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拉恐惧”杀伤力有限 机构对新兴市场持续乐观

2019-03-29 07:31:4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里拉恐惧”杀伤力有限 机构对新兴市场持续乐观)

土耳其在2018年曾遭遇货币危机,导致里拉汇率暴跌,并且恐惧情绪进一步在阿根廷、巴西等新兴市场中蔓延。随着3月27日晚间土耳其BIST100指数和汇率的大幅下挫,投资者们再次担心,新兴市场是否会再次受到波及?

“里拉恐惧”所引发的担忧也进一步挑动了敏感的投资者的神经,部分新兴市场出现获利回吐。

印度尼西亚财政部部长丝莉·慕利亚妮也在3月28日表示,政府方面对土耳其面临的问题所可能导致的风险保持警惕。她表示,目前土耳其发生的问题是由于政府政策导致的内部问题,而不是全球性的系统问题。

而在受访者看来,土耳其所导致的投资者情绪的波动会是短期的,不具备普遍性,在土耳其选举结束之后,新兴市场的恐慌将会消退,投资者情绪将回稳。3月28日,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受益于美联储鸽派政策、货币政策导致的美元弱势,资金还是会流入新兴市场,整体利好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的风险资产。瑞士信贷亚太区高级投资策略师邵志铭直言,新兴市场中最看好中国股市。

风险偏好短暂传染

里拉的暴跌让新兴市场货币的情绪短期内恶化。南非兰特兑美元在3月27日一度下跌达2.17%,巴西雷亚特和阿根廷比索兑美元跌幅也曾超过3%,并且下跌的趋势仍存。2018年土耳其里拉暴跌的恐惧感再次出现在了投资者心中。

3月27日的早盘交易中,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一度下滑超过5%至5.64,并且在3月28日继续下滑。受到货币市场的影响,10年期土耳其国债的收益率高达18.7%,而土耳其Borsa Istanbul 100股票指数下跌了5.6%。

在分析者看来,这只是短期内的情绪蔓延。3月28日,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外汇研究员王有鑫对记者分析称,受到土耳其里拉贬值的冲击,欧元跟随贬值,给了美元指数一个向上的压力,但这并没有导致全球大幅度的波动。包括人民币汇率也仅仅是小幅调整,并在可控的范围内,市场上并没有出现过多的恐慌情绪。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洪灏则表示,本次土耳其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有其特殊背景,即土耳其即将进行地方选举,同时土耳其里拉与美元的套利交易存在很大的机会,这使得土耳其此次危机更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那么这次土耳其的危机与2018年存在哪些相同之处,又有哪些不同?王昕杰指出,土耳其目前发生的问题本质上还是政治问题引发的经济危机,土耳其外汇大幅度下降,投资者开始做空土耳其里拉,拉高了拆解利率,导致资金仓皇出逃。但2018年的危机主要是由于美国对土耳其进行制裁所引发的。

在截至3月15日的两周内,土耳其央行的净储备额减少了63亿美元,至285亿美元。这引发市场对土耳其的担忧,投资者随即做空土耳其里拉。

当恐慌的情绪蔓延至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一些相对脆弱的市场也出现下跌。王昕杰指出,包括巴西雷亚尔、南非兰特和阿根廷比索在内的货币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但导致土耳其股市跟汇市双杀的触发因素,不具有整个新兴市场的普遍性,主要还是以土耳其本地的一个市场造成的影响为主。

“其他的新兴市场国家在这一轮恐慌结束之后,投资情绪应该会回稳”,王昕杰说。

机构继续乐观

虽然土耳其市场的风险波动仍在持续,但分析者们普遍认为,“这次不一样”,新兴市场仍是目前的投资洼地。

从短期看,邵志铭表示,在看到土耳其、巴西存在的政治风险后,瑞信方面在两周前已将新兴市场的债券评级下调至“中性”,如果土耳其的风险进一步蔓延,那么在2018年受到冲击的新兴市场国家还是比较危险。他指出,比如说巴西存在的政治风险,如果也出现危机的话,巴西会首当其冲;其次,阿根廷在经济尚未有明显回暖的情况下,也容易受到波及。

但像印度尼西亚,邵志铭认为,虽然近期也存在大选的政治变化因素,但最后的结果与市场的预期不会有太大的差距,对于资产的影响也不会像2018年一样严重。

考虑到全球背景,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市场之所以受到冲击,主要还是由于强势美元。

目前,在美国国债利率仍然高于其他发达经济体利率的情况下,短期内美元的大幅抛售虽然不会出现,但对于投资者而言,王昕杰表示,美元债的收益率相对较低,同时美元也会在一个非常缓和的趋势下,逐步走弱,这些因素都会让整个新兴市场的风险资产受益。

王有鑫则表示,近日美国国债出现利率倒挂,如果10年期美国国债利率继续下行,对于美元的支撑也会弱化,新兴市场国家与美国之间的利差则再次呈现扩大的迹象,有利于稳定资本流动。

3月28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至15个月以来的新低,至2.34%。邵志铭认为,从历史经验看,比方说2006年,当时美国国债也出现了强烈的利率倒挂的信号,但是在一年半之后危机才发生,在此期间,包括美股、A股在内的市场仍存在一年左右的上升期,如果在利率倒挂后便撤出,也就失去了这一部分收益。

邵志铭进一步分析称,虽然新兴市场短期内存在微调的压力,但是亚洲市场的压力却不大。他以债券市场举例分析称,在近3-4个月中,虽然很多投资者购买新兴市场的债券,但这主要是拉丁美洲和欧洲的新兴市场国家,亚洲地区相对较少,从这个角度来说,亚洲市场的下跌压力并不大。

而在土耳其的风险引爆、巴西等国也存在风险的情况下,邵志铭指出,投资者反而将之前投资在南美、土耳其的资金转向亚洲地区,例如印度尼西亚。

王昕杰则认为,在2019年上半年的全球环境仍利好风险性资产,从全球范围内来看,股票仍会处于配置的核心位置,此外,黄金也可以作为抗波动的配置。

“整体来讲的话,我们虽然看好风险性资产,但不可避免的是今年的市场波动性甚至可能会大过于去年。”王昕杰说。

王昕杰强调,在美元弱势的背景下,虽然短期新兴市场会受土耳其风波等因素影响出现一定流出,但总体来说,新兴市场的风险资产表现会在2019年强于全球的风险资产,除非宏观形势出现大的变化,例如美国通胀上升令美国重启加息,或者是新兴市场增长预期下滑。

韩玉坤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半年逆袭哈佛,硕士自曝大脑训练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