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疫苗行业高暴利 康泰生物"任性"丢掉8000万

2018-11-20 02:00:09 来源: 华夏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4600万元研发费用一纸公告就可废除,加上预期贡献的4000万元利润,轻松放弃8000万元,这在A股公司基本面普遍下滑的市场行情下,也只有疫苗行业能玩得起。

(原标题:揭秘疫苗行业高暴利 康泰生物“任性”丢掉8000万)

揭秘疫苗行业高暴利 康泰生物“任性”丢掉8000万

华夏时报 记者 韩永先 北京报道

4600万元研发费用一纸公告就可废除,加上预期贡献的4000万元利润,轻松放弃8000万元,这在A股公司基本面普遍下滑的市场行情下,也只有疫苗行业能玩得起。

康泰生物(300601.SZ)11月9日公告称,撤回全资子公司北京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民海生物”)一款已投入研发费用4000万元的狂犬病疫苗的注册申请,此举导致康泰生物当日股价跌停,收盘股价为36.8元。11月19日,公司股价报收于40.55元,跌2.10%。

康泰生物是否还有其他的问题事项没有暴露出来,目前不得而知,但是公司随意撤销成熟项目的任性,也让市场重新认识到疫苗行业存在的高暴利。

经营行为劣迹斑斑

根据康泰生物公告显示,民海生物是为避免狂犬病疫苗GMP生产车间的重复建设,因此向北京市食药监局提交了撤回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MRC-5细胞)的注册申请并获得批准。

民海生物于2015年7月获得北京市食药监局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MRC-5细胞)注册申请受理。截至公告日,上述疫苗已近于成熟,累计发生的研发资本化金额约4600万元。

康泰生物表示,民海生物在研疫苗品种中用于预防狂犬病的有两种: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MRC-5细胞)、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前者系从法国巴斯德技术引进,后者是在前者的基础上进行工艺优化的项目,并大幅降低了后续向巴斯德支付的技术许可使用费。

因为目前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已完成Ⅲ期临床研究,正处于临床研究总结阶段,预计2019年年中申报生产。为避免重复建设,撤回成熟项目的注册申请。

值得注意的是,康泰生物撤销注册申请恰逢《疫苗管理法》出台之际,公司的举动是否是是受到了最严疫苗管理法的影响,康泰生物对《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并没有做出回应。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发现,据媒体报道,2013年康泰生物就曾卷入儿童乙肝疫苗死亡事件,后经过监管部门调查,未发现存在品质问题;疑似因接种致死病例属于耦合案例。

近年来疫苗安全问题频发,市场直指疫苗并非百分之百有效,甚至有观点认为,中国人狂打疫苗有滥用的趋势,超过99%的疫苗是不需要用的。此次康泰生物撤销注册的狂犬病疫苗所在领域更是安全问题频发,甚至被认为,狂犬病的宣传在中国是一个巨大骗局。

监管层也从严对疫苗行业的监管,此次疫苗管理法的出台,从疫苗研制和上市许可、疫苗生产和批签发、上市后研究和管理、疫苗流通等11个方面对疫苗监管提出具体要求,明确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要求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依法对疫苗研制、生产、流通的安全、有效和质量可控负责,同时实行疫苗全程信息化追溯制度,强制责任保险,并提出了“惩罚性赔偿”的概念。

如果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明知疫苗存在质量问题仍然销售,造成受种者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受种者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同时提高了上市许可人出现较严重、严重违法行为时的处罚力度。

此次康泰生物不计成本撤回成熟项目的申请,是否是受到从严监管政策出台的影响,公司并没有做出回应。

但是公司此前的经营行为却被曝出劣迹斑斑。不说此前涉及疫苗安全事故,康泰生物的总经理杜伟民以及此次撤销注册申请的民海生物均在2015年卷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收受贿赂一案,其行贿的名单中也有杜伟民的身影。

时为民海生物法定代表人杜伟民为寻求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的帮助,涉及请托行贿尹红章等人47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此次行贿受贿案件被坐实,但是《华夏时报》记者并未查询到对杜伟民处罚措施,此后其一直正常从事疫苗行业的生产经营。

暴利疫苗赔得起

在撤回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MRC-5细胞)注册申请前,公司已经进行了4600万元的研发投入。

据太平洋证券研究员的预测,康泰生物成熟疫苗撤回的主要原因,由于国家审评审批进度加速,以前预计是2个批号差2 年,现在预计相差1 年左右,而拿第二个批文时需要废掉第1个批号,假如第1个批号如期拿到,最多生产1年,但只有半年生产周期,预计贡献3000万-4000万元利润,但原辅料、包材都会废掉,另外老车间需要重新改造后申报GMP 认证。

据此计算,康泰生物撤回成熟疫苗注册申请,舍弃掉的研发费用和盈利预期共计可高到8600万元。而公司对此仅用研发资本化4600 万元计入2018年研发费用一笔带过。

事实上几千万元的费用对于康泰生物的产品暴利而言却是不值一提。

康泰生物的主营业务构成,主要是一类和二类人用疫苗研发、生产、销售。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

2018年上半年,康泰生物一类疫苗营收4921.16万元,占主营收入的4.63%,营业利润1780.30万元,毛利率36.18%;二类疫苗营收10.13亿元,占主营收入的95.23,营业利润9.46亿元,毛利率高达93.43%。

回顾康泰生物三季度报告,公司前三季度营收15亿元,同比增加88.8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6亿元,同比增加140.6%。

康泰生物收入和利润的大幅增长主要依赖收费疫苗的生产销售,其毛利率甚至高于暴利茅台酒90%的毛利率。公司的营业成本并在于研发费用的投入,近乎一般以上成本来源于公司的销售费用。

今年前三季度,康泰生物研发费用8455.14万元,同比增长65.27%,而投入的销售费用高达7.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82.83%。也就是说,康泰生物的盈利并不依赖研发新产品的投入,能不能卖出去才是公司盈利的关键。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家对疫苗行业大力整顿,要求疫苗企业主要采取直销模式,此外,疫苗采购权限也收归省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不仅一类疫苗有政府统一集中采购,二类疫苗采购也需要通过省级疾控平台进行统计招标、带量谈判、集中采购等。

相关的疫苗生产企业的销售仅需要向省级采购平台直接招投标就可实现疫苗销售,主要成本就是相关的销售服务费及运输费用,那么康泰生物高达营业成本一半的销售费用从何得出,是否涉及预防接种机构的诱导返利甚至中标腐败等费用仅从公司公布的经营数据难以看出。

不过业内分析人士提示疫苗行业今后面临的主要风险将包括行业负面事件、疫苗监管政策日益严格、同类产品竞争等因素。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通关术,不再做考试的奴隶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