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360亿收购芬兰巨头 耐克、阿迪慌了!

2018-12-12 11:46:56 来源: 网易财经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他360亿收购芬兰巨头,耐克、阿迪慌了!)

来源:商界

上周五,安踏创始人丁世忠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今天早上,我签发了一份重要的文件,心情很激动。这份文件是由安踏集团携手其他投资方组成的财团正式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亚玛芬(Amer Sports)发出的收购要约,这是我从创业到今天所做的份量最重的一次决定。

如果最终交易的流程得以完成,财团将收购亚玛芬集团的所有股份。”

Amer Sports 是芬兰乃至世界著名体育用品集团,旗下的“始祖鸟”(Arcteryx)冲锋衣,被称为“运动服装中的爱马仕”。

以安踏为首的财团,以高达43%的溢价,每股40欧元收购了Amer Sports,收购金额约为46亿欧元(360亿元)。

资本寒冬下,安踏还能斥资360亿元进行国外收购,可见其底气和实力。

2017年,安踏卖出了6000万双鞋、8000万件衣服,市值突破1000亿港元,紧跟耐克阿迪达斯。

可以说,快速发展的安踏,已经让耐克、阿迪这些国际品牌睡不着觉!

31年前,17岁的丁世忠,背着600双鞋子到北京闯荡,为了多卖几双鞋子,他跑遍了各大商场,好话说尽。

他一定想不到,时至今日,他能成为比肩耐克、阿迪的“中国鞋王”!

17岁北漂,4年赚了20万

却放弃一切回家创业

1970年,丁世忠出生于福建晋江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丁和木每天起早贪黑打鱼捞海产,才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温饱。

80年代改革开放,晋江掀起了一股做鞋的风潮,一时间鞋作坊遍地。

不少晋江人用石头、毛毡搭起简陋的厂房,靠着几把剪刀和缝纫机,做起了鞋。

丁和木也东拼西凑了几千块钱,和别人合伙做了一个鞋作坊。

丁世忠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他目睹了家庭的困难和父亲经商的艰辛,自己也想快点做生意赚钱。

当时他经商的最大动力,就是赚钱买一辆摩托车。

1987年,刚刚初中毕业的丁世忠决定辍学,他想到北京闯荡一番。

毫无疑问,这个想法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家里生意刚有起色,你留下来帮忙就好,干嘛还要跑那么远去北京?

丁世忠不甘心,年仅17岁的他,已经有了一番与众不同的胆识,他对父亲说:

“现在每天都有不少人来买东西,几乎什么东西都能卖出去,但我们不能总等着客人上门,必须自己主动去销售!”

丁父被丁世忠的话打动,他资助了儿子1万元和600双鞋。

带着这笔钱、鞋,还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倔劲,丁世忠坐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开始了自己传奇的北漂生涯。

安踏360亿收购芬兰巨头 耐克、阿迪慌了!

初到北京,一个乡下穷小子,想做出一番事业,自然没那么容易。

为了卖鞋,丁世忠天天往商场里跑,见人就问要不要买鞋,但总是碰了一鼻子灰。

丁世忠别无他法,只能死缠烂打,每天都往商场里跑,好话说尽,差点没给对方跪下了。

连着一个月,终于把其中一家商场打动了,对方答应让他先试试,没想到第一天就卖出了1000双鞋!

初战告捷,但丁世忠并不满足,他发现,有一个柜台比背着鞋到处推销,给人的感觉靠谱多了!

于是,他跑到各大商场进货的大康鞋城,租了个柜台专门批发晋江鞋。

这一招果然管用,顾客接踵而至,钱也就滚滚而来。

丁世忠把柜台交给别人打理,自己继续“进攻”各大商场,他和各大商场商量试买,卖完结账,卖不完退款。

因为丁世忠为人厚道,晋江鞋质量又好,北京各大商场都被他攻克,就连最难啃的王府井、西单的商场,也开始卖晋江鞋。

自家的鞋越卖越好,丁世忠自然很开心,但他很快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明明都是晋江产的鞋子,为啥贴上青岛双星的牌子能卖100元,自家的晋江鞋只能卖20元?

