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地蓝走下神坛!会压垮济川药业的业绩吗?

2018-11-12 15:26:00 来源: 华尔街见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济川药业对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的弊端也非常了解,于是开始尝试多元化发展。不过公司的多元化并非是加大研发力度进行药物的研发,而是从事日化产品和药妆产品的开发。

(原标题:蒲地蓝走下神坛!会压垮济川药业的业绩吗?)

小时候身体素质比较差,经常跑步全班倒数第一,隔三差五就打针吃药。大概吃掉成吨的中药和挂了成吨的吊瓶后,我发现无论中药还是西药都不怎么管用,只有青霉素最管用。11岁的时候,父母带我到医院切除了扁桃体,从此进入了另外一个状态。从中学到大学一直是体育委员,身体素质发生了质的飞跃。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扁桃体炎也会遗传,我儿子从小饱受这个疾病的折磨。有一年,12个月进了14次医院,全家人濒临崩溃。直到有一天,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挂了个省中医知名专家的号。一剂中药后,退烧、消肿,疼的喝不下水的儿子开始吃饺子。

之后,老专家开了一个多月的调理方子,瘦骨嶙峋的儿子饭量大增,体重也很快从偏瘦成为偏胖,现在我每天早起带着他跑步减肥。从亲身实例来讲,中医中药在我身上的作用是很小的,但在我儿子身上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既不是中医黑,也不是中医粉,而是一个实用主义者。

随着孩子不断长大,免疫力也逐渐提高,很少打针吃药了,也打消了带他去切除扁桃体的念头。偶尔去复查,除了老专家自己的专利配方的中药外,她还推荐了一款中成药,叫做蒲地蓝口服液,说这款药对上呼吸道感染有奇效。

事实也是如此,对于常见的疱疹性咽峡炎、扁桃体炎、急性咽炎等疾病,这款药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直到最近,自媒体打出了惊悚的标题:儿童“万能药”蒲地蓝走下神坛。

蒲地蓝的生产商济川药业立马遭到暴击,股价来了一个跌停,好在收盘的时候又恢复了一点元气。

这不是第一家中枪的中药类企业了,中药真的那么不靠谱吗?这个问题怕是难以得出答案。但是像蒲地蓝这种广泛应用于临床的药物,不仅仅是中医院在用,纯西医院也在用,临床论文及对照数据也是一抓一大把。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经过现代医学验证的中成药之一。直接一竿子打死,我个人感觉还是不太妥的。

一、济川药业的营收构成和今年的业绩

济川药业并非是一个单纯的中药企业,实际上它是一家以中药制剂为主的儿童用药企业,中西药都生产,以儿科用药为主。

蒲地蓝走下神坛!会压垮济川药业的业绩吗?

(单位:百分比,数据来源:Wind,整理:路过银河)

核心药品就三款:蒲地蓝消炎口服液、雷贝拉唑钠肠溶胶囊、小儿豉翘清热颗粒。由于蒲地蓝消炎口服液的销售额在营收中占比过高,所以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让投资者心慌。

据报道,蒲地蓝口服液上市十年来,累计销售额超过100亿元,目前年销售额超过20亿元,占其总营收的45%以上,对单一产品的依赖非常强。

这种情况带来的风险比较大,一旦出现原材料供货问题、竞品扩大规模或安全质量问题,对企业的打击就是致命的。比如因为被质疑滴眼液问题导致业绩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的莎普爱思,公司大部分营收靠单一产品支撑,当这款产品出现了问题,公司的业绩就无法得到保障。

好在蒲地蓝不是莎普爱思的滴眼液,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北京儿童医院等12家科研院所、知名医院共同拟定的2017年版《中医药单用/联合抗生素治疗感染性疾病的临床实践指南》将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列为急性扁桃体炎的推荐用药。

在临床实践方面,蒲地蓝挑不出大毛病来。

那么这次事件的原因是什么?

原来是国家药监局修改了药品说明书的范本,要求蒲地蓝按照新的范本进行规范。也就是说,药物本身并没有问题,但说明书要修改。

怎么改?

新的药品说明书范本对蒲地蓝的不良反应,禁忌和注意事项进一步明确,注意事项中包括了注意事项就包括了孕妇慎用,过敏体质者慎用,症见腹痛、喜暖、泄泻等脾胃虚寒者慎用等内容。

作为儿科最常见的应用范围,并没有做出修改,因此,这其实是虚惊一场。

蒲地蓝走下神坛!会压垮济川药业的业绩吗?

