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情怀倒闭罗永浩

2018-12-14 16:05:26 来源: 创业家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2018,情怀倒闭罗永浩)

早在2016年,因为T2手机的缘故,锤子的资金就开始出现问题。

2018年的冬天属于很多人,而罗永浩是他们之中的黑桃K。

岁末尾声,踉跄的锤子出了一个大“锤子”。

北京锤子数码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发生了变更,由罗永浩变为老同事温洪喜。老罗从董事长变为了执行董事,之前的9位董事全部退出,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也改成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更有疑似内部邮件曝光,显示锤子11月“工资难发”。

有人说这是锤子要进一步融资了,也有人说,这是老罗的“帷幕降临”。

还未到七年之痒,最会熬鸡汤的老罗,终究没能让情怀暖了这个暗沉的冬天。

拌一口情怀吃一口饭

摆过地摊、倒卖过药草、做过期货、走私过汽车、做老师……创立锤子做手机,可以说,作为一名科技创业者,不是“科班出身”的罗永浩堪称一个“神奇”的存在。

老罗有很多辉煌的时刻,闪光灯最足的一次就是当年从“情怀”开始的锤子手机。

2011年,彼时的老罗正处于第二次创业阶段,“做手机”的想法开始萌生。这时候,小米已经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手机,而出于对雷军的欣赏,这一年的老罗与雷军在微博上频繁互动,甚至找到小米总部与其面聊3小时,有意入伙小米。

然而,因为两人在观念上有一些冲突,最后这个想法不了了之。于是,老罗决定自己干。

2012年5月,一家名为“锤子”的科技公司正式注册成立。自此之后,靠着“老罗语录”爆红于网络并因此成为中国第一代“网红”的老罗开始“正儿八经”的做起手机。

“觉得自己可以接乔布斯班的笨蛋很多,我看好的只有这一个。”这是老罗的经典语录之一。

也因此,老罗也被网友戏称为“罗布斯”。

2013年3月,老罗带着由“不太靠谱”的团队磕磕绊绊做好的Smartisan OS系统正式在国家会议中心登台亮相,也正是这一场发布会,让老罗贴上了“情怀”的标签。因为在这一场长达三小时的演讲中,他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情怀”二字,称自己是为情怀而做手机。

情怀究竟是什么?或许指的是老罗所一直强调的“工匠精神”和“科技人文”。不过,这只是针对“做手机”而言,更广泛的说,早在成立锤子之前,身在培训界的老罗就早已开始宣传个人“情怀”,更是因此积累出锤子手机的第一批用户。

从“老罗语录”的拥护者转身变为“老罗创业”的支持者、锤子手机的购买者,这是许多人的缩影。

而纵观锤子科技的发展历程,即使是第一次做产品,但有“情怀”的老罗却是一个“幸运者”,总是能够遇到贵人。

Smartisan OS发布的同一年,老罗花费6个月的时间“磨”来了摩托罗拉前设计总监钱晨,让其出任CTO一职。用他的话来形容,“在钱晨加入锤子之前,外界几乎都认为锤子是做‘贴牌机’的,而在钱晨加入之后,外界的质疑才逐渐平息,锤子手机的研发也开始走上正轨。”

而一直以来,锤子发布会都被称为“科技界的春晚”,每每有新产品发布总是受到极大的关注。比如其首款手机T1的发布,仅优酷方面的数据显示,加上外链播放,共约1000万人观看,是优酷春晚直播观看人数的4倍。而在现场,到场观众已达数千人,仅门票这一项,收入就达到了100万元左右。

与此同时,在融资方面老罗也靠着“情怀”走了很远。在创立锤子科技之前,老罗没有任何产品经验,但却靠着老师、网红等身份积累了不少“情怀粉丝”。因为这些让他有了一份底气,能够入得了投资人的眼界。

如果说产品上的“贵人”是钱晨的话,那么融资上的“贵人”就是紫辉创投的郑刚。作为一名投资人,他参与了锤子科技的ABC三轮融资,更是在每次老罗被攻击的时候站出来为他力挺,不遗余力地为锤子手机进行人肉推广。

不可否认的是,因为贵人的帮助,老罗的创业之路也是相当顺遂。也因为背后有这些贵人的支撑,即使是产品的市场表现不好,老罗也能够继续自己的“情怀”之路,继而召唤更多的“锤粉”,为公司做背书,从而拉长战线,为后面Pro系列等产品的出来和爆发做铺垫。

