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证券新闻 > 正文

*ST长生终遭强退 游资博傻被埋还有无出逃机会

2018-11-19 08:03:43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ST长生终遭强退, 游资博傻被埋还有无出逃机会)

大量吸货之后,还来不及出逃,就被宣布终止上市,或启动强制退市程序。蜂拥炒作*ST长生(002680.SZ)、中弘退(000979.SZ)的游资,可能将遭受被“活埋”的命运。

深交所11月16日晚间宣布,正式启动对*ST长生重大违法的强制退市机制,*ST长生因此成为退市规则修订后首家因危害公众健康安全而退市的上市公司。而从违法生产、销售疫苗事发到被启动强制退市,*ST长生只用了不到4个月。2018年以来,A股退市步伐明显加快,年内已有7家公司终止上市,或启动强制退市程序,接近最近5年多非主动退市公司总数的一半。

就在*ST长生被启动强退前7天,游资还在大量买入*ST长生。龙虎榜数据显示,截至11月15日,两家券商营业部席位净买入该股的金额,仍达365万元、501万元。更早些时候,这些席位也曾买入中弘退,净买入额超700万元。

然而,大笔吸货之后,中弘退、*ST长生就先后被终止上市、启动强制退市,未能获得出逃机会。截至11月16日,部分仍然持有中弘退的资金,可能已经出现较大浮亏。若*ST长生确定退市,未能清仓的资金,可能将难有机会出逃。

A股退市步伐加快

深交所11月16日公告称,已正式启动对*ST长生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机制。成为退市新规出台后,第一家因为危害公众健康安全而退市的上市公司。

深交所在公告中称,*ST长生主要子公司存在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可能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因此启动对其重大违法退市机制,将在15个交易日内形成初步审核意见,后续将作出是否对其实施强制退市的决定。

7月15日,国家药监局披露消息称:在对*ST长生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开展飞行检查中,发现长春长生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从违法生产、销售疫苗事发至今,不足4个月的时间里,长生生物已经走到退市边缘上,在A股的历史上,尚未有过先例。

*ST长生退市如此之快,在于退市规则调整。7月27日,证监会修订退市规则,明确欺诈发行、重大信披违法或者其他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应作出暂停、终止上市的决定。11月16日,沪深交易所同时公布了修订后的退市规则。

虽然*ST长生退市速度史无前例,但在此前,A股的退市步伐,在2018年就已明显加快。截至目前,年内已出现4只退市股,分别是退市吉恩、退市昆机、烯碳退、中弘退。5月22日,上证所终止*ST吉恩、*ST昆机上市,深交所也在5月28日终止*ST烯碳上市。11月8日,因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跌破1元面值,中弘股份也被终止上市。

而根据武汉科技大学证券金融研究所此前统计,截至2018年6月初,A股市场启动28年来,退市的公司共计54家,而绝大多数又集中于2001年至2007年,8年间共有43家公司退市。此后的2013年到2018年,又有11家公司陆续被终止上市。

退市吉恩等公司,并不是2018年A股终止上市或启动强制退市的全部。6月27日、7月5日,深交所分别对金亚科技、雅百特启动退市机制。包括*ST长生在内,年内已退市或启动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数量,目前已经达到7家,已经接近最近5年多来退市公司总数的一半。

游资“刀头舔血”

尽管明知存在强制退市的巨大风险,但仍有资金“刀头舔血”,在中弘股份、*ST长生进入退市整理前夕大量买入。

11月8日,连续多日下跌的*ST长生突然涨停,当天成交2.7亿元。此后的6个交易日,其股价又一连出现6个涨停板,截至11月16日收盘,股价已经攀升到3.94元,7天累计上涨1.14元,累计涨幅超过40%,累计成交额超过17亿元。

*ST长生的绝地反弹,与游资蜂拥买入有直接关系。龙虎榜数据显示,11月8日至12日、11月13日至15日,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席位分别买入*ST长生约603万元、935万元,分别卖出471万元、701万元。此外,银河证券上海镇宁路营业部席位也在11月8日至12日,买入663万元,卖出3.8万元。

上述两个营业部席位,是近期极为活跃的游资席位。数据显示,最近一个月,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席位也参与了近期“第一妖股”之称的恒立实业大额买卖;银河证券上海镇宁路营业部席位也曾两次大笔吸货恒立实业。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最近一个月,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席位对*ST长生的上榜交易金额约2710万元,净买入额365.8万元。同期,华福证券泉州田安路营业部席位也买卖*ST长生2337万元,净买入额达501.4万元。而银河证券上海镇宁路营业部席位净买入额为-60.3万元,目前可能已经悉数退出。

不仅是*ST长生,已经进入退市整理期的中弘退,同样出现了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席位的身影。龙虎榜数据显示,9月14日、10月17日,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席位分别买入中弘股份682万元、664万元,分别卖出599万元、438万元。而最近3个月来,龙虎榜电视教学的该席位累计买卖中弘股份达6151万元。此外,银河证券上海镇宁路营业部席位也在10月17日买入中弘股份795万元。

此外,一些曾在*ST百特出现过的营业部席位,近期也在*ST长生现身。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最近3个月,国泰君安顺德大良营业部累计买卖*ST长生1662万元,位居龙虎榜买方第二。而在此前的8月14日至15日,该营业部也曾买入*ST百特610万元。

部分资金恐遭“活埋”

让一些优质未曾预料到的是,大量吸货不久,中弘股份、*ST长生就被宣告退市,因此并没有太多机会出逃。

11月8日至13日,*ST长生均价约为3.18元,有市场人士按买入金额大致测算,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席位买入约480万股,卖出约370万股,剩余约110万股还在手中。数据显示,该营业部席位净买入*ST长生365.8万元,华福证券泉州田安路营业部席位同期净买入额则为501.4万元,约合160万股。

上述两个营业部席位上榜后,*ST长生股价继续上涨。11月14日至16日,*ST长生股价累计上涨0.54元,累计涨幅近16%。据此测算,上述两个营业部席位仅尚未卖出的股份,也分别获得了约60万元、80万元左右的浮盈。

而买入中弘退的游资,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根据龙虎榜数据,银河证券上海镇宁路营业部席位10月17日买入中弘股份795万元,买入数量约在950万股以上,目前其净买入额仍有773万元。11月16日,中弘退收于0.67元,下跌9.46%,较10月17日的0.82元,已累计下跌0.15元,累计跌幅超过18%。

上述买入中弘退、*ST长生的部分资金,目前可能尚未得到机会出逃。东方财富数据显示,11月16日,中弘退全天成交仅约155万元,其中买、卖前五的席位,成交金额分别为55.4万元、110万元,但卖出前五中并无上海镇宁路营业部席位。如果未能退出,则该部分交易资金目前浮亏可能已超过130万元。

吃进*ST长生的资金,也在加快出逃。11月15日,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福证券泉州田安路营业部两席位分别卖出*ST长生701万元、918万元,但买入净额仍有365.8万元、501.4万元。由于16日的交易数据尚未公布,目前其持股情况尚不清楚。如果未能清仓,复牌之后有的资金恐怕难逃被“活埋”的命运。

进入退市整理阶段后,相关公司的股价无一避免的持续下跌。以退市吉恩为例,从5月30日到6月25日,其股价从前复牌前一个交易日的6.74元,跌至1.02元,累计跌幅达到85%左右;而烯碳退从4月28日至7月19日,股价更是从5.55元跌至0.6元,累计跌幅近90%。

郭晨琦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