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证券新闻 > 正文

“达州资本帮”团灭之谜

2018-12-13 11:28:02 来源: 网易财经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达州资本帮”团灭之谜)

来源:叩叩财讯

四川,相较于江浙和广深,从来都不是资本发达活跃之地。

更别说是这个位于四川省东部,地处川、渝、鄂、陕四省市结合处,面积仅1.6万平方公里的小小地级市——达州

但在2015年8月,一支来自与达州的资本力量迅速在国内资本市场崛起,其后,它们便以无形之手操控金路集团(000510.SZ)重组、以来源神秘的巨额资金举牌成都路桥(002628.SZ)、首控集团(01269.HK),参与了广安爱众(?600979.SH?)定增,入股四川美丰(?000731.SZ)。

一时间,有关“达州资本帮”的传说从四川资本圈中蔓延至整个国内资本市场。

无论是动辄借以政要手段行政干涉,还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金来源,都让外界对这支来自于资本欠发达区的神秘资本力量侧目。

自然人刘江东、李勤、唐誉媛、张贵林等人是这支达神秘力量的台面核心成员。种种线索又将“达州帮”的幕后金主指向被称为达州首富的自然人唐铭阳。

当然,唐铭阳的“首富”头衔,也是自“达州帮”在资本市场成名之后,被部分媒体冠之。

但仅仅两年多时间,曾经在资本市场中骁勇伶俐、彪悍异常的“达州帮”却突然在2018年5月之后偃旗息鼓。

曾活跃在川东商圈中的数位“达州帮”核心成员,也渐渐消失隐匿或失联。

“‘达州帮’背后真正的靠山出事了,其多位关联成员被协助调查,有关‘达州帮’所持股权问题和其资金来源之谜,可能不久就会真相大白于天下。”一位来自于四川当地监管机构的消息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达州帮”之所以能在短期内横扫资本市场而异军突起,则与一位副部级官员有关,而这位官员在2018年5月因涉嫌受贿罪被带走。

这位落马的“大老虎”便是蒲波——原贵州省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

2018年5月2日,中纪委正式宣布,蒲波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式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1月28日,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消息,蒲波因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蒲波作出逮捕决定。该案目前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1)德阳往事

从达州出发往西400公里,便是德阳市,这是四川的另一个地级市,距离四川省会成都仅40公里,一直都被视为“小成都”的存在。

“达州帮”在资本市场的发迹之地便是在此。

2013年,著名的“刘汉案”曾让德阳市一夕之间闻名全国,而“刘汉案”遗留下来的有关资产——金路集团,就成为了“达州帮”故事的开端。

在“刘汉案”发后,曾被其掌控多年的金路集团也徒生变故,作为曾经德阳市国资旗下的企业,这家早在1993年便在深交所上市的公司,在面临银行抽贷和经营困难的复杂局面下,被德阳国资委于2013年8月重新接管。

为推动金路集团的重组,德阳国资委在2014年底与浙江新光集团达成协议,启动重组。

正在重组的关键时期,来自德阳市政府内部一股神秘力量开始以无形之手扭转着整个局面,使得德阳政府部门对该次重组的态度突然180度大转弯。

2015年7月,德阳当地政府部门突然给金路集团部分股东打招呼,干预其在股东大会上投票,同时,德阳的有关税务部门也曾到浙江义乌当地调查新光集团,同年8月,德阳市公安局更专门派员到证监会要求查阅金路集团报送的重组资料。

“达州帮”也在此时第一次出场。

2015年8月,一位以达州市达县胜利煤业进公司董事长身份出现的神秘达州商人刘江东,通过二级市场,在一个月内,通过十个交易日大量购入金路集团股票,并且对其三次举牌,持股比例超过10%,耗费6亿以上,买成了当时还是ST的金路大股东。

从一个仅拥有注册资本60万元的煤老板,到一个月砸出6个亿的上市公司举牌人,当时便引发市场背后另有其人的猜测。

在2018年9月初,刘江东完成对金路集团举牌后,金路集团内部只要涉及到重组事宜的关键人物,突然皆被德阳警方带走,其中除了金路集团时任董事长张昌德、董事会秘书刘邦洪外,还有负责新光集团重组金路集团项目的投行中介保荐代表人——西南证券并购业务部副总经理童星。

据知情人士透露,童星是在河北廊坊被德阳警察跨省刑拘带走的,其涉嫌的罪名与张昌德和刘邦洪一样,皆是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在上述三人被刑拘之后,已经成为金路集团大股东的刘江东则强烈要求入主*ST金路董事局,同年9月16日,刘江东更坐上了*ST金路总裁之位。

