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高勇A股操纵案罚一没一 路雷炒股团全身而退

2018-08-21 03:16:36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高勇A股操纵案罚一没一 路雷炒股团全身而退)

[摘要] 证券法存在处罚力度不足够、不严格、执行不到位的问题,之前立法的时候规定的力度或许是够的,但随着社会和股市发展,当年的规定已经不适应现在的状况。

高勇A股操纵案罚一没一 路雷炒股团全身而退

时代周报记者 吴平 发自广州

8月10日,证监会对高勇操纵市场案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了北京护城河投资发展中心(以下简称“护城河投资”)合伙人高勇使用其实际控制的16个证券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在精华制药(002349.SZ)重组之前提前布局,并利用资金优势操纵股价获利8.97亿元的细节。

有趣的是,高勇背后的客户是黄晓明等明星大腕,而之所以能组局成功,也有赖于颇具神秘色彩的路雷。而不同以往对类似案件的“没一罚三”“没一罚五”,证监会对此案仅是“没一罚一”。

“证券法存在处罚力度不足够、不严格、执行不到位的问题,之前立法的时候规定的力度或许是够的,但随着社会和股市发展,当年的规定已经不适应现在的状况。”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黄晓明炒股资金或达8000万

在这一起证监会近年来查获的操纵单只股票获利金额最高的案件中,黄晓明的名字无疑最受瞩目。

虽然高勇账户组中的“黄某明”最终被证实为知名演员自然人黄晓明,但证监会并没有披露黄晓明账户的资金规模究竟有多少。那么,究竟黄晓明拿了多少钱在炒股票?

根据公开市场数据的线索,黄晓明账户中的资金规模,2014年至少为2160万元,到了2015年则至少为8000万元。

2014年第三季度报告,黄海机械(即长生生物前身)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黄晓明入场。同时进入的,还有华宝信托“时节好雨”7号账户,及吴宝江、薛青、黄艳账户。

当时,黄晓明账户买入的股票数量为72万股,按照当时30元/股左右的均价计算,黄晓明账户这笔交易耗资2160万元左右。

2015年半年报,黄晓明的名字出现在精华制药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公司公告显示,他的持股数量为144万股,而从2015年一季度末到二季度末,公司股价从40元/股左右上涨到最高的91.8元/股。如果按照中位数60元/股左右的买入价格计算,耗资约为8640万元。这说明,黄晓明账户中的资金额在8640万元之上。

那么,在不考虑“阴阳合同”的前提条件下,自进入影视圈以来,黄晓明在台面上的总收入又有多少?

根据公开资料,黄晓明出生于1977年,1996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与赵薇、陈坤为同班同学。

根据福布斯名人榜披露的数据,2005–2009年,黄晓明的收入分别为550万元、570万元、1100万元、1200万元、1590万元。2010年之后,黄晓明的收入开始迅速增长,进入几千万元的级别。2010–2015年,黄晓明的收入分别为3215万元、5135万元、5290万元、7590万元、6650万元以及7900万元。2016年,黄晓明的收入步入过亿行列,达1.7亿元;2017年,黄晓明收入7590万元。

总的来看,自2005–2017年,在不考虑阴阳合同的情况下,黄晓明台面上的收入总计为6.5亿元。

黄晓明的支出,主要集中在房产、结婚、慈善、炒股票、投资股权等方面。

2014年4月,黄晓明创办了“明天”爱心基金,在该基金网站上写道,截至2017年11月,黄晓明累计捐款捐物超过4410万元人民币,706万元台币。

房产方面,据媒体报道,黄晓明夫妇在香港以1.2亿元购置了亚洲第一豪宅西山天汇,在上海以1亿元购买了上海四季汇酒店公寓,此外在青岛和北京也购置了豪宅。粗略估计,支出在3亿元之上。

另据媒体报道,黄晓明夫妇2015年在上海举办婚礼,花费达2亿元,号称“世纪婚礼”。

而在股权投资方面,黄晓明2014年7月参与投资创立STAR VC,也就是明星风险投资公司,此公司后来投资了秒拍、坚果、韩都衣舍等项目。

收益率不明

2015年4月,黄晓明创办了北京明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类似于个人基金或是家族基金。黄晓明担任公司董事长,专业投资业务由CEO张晓婷具体负责。

明嘉投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并随后在2015年5月和7月分别设立了两个子公司,其中一个由黄晓明的母亲张素霞担任股东。

虽然没有准确披露黄晓明账户的资金规模和盈利率,但是,证监会却在文件中首次披露,黄晓明的账户是由他的母亲张素霞负责操作。据媒体报道,证监会稽查人员透露,“黄晓明曾挤出时间与调查人员见面三个小时……由于黄晓明平时比较忙,其账户一直由其母亲来操作”。