他苦思冥想,终于得出答案——这都是品牌的力量!

于是,他决定放弃在北京的一切,回晋江创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

80万签孔令辉,300万在央视打广告

北京房价才2000元一平米

1991年,丁世忠带着自己赚的20万元回到晋江。

当时,丁父已经和合伙人分家,自己创立了一家鞋厂,取名“安踏”,也就是“安心创业、踏实做人”的意思。

丁世忠被任命为销售副总,他开始琢磨,如何把安踏做大。

当时的晋江鞋厂,都是给国外品牌做代工,丁世忠深知这种模式不能长久,完全靠天吃饭,如果哪一天订单没了,日子也就过不下去了。

他力排众议,在全国各地开专卖店,推广代理分销模式,并有了自己第一批经销商。

当时不少同行都说丁世忠是瞎折腾,结果1997年金融危机,海外单子说没就没了,晋江鞋厂倒了一大半。

唯独安踏在全国开了2000多家分店,并没有受到多大冲击。

但丁世忠并不满足,当时的安踏只是个小品牌,谈不上什么知名度和影响力。

丁世忠思前想去,决定请明星来代言!

别看现在是个企业都要请明星代言,这在当时可是一步险棋,只有国外顶级品牌才敢找明星代言。

为了打响品牌,丁世忠决定放手一搏,他看上了当时的乒乓球世界冠军孔令辉,但代言费要80万!

安踏360亿收购芬兰巨头 耐克、阿迪慌了!

当时北京房价才2000元一平米,安踏一年的利润也才400多万,一下子拿出五分之一去请代言人,代价也太大了吧?

虽说当时丁世忠已经是安踏的当家人,但面对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但丁世忠就是坚持,他抛下一句话:

“是知道安踏的人多,还是知道孔令辉的人多?”

顶着巨大的压力,丁世忠把孔令辉签了下来,但安踏的销量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丁世忠几乎急得一夜白头,但他并没有贸然推翻自己的决定,而是派人做了个调研,了解其中的原因。

调研结果出来后,丁世忠才发现——原来消费者根本不知道安踏签了孔令辉!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央视打广告,这就要花300万!

这可怎么办?不花这300万,80万肯定要打水漂;花了这300万,效果也不保证,也有可能是肉包子打狗。

思前想后,丁世忠再次决定:赌一把,花300万在央视做广告!

这下子,企业内部炸开了锅,之前80万请孔令辉就算了,现在还要300万做广告?

但丁世忠就是不退让,他甚至放出狠话:如果广告没效果,年底分红分文不取!

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真理,往往就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上。

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能够长远地看到未来,能以当下安逸的生活被代价,去换取未来不可知的广阔天地。

丁世忠就是这样的人,他承担了风险,也得到了回报。

1999年,孔令辉登上央视,第一次为安踏代言。

但广告播出后两个月,市场都没有任何反应,丁世忠快要被逼疯了。

直到第三个月,才陆续有经销商过来洽谈,安踏的销量也稳步上升。

2000年悉尼奥运会乒乓球男单决赛,孔令辉苦战五局战胜瓦尔德内尔,获得了金牌。

赢下最后一个球后,孔令辉仰天长啸,疯狂亲吻着胸前的国旗,这一幕让无数中国人动容。

在此之后,孔令辉在电视上说出了那句“我选择,我喜欢”的台词,立刻引起轰动,安踏当年销售额超过了3亿。

安踏360亿收购芬兰巨头 耐克、阿迪慌了!

