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李迅雷:消除行政体制约束推动都市圈发展

2019-03-27 20:13:12 来源: 财经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李迅雷:以人的自由流动为前提打破区域间壁垒 消除行政体制约束推动都市圈发展)

“希望以人的自由流动为前提,来打破区域间的壁垒,消除种种的行政体制的约束,来推动都市圈的发展。”3月27日,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李迅雷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中国区域发展的都市圈时代”分论坛上如此表示。

1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 李迅雷

谈城市群、都市圈的发展,李迅雷认为有一些问题值得反思,“沿海地区的优先发展,有16个地方,现在有一半的城市欣欣向荣,还有一半的城市已经走下坡路了。因为资源是有限的,有一些城市的繁荣,会带来另外一批城市的没落。所以我还是认为对区域经济的发展要及时的来修正,我们在哪一些方面做的不是很好。”

李迅雷强调,现在很多的企业的研发在上海,企业就在江苏浙江,因为没有了地,导致了成本居高不下,这对都市圈的形陈是不利的。

他还表示,我们不用太担心所谓的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可以通过人口的自然流动来慢慢的流动,上海虽然是中国的第一大都市,但是上海的GDP和人均收入都比杭州、宁波要低,因为它的福利多了,很多的人来上海,不是为了要更高的工资,而是为了享受更好的公共服务,一些贫困地区的人口流出之后,当地的人口减少了,但是人均可以获得的公共服务也可以相应的增加。

以下是发言实录:

《财经》智库总裁、《财经》杂志执行总编张燕冬博士:好的,李迅雷老师也是一位经济学家,请您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一下,我们整个城市群、都市圈的发展,您有什么想法?

李迅雷:谢谢主持人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前面几位专家说的都非常的好,我也深受启发,我对都市圈没有太多研究,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们都市圈的规模到多大合适,如果说都市圈的话,肯定是希望越来越大,越大可以吸纳更多的资源,可以把资源优化配置,从80年代初推行的区域经济发展的战略,分别经历了沿海地区的优先发展,接下来是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到现在的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经济一体化等等,这些都是在进步的,我也是认可的,但是这里面有没有一些问题,也是值得反思的。

这些战略规划恐怕也是有失败的,比如说沿海地区的优先发展,有16个地方,现在有一半的城市欣欣向荣,还有一半的城市已经走下坡路了,不可能每一个城市都繁荣,因为资源是有限的,有一些城市的繁荣,会带来另外一批城市的没落,这是很正常的,所以我还是认为对区域经济的发展,我不否认大的战略,大的规划的重要性,另外的话,还是要及时的来修正,我们在哪一些方面做的不是很好,比如说京津冀,长三角和粤港澳。粤港澳和长三角在吸纳人流上有一定的效应,18年的数据,广州省增加了80万的人,浙江增加了50万的人口,更有可能形成上海和杭州相连的都市圈,北京的虹吸的作用肯定是具备的,但是北京的辐射力到底有多大呢?人的流动说明了一些问题,我们是不是要有太多的限制,前面说的规划都没有错,但是这需要相关的制度做配套,如果是要形成一个都市圈,但是户籍制度限制了人口的流出,这样子的话,都市圈是不是可以建立起来。比如说东京的人口占到了整个人口的1/3,首尔占到了整个韩国的1/4,巴黎的话,可能要占到整个法国的1/5,即便是美国的纽约,那就更多了。

如果说纽约的话,大概要占到美国的8%到9%,但是上海的话人口只占到了城市人口的3%,2035年上海的人口不能超过2500万,这么一个发展,都市圈怎么形成,上海的辐射和吸纳的作用怎么产生呢,我觉得是要有更多的配套的措施,一说我们人口多,没有了地,没有了房,这么多的农业用地,难道这个红线不能破吗,或者是上海的农业用地要减少,别的地方的农业用地要增加,现在很多的企业的研发在上海,企业就在江苏浙江,因为没有了地,导致了成本居高不下,这对都市圈的形陈是不利的。

上海的都市圈的人口的密度,上海和东京,纽约比还是比较低的,所以用更多的市场的机制去自然的形成,需要相关的制度去放宽,一旦有了一个国家发改委的宏观规划,但是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它会和你有冲突,这样子的话,实际的执行效果并不好,所以通过大的战略,通过市场的力量自然的形成我们的都市圈。比如说像广东的话是做的比较好的,广州和佛山已经基本形成一个区域了,北京要更加的反思城市规划,都市圈的设计上,怎么样可以做的更加的合理,因为从自然条件来说,长三角的自然条件是最优的,它是长江的出海口更容易辐射,东京的条件不如上海,但是已经吸纳了这么多的人口,到目前为止,日本的人口已经负增加,但是东京的都市圈的人口还在增长。

《财经》智库总裁、《财经》杂志执行总编张燕冬博士:谢谢李老师,您一方面强调要按照市场化的方向来走,政府不要干预的太多,另外一方面您提到了政府不能过多的干预,公共的服务也很重要,您怎么解释,一方面不需要政府做的太多,一方面又需要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呢?

李迅雷:政府在转移支付上要更现实一点,贫困地区的人口已经都往东部、南部流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用太担心所谓的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可以通过人口的自然流动来慢慢的流动,上海虽然是中国的第一大都市,但是上海的GDP和人均收入都比杭州、宁波要低,因为它的福利多了,很多的人来上海,不是为了要更高的工资,而是为了享受更好的公共服务,一些贫困地区的人口流出之后,当地的人口减少了,但是人均可以获得的公共服务也可以相应的增加,比说德国的话,有一些地区的GDP的差异有十倍之差,但是人均收入就没有很大的差异,服务就没有很大的差异。

钟齐鸣 本文来源:财经网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