黄晓明8月15日深夜在个人新浪微博上也承认了这一点:“本人股票账户开立后由母亲代为管理,我母亲将账户委托给路某代为理财,经由路某介绍转委托给高勇管理,高勇账户组所从事涉案交易,由高勇决策。我与我母亲没有参与操控股票。”

“维护黄晓明的形象是最重要的,这是整个家庭最大的收入来源。”北京某公募基金经理张健(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评论说道。

黄晓明账户中的资金规模多于8000万元,而根据公开资料,张素霞现年66岁,为青岛市企业干部,从事普通的文职工作,已经退休。

根据万德数据,在全市场搜索所有A股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从2014–2018年8月,张素霞的名字都没有出现在任何A股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录中,黄晓明父亲黄境清的名字也同样没有出现。

黄晓明妻子是影视明星杨颖。这个名字出现在金健米业2014年第一季度报告、德艺文创2017年半年报、方直科技2017年年报以及国检集团2018年半年报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录上。但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仍然没能确认此人就是黄晓明的妻子,并不能证实明星杨颖与上述公司存在关联。

那么,黄晓明炒股票的收益率如何?

根据公开资料,2009年,黄晓明买入180万华谊兄弟原始股,每股3元。2009年10月30日华谊兄弟上市,发行价格为28.58元/股,发行市盈率为69.71倍,仅按照上市的价格计算,黄晓明这笔投资收益率也达到10倍左右。

“这实际上是华谊兄弟给演员的股权,并不能算作是炒股票的收益率。”张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另据证监会披露,在黄晓明账户涉及的精华制药股价操纵案中,高勇账户组以近9亿元的本金,赚取到了近9亿元的收益,盈利率为1倍左右。

但是,由于证监会并没有披露黄晓明账户委托给高勇、路雷的具体开始和截止时间,因此黄晓明账户在此前时段的盈利率不得而知。

路雷是谁?

除了高勇,这起操纵案并无其他人受到处罚。不过,把黄晓明母亲张素霞介绍给高勇的路某,却是案中的另一关键先生。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卷入这起操纵案的16个账户中,有相当比例的账户是经由路某介绍,委托高勇管理的。而路某也是护城河投资的合伙人。

查询工商信息可见,护城河投资公司只有3位合伙人,分别是路雷、高勇和阎宇。该公司目前已注销,注销原因是决议解散。

“从公开资料上看,路雷和高勇是一对搭档,路雷名气更大,在生意中出钱更多,站在前台,负责拉客户,高勇隐藏在后面管钱,在生意中出钱少,操作账户炒股票,凭本事吃饭。”张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据天眼查数据,护城河投资注销前的法定代表人为路雷。公司股权结构方面,路雷出资650万元、持股占比65%,阎宇出资250万元、持股占比25%,高勇出资100万元、持股占比仅10%。

根据公开资料,高勇现年44岁,来自黑龙江牡丹江市。同样是44岁的路雷也是黑龙江牡丹江人,2010年开始担任北京电视台BTV证券频道特约嘉宾,经常在各种电视台、网络媒体上发表观点、讲课。现任阳光私募基金经理。

但根据万德数据,截至2018年8月18日,在运营的所有阳光私募产品中,并没有任何一个产品的投资经理名字为路雷。

路雷和高勇把资金归集到华宝信托,并加上杠杆,由高勇操作管理,而高勇则利用账户操纵了精华制药的股价。

根据证监会披露,华宝信托“时节好雨”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一个伞形信托产品。

“伞形产品在2015年前后很流行,例如,在时节好雨某号产品之下,可以让许多人挂在下面,每个人都可以以时节好雨某号产品的马甲进行股票买卖,但只能动用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资金。在外界看来,都是叫时节好雨某号产品,但背后或许是由不同人的资金组成。”张健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在“时节好雨”7号下面,路雷自己拿出了9000万元,华宝信托又借给了路雷1.8亿元,路雷可用来炒股的资金额度总计达到2.7亿元。高勇则拿出了2000万元,华宝信托又借给高勇4000万元,使得高勇的资金额度达到6000万元。

路雷把自己的2.7亿元交给高勇操作,高勇在“时节好雨”7号里面控制的资金总额为3.3亿元。

张健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种杠杆产品的风险很大,一旦亏损8个点左右,就会被信托公司强制平仓:“如果不能追加保证金,则意味着两人的1.1亿元本金都没了,另外,还要支付利息费用。”

“令人惊讶的是,路雷带来的客户都是明星大腕,并且在此案件中竟然还能全身而退。”张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除了“好雨7–高勇”和“好雨7–路某”两个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子账户之外,高勇账户组中还有14个自然人账户。其中,除了黄晓明的账户,路雷还拉来了吴某江的账户和薛某的账户,以及吴某江带来的崔某欣、吴某丰、吴某的账户。此外,路雷还拿出了自己岳母、妻子的姜某、朴某娜账户。

