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催化、VR回春 千亿行业洗牌重来

2019-01-20 10:28:25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5G催化、VR回春,千亿行业洗牌重来)

2019年1月15日晚,汪丛青驱车赶往北京亮马桥一带,三十分钟后,一年一度的93913虚拟与增强现实产业年会就开始了,他照例要在一年一度的这场晚宴之前发表讲话,不同的是,他迫不及待地告诉同业者们一个新的变化:2019年投资者会回归到这个行业,而且会回来更多。

汪丛青是HTCVive中国区总裁,HTC作为VR界的头部企业,在2018年第一季度占据全球市场超3成的份额。最近一段时间,他发现一些投资人重新关注vr项目。

从2012年谷歌推出GoogleGlass开始,在无数投资人眼里,VR这项新兴科技被预测蕴含了千亿规模的商机,并终将产生一个庞大的虚拟经济体,因为人们视觉停留在事物上的时间,更容易将成为衡量商业价值的重要标准,这一点,在过去的互联网潮流中已被证实。

但现实是,从赛迪智库发布的《2018年虚拟现实产业地图》来看,市场增长率已经连续两年大幅下滑,硬件企业的投融资结构(按轮次)也连续三年降低,从2015年的50%直降到2017年15.7%。

尽管如此,演讲结束后他还是下了这样一个判断: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2019年正是投资VR的最佳时机。

有人听说了二级市场的动作。中科院云计算中心虚拟现实研究院副院长文钧雷告诉记者,最近的变化是,一些从没有布局过VR的上市公司开始向行业咨询,以及一些核心资本,基于产业新一轮的机会,开始寻找VR投资标的,不排除上市公司新一轮寻找产业的优质项目以完成布局。文钧雷长期从事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的战略顾问。

风投的注意力也有所变化。深圳市虚拟现实技术有限公司(3Glasses)创始人兼CEO王洁告诉记者,身边的朋友和投资人开始对VR行业有更多关注。

“投资的最好时机”

风从哪里来?所有人的答案都和电信运营商有关。

七鑫易维联合创始人彭凡告诉记者,最近接到一笔来自上游企业的订单,却发现给这家企业下订单的,是一家国外电信运营商,这是一直以来没有过的客户。七鑫易维专注于眼球追踪技术,而这也被看作是VR设备的核心技术。

在1月15日当晚的虚拟与增强现实产业年会上,文钧雷所主导的清研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基金获得了一项投资机构奖,领奖时另外两位获奖机构是中国移动和华为。

他认为,作为这一波基建浪潮的运营者和投资者,运营商和华为建设5G的过程会给VR产业带来联动效应

在5G进入大规模商用的前夕,5G+VR开始成为热门的话题。工信部赛迪研究院《5G产业与应用发展白皮书》预测,作为一项基础设施,5G包含并将最终指向一个万亿元规模的市场。相比物联网、自动驾驶、远程医疗等应用,VR是最先受益5G的一类终端设备。

虽然和规模万亿的5G市场相比,VR过千亿的市场规模很小。但记者从电信专家、VR的高校研究者、协会组织者、企业、投资人多方得知,可以肯定的是,“若5G这条高速公路建成,VR将是上面跑的第一辆车”。

从技术上看,5G的高速率、大带宽、低延时会在很大程度上优化VR的体验、使内容形态的多样化、告别现有设备的有线束缚,尤其是低延时的网络,能解决以毫秒计算的转动中,VR带来的不适感和眩晕感。而一直以来,价格较低的设备观感不好,贵至几千元的,消费者购买意愿低。

这些都是一直禁锢这门生意发展的痛点。2019年1月18日上午11点,记者走进王府井大街东安市场负一层,一家体育用品店内,搭建了名为“RASS13区”的VR体验店,分隔5个体验区每个5平米左右。刚走进,一瞬间聚集了5位十几岁的青少年,在厅内的两块主屏幕前,从他们手握HTCVive的手柄说明,体验店与HTC公司有设备上的合作。

体验区内有1位店员告诉记者,类似于网吧续费的模式,体验半小时交200多元,对于价格,他自称“比较贵,相比年轻人,更多是家长带孩子来玩”。对于5G网络铺设对VR体验店的影响,这位店员称并不了解。

5G对VR也有商业上的催化。中国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中组部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毕奇曾在2018年9月公开提出,“4G流量经营已经走到尽头,5G需要全新的赚钱模式和全新领域”。而众所周知,VR所需的流量比智能手机高出数倍。

文钧雷称,“无论怎样,高速公路都要修,修路就要买车”,他认为在建设5G试点的过程中,运营商可以向企业购买设备和内容,然后以流量或内容套餐形式整体打包给消费者体验。“这意味着VR产业原来那些行不通的思路,可能因为强市场需求而变得有了可能性”文钧雷称。在文钧雷、王洁、彭凡这些十年以上的从业者来看,VR这门生意近几年走了一段弯路。

那个发言最少的企业家

现在回忆起来,王洁只依稀记得2016年夏天的北京,那次圆桌会议上的情景。她从深圳下了飞机便驱车赶往北二环的一家报社,与8家VR企业家共同探讨一个话题:VR领域的摩托罗拉或苹果能否诞生在中国?

