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家“候场”银行上市潮重启?

2019-03-03 08:49:55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11家“候场”银行上市潮重启?)

2019年,银行重启上市潮?

3月1日,等待良久的西安银行正式登陆上交所主板,成为西北地区首家A股上市银行,亦是A股第31家上市银行。

时间回溯至2019年开端,江苏紫金银行和青岛银行接连登陆A股给正在排队中的拟上市银行带来了希望。

自2017年银行IPO几近停止后,2018年包括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长沙银行三家商业银行成功挂牌,四家银行过会的事实让银行IPO重燃希望。时至2019年,监管对银行上市“开闸”的态势仍在延续。

喜:等待上市

青岛农商行的上市之箭已在弦上,有望成为下一家A股上市银行。今年2月初该行收到证监会核发IPO批文的青岛农商行,将原定于2月20日进行网上、网下申购推迟至3月13日,并推迟刊登发行公告。青岛农商行延迟申购的原因是新股发行市盈率高于所属行业平均市盈率。

记者梳理证监会网站公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名单发现,目前共有11家银行在排队等待IPO。浙商银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厦门银行、重庆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兰州银行、江苏大丰农商行、苏州银行共8家银行状态为预披露更新,重庆银行、江苏海安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等3家为已反馈。

按照目前趋势,华东地区一家城商行中层人士预计:“在预披露更新后是初审会和发审会,若证监会IPO按照正常审核速度和避免其他外力因素,今年中下旬将出现较多银行过会讯息。”

此外,在各地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将上市作为长远战略目标的约有30家银行,这批队伍将成为今后冲击A股的有利“后备军”,部分地区的银行正积极谋划,寻求IPO“初体验”。另一方面,以争取成为该地区“首家”上市银行的银行不在少数。譬如,2月26日晚,晋商银行向港交所提交聆讯后数据集,申请在港上市。若该行IPO,则有望成为山西省首家上市银行。

纵观十多年银行上市的路径,以梯次推进、渐进式发展为主。股份制银行因体制相对灵活成为上市排头兵,主要是深发展(后与平安银行合并)率先上市,2003年光景时,浦发、民生、招行和华夏等股份制商业银行完成上市之路。

其次,轮到“试点-推广”的大型国有银行,交建中工相继完成股改后上市,直至2010年农业银行登上资本市场。当然,其中第二批股份制银行,如兴业、中信、光大等亦紧跟步伐陆续上市,随后城商行和农商行加入,资产规模位于前列的银行踏上新征程。紧接着,银行上市闸口对城商行、农商行打开,一波华东地区的城农商在这波银行上市潮中占得先机。

忧:中止审查

有人欢喜有人忧。在A股大门外排队的多家银行里,厦门农商行、昆山农商行这两家银行IPO之路略显波折。据证监会2月15日更新的IPO申请企业名单显示,上述两家银行处于中止审查状态。值得一提的是,两家银行中止审查或并非出于自身经营、业绩,而与为其提供资产评估的中企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有关联。

厦门农商行在2017年12月19日首次报送招股书,2018年6月11日该行再次报送更新招股书,随后其IPO审查进入预先披露更新状态。

2018年11月26日,江苏银监局官网公告显示,江苏银保监局筹备组同意江苏昆山农商行境内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12月13日,昆山农商行报送招股书,同月21日证监会官网公布该行招股书。从时间流程来看,昆山农商行进程火速,仅仅用了20多天招股说明书即挂网。

IPO前夕,无奈两家银行却在第三方资产评估机构中“躺了枪”。

据记者了解,江苏昆山农商行表示:“此次IPO被中止审查是因为2017年增资扩股时的评估机构江苏中企华中天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被证监会调查导致。”凑巧的是,厦门农商行在设立之初(2011年)的资产评估机构同为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与负责IPO的评估机构并非同一家。

一位从事并购交易的审计人士告诉记者:“中止审查是暂时停止审查,而非终止了审查。一般监管在审核过程,对象企业出现了客观问题使得正常程序无法继续,或者有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性有质疑,则需要通过必要的核查来厘清事实情况。”

同时,记者也梳理发现,当下已经或准备在A股、H股上市的银行中不乏就有收到中止审查的情况,如西安银行、成都银行、徽商银行、浙商银行等,随后也在和监管的沟通中陆续恢复了审查,继续行进在IPO上市路途中。

对于此次拟IPO的中断,江苏昆山农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我行后续将根据证监会相关规定提交恢复审查申请。”截至发稿,厦门农商行的联系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暂未获得何时恢复审查的相关回复。

融资需求大

资产规模、资本金短缺的重压下,商业银行突然加快上市步伐是否远水解得了近渴?

银行业内人士认为,业绩高增长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同时在监管严格、挤压业绩水分的情况下,若仍主要通过依靠利润留存来补充资本等内源性补充方式来为业务规模持续扩张需求提供“弹药”是难上加难。

那么外源性补充资本有哪些途径?目前我国商业资本补充工具较少,尤其是对非上市中小银行而言,一般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可以使用的一级资本工具有限,优先股、可转债等发行门槛较高。资本补充机制不畅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国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能力产生制约。

所以,谋求早日上市,补充外源资本,是中小银行认为解决资本补充的最大动力之一。若银行成功上市后,能够获得更多融资渠道,如通过定增、优先股或可转债的方式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融资。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末,商业银行整体资本充足率是14.20%,一级资本充足率是11.5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03%。而上述11家排队IPO的银行中,绝大多数相关指标未及平均水平。

通过招股说明书发现,截至2018年6月30日,昆山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92%、11.18%和11.17%,均较2017年末均出现下降,分别下降0.46个百分点、0.26个百分点和0.26个百分点。

拉长时间看,2015年-2017年各报告期末,厦门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62%、11.13%、9.79%,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62%、11.14%、9.80%,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8%、14.43%、12.71%,虽然总体符合监管要求,但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钟齐鸣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王涵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