但老罗的性格决定了锤子的发展之路必然是坎坷多过顺利。

仅看老罗这个人, “飘忽不定”是最合适的注解,思维跳跃却落实寥寥。作为一个公司的管理者,老罗多数时候是不合格的,他总会亲自下场,和各式“锤子路人”撕个天昏地暗,这个举动放在一个CEO身上是不合时宜的。

这样的老罗,骨子里是清高的,但产品是飘着的,锤子的T1、T2手机,软件系统深受锤粉追捧,但在技术创新上却乏善可陈。所以很多时候,曾经骄傲的老罗又不得不在现实面前委屈求全。

成功的流量商人,飘忽的产品经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少年老罗的梦想是当文人。

四十六年前,在吉林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县城里,罗永浩出生了。从小,他就表现出高于同龄人的文学天赋。但也因为过于自信,说话不加遮拦,遭到老师厌弃和同学排斥。为此,他受过好几顿打,有的施暴者甚至根本从来没有与他说过话。

直到高中期间,罗永浩选择了辍学在家看书。彼时,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作家。而他又坚信,不上学也能成为一位好作家。二十年后,罗永浩的自传《我的奋斗》出版上市,吸引了一票“追随者”,但他距离作家的梦想倒是越来越远了。

虽然,父亲县委书记的身份给了他不错的成长条件,但离开家庭,仅有初中学历的他也必须从社会底层做起。他搬过砖、摆过地摊、开过二手书店,听说韩国壮阳药缺口比较大,他又跑去韩国卖壮阳药。

28岁之前,罗永浩过得连姐姐都看不下去。

空有文人风骨和一腔赤忱热血拯救不了穷困潦倒的他,只有赚钱,赚到足够的钱,他才能活出个人样。聪明如罗永浩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哪里有赚钱的机会,哪里就有罗永浩。

笔墨在心、踌躇满志的老罗,不做文化人了,他要“以文从商”。

29岁那年,听说新东方薪水高,老罗就苦练英语加入了新东方,还成了教GRE最有名的英语老师,年薪达到百万。哪怕他最讨厌英语、最讨厌教师。

34岁,为了赚更多的钱,罗永浩从新东方辞职创办博客网站牛博网。那一年是中国博客元年,行业龙头新浪博客如日中天,罗永浩靠他教书时冒出的金句在全国出了名。这个网站也曾创下过奇迹,单日页面浏览量突破过百万。三年后,牛博网因言论过于大胆在国内被禁。两年后,罗永浩重头来过和朋友创办英语培训学校,七年后经营状况不佳被迫关闭。

赚钱是停不下脚步的窘境,这背后创业的动力恐怕正是来自老罗文人的自恃。

从新东方辞职时,他说,不想被当成一个说段子的英语老师。牛博网因为太过“老罗”被关,培训学校因为他不喜欢再次没能成功。

40不惑之时,他创办了锤子科技。这是他最辉煌的一次创业,前后融资十几亿,销量达170多万台。当然,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一次创业,他给自己写了一个好故事。

老罗像乔布斯那样拥有了自己的“信徒”——“锤粉”,也依靠情怀就让数万人在鸟巢憋到生理极限听他的新品发布会。尽管后期罗永浩不太愿意人们想到“锤子”就提情怀,但作为“江山大业”的底色岂能说褪就褪去,提到罗永浩,人们脑海中首先冒出的还是这两个字。

罗永浩是个善于表达自我的激进文人,他是中国互联网第一代网红,吃尽了网络的红利。几年前“砸冰箱”、“打假方舟子”、“炮轰链家”等事件为他吸足了粉丝,个人奋斗故事隔一阵子就要圈一波粉。

然而,粉丝为锤子带来了流量,却没带来销售量。文人罗永浩终归是个成功的故事贩卖者,却不是成功的科技精英。

骄傲的代价,比冬天还冷

当年“西门子冰箱门”事件交流会上,海淀剧场里刺眼的聚光灯下,老罗将一场批斗会开成了个人秀,他说实在看不下去西门子出事后的沉默态度,所以站出来公开施压。当时就这样笑闹过去,谁也没在意,但老罗自己放不下,心中的“郁结”化作了锤子的原型。