而高勇自己拉来的客户则包括世纪金源投资集团的张某燕、黄某账户,以及倪素某、倪松某的账户。

其中,吴某江、薛某、黄某的名字,与出现在黄海机械2014年第三季度报告前十名大股东中的吴宝江、薛青、黄艳等自然人接近。

据媒体报道,吴宝江为辽阳首富,是赵本山的密友。而根据天眼查数据,2014年3月吴宝江与本山传媒有限公司共同投资本山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吴宝江本人担任公司法人代表。

薛青是在2015年三季报中,新进成为精华制药前十大流通股东。根据天眼查数据,薛青与王芳共同投资创办了青岛风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薛青股权占比20%,王芳股权占比80%。

此外,在精华制药2015年半年报中,与黄晓明的名字一起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名录中的,还有“李俊杰”。

根据百度百科搜索,李俊杰为电影《崀山生死恋》编剧、导演,1992年出生,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但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还未能证实两者为同一个人,并不能确定此李俊杰与路雷、高勇账户组存在关联。

高勇的“杰作”

根据证监会的披露以及市场数据线索,可以发现,高勇的操作风格,主要是在公司并购重组之前提前布局,重组之后卖出获利,并在此过程中利用资金优势进行连续交易,以连续封涨停的方式拉抬,从而操纵股价并牟取暴利。

2015年2月25日,精华制药公告,称正筹划重大事项开始停牌。

2015年5月,公司公告称,要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以6.92亿元收购东力(南通)化工有限公司。后者是国内生产甲基肼系列产品的龙头公司,主要用作头孢曲松钠等抗生素原料药的重要合成材料,还在做心血管药物的相关研发。

精华制药2015年5月25日开始复牌。

2015年5月25日、26日、27日,精华制药连续三个交易日股价异常波动,公司发布了股价异动公告;但是,28日、29日,股价继续异动,公司再次发布股价异动公告,并称没有发现任何基本面和新闻报道异常;但是,6月1日、2日、3日,公司股票继续异常波动。

实际上,从5月25日开盘之后,一直到6月4日,精华制药股价上演了让人瞠目结舌的9个连续涨停。9个交易日之内,股价从40元/股上涨到最高91.8元/股,上涨超过一倍。

而这恰是高勇的杰作。

精华制药2015年一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倪松英、倪素英、崔可欣的名字,同时还出现了华宝信托–时节好雨7号集合资金信托的名字。

倪松英的账户当时买入了精华制药395万股,崔可欣为232万股,倪素英为213万股。按照当时股价均价30元左右计算,这几笔交易耗资分别为1.19亿元、6960万元、6390万元。

而同期,“时节好雨”7号买入的数量为446万股,如果同样按照均价30元计算,耗资为1.34亿元。

2015年一季度和二季度,显示在公司季报前十大流通股名录中的账户组,总计股份数量为1430万股,买入耗费的资金规模估算下来,总计为4.7亿元左右。

而根据证监会披露,这只是账户组的一半。实际上,利用前十大流通股之外的账户,账户组还买入了1000万股左右的股票。而假设买入均价为40元/股,则耗费资金约为4亿元。

据此测算,高勇通过账户组操纵精华制药,总计投入的资金成本为8.7亿元左右。而根据证监会披露,账户组总计获利为8.97亿元,也就是说,赚了一倍。

此外,高勇的另一笔针对黄海机械的操作,也是类似手法。

2014年三季报,黄海机械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黄晓明入场,同时进入的,还有“时节好雨”7号账户,及吴宝江、薛青、黄艳账户。

2015年3月23日,黄海机械宣布停牌,并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正策划重大资产重组。

2015年7月1日,黄海机械宣布以全部资产和负债与高俊芳等人持有的长春长生100%股权等值部分进行置换,7月14日公司复牌。7月15日公司股票开盘之后,同样是8个连续涨停,股价从23元/股左右上涨到超过49元/股。

2016年3月17日,公司公告,将证券简称由“黄海机械”正式变更为“长生生物”。

“他为什么能提前知道重组的消息?是否涉及内幕交易?但根据目前的法律法规很难界定,这说明我们的法制法规存在漏洞,需要进一步建制。目前法律法规对应处罚不够的问题,让这类案件的犯案者觉得无所谓。”万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根据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收高勇违法所得8.97亿元,并处以罚款8.97亿元。

证监会对此案采取的措施是“没一罚一”,但实际上,证监会此前对许多类似案件作出的处罚是“没一罚三”,甚至“没一罚五”。

2017年3月,证监会对鲜言操纵“多伦股份”一案开出“没一罚五”的罚单,罚金总额为34.7亿元。而近期,因在佳电股份2013–2015年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也被证监会处以“没一罚三”的重罚。

netease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白岩松:50岁的我很好奇,你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