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 | 那些轰动全球的资本大佬离婚案

2019-01-20 14:07:43 来源: 华尔街见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动辄上亿的分手费、夫妻分道扬镳背后的个中曲折、还有法庭上的针锋相对……这些大佬的离婚闹剧永远能够撩动吃瓜群众的八卦心弦。

2019新年伊始,电商巨头亚马逊创始人兼CEO贝佐斯就在社交网络上以一纸离婚声明点燃了全球吃瓜群众的八卦引线。

即将成为世界首富前妻的小说家MacKenzie Bezos极有可能与共同生活了25年的贝佐斯平分其逾千亿美元身家,获得约685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富有女性。

盘点 | 那些轰动全球的资本大佬离婚案

“一夜暴富”之后,MacKenzie的资产净值将瞬间超越现任全球第一女富豪——美妆巨头欧莱雅创始人Eugène Schueller的孙女Francoise Bettencourt Meyers(身家约在450亿美元上下)和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的中国首富——腾讯CEO马化腾(身家370亿美元左右)。

与之相反的是,在离婚之后,贝佐斯将失去世界首富的宝座。自1370亿美元腰斩的身家将让贝佐斯在世界富豪排行榜上屈居第五,仅次于奢侈品巨头LV首席执行官、法国首富Bernard Arnault。

这桩离婚案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考虑到双方需要分割的财产数量过于庞大,贝佐斯很有可能需要出售或抵押手上持有的近8000万股亚马逊股票,而此举或将稀释他对公司的所有权和控制权。

目前,此次离婚对亚马逊的实质影响尚不明确,但贝佐斯财富缩水,或许会对他需要雄厚财力支撑的另一家公司——商业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不过,无论蓝色起源此后有没有资金继续发射火箭,贝佐斯夫妇的这次和平分手倒是真的乘着亚马逊蓬勃发展的东风“坐了一次火箭”——或许即将荣登世界历史上最为昂贵的离婚案榜首。

富商巨贾的豪门轶事永远不缺话题度,富豪夫妻分道扬镳的个中故事更是人们茶余饭后的绝妙谈资。在此之前,全球也有不少资本大佬在离异时闹了个人尽皆知,让围观群众看了好一把热闹。

Wildenstein夫妇:历史创造者

在贝佐斯夫妇之前,荣膺史上最贵分手事件桂冠的是,1999年时法裔美国人、艺术品交易商Alec Wildenstein与社交名流Jocelyn Wildenstein的离婚案。

盘点 | 那些轰动全球的资本大佬离婚案

(图源:网络)

美国《人物》杂志报道,两人协议离婚后,Jocelyn先是获得了25亿美元和解金,此后13年中每年还能拿到1亿美元,总计达到38亿美元。

这对夫妻的离婚诉讼拉锯战持续了两年时间,不仅最终达成的分手费数字令人震惊,个中曲折也让他们的名字一夜之间家喻户晓。

Alec Wildenstein出身艺术品收藏豪门,实属巨富之子。在家境上,出生于瑞士洛桑的Jocelyn可说与之天差地别——她的父亲只是在百货公司挣扎求生的一名采购员罢了。

1977年,两人在肯尼亚相遇。与朋友在此游猎的Jocelyn经沙特军火商Adnan Khashoggi介绍,认识了前来巡视自家占地66000英亩农场的Alec,火速坠入爱河。

一年后,两人就私奔去了拉斯维加斯,随后又在洛桑邀请亲朋好友举行了第二次婚礼。

Wildenstein夫妇的生活一度算得上是琴瑟和谐,而且是非常土豪的那种:当Jocelyn随手买下价值35万美元的香奈儿小裙子和1千万美元的珠宝,Alec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在1998年,她还估计夫妻二人每月至少会花费1百万美元。

但自两人婚后的第一年开始,Jocelyne就开始了无休无止的整容之旅。起初还只是简单的眼部拉升,后来却是变本加厉,丈夫和朋友都怀疑她想把自己整得像一只猫。

随后,这张脸在纽约名流圈为她带来了一个“响亮”的外号——猫女(Cat Woman)。

毋庸置疑,Alec并不为妻子的改变而感到欣喜,甚至对《名利场》杂志直言“她是个疯子”。

在Alec眼中,除开对鱼水之欢与非洲的热爱,两人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在与21岁的俄罗斯女模特Yelena Jarikova有所“来往”后,Alec向妻子提出了分手。