围坐在桌前的,不乏有获得红杉资本1000万美元投资的明星创业者:辍学、创业、痴迷新技术、估值年翻一百倍。那是VR经历资本热潮的一年,2016年,三星、HTC、阿里、万达等巨头的重大战略布局不约而同地发生。

4年前,谷歌眼镜GoogleGlass的诞生,让中国的投资人看到了VR的潜力——被预测拥有千亿规模的商机、并终将产生一个庞大的虚拟经济体。而视觉停留在事物上的时间在很大程度上将成为衡量商业价值的重要标准。这一点,在过去的互联网潮流中已被证实。中国也是继美国的全球VR/AR第二大投资目的地。

王洁是这场会议中发言最少的一个,尽管她的从业经历或许是所有企业家里最长的,她在三维仿真行业从事十多年,而这也是3Glasses的技术基础。认识她的人都称她是性格柔和的女性,相比倾听,那些公开场合大嗓门似的高谈阔论或许并不适合她。一场会议下来,似乎和她连番参加行业的论坛相比,并没有太多新意,她觉得,“无非就是讨论VR的未来,大家如何造一个梦”。

据蓝驰创投投资人何嘉伟回忆,2015-2016年投资人之间谈论VR,很多都抱着“或许能投出下一个苹果”的期待。根据公开数据,蓝驰创投在2017年投资了第一个VR项目。据他所称,2014开始后的两年,VR的估值比较高,“比如拿一个小样机,融资几千万元资金的有很多。”

“2015年全球VR领域共获得6.9亿美元投资,2016年投资规模增长至23.2亿美元,增长率达236.2%”,这是摘自工信部电子信息司指导的虚拟现实产业联盟投资促进委员会《2017中国VR产业投融资白皮书》中的数据。

但令何嘉伟没想到的是,“就硬件领域,从当初的一百多家,到现在只剩下大概十家了”,何嘉伟进一步解释,后者是指有稳定营收、能持续融资,销量上能撑出一片市场企业。

王洁亲手创立的3Glasses就是其中之一。而当初举办圆桌会议的媒体后来才发现,当时似乎发言最少的3Glasses,却成为唯一稳定生存下来的企业。

王洁称,2016年下半年开始,大家的议题开始转变,一些做VR的同行来找她,聊的不是成为VR界的“诺基亚”或“苹果”,而是该怎么赚钱,如何生存。因为从业时间长,很多人把她当成了“知心姐姐”。另一边,投资人着她聊VR项目的逐渐少了,后来门可罗雀。“相比最火的时候,一天有近10个投资人着她喝茶”,但好在公司保持着自己的发展节奏。

对于这段弯路,文钧雷认为,资本进入很多,但都是碎片化和重复性建设,没有形成产业链建设效能。他告诉记者,VR是一种融合多门学科的技术,人才体系、产业链的复杂程度也超过很多人的想象。

相比VC,他认为中国的VR产业更适合由闭环型的产业基金,以及资源要素平台来引导。文钧雷曾是全球首个VR产业基金及关联基金的核心推动者,也曾发起多个VR的专项基金。他认为,一定得是按照闭环的模式来规划来投资,然后拉成一个链条,才能解决问题。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VR行业融资情况数据:2014年1月至2016年1月,VR硬件开发商的融资总占比占到整个VR行业的51.9%。文钧雷称,问题就在这,硬件仅仅是复杂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我们只看到美国出了明星产品,但殊不知我们的产业链各项技术成熟度与美国仍有差距。

何嘉伟分析,“资本当初过高乃至不切实际的期待,与现实的发展速度对比下形成了所谓的寒冬,可以说有些机构在这两年吃了些亏”,尤其是对硬件,他称,做硬件对一个产业团队来说,挑战特别大,从供应链到渠道到内容生态的搭建,都要非常大的资金量支持,巨头介入后大家才发现,小公司并不适合做整机。“如果从新布局,大家会更看好围绕VR的核心技术以及应用上”。

5G VR能面世吗?

文均雷称,“从技术上看,5G可以解决VR/AR传输通路上的限制,也可以促进VR/AR云数据集中,5G可以促进、但不能完全解决VR/AR行业和产品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只是这些问题会在心的产业奇迹和资本推进下得以克服。”

对于这一轮升温,汪丛青担心的是,虽然关于5G的讨论越来越热,但当消费者听说了5G+VR的潮流,却发现买不到适应5G的VR设备,也找不到体验店。他认为,真正大规模使用到相关产品还需要一些时间,2019年的5G试点会在下半年逐步开放,但也仅限于部分城市,所以大部分厂商的产品不会进入消费级市场,也很少有消费者体验到相关产品。

对于企业,彭凡认为,要想让5G推动VR企业在财务数据上有所改变,至少要等到2020年大规模商用之时。

但好在时机和以前不同了,行业经过一轮洗牌,基本面已经向好,文钧雷称,“现在要破的局是,2B的持续深入化加强收入规模,2C试运营服务商如何投资、阶梯规模增量如何设计,VR业务内容配合的设备规格和价格,发展时间上如何规划,后续多元领域应用如何建设”。

少数人开始了尝试。深圳虚拟现实产业联合会会长谭贻国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开始在运营商规划的5G试点中尝试VR运营。他正在尝试用5G+MR(AR+VR)做一家剧院,目前深圳市平山区成为全国5G示范基地,他所带领公司深圳市大象虚拟现实科技有限公司,正在通过第三方与中国电信合作。

在他看来,即更多的线下的VR体验店,这类体验店商业性不强,而是以试VR在5G网络下如何实现商业闭环为主,因为使用VR需要超出智能手机数倍的流量,前期可能会推出一些数据流量包。就他预判,今年这些试点收益会有浮沉。无论怎样,跨越了漫长的技术成熟曲线,5G会让VR进入一个新阶段。

谭贻国希望尽快完成与运营商项目的合作,而汪丛青、王洁、彭凡谈到VR产业的回血都心有期待,或许那一天,虚拟和现实的边界就要消失了。

你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吗?

杨倩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通关术,不再做考试的奴隶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