斯时,所有人对于刘江东的来历并不清晰,但在一系列已经肉眼可见的政府雷霆手段背后,大家皆认为刘江东的入主与这一切皆非巧合。

到底有谁有如此大能量动用这些手段,答案似乎也呼之欲出。

有关刘江东的背后势力和资金来源,当年媒体也有进行调查和揣测,但大多无疾而终。

“刘江东也来参会了,光头,不怎么说话,只说自己入主和重组无关,也没有说更多关于金路集团以后的发展打算。”一位来自于金路集团内部人士向叩叩财讯回忆起其第一次见到刘江东时的情景,那是在刘江东举牌后第一次露面参与金路集团临时董事会的情景。

在这一切异常变故发生的前后,则是德阳市官场一场大变动。

2015年6月16日,51岁的蒲波上任德阳市委书记。在此之前,出生于四川南充市的他,曾在广安、凉山、巴中等四川区县政府任要职,2010年上调四川省委,其后担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五年之久。

上任德阳市委书记一职,则是其真正主政一方的开始。

在拿下金路集团之后,除刘江东外,一系列与其有关联的自然人李勤、唐誉媛、张贵林横空出世,等分别在成都路桥、首控集团、广安爱众、四川美丰等上市公司中布或举牌、或参与定增,纷纷留下其资本布局,而粗略计划,“达州帮”这一系列资本运动动用的资金则达数十亿之巨。

“达州资本帮”在2017年前后达到了巅峰。

2)关键人与金主

“刘江东等人都只是台面人物,达州帮真正的带头人乃是唐铭阳,而唐与蒲波的关系匪浅。”上述消息人士表示。

实际上,“达州帮”开始在资本市场大肆攻城掠地后,媒体也有诸多调查报道将其幕后之人指向了唐铭阳。

唐铭阳,生于1967年,早前于四川达州从事煤炭生意。

据叩叩财讯获悉,早在十几年前,蒲波在四川省广安市任副市长分管国企改革时,对广安市属煤矿进行改制,在此时,便与同样在川东区域从事煤矿经营的媒老板唐铭阳相熟。

2017年后,“达州帮”正所谓盛极而始衰。

在2017年4月,一则市场传言发酵,这成为了“达州帮”命运的转折点。

该传言称,截至2016年11月末,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给七个企业集团的2010个“壳公司”授信1655笔,合计1600亿元,目前已显现风险865亿元。这七家企业由四人分别实际控制,其中首当其冲者即为唐铭杨。

当年轰动一时的浦发成都分行千亿骗贷案也正由此揭开。2018年初银监会称,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规办理信贷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授信高达775亿元。

该案的横空出世,则为“达州帮”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找到了源头。在今年9月中旬,金路集团的一则公告,也对此侧面进行了应证。

2018年9月17日晚,金路集团发布公告称,收到深交所对刘江东、张贵林给予纪律处分。而正是这份公告曝光了刘江东违规收购上市公司的资金来源等细节。

据该公告称,刘江东自2015年7月29日至8月31日收到达州一马转入资金约6.5亿元,其中5.8亿元用于购买金路集团股票,另一自然人张贵林共收到达州一马转入资金2.45亿元用于购买金路集团股票。

据企查查工商资料显示,达州一马现已注销,股东仅有潘旭东一人。但是,该公司历史股权变动出现的两家公司,均直指四川帝升林业集团(已更名为“帝升实业集团”),后者则是被曝出牵涉浦发成都分行违规放贷案。

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在2017年底,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案发后,唐铭阳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但其后不久便被放回。

“唐之所以能在短期内回归,背后也与蒲波的大力奔走有关。”上述消息人士透露,在2018年1月22日,54岁的德阳市委书记蒲波被任命为贵州省政府副省长,官至副部。

在唐铭阳被带走后,已经升迁至贵州的蒲波还专程托人为其平息此事。

2018年3月,重获自由的唐铭阳,还曾以首控集团董事局荣誉主席、达州市达商总会荣誉会长的名义高调露面。

本以为随着蒲波的再度高迁,一番新的境况又将打开之时,但让蒲波和唐铭阳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蒲波高升贵州副省长刚满百日之时,一则涉嫌严重违法违纪的调查将两人的希望彻底泯灭。

在蒲波被调查之后,唐铭阳也被有关部门再度带走调查,而作为其在台前最为得力的“白手套”刘江东,也在此后同时“失联”至今。

眼见其起高楼,眼见楼倒了。

仅仅才不到三年光景。在资本市场雄起一时的“达州帮”轰然彤塌。

2018年11月2日,在中纪委对蒲波的有关通报中称,蒲波“违反廉洁纪律,以赌博方式敛取巨额钱财,通过‘大赌’、‘假赌’大搞权钱交易,违规经商办企业,违规拥有非上市公司股份股权和购买定向增发股票;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韩玉坤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综合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