747.03%。

在金鸿控股同江苏中赛及彭晓雷的股权转让协议中,江苏中赛与彭晓雷共同承诺:2015-2017年,正实同创累计净利润不低于2.4亿元,年度净利润分布分别为0.6亿元、0.8亿元、1亿元。。

结果正实同创非但没有完成承诺业绩,反而净利润逐年下滑甚至为负。

2015-2017年,正实同创实际净利润分别为4,575.87万元、3,033.44万元、-1,479.45万元,2016-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33.71%、-148.77%。同期净利润与承诺业绩分别相差1,424.13万元、4,966.56万元、11,479.45万元,合计相差17,870.14万元。

而金鸿控股解释称,由于近两年来国内实体经济不景气,上游行业出现波动以及环保产业进入洗牌期、行业毛利率下降、回款风险大,且火电环保工程业务市场萎缩,火力发电企业利用小时数持续低迷等共同影响,导致正实同创盈利不达预期。

话虽这么说,金鸿控股还是一纸诉讼将江苏中赛告上法庭。

2018年8月10日,金鸿控股称与江苏中赛的股权转让纠纷已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并将开庭审理,因约定的业绩承诺未完成,金鸿控股请求判令扣减江苏中赛持有金鸿控股的761.68万股股票,并将以上股票变现后所得价款作为业绩补偿金支付给金鸿控股,或判令江苏中赛支付相当于761.68万股股票价值的业绩补偿金。

需要指出的是,金鸿控股也因为与江苏中赛的这段“恩怨”而收到来自深交所的监管函。

据公司部监管函(2018)第92号文件,2018年9月26日,金鸿控股因未在江苏中赛不能履行承诺时及时披露具体原因和董事会拟采取的措施以及提供保证担保时未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管理部的监管函。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风波中的“主角”正实同创还被列入过失信黑名单。

据(2018)鲁0591执440号文件,2018年8月8日,正实同创因未履行(2017)鲁0591民初1802号文书确定的义务,被东营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除上述精彩的“戏码”外,金鸿控股的在建工程情况也值得关注。

多个项目进展缓慢

2015-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金鸿控股在建工程分别为18.78亿元、20.33亿元、17.75亿元、22.85亿元。

居高不下的在建工程背后是金鸿控股已成常态的项目预期收益不达标,以及在建项目进展缓慢有关。

截至2017年年末,投资项目“衡常线长输管线”已完工,累计投入2.71亿元,预计实现收益2,671万元,然而截至报告期末累计实现收益仅为176元,与预期收益相差甚远。金鸿控股对此解释称,未达预期收益原因为项目完工时间晚于预期,项目运行时间较短。

无独有偶,金鸿控股项目未达收益的还有“张家口市宣化区天然气利用工程项目”。该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为2015年12月31日。然而截至2017年年末,该项目实际收益为-3,622万元。

“LNG和CNG加气站项目”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该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2017年该项目实现收益为-737万元。金鸿控股对此解释称是由于政府规划调整、土地权证办理、土地征收补偿等问题没有解决导致进展缓慢,影响预期效益的实现。

而金鸿控股另一项目“应张天然气输气管道支线工程项目”则是进展缓慢,截至2017年年末,项目进度仅为11%。对此金控控股解释称是因为项目协调难度大,项目设计县、区较多,场站、阀室永久性占地指标紧张且不易调整,使得项目土地手续办理进展缓慢。

通过对上述募投项目的研究,号外财经(北京号外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发现金鸿控股不仅项目进展缓慢、未达预期收益,其信息披露也存有疑问。

信息披露现“迷雾”

资料显示,金鸿控股有个“衡阳-常宁水口山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由金鸿控股全资孙公司衡阳市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衡阳天然气”)实施,该项目募集资金承诺投资总额为15,566万元,截至2017年年末,已全部投入完毕。

而该项目与上述“衡常线长输管线”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者或为同一项目。

据金鸿控股2014年审计报告,“衡常线长输管线项目”预算数也为15,566万元,与“衡阳-常宁水口山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的募集资金承诺投资总额一致。

而二者建成时间也具有一致性。“衡常线长输管线项目”是在2017年间完工,“衡阳-常宁水口山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是在2017年7月1日完工,时间吻合。

在多家权威媒体的报道中,也都显示“衡阳-常宁水口山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与“衡常线长输管道项目”关系匪浅。

在衡阳广电网的节目报道中,“衡阳-常宁水口山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建设队在建设场地悬挂的横幅中也将该项目简称为“衡常管线工程”。

然而号外财经(北京号外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在翻阅金鸿控股年报后,却发现不少疑点。

据金鸿控股2017年年报显示,“衡阳-常宁水口山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报告期内实现的收益是176万元,而“衡常线长输管道项目”截至报告期末实现的收益却是“可怜”的176元,令人不解。

此外,据金鸿控股历年审计报告及2017年年报,“衡常线长输管线”的资金来源是募集资金和银行贷款。然而金鸿控股2017年债务跟踪评级报告却显示,该项目的资金来源为2亿元的银行贷款,其余自筹。为何“募集资金”一项被抹去不提?

林林总总,金鸿控股的信息披露令人不解,不知道会不会再收到监管函?

刘嵩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综合 责任编辑:刘嵩_NBJ994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