起初,离婚谈判进行得还算友好。但在1998年6月,Alec的律师团坚称Jocelyne曾在十年前签署过一项协议,剥夺了她对家族财富的任何所有权。

Alec也表示,他每年其实只赚10万美元,家中一切贵重资产均属于自己的父亲Daniel Wildenstein。

由此,当年7月至8月期间,Jocelyne每月的零用钱从15万美元锐减至5万美元,信用卡也遭到冻结。但随着时间来到9月,一件事情改变了一切。

那是9月2日的午夜。已与丈夫分居的Jocelyne带着两名保镖回到了夫妇二人位于曼哈顿东区的大别墅。接下来的事,这对夫妻则是各执一词:

Jocelyne直言,只围了一条毛巾的丈夫在卧室门口看到与助手一起上楼的她之后,立刻抓起了一把半自动手枪瞄准,在保镖们自报家门之后他也没放下枪。此外,她还看到房间里有一名金发裸女。

Alec则坚称,他是先看到了保镖,并误以为他们是窃贼,当时妻子还在楼下没有上来。等他了解了保镖的身份,立刻就放下了枪。

这场闹剧最后以Alec戴着手铐离开家中并被羁押16小时而告终。他随后告诉《名利场》:“就在那一天,我完全失去了对她的感情。”

三年后,Alec继承了父亲约100亿美元的家产,其中一部分显然是用于支付给Jocelyne的巨额分手费。有意思的是,在离婚诉讼时,法官规定,她不得将这一笔钱的任何一部分用于进一步的整容手术。

传媒大亨默多克:一个遭到质疑的数字

千禧年前夕,还有一位资本大佬也与结婚逾三十年的妻子分道扬镳,那就是传媒大亨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与他的第二任妻子Anna Maria Torv(现名Anna Maria Mann)。

盘点 | 那些轰动全球的资本大佬离婚案

(图源:美联社)

而默多克给出的分手费虽然不如Alec Wildenstein高昂,但也同样惊人——高达17亿美元。

两人的相遇始于一次采访。时年18岁的Anna正为默多克旗下的悉尼报纸《每日电讯报》工作,并恰好获得了一个采访老板的机会。在默多克与第一任妻子离异后不久,1967年,两人成婚。

这段婚姻关系十分稳定,两人一共生养了三个孩子——Lachlan, James和Elisabeth。但据《纽约》杂志记者,年华老去后,Anna希望默多克辞职回家,跟她一起养老,但默多克却认为,这样等同于杀了他。

1998年,《纽约邮报》专栏作家Liz Smith率先报道了默多克夫妇同意和平分手的消息。

起初,Anna仍留在默多克旗下新闻集团(News Corp)董事会之中,但据《澳大利亚妇女周刊(Australian Women's Weekly)》报道,默多克在六个月后就强迫她离职了。

当时,默多克有78亿美元身家。据《纽约》杂志估计,在加州的法律框架之下,Anna有权分走他的一半身家。但据ABC新闻网,Anna最终获得了17亿美元资产,其中1.1亿美元以现金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卫报》专栏作家Michael Wolff对17亿美元的数字产生了质疑。

在他看来,在1999年想要筹集这笔巨款,默多克将不得不出售足够动摇公司根基的新闻集团股票,并失去他声明中最重要的东西——对公司的控制权。

如若不然,他就必须转让等值的股票,Anna随后就将成为新闻集团最大的股东之一,董事会席位有了根本上的保证。但细想一下,若是手握17亿美元有表决权的股票,Anna就有权踢走默多克,而不是反过来被赶下台。

此外,如此巨款将让Anna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甚至可能富过默多克本人。若她坚持抱住17亿美元不放,或许可能会导致公司在两人的离婚诉讼过程中遭到出售。但为了孩子们,Anna最终似乎妥协了。

长期担任新闻集团律师的Arthur Siskind向Wolff表示,Anna拿到手的分手费仅有1亿美元,作为交换,Anna亲生的三个孩子以及默多克第一任妻子所生但由Anna抚养成人的Prudence将拥有公司的继承权。

究竟哪个数字才是正确答案,人们现在也不知道。在1999年办妥了离婚手续之后,Anna保持了两年沉默才选择接受《澳大利亚妇女周刊》的采访,回顾这段婚史。但在被问及分手费时,她十分礼貌地拒绝置评。

