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峰"复出"8个月后谈海航:2019年仍是困难的一年

2019-03-29 08:02:3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陈峰“复出”8个月后谈海航: 2019年仍是困难的一年 机遇在海南自贸区(港))

本报记者 戴安 海口报道

导读

陈峰坦言,由于解决问题需要过程,资金缺口需要时间来逐步化解,因此2019年仍然是困难的一年:一方面债务到期需要刚性兑付,另一方面资产处置需要过程,优质资产也不能因为急于出手而卖白菜价。

“目前海航集团局面稳定,但是2019年还面临很大的困难,资金缺口还在。因此处置资产还在加大力度当中,不是主业的项目再好也不留了,坚决处置掉。”

除了继续剥离非主业资产,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表示,在航空主业上,2019年还将坚定不移地投入海南自贸区(港)的建设,落实飞机维修、机场建设、空域优化和国际航线等重大项目,加快制定项目详细计划并推进落实。

谈2019年:仍是困难的一年

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表示,2018年6月之后,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精神,海航处置资产、降低杠杆、聚焦航空主业健康发展,通过“生死之搏”从困境中逐步走出来,局面稳定住了:一是守住了航空安全底线,二是守住了刚性兑付,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不过他也坦言,由于解决问题需要过程,资金缺口需要时间来逐步化解,因此2019年仍然是困难的一年:一方面债务到期需要刚性兑付,另一方面资产处置需要过程,优质资产也不能因为急于出手而卖白菜价。

陈峰说,一是海航确实有张力,二是金融机构对海航有信心,能看到海航是好企业、好资产。

“以无我的心态尽最大的努力,给社会和所有支持海航的人带来信心。”陈峰认为,自己“复出”八个月最大的成绩就是稳定了局面,“局面稳定太不容易了,要有定力,‘八面来风吹不动’的信心源于党和国家的支持和指示,以及坚定不移的自救。”

在他看来,这个自救和他救的过程,两者缺一不可,企业的自救是市场行为,银行“救”企业是业务关系,政府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则政策导向上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引导金融机构与企业之间形成一个克服困难的合作机制。

谈主业:继续聚焦主业发展

在明确“聚焦航空运主业、健康发展”战略要求后,最近半年海航在航空主业上作出的一些结构性调整也引起了业界关注。

2018年11月和12月,海航陆续出让乌鲁木齐航空和首都航空控股权,业内总结为“地方控股+海航管理”模式,被认为是一步“妙棋”:海航既可以获得资金解决燃眉之急,也能在短期内保留对航空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对此,陈峰表示:“出让地方航司部分股权是战略调整需要,这需要我们放开胸怀,舍得!”他举例,首都航空股权调整后,仍实行航空运输专业化管理,配合北京大兴机场的建设,使北京市航空产业链上不至于没有本地航空企业,对员工来说,北京户口和住房也更容易解决。

陈峰透露,海航出让旗下地方航空公司股权给地方,接下来海航旗下基本谈定的有七八家,都将陆续今年年内签约,目的是坚定不移地与地方共同发展、实现共赢。

此外在航空主业方面,海航计划继续扩大规模、提高服务质量、提高企业经营效益。以扩大规模为例,海航计划以海南航空为主力,在未来五年新增海南始发国际航线40条,支持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据了解,2019年,2月28号开通了海口-大阪的直飞航线,接下来还将开通海口-莫斯科、海口-东京、海口-首尔、三亚-仁川等航线。

“只要当地政府城市需要开,现在海航具备开通的能力,但现在的问题是航权不足。”陈峰说。

航权资源不足也已经成为中国航司扩大国际航空运输、推进国际化发展战略的主要瓶颈。2018年5月,民航局颁布《国际航权资源配置和使用管理办法》及配套实施的《北京“一市两场”国际航权资源配置政策》,鼓励空运企业根据航空运输协定及有关协议开辟新的国际航线,对国际航权资源进行分类配置管理,渐进打破“一条远程国际航线一家承运人”的规则。

