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缺席春节档:筹资还债剥离资产 王忠军全面回归

2019-02-19 01:53:47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今年华谊兄弟缺席了热闹的电影春节档,在春节前夕,它还在忙于处理各种债务危机,几乎把所有核心资产都质押出去,以借款偿清到期的债务。

(原标题:缺席春节档的华谊:筹资还债剥离资产 王忠军全面回归)

2月13日,东阳市公布了2018年度纳税大户企业名单,在纳税十强企业中,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约3.26亿元的纳税额位列第五。而另一头,华谊兄弟收购的东阳美拉却意外跌出榜单,纳税金额不足500万元。2017年,东阳美拉还以2235.76万元的纳税金额位列百强公司的第64位。

营收缩水的东阳美拉出现在了华谊兄弟的质押资产名单上。

今年华谊兄弟缺席了热闹的电影春节档,在春节前夕,它还在忙于处理各种债务危机,几乎把所有核心资产都质押出去,以借款偿清到期的债务。

2月11日,华谊兄弟表决通过与阿里影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议案,华谊质押包括东阳美拉70%的股权等资产以换取阿里影业7亿元借款。这笔交易对华谊兄弟来说是“雪中送炭”,而在外界看来却暗藏危机。

“2018年,资本市场的加速下行也让A股中股权质押的压力陡然加剧,很多企业家不得已放弃公司控制权。我和忠磊一直在尽全力通过各种途径筹资,保障公司股权结构不变化。”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说道。

抓电影主业

日前,华谊兄弟发布业绩预告称,2018年将亏损近10亿元。

1月30日,王忠军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会议上坦言,2018年华谊兄弟遭遇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冲击,也是上市以来首次净利润亏损。“确实我自己做企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做到亏损。”

除了业绩不达预期、投资收益下降之外,华谊做出了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据悉,截至2018年三季度,华谊兄弟的商誉30.6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15%。资产减值损失与上年同期相比有较大幅度的增加,多重不利因素叠加,导致公司业绩巨亏。

而王忠军透露,华谊综合分析考虑,最后决定以审慎主动的态度落实了2018年的商誉减值。事实上,1月份多家上市公司也发布公告,大幅下修业绩或者巨额预亏、预减。为何上市公司集中在这个关键节点业绩“洗澡”?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去年底出台新规,商誉要分期摊销。由于之前很多公司都进行了大量收购、积攒了不少商誉,如果按照新规逐年摊销的话,可能会导致摊销期内帐面利润大幅减少,所以为了避免以后长期帐面亏损,变成ST或*ST或退市,企业采取了一次性计提。”

质押高企、债务危机、巨额亏损、主营业务低迷之际,华谊兄弟几乎快要走到被“易主”的边缘。在1月30日的投资者活动会议上,王忠军发表了4000字的演讲,全面反思公司近几年来内部存在的问题,并宣布全面回归:一手抓电影和实景娱乐主业,一手处理债务和不良资产问题。

在此之前,年近60岁的王忠军已经淡出公司的管理,平时只是隐身于幕后把控公司大方向的战略,实景娱乐的投资和推进则是由他一手带动起来。电影业务则已经交给弟弟王忠磊和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宁负责。

尽管近几年,华谊也捧出了票房5亿元的《我不是潘金莲》、14亿元的《芳华》、19亿元的《前任3》,但与万达影视、光线传媒、博纳影业、亭东影业以及坏猴子影业等等其他老对手或新玩家一部作品二三十亿元票房相比,华谊算是落后了。

去年下半年,华谊的几部电影票房均不达预期,业务增长乏力,王忠军也指出了诸多问题:项目选择的精准度不达预期、市场定位和市场风险研判不足、拍戏花钱大手大脚、绿灯委员会粗放、出现问题互相推脱……

“从2019年开始我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而且我要正式回到电影公司的绿灯委员会,拥有一票否决权。”王忠军下定决心。