在采访中,Anna坦言,自己本以为这是一段快乐美好的婚姻,事实却并非如此。她认为,默多克与当时的随行翻译邓文迪的婚外情毁了这一切。

他表现得很不好。但为了孩子们,我什么也没说……我一直在等他浪子回头,可他从来没有抓住过这个机会。

我认为,鲁伯特与邓文迪的婚外情令我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他决心继续跟她在一起。我本以为我们之间幸福又快乐,但显然并不是这样。

我不想代入太多私人情绪,但他非常冷酷无情,还下定决心坚持到底。他既不在乎我想要什么,也不管我想做什么来挽回这段感情。他对此毫无兴趣。

关于被迫离职的事,Anna则是这么说的: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鲁伯特告诉我,如果你毫无用处,并且会让董事会里所有的人都感到尴尬,你就没必要待着了。

我的孩子们也卷入了这件事。我的儿子Lachlan也是董事会的一员。所以我觉得我最好还是有尊严地辞职。

值得注意的是,仅在与Anna离婚后17天,默多克就在游艇上迎娶了邓文迪。六个月后,Anna也嫁给了华尔街金融家William Mann,开始了新的生活。

结了又离,离了又结,结完还能离的赌场豪门:分手还是朋友

作为“拉斯维加斯豪门”,赌场大亨Steve Wynn与前妻Elaine的每一次婚姻都身处聚光灯之下。是的,他们不止结了一次婚,第二次离婚时甚至还创造了纪录,达成美国历史上最贵分手费。

盘点 | 那些轰动全球的资本大佬离婚案

(图源:Getty Image)

在2010年二度离婚时,两人分拆家产,其中包括主营高档酒店和赌场的永利度假村(Wynn Resorts)股票。

Elaine虽持股近10%,股票价值约10亿美元,但离婚诉讼期间达成的股东协议给予前夫的表决控制权超过了她的股份并限制她不能出售持股,双方就在两年后开始了法庭交锋。

这一次的针锋相对一共持续了六年时间。直到2018年4月,双方才完全达成和解,不过具体条款没有披露。

回顾这对夫妻的情史,两人的这半生其实都在彼此纠缠。Elaine和Steve在上大学的时候相遇,1963年便前往迈阿密海滩结婚。三年后,两人搬家到赌城拉斯维加斯,并生养了两个女儿。

1986年,两人第一次离婚,但并未分居。据Elaine向美联社表示,“Steve就是没有时间从家里搬出去”。五年后的1991年,Wynn夫妇重归于好,并举行了第二次结婚仪式。

当时,Steve甚至向在座媒体开起了玩笑:

很遗憾地通知你们,上一次的离婚没能成功。

可惜的是,时间来到2010年,两人终究还是彻底分道扬镳了。尽管如此,双方对彼此的评价仍旧非常之高。

Steve在离婚当年接受拉斯维加斯太阳报采访时曾直言,“(虽然离婚了,但)她是我的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爱她。”

Elaine则在2015被踢出永利度假村董事会之后对《财富》杂志表示:

我们之间有一种特殊关系。

虽然结了又离,离了又结,结了还能离,但我们一生都是彼此的伴侣。

初初相遇的时候,他19岁,我18岁。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

尽管我们的婚姻状况不是那么传统,但我们之间的工作关系很完美。事实上,在我们第一次离婚的1989年,我们一起开创了幻景度假村(Mirage)。

石油大亨Harold Hamm:一张巨额支票背后的故事

由于谈不拢离婚协议,夫妻双方最终选择对簿公堂的资本大佬不在少数。石油大亨Harold Hamm在向协议离婚的妻子Sue Ann Arnall开出近10亿美元的离婚支票时,双方也曾在法庭上有过一番争执。

盘点 | 那些轰动全球的资本大佬离婚案

(图源:美联社)

这一次的拉锯战同样持续了颇长时间——自2012年Sue提出以丈夫外遇为由提出离婚开始,至2015年经历了一场长达两个半月的审判而结束。

2014年11月,法官裁决Hamm需向前妻支付9.995亿美元。但Sue对这一结果表示不服,并决定上诉。

这对夫妻一同走过了26年的婚姻生活,但结婚时并未签署婚前协议。

于是,由Hamm一手创立的大陆资源公司(Continental Resources)及Hamm本人自二人于1988年结婚以来究竟赚了多少钱,成了上庭争论的焦点问题。