海航物流板块则会以航空货运、机场运营管理及临空产业开发等为主要业务方向,致力于发展成为特色鲜明的航空物流现代服务企业。2018年3月,海航宣布成立海航物流集团,统筹管理原海航现代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海航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也由西安迁址海南。

近年来,包括顺丰、圆通等在内,越来越多的地面快运快递起家的企业开始拓展航空货运。陈峰表示,海航在航空货运上规模更大,旗下运营全货机28架,运营管理及合作运输机场16家,此外机场连接物流园区和临空产业园区,接下来将把这种“海航管理”继续做强、做出特色。

谈过去:“走出去”还没准备好

回顾过去海航的发展道路,陈峰用“风起云涌、波澜壮阔”八个字形容。他认为,在国家走出去战略中,中国企业不管民营国营都是一马当先,但海航并购的项目如果放到今天,想收购世界顶尖级企业基本没有可能,要看形势。海航把若干年做不到的几个公司一把收购下来,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以航空相关行业为例,2015年到2016年,海航陆续收购航空地面服务公司Swissport、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Avolon、美国CIT集团的飞机租赁业务,以及航空配餐公司gategroup。

陈峰表示,当时机会好,价格便宜,国外融资也便宜,50%以上都是国外银行贷款融资。

“但是一旦有内外部因素变化,你自身还不成熟,无法完成并购逻辑的时候,现金就出现问题了。”陈峰说,外部因素一叠加导致海航在高速成长过程中资金链紧张,爆发了2017年底海航的流动性困难。

最困难的程度,如陈峰在2018年底新年致辞中所提到的:“千亿债务集中到期,流动性困难利剑高悬,P2P平台兑付泰山压顶,公司股票市值缩水,海航集团重要创始人不幸意外离世……海航这艘商业巨轮在时代的浪潮中风雨飘摇。”

“欲望把我们推向了快车道,就带来了问题,毕竟一个企业承载能力是有限的,包括团队的搭建、管控方式都是新的问题。”陈峰坦言,海航自身对快速成长时的外部环境估计不足,经验不够,“我深刻地感到国内的企业可能还没完全准备好,走向世界还需要时间。”

谈未来:抓住海南自贸区(港)机遇

在陈峰看来,作为海南本土企业,海航依海南而生,伴海南而兴,海南自贸区(港)政策的出炉,或许将成为海航下一轮崛起的机遇。

除了积极助力将海南打造成为泛南海国际航空枢纽之外,海航还希望在海南自贸区(港)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结构调整中发挥作用,以临空产业园为依托,培育壮大海南飞机维修、飞机租赁产业。

陈峰透露,目前海航正全力推进美兰机场二期扩建工程,预计2020年春节投入使用,2025年满足年旅客吞吐量3500万人次、年货邮吞吐量40万吨需求,将大幅提升海南的航空运输保障能力。

此外,海航计划在海南健全飞机维修产业链,带动航空制造、航空培训、航空会展等上下游业务发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一站式飞机维修基地。

陈峰介绍,目前海航正在积极探索利用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地缘优势及政策扶持,在海南开展飞机租赁业务,致力于将海南打造成为面向“一带一路”沿线的飞机租赁产业高地。

谈及对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的建议,陈峰提到,海南应当在开放三、四、五航权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天空开放”,允许所有航空公司的航班在海南过境,这也是国际知名自由贸易港的通常做法。同时,积极协调东京、雅加达、马尼拉、吉隆坡等境外繁忙机场,给予海南基地航空公司获取更多的时刻、停机位资源。

“飞机租赁及飞机维修产业均在全球自由贸易港中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海南也应该降低税率,吸引全球优秀企业入驻。”他举例,飞机租赁产业方面,爱尔兰飞机租赁企业的企业所得税为12.5%,然而海南飞机租赁企业适用全国25%的企业所得税率。海南可以探索将海南企业所得税税率由25%降低至10%~15%,境外至海南以及海南自由贸易港内货物交易免征增值税。

王晓武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的自律能力,决定了你人生的高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