(单位:万元,数据来源:Wind,整理:路过银河)

10月20日,公司公布了2018年三季度季报,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31.57%,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44.25%。从历年的三季度季报来看,公司的增幅比较稳定。

蒲地蓝走下神坛!会压垮济川药业的业绩吗?

(单位:百分比,数据来源:Wind,整理:路过银河)

常年来,公司的毛利率几乎保持一条直线,在85%左右,而净利率则相对比较低,并缓慢爬升,2018年三季报中,为23.1%。公司的什么业务拖累了净利率呢?

主要原因是公司的销售费用居高不下,近年来一直维持在一半以上。

蒲地蓝走下神坛!会压垮济川药业的业绩吗?

(单位:万元,数据来源:Wind,整理:路过银河)

高昂的销售费用,拉低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这和医药企业的营销模式有关:济川药业的主要销售模式叫做专业化学术推广模式,公司通过学术推广部门和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营销办事机构组织学术推广会议或学术研讨会,介绍产品的特点以及基础理论和最新临床疗效研究成果,通过宣传使专业人员和客户对产品有全面的了解和认识。公司参与各省药品招标,中标后由医疗机构直接或通过医药商业企业向公司采购产品。公司派出的营销人员以其具有的专业产品知识和推广经验,在各地区开展营销活动,同时反馈药品在临床使用过程中的不良反应等信息。

不少医药类企业都采用学术推广模式,这种推广模式成本高昂,却效果显著。但是这种模式的弊端也饱受诟病,是否存在隐藏在学术推广背后的变相行贿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而公司的研发支出远远小于营销费用,近年来研发支出均仅占营收比例的3%左右,作为创新为驱动力的医药公司,这样的研发投入让投资者也怀疑公司的经营重心。

二、资产负债表里的困惑

蒲地蓝等主打产品的毛利非常高,公司的产品销路也比较好,所以账面现金很足。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非常低,2014年以来维持在25-35%之间。

蒲地蓝走下神坛!会压垮济川药业的业绩吗?

(单位:百分比,数据来源:Wind,整理:路过银河)

因为银行存款带来不少的利息收入,导致财务费用这些年一直为负数。2018年的三季报中,财务费用突然由负数变为正数,根据公司解释,是因为支付了可转债的利息。

等一下,公司不是不差钱吗?为什么会发债?还要付利息?

根据公司公告,2017年11月发行了8.43亿的可转债,而同期账面没有一分钱的长短期借款,在发行可转债之前,账面有6.5亿现金和2.1亿理财产品。即便是不找银行贷款,自筹资金进行项目建设都足够了,为什么会发债呢?

事后看起来,公司很想借可转债的春风进行一次低成本的融资,结果不想赶上可转债不景气,砸手里了。

以至于公司的财务指标有了一定程度的下滑,白白承担了相对较高的融资成本。

三、熟悉的配方,蒲地蓝牙膏

公司对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的弊端也非常了解,于是开始尝试多元化发展。不过公司的多元化并非是加大研发力度进行药物的研发,而是从事日化产品和药妆产品的开发。

前一段时间,云南白药牙膏掀起了全民讨论的热潮。中药牙膏掺入西药成分,受到广泛质疑。

无独有偶,济川药业旗下也成立了一家子公司,叫做蒲地蓝日化,这家子公司主要从事蒲地蓝牙膏、药妆等日化产品业务。

目前蒲地蓝牙膏走高端路线,100ɡ蒲地蓝可炎宁“炎时护理”牙膏市场零售价高达76.8元。

这样的玩法我们在云南白药牙膏那里见识过了,由于该产品2016年才上市,目前知名度还不算太高。

总结:随着二胎概念甚至多胎概念的普及,济川药业作为儿科常用药物的生产商,短期内的市场空间还是非常广阔的。但是公司产品品类过少,营收严重依赖个别产品,公司的经营风险比较大。为了多元化发展,公司并没有在药物方向持续投入,而是在日化、药妆领域开始试水,在云南白药成长为国内第二大牙膏厂的时候,济川药业是否也有成为牙膏厂的决心呢?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尔街见闻 责任编辑:王宏贵_NF732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