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虚火煎熬盛运环保 转型EPC总包谋自我救赎

2018-11-24 08:15:56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BOT虚火煎熬盛运环保 转型EPC总包谋自我救赎)

BOT虚火煎熬盛运环保 转型EPC总包谋自我救赎

本报记者 张望 海南、深圳报道

导读

“公司主要采用BOT特许经营模式投资、建设、运营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该类项目建设前期投资规模较大,在转入运营后再通过服务的方式逐期收回,这对公司现金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位盛运环保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曾经被证券研究机构一致唱多的PPP、BOT概念股,如今纷纷出现了流动性危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相关公告显示,拥有大量BOT项目的盛运环保(300090.SZ),因资金周转困难,未能清偿的到期债务已达到约26.58亿元,并由此导致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而其实际控制人开晓胜截至11月23日被执行司法轮候冻结的股份数合计为74.12亿股,远超其实际持有的1.81亿股。

“由于近年来PPP、BOT等项目的鼓励发展,各民营上市公司尤其是环保行业上市公司发展均较为激进,拿项目过多,投资金额大、投资时间长,难以在较短时间实现现金回流。随着国家采取了各项措施去杠杆和信贷政策的收紧,出现了融资困难与资金流紧张局面。” 盛运环保一位高管11月23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不独是盛运环保,承接环保PPP、BOT等项目的东方园林(002310.SZ)、*ST凯迪(000939.SH)、神雾环保(300156.SZ)等上市公司,也出现了类似危机。

短贷长投错配

“盛运环保于2017年下半年开始出现经营困难,2018年年初风险爆发,截至目前,风险持续发酵,亟待化解风险。”前述盛运环保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6月上市的盛运环保,在此前后出现多年高增长,其净利润从2007年的2278.56万元,一路增长至2015年的7.40亿元;2016年虽然同比下降83.9%,尚有1.19亿元净利,而2017年却巨亏13.18亿元,今年前三季度续亏2.1亿元。

经营急剧滑坡的盛运环保,资产负债比率也从2015年底的52.53%上升至今年三季末的74.84%,并且负债总额达到93.01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53.1亿元。

面对资金链紧张、债务逾期,盛运环保坦承,其员工工资出现了未及时发放的现象,导致部分业务骨干流失。

对此,有熟悉PPP、BOT项目的投行人士表示,这类项目大多采用资本金加杠杆放大了风险,“有的上市公司为了追求数量,会通过引入优先级资金出资来放大杠杆比例,甚至前期工作准备不充分而仓促上马埋下隐患。”

上述盛运环保高管亦表示,公司投入运营的项目部分管理不善,难以获得预期成效,大部分投产项目又处于项目投产初期,因此难以有现金流回流。

具体而言,盛运环保继2017年坏账损失3.17亿元、商誉减值准备2.67亿元后,今年上半年又计提坏账准备1.89亿元,应收账款期末余额达到13.62亿元。

而相比2017年底,盛运环保的其他应收款仍在增长,其2017年底增加9个多亿达27.13亿元,今年三季末又上升至31.12亿元。之前,盛运环保公告称其他应收款“系关联方资金占用所致”。

按照公告,盛运环保提供的违规担保金额为21.13亿元,开晓胜承诺在2019年5月之前解除所有违规担保,并代为承担担保责任。而3家关联方合计占用盛运环保的23.96亿元资金,目前仅清偿2298.1万元。

“在信贷收紧的情况下,导致公司项目建设投入不足,为了确保项目建设,公司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短期资金来进行项目投入,从而形成短贷长投、期限错配,加剧了公司资金调度的难度,引起了公司现金流紧张局面。”上述盛运环保高管认为。

而危机的爆发,直接导致盛运环保市值大量蒸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显示,从今年6月1日迄今,其股价下挫71.21%。

向EPC总包转型

2015年从输送机械业务完全转型为环保行业的盛运环保,如今遭受到了资本预期过高的“虚火”煎熬。

“公司主要采用BOT特许经营模式投资、建设、运营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该类项目建设前期投资规模较大,在转入运营后再通过服务的方式逐期收回,这对公司现金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前述盛运环保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由此,盛运环保多次发行公司债融资,并在资金流紧张之际出现了无法按期足额兑付超短期融资券本息。

“在发展业务过程中,公司盲目追求项目的数量和市场的布局,对于部分项目未进行严格的筛选,导致部分项目投产将无法达到预期。同时,项目获取数量多,地方政府要求项目及时开工,造成资金大量沉淀。”上述盛运环保高管认为。

能够说明问题的例子是,据今年5月23日公告,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川能集团)将对盛运环保承接的40个筹建和在建的城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日处理31350吨),按照特许经营权协议投资额度不低于156.75亿元。这个数字要超过盛运环保去年股价高点时的总市值。

而川能集团还拟协议受让开晓胜所持的13.69%盛运环保股份,同时盛运环保所有项目均拟引入川能集团作为合作方,并签订了临时托管协议,使川能集团能够提前介入,尽快实现全盘债务重整。公告还表明,目前盛运环保已有多个项目与川能集团签订各项特许经营项目合作协议及委托管理协议,以此解决项目建设过程中遇到的资金困难。

公开资料显示,川能集团是经四川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是四川推进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加快重大能源项目建设的重要主体。截至2017年底,其旗下共有下属公司288家,业务涵盖能源、化工、现代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四大领域,总资产达1183亿元,净资产达到370亿元,全年实现销售收入413亿元。

而盛运环保的救赎,就是从BOT项目的贪大求全中增强消化能力,以借助外援的方式保障到手项目不流失。

“针对目前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业务在手订单较多、资金又紧张的局面,公司将不断把业务向EPC总包转型,把部分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业务进行转包加快订单的落实,从而减少公司资金占用,获得较高较快的EPC总包收益。”上述盛运环保高管说。

钟齐鸣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半年逆袭哈佛,硕士自曝大脑训练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