Sue认为,她以律师的身份花费数十年时间与当时身家180亿美元的前夫一同为公司打拼,共同创造的财富应在离婚时平分。

其律师团进一步表示,法官只把大陆资源公司在双方结婚期间因股价上涨带来的市值增长——140亿美元当中的6%算在她的头上,这是一种错误的估计。

Hamm则不甘示弱地表示,公司增长大部分是因为油价上涨等被动因素,而根据两人居住的俄克拉荷马州法律,只有在婚姻期间累积起来的“主动”财富才能被划分到需要分割的资产范畴里。

2015年1月,Hamm向前妻开出一张高达9.7479亿美元的支票。但一开始,她并不愿意兑现它。但考虑到这实在算得上是一大笔钱,Sue在几天后还是选择接受了支票,上诉也就随着和解金的到来而失败了。

一个月后,Hamm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

那张支票最后变得很出名。不过它还是完成了(离婚)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在离婚诉讼期间,Hamm已向前妻支付了超过2000万美元。Sue不仅获得了夫妇二人在2011年以1470万美元买下的一处加州农场,两人在俄克拉荷马州的两处房产也归她所有。

Hamm也不算太亏——他拥有的是两人在密苏里的一处75万美元的房产以及在俄克拉荷马州的一栋价值30万美元的小木屋。

老“债王”格罗斯:还敢再“抓马”一点吗

在众多资本大佬中,格罗斯夫妇的离婚故事并不是因为天价的分手费而出名的,而是因为老“债王”后院的这把“火”实在是烧得太旺了。

盘点 | 那些轰动全球的资本大佬离婚案

(图源:网络)

2016年迄今,格罗斯仍深陷于与前妻苏·格罗斯的离婚官司之中。在这场颇具争议性的“较量”里,双方你来我往,不依不饶,一副势要战斗到底的样子。

在各走各路之前,格罗斯与苏的婚姻持续了31年。两人也曾琴瑟和谐,成为南加州地区的慈善代言人。

2012年,夫妻二人曾匿名给因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结束项目而惨遭解雇的工人们写了15000美元的支票。格罗斯随后还承诺将捐出20亿美元作为善款。

但之后的一切开始于2016年,苏搬离两人加州豪宅的那个夏天。

她在当年晚些时候提交的法庭文件中表示,离开的原因是格罗斯为人越发古怪,虐待行为也有所升级。但格罗斯仍旧相信两人可以重归于好,甚至多次要求她搬回去。

苏声称,为了示好,格罗斯甚至带她前往高级的意大利餐厅吃饭。但最终,那次事件成为了压垮两人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6年11月22日,苏正式申请与格罗斯离婚。

但在这之后,苏控诉格罗斯对她和她的家人开始了一系列“暴行”,行为严重到让她不得不向法庭申请临时限制令。

两人在儿子的演唱会现场险些爆发冲突。格罗斯称,当时苏手中拿着“可能是一把刀”的银色物品靠近了他,并朝他大吼大叫。

在演唱会结束后,格罗斯就雇佣了私家侦探全天候监视苏及其家人。苏随即进一步指控称,格罗斯跟踪、威胁并骚扰本人及其亲属。格罗斯也“反击”表示:你也骚扰了我和我的助手啊!

法庭文件显示,苏还表示,格罗斯在离婚后还阻拦她进入两人仍旧共同拥有的豪宅,等她终于能进去时,发现前夫已经把两人价值3100万美元的豪宅破坏得一塌糊涂:不仅弄死了家里的花花草草,还把死鱼放在通风口处。

在两人的离婚过程中,还有一件事情令人啼笑皆非——苏曾用一手绝妙的临摹手法,从两人卧室里“骗”走了一幅毕加索名画。

盘点 | 那些轰动全球的资本大佬离婚案

这幅名画是毕加索1932年的作品《Le Repos》,画中少女是毕加索的情人与缪斯Marie-Thérèse Walter。去年5月,这幅画在苏富比拍卖行被拍卖,最终售价高达3692万美元。

自2006年开始,《Le Repos》就为格罗斯夫妇两人所共同拥有。在随后的离婚诉讼中,名画被判给了苏。但当格罗斯计划安排将名画运送至前妻家中时,却被苏轻描淡写地告知:不用麻烦了,真迹早就在我这里了。

杨泽宇 本文来源:华尔街见闻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