华谊的“朋友圈”

王忠军回归之后,华谊会在管理和业务层面作出哪些调整?日前,华谊方面婉拒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而华谊一位相关高层则回应表示:“公司内部调整我们暂时不对外宣布。”

“绿灯委员会”是叶宁带到华谊兄弟的。进入华谊之前,叶宁曾在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担任副总裁时组建过“绿灯委员会”来控制项目风险。2016年3月,他把这个模式也带到了华谊兄弟。

在绿灯委员会中,主要有王忠磊和各大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叶宁曾透露:“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票否决权,但我没有一票赞成权”。

不过,王忠军痛斥绿灯委员会前几年运作过于粗放,造成了今天电影主业低迷的现状,“几个亿成本的戏两句话就拍了。”

值得注意的是,提倡“和最优秀的人合作,包括冯小刚、成龙、张国立、马云马化腾等等”的华谊兄弟,在近几年的影视项目中显得有点形单影只。华谊这几年制作出品的电影中,除了自家的子公司,主要也是淘票票、优酷影业、耀莱影视、猫眼等共同参与投资。

在每年热门的档期,不少资本团簇拥的影视作品如《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捉妖记2》等,华谊较少参与其中。对于影视项目的运营,华谊主要依靠的还是自家以及关系不错的导演如冯小刚、徐克、成龙、管虎、程耳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这个朋友圈就是这些人,你有没有能力去突破这个圈子,去发现新的导演就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心了。”王忠军回应证券分析师关于“传统的公司为何较少出现爆款”的质疑。

曾声称“交朋友是第一生产力” 的王忠军所带领的华谊,似乎还在旧有的圈子里打转,在高度市场化的电影行业,华谊保持着自给自足的生产模式。

不过,华谊也在尝试跟互联网公司合作拓展边界,接近观众。在签署借款协议的同时,华谊兄弟也跟大股东阿里影业就影视、艺人、宣发、衍生品等领域达成了战略合作。而去年底,在爱奇艺的“尖叫之夜”上,冯小刚导演在台上公开喊话,希望能够跟爱奇艺合作定制影视项目,推出更加符合观众喜好的作品。

剥离边缘资产

“2019年,华谊兄弟一个方向是资产处置。”王忠军这样规划,首先公司会逐步剥离与电影、实景娱乐两大主营业务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回笼资金用于内容制作,优化债务结构,改善现金流状况。

华谊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长期股权投资达到50.02亿元,总资产为202.87亿元,总负债92.45亿元,负债率为45.57%。

在此之前,华谊兄弟四大主营业务分别是影视娱乐板块、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互联网娱乐板块、产业投资及产业相关的股权投资。其中,互联网娱乐板块主要包含新媒体、互联网游戏、粉丝经济、VR技术及其娱乐应用等互联网相关产品。

从华谊的财报可以看到,互联网娱乐、产业投资两大板块已经有所萎缩。互联网娱乐的营收占比逐渐降低,成为了比较“鸡肋”的板块。此前,华谊曾希望借助它打造“大娱乐生态圈”,不过2016年,王忠军的“左膀右臂” 原华谊创星董事长胡明辞职,王忠磊接替担任华谊创星的董事长,并且王忠军的长子王夫也担任起华谊兄弟投资部总经理,加入华谊的董事会。

王夫也主要掌管产业投资板块,负责互联网娱乐。不过这两年来,华谊的互联网娱乐并没有太多的起色,为了扶持电影和实景娱乐主业,不得不出售资产适时退出,其中包括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掌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

“不可否认,企业在快速扩张阶段遗留的资金压力,确实在当下被放大了。”王忠军表示,受各种综合因素影响,2018年轻资产的影视行业压力尤为明显,华谊兄弟通过质押授信、引入战略投资等多种方式,已在逐步克服资金困点。

netease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吴怡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女交往潜台词,8句话术你必须了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