时过境迁,如今颇为讽刺的是,老罗将锤子置于了当年西门子的位置,面对一再推迟的发货,他也只能用沉默来应对。

六年前,老罗一定没想过自己会有砸西门子冰箱这一遭,他也不会预料到锤子走到今天这步田地,而自己竟也会陷入这样“失语”的尴尬境地。

这一次,危机的开始源于酷派的讨债。此前,锤子与酷派签订了一份交易合同,主要内容是锤子向酷派采购一些手机零部件,涉及金额约1000多万。但货物交付后,货款还有一半没有给,金额涉及四五百万。

金额不大,500万放在北京也就半套房,但对锤子确实有些棘手。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锤子一直亏损,成都市政府的6亿也烧不了多久,不过信用在,现金流不断,锤子就没有生死之忧虑。但是酷派一讨债,这就意味着锤子的信用开始出现了问题,讨债事小,失信事大。上游的账期没有了,下游的预付款就成问题,锤子的现金流就会出现问题。”

其实早在2016年,因为T2手机的缘故,锤子的资金就开始出现问题。

2015年年底,赶上中国智能手机的爆发年,竞争激烈,当时发布的T2手机价格一降再降。同时由于预计产量不够富士康的要求,富士康不接受代工,罗永浩又不愿意只让一家公司生产。摆在罗永浩前的选择很少,因此最终不太出名的中天信成为了Smartisan T2主要的代工厂。

到2016年,锤子科技上半年亏损了2.96亿元,加上2015年的亏损,一共亏损了6.54亿元。一时间,锤子科技的财务状况陷入危机。祸不单行,同年锤子科技被爆多名高管离职。

经过一年的沉寂期,罗永浩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也显得稳重许多,他开始虚心学习,并成功借助OS的优势以及坚果Pro的良好势头宣布融资10亿元,坚果Pro2发布会也在2017年年底顺利举办。但这一路跌撞似乎并没有让“野心勃勃”罗永浩沉淀下来,一年后他还是在鸟巢高调发布了TNT,然而坚果TNT因订单量过少,代工厂不愿生产,还未发售就宣布停售的惨淡收场,这让锤子从舞台上重摔下来。

自此,资金问题逐渐恶化为信任问题。

初中辍学后,不造假学历、不与消协为伍、单枪匹马为消费者维权的老罗闯荡江湖多年,凭的就是信任二字,他曾调侃过自己:“我早已是不惑之年,有三五位朋友,不过这些朋友不是拼出来的,是熬出来的。”

经商,信用十分重要,对老罗,尤其重要。而近来锤子却一再失信。

11月6日,锤子科技发布畅呼吸智能落地式加湿器,售价1999元,并于当天在锤子商城开启全款预售,预计11月25日开始发货。当时,罗永浩在发布会现场就承诺,如遭遇延期发货,锤子将赔偿银行活期10倍,余额宝利率3倍。

11月25日发货日,消费者并未收到货品;11月29日,部分消费者收到官方发来“延期至12月31日发货”的消息——锤子科技表示,由于生产方面的原因,预计将于12月31日起开始发货。

遭遇这样的状况,若非罗永浩使用了商人惯用的手段为自己制造腾挪的空间,那就是锤子进入了高危期。事实上,从近期锤子高层的大换血可以看出,锤子确实危矣。

罗永浩很聪明,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转型。锤子科技创办有6年了,在UI和软件应用上还是有不少的创新,但是智能手机业务始终没有很好的表现,今年在成都的发布会上,锤子果断放弃智能手机业务,转而主攻空气净化器、智能硬件等产品。

手机也好,净化器也罢,老罗一直没有放弃的就是创新的交互体验,这点倒有点像乔布斯。乔布斯曾这样评价过自己:如果我不开苹果公司,我至少还是名工程师,能够写点代码,不会失业。老罗也不会,只是和乔布斯有些不同,老罗也许会做回老师,从此与科技分道扬镳。

也许,这就是个中差别。

而也就是这样的差别,才让锤子与自己“倾慕”的苹果有了迥异的命运。

愤世嫉俗和体味人间疾苦都解决不了锤子的危机,曾经被老罗嗤之以鼻的“古早”型商业运作手法,或者才是情怀倒闭之后的回春之药。

老罗,考虑下?

韩玉坤 本文来源:创业家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的自律能力,决定了你人生的高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