这次代言,是安踏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安踏从此一战成名,销售收入也从1999年的2亿增长到2006年的12.6亿。

对此,丁世忠一直对孔令辉心存感激,2007年安踏在香港上市,孔令辉也获邀出席。

直到现在,丁世忠的办公室里,依然悬挂着孔令辉的照片。

送钱送鞋反被拒绝

卧薪尝胆打造高质量球鞋

靠安踏一炮而红后,丁世忠又开始寻找下一个营销机会,这一次,他盯上了CBA。

当时,CBA刚刚启动,急需找体育品牌赞助,但各大体育品牌都在疯抢北京奥运会,所以根本没有理会CBA。

丁世忠看到了其中的机遇,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

奥运会再怎么精彩,也只举办十几天,而CBA一打就是大半年,看比赛的又是非常精准的篮球迷。

于是,丁世忠以极低的价格签了CBA 7年,赞助合同有一条:CBA球员必须穿着安踏的球鞋比赛。

这条件CBA官方没啥意见,谁知却引起了轩然大波。

最反对的,就是CBA的球员们,他们纷纷发表意见:

安踏的球鞋,穿着不舒服,功能也没法和耐克、阿迪相比。

钱送了、鞋也送了,却被别人嫌弃,丁世忠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他气得几晚都睡不着觉。

慢慢的,他自己也想通了,安踏被嫌弃,能怪球员们吗?

在当时,安踏在设计上参考了耐克、阿迪等国际大牌,所以在不少人眼里只是个山寨货,只是名气大点,和其他晋江鞋没啥区别。

至于质量,更是和别的国际大牌,差得不是一点两点。

想通了这点,丁世忠的倔劲又上来了:

耐克能做的鞋子,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就是要烧钱,也要烧出高科技的球鞋!

2005年,安踏耗资3000万元,建立了自己的运动科学实验室。

之后,安踏又逐年提高对产品的研发投入比例,从占销售收入的3.8%一路提升到5.2%,并且在美国、日本和韩国等地设立了研发设计中心......

5年之后,99.5%的CBA球员都穿上了安踏的球鞋。

不做中国的耐克

要做世界的安踏

从一个晋江小作坊,到现在中国最大的体育用品集团公司,市值近千亿,紧追耐克、阿迪位列全国第三,丁世忠创造了一个奇迹。

但丁世忠的野心并不仅仅与此,在国内已经没有对手,他把目标放在了耐克、阿迪身上。

为了追赶这两大巨头:

2007年,安踏签约NBA火箭队三名球星;

之后,又接连签下“狼王”加内特、朗多等球星;

2015年,更是签下了NBA金州勇士队得分后卫克莱·汤普森,这是NBA最火热的球星之一。

安踏360亿收购芬兰巨头 耐克、阿迪慌了!

安踏代言人、勇士巨星克莱·汤普森

丁世忠曾说,他工作的动力就是捍卫中国品牌在中国的江湖地位。

为此,在做到中国第一之后,他又把目光投向了耐克、阿迪,想要成为世界第一。

可以说,正是有这样的永不满足的企业家,中国国货才能越来越多的走向世界。

曾经,洋牌子在中国一家独大,不少人都觉得外国货质量高,中国货山寨,送给我都不要。

于是,iPhone 手机一发售,很多人通宵排队购买;不少国人一到国外,就大量购买外国奢侈品。

我们也曾梦想着,什么时候,我们的手机也能被抢购,我们的鞋子,也被外国人骄傲地穿在脚上。

正是安踏、华为这些企业,用他们的行动告诉大家:国货,也能走出世界!

外国人能做出世界闻名的大牌子,为什么中国人不行?中国人比他们傻嘛?中国人比他们胆小吗?中国人比他们懒惰吗?

都不是,我们中国人,不比任何人傻,不比任何人胆小,更不比任何人懒惰。

我们只是起步晚,稍微落后一点,需要奋起直追,去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品牌。

这个过程,或许会很漫长,中间也可能很艰辛,但只要努力走下去,就一定能做出成绩!

就像华为,智能手机2017年发货1.53亿台,全球份额突破10%,稳居全球前三,在中国市场份额突破20%。

今年华为的旗舰手机Mate 20,也获得了一致好评,被国外权威媒体评为“年度机皇”。

而安踏斥资360亿收购Amer Sports,更是中国企业走出国外的重要一步。

正如丁世忠很早之前就说过:

不做中国的耐克,要做世界的安踏。

有这样的志气和野心,中国企业才有未来!

韩玉坤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综合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通关术,不再做考试的奴隶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